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489/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班主任老师的英语课,全班同学在上课铃一响就很快回到教室,齐锋也心神不安地走到自己的后排座位上了,刚坐下,班主任就走进教室了,看得出班主任不太高兴的样子,班主任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人非常的漂亮又年轻,比全班的学生大不过三四岁,她有个很洋气的名字叫安妮,自从她到这个班当班主任后,班级的纪律明显好转,尤其是大多数同学都很成问题的英语,在安老师来这个班后全班同学成绩大幅提高,而且男同学提升的幅度远大于女同学。

齐锋为什么心神不定呢?今早在上学路上,他把两个同学在校门口胖揍了一顿,正巧被安妮老师看到,当时安妮老师瞪了他一眼,齐锋就不知所措了,慌忙停手走开了。但安妮老师好象并不知道齐锋为什么打那两个流里流气的学生,其实这个打人的理由更让齐锋心里不安,早晨上学的路上,那两个同学在一起用猥亵的脏话谈论自己最喜欢的安妮老师,齐锋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从小就学跆拳道的齐锋上去就几个拳脚把那两个同学打倒了,还要上去狠踹几脚时,他抬头看到安妮老师,安妮老师美丽的外表这时加上愤怒的表情使齐锋不知该如何才好。

不知道为什么,安老师来这个班后,齐锋就特别喜欢英语了,以前都是为分数强迫自己学英语,但自从安老师来了以后,他天天盼上英语课,英语课现好象比以前短了许多似的。他最喜欢英语听安老师流利地说英语,最喜欢她看到学生回答问题正确时满意的微笑。那迷人的微笑能让齐锋踊跃的回答问题,就象幼儿班小朋友一样天真执著,那美丽的笑妍让他年少的心灵被轻轻触动。

“齐锋,把我刚才说的那句话翻译一下,齐锋------”齐锋刚回过神来,“啊,老师,对不起,能再说一遍吗,我没听清楚。”

“是没听清楚还是根本就没听?!”安老师向他走过来。

齐锋低下了头,红着脸。

“坐下吧,注意听讲。”安老师轻轻拍了一下齐锋的肩膀。“同桌翻译。”齐锋的同桌站起来回答了问题.这一节课好象又突然变得漫长起来,齐锋强迫自己认真听讲。

终于下课铃声响了,齐锋长舒一口气。但安老师又当着全班同学对齐锋说:“齐锋,来我办公室一下。”齐锋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看来是躲不过去了。”齐锋低着头跟在安老师后面去教师办公室了。

到了办公室,齐锋已做好挨批的准备,心里想:今天我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说啥我就认。

安老师坐下了,并让齐锋也坐下,齐锋没敢坐。

“你不坐下,我怎么给你补课?坐下吧。”安老师命令道。听老师要给他补课,齐锋笑着坐下了,安老师把自己的椅子拉近齐锋身旁,拿出讲义和练习题开始给他辅导。安老师坐在齐锋身边这么近,对齐锋来说是第一次,他能闻到老师身上特有的香味,很迷人,偶尔安老师的前额上的头发还碰到齐锋的脸,齐锋真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那感觉很好,从没有过,那感觉和班上的女同学不一样。不到半小时上课的内容全讲完了,“怎么这么快就完了?”齐锋在心里问自己。

“该吃饭了,现在食堂开饭时间也过了,走,到外面,我请你吃饭。”安老师边收拾办公桌边说。

“不,老师,我不饿。我一会到商店随便买点吃的就行,谢谢老师。”齐锋有点不知如何是好,老师给他补课还要请他吃饭。

“走吧,就算谢谢你为我出气行吗?”安老师直直地看着齐锋笑着说。

“出气?我?”

“早晨,你把那两个同学打了,我知道为什么,但你打人是无论如何不对的。”

“老师,你没听到那俩个王八蛋都说些什么?!那我都觉得打得不解气,要不是看到你在那,我非揍扁他们不可!”齐锋有点急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但我不希望你用打人的方式解决问题,那样只能乱上加乱,这事如没人追究就这样过去了。现在我可是饿坏了,走吧,大英雄。”安老师很诚恳的样子让齐锋没法拒绝。

他们去了在学校旁边的一个风味小吃部,“你喜欢吃什么?”安老师问。

“什么都行,老师吃什么,我就吃什么。”齐锋还真想不起来该吃什么。

“好吧,我就点我喜欢的了。”

这顿饭,他们吃得很慢,因为齐锋吃得少。

“是不是不可口,怎么吃得这么少?”安老师问。

“不是,我不饿,真的。”齐锋有点窘。

“一上午上课,你不饿?”

“我------”

“来,按你现在的饭量应把这些全吃掉,正长身体嘛。”安老师把饭菜拨过一大碗。“你不吃饭老看着我干嘛?”

“我,”齐锋顿了一下“老师,现在我说,你可别生气呀!”

“说吧,只要不是脏话就行。”

“秀色可餐,老师你太美了,真的。”齐锋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师,那眼神诡秘而狡黠,也不知这小子哪突然冒出的胆子,“老师,在我眼里你是这个世界最美的人!”

这卒不及防的话让安老师一点心里准备也没有,嘴里的饭差点喷出来,“你说什么呢!我是你的老师。”

“是老师也得相信事实啊,我在说事实呀!我虽然是你的学生,但我有权说实话,不对吗?”齐锋开始为自己的大胆狡辩起来,而且很自信,因为他看到老师美丽的脸庞有些红了,他觉得自己小胜了一局,不知是胜了自己还胜了安老师。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快把这些都吃了吧!”安老师边转移话题边给齐锋夹菜。

看见安老师有些不自然了,齐锋觉得自己真的已经赢了,便高兴地大口大口地吃起来,把所有的饭菜全吃了,而且又把安老师饭碗里剩下的也都吃了。

“你是不是没吃饱?我再给你点菜,你喜欢什么?”安老师问。

“吃饱了,快撑死我了。刚才你要用吃的堵住我的嘴,所以我才吃这么多的。现在我什么也不说了,嘿嘿!也吃不动了。”齐锋乐呵呵地说,还擦着嘴。安老师递给他几张餐巾纸,“快擦擦吧,油嘴滑舌,从哪学的。”安老师的一语双关用得很绝妙。

安老师回到办公室,从电脑里调出了所有同学的档案,找到齐锋的开始认真地看了起来。

齐锋,今年19岁,出生在普通家庭,母亲是位工人,父亲是本市某初中的一名体育老师。学习成绩中上等,体育很出色,是班级的体育委员,也是学校的体育干将。有一段特别的经历引起安老师的注意,初中时的齐锋曾获全国跆拳道少年组冠军,并参加过多次国内外交流赛事,但在高中时这段经历却全没接续,这么好的成绩没有再培养,太可惜了,为什么呢?

安老师带着这个疑问给她的前任打了电话。

原来,齐锋从小就在父亲的培养下学习了跆拳道,在初中时屡屡获奖,但在一次中日韩交流赛中,齐锋在决赛中不知怎么踢断了一日本选手的脖子,那个日本最具潜力的未来冠军苗子当场死亡。由日本和韩国操控的国际跆联决意要齐锋禁赛十年,十年,十年所有机会都将失去,但这已成即定事实,可惜!为此,齐锋有时性格变得偏激。

她听同学们说过,齐锋喜欢打架,而且很能打,一个人能打好几个,有的拿着刀或者木棒也不是他对手;他也听同学说过,学校里许多女同学都喜欢他,但他就不理人家。虽然校园里拍拖已是无法禁止的公开时髦现象,但齐锋每天只和那几个讲义气够朋友的男同学玩,他们最常玩的是一种在网吧里时兴多年的叫做反恐精英的网络游戏,和那几个同学还组织了一个什么战队,而且听说所向无敌。

安老师仔细地端详起电脑档案里这个小英雄的相片来,这个小英雄长得还真挺帅气,高高鼻梁、深深的眼睛,有点偏瘦的脸型,冷眼看上去还真有点象维吾尔族人呢。

晚上6:30时高二上晚自习课。安老师象其它班主任一样来到班级看看学习纪律,咦?怎么少了五个男同学,齐锋也在其中。安老师有真有点不高兴了,问班长:“他们去哪了?为什么没来上课?”

班长没吱声,这时有人小声说“W5战队今天比赛去了。”

“什么W5战队?比什么赛?”安老师一头雾水。

“老师,他们去打‘反恐’游戏去了,就在学校后面的网吧。”班级的团书记告状道。

网吧里,一片乌烟瘴气,齐锋正领着他的W5战队在网上和另一队厮杀,他们还边打边喊“暴他的头,好!”“再扔个雷!”“他没子弹了,用刀!”“好,又赢了,过瘾!”

齐锋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左手按键右手握鼠标,只见电脑屏幕上,一把AK47不停地开火,毫无退怯,见人就杀,“来吧,去死!”又一局胜了,齐锋按了一下Tab键看了一下成绩,生死比例95:11,他长出了口气,这时他好象闻到了一阵很熟悉的香味,在这乌烟瘴气的网吧里特别提神,他又突然感到有人站在他身后,他心里咯楞一下,他不回头就知道是谁站在他身后了。

“齐锋,开枪呀,快点!干嘛呢?!”齐锋的死党叫喊着,并从旁边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想看看齐锋怎么了,为什么在游戏里坐以待毙。他们这一站起来就全傻眼了,原来班主任安老师站在齐锋的后面呢!

那几个小子灰溜溜地跑了出去,回到学校上课去了,齐锋也要站起来但又被老师按住了,“继续,我要看看这个游戏究竟有多好玩。”边说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齐锋身旁。

“老师,对不起,我……”齐锋想用承认错误解脱困境。

“我在说认真的,现在你教我怎么玩这个游戏吧。”安老师对着齐锋笑了一下,“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游戏这么火,听说是全世界玩的人最多的游戏。”

齐锋木纳地把安老师的手放到正确的位置上,“左手按这三个键,这个手指是前进、这个手指是向左、这个手指是向右,右手的食指是开火……”齐锋把着老师的手在网上和对手打了起来,但齐锋的手有点发抖。

安老师学了半天也没学会,还被对手打死好几回,而且对手还在屏幕上打了这样的字幕“sb!laji,qusiba!”安老师问齐锋这是什么意思,齐锋如实说了,安老师听了当时就气得发抖了。“你现在给我报仇!越狠越好,我请你吃夜宵!”

听到这话,齐锋来了精神头儿,安老师让他为老师报仇,他兴奋起来,“老师你看着,看我怎么给你报仇吧。”

“在这你还是叫我安姐吧,叫老师不合适。”安老师说。

“好,安姐,我要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这时,只见齐锋在屏幕上买了一把B51(美制轻机枪),开始冲锋大开杀戒!这个地图叫bloodstruke(血战),双方各5人在一个很小的方形屋了里展开血战,齐锋在网上的临时新队友技术一般,但齐锋却发挥超常,总是他一个人把对方四五个人全部杀掉,杀死后还对着尸体狂扫一阵,有时还趁对方换子弹时冲到对方眼前用刀把那人杀死;后来他又换了一把霰弹枪,又是猛冲猛喷,打得对方真叫苦,然后齐锋也在字幕上打字问对方:xianzaishuishilaji?daSB!。只见对方悄悄下线了,齐锋得意地看着安老师,“怎么样?安姐,他被我打跑了,出气了吧?”只见安老师好象老半天才缓过神来。

“太好了,那个自负的家伙被你打傻了,不敢玩了,真过瘾!”安老现开心地笑了起来,象个大班的同学,“现在几点了,啊,九点多了,早放学了,也好,现在说到做到,我请你吃夜宵!”

齐锋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今天为自己喜欢的老师做了两回英雄!

在一个小酒吧里,安老师请齐锋吃了夜宵。

“你很爱玩这个游戏吗?”安师问齐锋。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喜欢这个游戏,但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喜欢什么别的,这里有较量有胜负,而且很快就能决出,可能这就我喜欢这游戏的理由吧。”齐锋坦白地说。现他对安老师没了防范心理。

“不全是,我觉得你是好胜心,通过在电脑上的虚拟较量你赢得胜利,对于这种胜利你有成就感,对吗?”安老师直接抓住了齐锋的心理。

齐锋很久没有吭声。

“你喜欢较量,喜欢对抗,然后打败对方,然后心里就特满足,对吗?”安老师直视着齐锋的双眼,齐锋低下了头,不敢迎接安老师的视线,“但你要知道,这都是假的,是电脑,是虚拟的。”

“那又能怎样?又有多少是真的呢?游戏嘛,只是乐一乐。”齐锋试着反驳。

“你也知道这是游戏?是游戏你怎么能用它耽误正事呢?”安老师转回话题,他是指今晚齐锋领着同学逃课去打CS游戏。

“这和你几年前练跆拳道不是一回事,那是……”安老师刚说到这只见齐锋站起身就走出酒吧了,安老师也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他的痛楚点。想到这她有点后悔自己心太急了,现在的孩子应慢慢教导才行。安老师独自在酒吧坐了一会,听了一首《Thefirstsnowflake》后买单走出酒吧。

刚出酒吧,安老师就看到齐锋就站在酒吧前的路边,正看着她,“你,你没走?”安老师问,她以为刚才自己的话早把齐锋激跑了。

只见齐锋平静地说:“现在太晚了,我担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我要送你回家。”

两个人慢慢地向市区走着,夜有点凉了,安老师打了个冷颤,齐锋脱掉外衣给老师披上。

一路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