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三章 血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高地上,游击队员们正在观看土城堡里面发生的事情。


“好!”赵延一拍巴掌,说道:“他们要打起来了。”


刘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那么简单。”


场面中,孙双泉迈着碎步向那些团丁跑过去,一边跑一边高声喊道:“都放下枪,谁也不准动枪,听皇军的安排,桑国柱你带着你的人放下枪。”


场地中间的局面渐渐安定下来了,孙双泉跑过去对着桑国柱就是一记耳光,然后大声的吼叫着。赵延看见局势就要稳定下来了,取下步枪就要射击。


刘云眼疾手快,一把拦住了赵延,皱着眉头低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赵延不解的说道:“当然是要让他们自相残杀,如果这个时候‘捅’他们一下子,如果出现日本兵或者老汉奸孙双泉被我打死打伤,他们非火并不可,这样不行吗?”


刘云严肃地问道:“你想过没有,如果他们火并,日本人非血洗孙双泉的土城堡不可,这样一来石勇必死,我们今天晚上来的目的是干什么的?嗯?”


赵延将头别到一边去了,脸上的表情一阵阵的铁青,心里非常的烦躁,为了一个石勇,丢掉一个巨大的战果,看来这个共产党出身的营长也不过是浪得虚名之辈,我是瞎了眼了!


刘云睁着眼睛看了看前面的局面,回头正要和赵延说话,却发现赵延爬到一边去了,脸上一脸冷漠,仔细一想,知道了原因,想到如果是马常青受了气,只怕没有赵延这么斯文,他早就跳起来了。觉得好笑,对留守在身边的几个战士说道:“大家过来,现在开会。”战士们纷纷靠过来,赵延在最外面蹲坐着,不冷不热地望着丛林深处。


首先刘云问道:“今天晚上我们是来干什么?”身边的战士没有作声,这不是废话吗?来救石勇的。刘云玩心大起,今天晚上有必要搞一个测验,笑了一笑接着说道:“你们是觉得牺牲石勇让他们狗咬狗重要一些,还是救石勇重要一些。”战士们叽叽喳喳的各说各的,有的说救人重要,有的说让他们火并重要一些。


赵延看了看已经完全缴械的民团,还火并个屁!心情愈加烦闷。


等了一会儿,看见战士们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刘云问道:“你们都说完了?好!都说完了,现在我来说几句,我现在问你们,如果有一天,战友可以抛弃你吗?你们都给我说说!”


对于这个问题,全体战士的答案都是否定,谁愿意被抛弃呢?


刘云严肃地说道:“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战友都不能被抛弃,即使是战友的遗体也不可以抛弃。知道吗?都抬头看着我回答!”


战士们纷纷点头,刘云一一“验收”他们的回答,看见赵延虽然回心转意了不少,但是还是有一些“僵硬”,心里一叹,这个傻瓜。


刘云的手对着赵延一指,冷冷的喊道:“你!赵延,过来。”


赵延慢吞吞的爬过来了,刘云废话也不多说,劈头问道:“我们的装备补给依靠什么?”


赵延想都没有想说道:“主要靠缴获。”


刘云不客气地就是一记“暴枣”打在他的头上,反问道:“是从日本人手里缴获武器容易,还是在孙双泉手里缴获武器容易?你这个吃干饭的猪,你自己说说看?”


赵延猛然间觉悟,的确!孙双泉这个冤大头比日本人容易对付多了。营长实在是那个太厉害了,这么深远的问题都可以想得到,脸上突然一阵阵的发烧,虽然头上的“暴枣”不断传来一阵阵的剧痛,但是心结已经解开,不好意思的笑容浮现在脸上。


刘云的目光再次投向了土城堡,团丁们排成队列,在鬼子兵的押解下都被驱赶出去了,剩下的都是一些妇孺,日本人除了占据整个土城堡以外,还对土城堡的外围放出了警戒线,现在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因为鬼子兵的巡逻队开出了土城堡,很快他们就会巡视到这里。


几个日本骑兵快速的从城堡里面冲出来了,他们出来寻找因为“迷路”而失踪的军曹。


“走!”刘云带着游击队员们快速离开了,现在等待的就是机会了。哼!孙双泉!我的人我是救定了,你孙双泉的装备和银元我也是要定了,我刘云岂是那么好相处的人?


孙双泉丝毫也不介意日本人的“冒犯”,当然,他也没有资格“介意”,他现在正在竭力伺候木村及其同党,唯恐日本人心存不满。


几个油头粉脸的丫环伺候着日本军官,酒桌上摆放着山珍海味,几个日本高级军官食欲大起,经过孙双泉的几番劝酒之后,木村首先放下架子,丢掉“皇军”的仪表大吃大喝起来,几个军官也放开膀子干起来,两天没有好好的吃饭了,那些沿途兵站把胃口都吃坏了。


肚子半饱以后,几个军官开始不满足于酒菜,首先是木村拉过一个丫环抱在怀里,在丫环的尖叫声中,日本军官们哈哈大笑起来,其他的几个军官也纷纷调戏站在一边的女人。


孙双泉也在一边陪笑着,这些丫环平时都是他的禁脔,现在虽然很肉痛,但是考虑到能够和日本人攀上一层关系,对于以后的生意大有帮助,心里的那种痛苦慢慢的又平息了,失去几个丫环算什么?等老子钱多了,还不是想买什么丫头就买什么丫头,哼!


孙双泉小心翼翼地对木村问道:“太君,这路上这么辛苦,不知您此行何处?”


没想到马屁排到了马腿上,瘦子翻译对木村翻译了后,木村突然间勃然大怒,骂道:“巴嘎!”在座的几个日本军官的严厉目光纷纷向孙双泉扫射过来,这不是在刺探军事机密吗?


孙双泉虽然不懂日语,但是“巴嘎”的意思还是知道的,硬着头皮冒着日本军官杀得死人的目光站起来深深的鞠了一躬,轻声回答道:“哈依!”


瘦子翻译落井下石地对孙双泉说道:“你是不是想刺探皇军的秘密情报?想吃枪子吗?”


孙双泉哪里敢承认,一个劲的向在座的日本军官鞠躬,在座的日本军官们看见孙双泉如此的惊慌失措,觉得这个老头有一点“弱智”的问味道,不由得又纷纷地笑起来。


木村伸出手对孙双泉示意坐下来,孙双泉才抹了抹汗水,颠颠的坐下了,心里寻思着这个汉奸翻译怎么如此的不坏好心?如果不是“太君”的心情好,刚才差点就没有命在了,想来想去,知道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在下衣口袋里面摸索了片刻,摸出一颗硕大的金粒子悄悄的塞入汉奸翻译的手中,然后在汉奸翻译的大腿上偷偷地写了一个大大的“金”字。


汉奸翻译笑眯眯的看着“通情达理”的孙双泉,对他说到:“这次木村将军是到南方去叙职,听战报说南方的国军抵抗得很厉害,上面的皇军总部撤销了一些无所作为的指挥官,木村将军这次就是要到南方去接替一个无所作为的将军的指挥权。”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孙双泉点了点头,难怪“太君”要保密了,可是这个汉奸翻译也太“那个”了吧?这么重要的军情也随便告诉别人?为了表示对汉奸翻译“信任”的感激,孙双泉端起酒杯敬了汉奸翻译一杯。


至于那个汉奸翻译才不管什么泄密不泄密的,一个加强大队的“皇军”保驾,这一路上都还不是平平安安的?这么强大的战斗队伍谁敢惹?


木村敬上看着突然变得“和谐可亲”的两个“支那人”,奇怪的对汉奸翻译问道:“你刚才对他说的什么呢?”


汉奸翻译笑着用日语回答道:“我对这个老头说太君喜欢这些女人,现在太君要享用她们,问他愿不愿意,这个老头说愿意为大日本帝国皇军效劳。”


几个鬼子军官哈哈淫笑起来,汉奸翻译也陪着下贱的笑着,孙双泉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笑得这么快乐,为了“供托”气氛,也跟着笑了起来。鬼子军官们对于孙双泉的款待非常满意。


石勇被押解出来了,为了给鬼子兵们腾出住宿的地方,连“囚徒”的牢房都被整理出来了,到了土城堡外面以后,团丁们的武器被鬼子兵发还了一部分,至于那些小炮一律被集中收集起来,鬼子们虽然看不上眼这些“汉阳造”的中国武器,但是也不得不防一手。


桑国柱寻思着干脆枪毙这个“土匪”算了,省得留着麻烦,将半死不活的石勇拖到一个黑暗安静的角落正准备开枪。


一个手下民团小头目慌忙制止了桑国柱开枪的举动,为什么?因为让日本人听到了枪声,又是大麻烦又来了,想来想去,桑国柱可不想再次招惹日本兵,他们太野蛮了,骂了几声之后,桑国柱命令手下的团丁将这个土匪拖得远远的活埋。


两个民团一人一个的拖着石勇的两条大腿,气愤的嘀咕着。他妈的!整个城堡都被日本人占据了,让民团的弟兄们晚上睡到哪里去?这寒冷的夜晚怎么过呀?该死的小日本!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两个团丁还没有来得及呼叫,就被几个战士一拥而上按倒在地上,赵延小声地对刘云问道:“要活的还是要死的?”


“活的。”刘云回答道,他们不过是为了一口饭吃才啸聚在老汉奸的旗下,罪不致死。


丢下昏迷的团丁,几个战士抬起昏迷不醒的石勇,刘云手一挥,带着队员们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武田和夫松开怀里抱着的“花姑娘”,醉醺醺的要去寻找厕所,厕所没有找到,偏偏内急如火如荼,不由得狂性大发,踹开一个房门闯进去,掏出牙签就要方便,正在舒爽间,突然一声尖叫,几乎将武田和夫吓了一跳,尿水也缩了回去,武田大怒,抬头就要发飚,可是当他抬头看见尖叫的人以后,狰狞的目光立刻变得温柔了。


武田仿佛回到了浪漫樱花的富士山脚下,雅子美丽温柔的笑容在眼前飘荡,而耳边不时地传来雅子快乐的笑声……武田和夫喃喃地说道:“雅子?是你吗?想不到在‘支那’可以再次遇到你。”武田和夫伸出了手去抚摸眼前这个模糊的“雅子”,“啊!”的又一声尖叫,将武田的美梦击得粉碎,武田稍微清醒了一下,回到了现实中。


孙双泉的女儿孙洁惊恐的蹲在墙角边,一边躲避着武田伸过来的油腻腻的爪子,一边呼救,可是平时威严的父亲怎么还没有来救自己?


孙双泉刚刚听到女儿的呼叫声,就知道糟糕了,剃人头者其头终被人剃,亲生闺女的清白肯定会被日本人糟蹋,想到这里,孙双泉再也坐不住了,干笑两声,立刻告罪离席而去。


女儿的呼叫声越来越大,孙双泉气喘吁吁的一路小跑,等到推开虚掩房门的时候,看见武田正抱着自己的闺女狂笑着强暴的时候,差点就要晕过去,急忙跑上去作揖求饶,却反而被武田狠狠地甩了一个大耳光,等到孙双泉再次扑上去的时候,闻讯赶来的犬长伊跑过来一把拉住了孙双泉,然后将其狠狠地摔倒在地上,又招呼过来一队日军守卫在门口,孙双泉知道再也无法抗争了,坐在地上就大哭了起来。


夜晚,掺杂了罪恶。武田倒在了“雅子”的身边沉沉睡去,一身的酒气弥漫着房间,房子外面的鬼子哨兵笔挺的身影倒印在窗户上,孙洁整了整破碎的衣服,小心的取出了武田的94式手枪,哆哆嗦嗦的对准了武田的脑袋,闭着眼睛别过脸去正准备开枪击毙这个恶魔,突然想到,如果打死了这个日本军官,父亲肯定会受到日本人严厉的惩罚,孙家的任何损失都是她簿愿意看到的。


既然身子已经被玷污,那么就没有脸面活在世界上了,那么,汪哥哥,你我只有来世再见了。孙洁调转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孙洁倒在了血泊中。有一件事情孙洁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平时严厉的父亲突然变得那么胆小,那么懦弱?


不久以后,孙洁的事情传到了汪直的耳朵里,汪志毅的大公子伤心到了极点。这是后话。


被枪声惊醒的武田目瞪口呆的看着孙洁的尸体,突然爆发了,大声嚎叫一声:“雅子!不!你不要离开我!”


武田和夫抱着孙洁的遗体疯狂的吼叫着,而闻讯赶来的犬长伊又在一边看热闹了。


对于“雅子”的死,激起了武田疯狂的杀戮。该死的“支那人”!!


汉奸翻译在一边劝说孙双泉“节哀顺便”,并且还自告奋勇的撮合孙双泉的几个儿子去当“皇协军”的军官,孙双泉在一边敲着脑袋,这次巴结日本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闺女!爹对不起你,可是爹也实在是无能为力,你就在泉下不要记恨我这个没有用的老头吧!


孙双泉对于瘦子翻译的啰里啰唆的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不管怎么说,孙双泉还是“得到”了“皇军”的“信任”,第二天一大早,骑在马上的木村敬上少将指着孙双泉说道:“你的!哟西,良民大大的!皇军不会亏待你的。”


汉奸翻译连忙将孙双泉拉到一边,小声的嘀咕着:“太君这次肯定会让推荐你家的几个公子做大官,你是不是也要对皇军表示表示?”翻译哪里管人家的伤心事?只要能够再骗两个钱花花就够了!


孙双泉很烦躁的点了点头,对汉奸翻译说道:“你自己找我的管家去办理!”眼睛却盯着自己的“女婿”——武田和夫,心里涌上一阵阵的恨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