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一章 不速之客

六指君1 收藏 41 48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一章 不速之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当然有了,那些日本人哪里会放过孙双泉着一块肥肉?不过这个老狗也会巴结人,刚开始被日本人欺负以后,咬着牙不但没有做声,还拼命的派日本人的马屁,没多久就当上了日本人的‘维持会’的会长。”


马常青不屑的说道:“等咱们攻破了他的小城池,非剐了他不可,大哥!你让我去吧!”


“不行!你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刘云又接着问毛四一道:“不是还有一个汪志毅吗?他和孙双泉比起来谁更富?他现在在哪里?他的民团呢?”


毛四一回答道:“他?早就不行了,汪志毅此人天生桀骜不驯。原来的汪家是这里的豪门世家,传到汪志毅这一代就不行了,将一个好好的豪门世家败得差不多了。


首先在民国的时候,他居然带着人抗税,你自己想民怎么可以斗得过官?汪家的财富损失十之五六,没多久日本人打过来了,他立刻又接受了国军的招安,带着一帮家丁以及国军的溃军和日本人干,这一来二去的,汪家的根基早就不复存在了,那个恶棍孙双泉以前就是汪家的三管家,孙双泉的财产绝大部分都是来源于汪家。”


听到这里,刘云猛地站起来,连声说道:“好汉子!真是好汉子!”对身边的几个高级干部说道:“做人当如汪志毅,你们要学习此人,知道了吗?”


晚上,游击队的几个战士在刘云的带领下身穿黑色衣服在山野中急速奔跑,不久,前面一座雄伟的小城池出现在眼前,到地方了。


赵延的心情非常兴奋,如果能顺利的救出石勇,刘营长就任命自己为三连的代理指导员,至于指导员是干什么的,赵延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指导员是做思想工作的,刘营长还说指导员的职责非常重要,游击队的士气是否高涨,完全就在指导员是否合格。


很显然,指导员要比排长高一个等级,哈!升官了。


刘云抬了抬头,从外面向里面看上去,孙双泉的土城堡里面还是很热闹的,李信说里面可以容纳足足五百个人,如果不是日本人看不顺眼强行拆掉了一部分,孙双泉的土城堡还会更大。还好,你有乌龟壳,我有柴刀,今天非劈开了你的乌龟壳不可。


花了一点时间围着土城堡转了一个圈,想不到外围居然还有游动哨兵,嘿!这个土财主还真有能耐,让老子玩《二战特种兵》真实版吗?


有一个战士摸出一根洋烟,掏出火柴就要点上,刘云立刻掐掉了他手中的火焰,严肃地说道:“别乱来,会让别人看见的。”


有一个战士问答:“营长,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刘云说道:“还不到时候。”其实动手要到下半晚去了,可是怕这帮小子松懈,才故意不告诉他们,又接着反问道:“你叫什么?现在但当什么职务?”刘云喜欢和战士们拉家常。


“俺叫姚柱子,还没有担任什么职务。”姚柱子说完就老实的站在那里。


哦!原来他就是姚柱子,王家村那个跑步耐力非常好的战士,想到这里,刘云指着土城堡对他问道:“你看,等一会儿我们要面对几百号人,你怕不怕?”


“不怕!营长带着咱们干,咱们不怕。”


“杀过人吗?”这倒不是刘云无心之问,如果没有杀过人,第一次“破处”的时候难免心跳手软的,刘云害怕会坏了大事。


姚柱子有些紧张的摇了摇头,刘云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真是一个“处”,接着又问了一个轻松一点的话题:“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姚柱子说道:“以前我家是专门给人种田的,后来活不下去,我就到作坊里面学习造纸。”


嗯!刘云微笑着说道:“当时你们过得挺苦的吧?”


听到这话,姚柱子的话匣子打开了,“营长,我们的那个苦呀!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在家的时候,每次交完租子后,俺爹就想要哭,后来我到作坊里面去当学徒工,作的是牛马事,吃得却是猪狗食,而且那狠毒的监工还不停的折磨人。”说完,姚柱子卷起衣袖,露出了胳膊上面的一条刀疤,说道:“有一次我累得倒在地上睡着了,结果被东家剁了一刀子。”


刘云上前摸了摸姚柱子的刀疤,问道:“你还恨不恨东家?”典型的火上浇油。


果然姚柱子一脸愤怒,说道:“恨之入骨,那一年,东家借口生意不好,一个子儿不付我们,把我们几个当学徒的全部赶出来了,外面那个冷呀!都冻到骨子里面去了。”


身边的几个战士在刘云的身边围成了一个圈,刘云指着孙双泉的土城堡说道:“你们看,就是孙双泉这种人骑在我们的头上,所以我们才没有好日子过,同志们!你们说怎么办?”


“砸碎他的乌龟城!”“弄死他们!”“杀掉这些吸血鬼!”“只有平均地权才行。”


在一片低声怒骂中刘云听到“只有平均地权才行。”抬头一看,原来是赵延说的,还算是人才!能够看见事情的本质,可能在国军当兵的时候就接触过类似的教育。


刘云满意地看了看对地主阶级满腔仇恨的战士,情绪已经全部调动起来了,说道:“嗯!好!行动的时候大家都别孬种,要胆大心细,一切听我的号令,听明白了吗?”


正在说话间,远处传来了一阵沉闷的“鼓声”,仔细一听是马碲声,队员们立刻埋伏好,一匹黑色的大骏马疾驰而来,骑手正在奋力的击打马匹,以便让马儿跑得更快一些。


刘云正色对姚柱子说道:“等一会儿我去扑下那个骑手,你来控制马匹,记住,不许失败!”姚柱子神色一凛,回答道:“保证完成任务。”刘云对着他信任的点了点头,又转身对赵延说道:“你带几个人四周布置,负责警戒,小心一点。”


战士们乱七八糟回答道:“好的!”“没问题!”等等就要转身离去。刘云一把拉住几个战士,说道:“应该是‘保证完成任务’,学姚柱子那么回答,知道吗?” 纠正了他们的错误用语后才放他们离去,为了让他们变得正规化一点,刘云不得不从很细小的事情上面着手。


刘云站在一棵大树下,远处的骑手越来越近,那马儿的确是一匹好马,马上的骑手抬头看了看土城堡,就快到了,晚上可以吃喝一顿好的了,想想孙家的那几个丫环,花姑娘又白又嫩!简直就是温香微软,骑手的身子不由得一阵阵的发软。


是时候了,刘云从树上一跃而下,就像一只巨大的蝙蝠一样扑下来,马上的骑手冷不防被刘云扑了一个满怀,惊慌失措的一声尖叫后被刘云扑下马来,刘云一百多公斤的身体几乎要压垮了他的身体,骑手头一歪,晕了过去,刘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吐掉一口树叶,TMD,早知道这么狼狈就不扑人了。


那一边,受惊的马匹在一声长声嘶鸣后,被姚柱子死死的拉住缰绳,那匹马儿还在挣扎试图脱离姚柱子的控制,立刻又出来一个战士慢慢的在马脖子上抚摸着安慰马儿,暴怒的马儿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搞定马儿后,姚柱子借着月光看了看双手,手掌上布满了血丝。


刘云走过来看见了姚柱子布满血丝的双手,赞许的说道:“好样的!”又有一些心痛地说道:“不要紧吧?如果不是这匹马我还有用你也不会受伤,等一会儿的行动你就不要参加了。”


如果不在乎马匹,可以直接用木棍猛烈的敲打奔跑中的马腿,那样虽然省事省心,不过马儿也就只能够杀掉吃肉了。马儿还留着有大用处呢!刘云已经开始想到组建骑兵了。


姚柱子听到刘云如此的关心,感激地说道:“营长,我还能行动。”


“不行,你的手受了伤,这次行动你就不要参加了,你负责在外围警戒,这也是在执行任务,只不过方法不同而已。”然后不容姚柱子说话,又接着说道:“外围的警戒非常重要,如果你出现了什么疏忽。”指了指在场的战士,“我们都有危险,所以你的担子也不轻松。”


姚柱子知道刘云在关心他,慎重的点了点头,心思却飞到了昨天,昨天上午石勇奉命化妆进入孙双泉的土城堡进行侦察,可是没有想到失手被擒,姚柱子听到石勇被抓的消息后,还以为石勇必死,当兵打仗本就为了吃饭穿衣,死伤难免,要不然也就没有“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这句古话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刘营长居然亲自带着人晚上去“劫狱”,这无论是国军还是义气甚重的土匪都无法做到的,嗯!为游击队卖命值得。


一个矮小的战士费力的翻过骑手的身体,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结实了,借着月光刘云看见是一个挺年轻结实的小伙子,刘云对身边的战士说道:“你们分一个人去弄一点水来把他浇醒,你过来搜查一下他的身上,看看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情报。”


一个战士飞快的向外面跑去弄水,另一个战士将他的“皇军”军官服解开仔细的检查,不久就发现一封蜡封的书信,拆开一看,原来是鬼子有大官员就要来视察“中日亲善”的典范,而孙双泉就是“亲善”的典范,骑手提前送书信来就是让孙双泉早点作准备。


这个浑蛋!刘云一把将书信撕得粉碎,等着吧!我叫你“亲善”一个够!


到外面搞水的战士空着手回来了,看着刘云惊异的目光,他指了指自己鼓起的嘴巴,几个战士也围着笑起来,“嘶”的一声,搞水的战士将口里含着的冷水猛地向骑手面部喷下去。


骑手打了一个冷战,睁开眼睛,木然的向四周看了看,看见刘云等黑衣人围成一个圈子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急伸手在怀里摸了摸,秘密书信不见了。


“你是不是中国人?如果你是中国人,叫什么名字?”刘云问道。


骑手坐在地上不理睬刘云,一双眼睛却在不停的左右来回偷窥,一个战士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骂道:“让你装聋作哑,再不说话老子废了你。”


骑手挨了一巴掌,狠狠地盯了一眼打他的战士,嘿!刘云冷冷的看了看,对几个战士使了一个眼色,战士们立刻心领神会,几个战士上前架住骑手,剥下他身上的衣服,另外一个战士折断一棵小竹子,折断上面的枝枝叶叶,然后将光溜溜的杆子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听到“呜!呜!”的声音后,狠狠地一鞭子抽在骑手的身上,骑手忍不住“啊”的尖叫起来,一旁的战士慌忙捂住他的嘴巴,切!刘云摇了摇头,就只有这一点道行,我还以为有多硬朗呢?走上前去脱下骑手的皮鞋,塞入骑手的嘴巴里面,对战士们说到:“先狠狠地打一顿。”


对于刘云的这个命令,大家都比较喜欢。一个战士兴奋的添了舔嘴唇,说道:“老九,换你来架住他,让我来收拾他。”


先和赵延去探探道吧,顺便“摸”掉几个游动哨兵,这样等一会儿行动也可以减少几个钉子。走到赵延的身边头一摆,说道:“走,跟我去会会孙双泉的丁勇。”


远处出现了两个游动哨兵,每人手里都举着一个火把,败笔!最严重的败笔,在黑不溜秋的夜晚点火把不是让别人方便对你开枪吗?刘云嘴角向下弯了弯,业余的就是业余的。


两个家丁走近了,刘云对赵延低声说道:“等他们走过去了以后,从后面抹脖子,要干得干净利落,别露出什么动静来。”赵延低低的应了一声,拔出了磨得锋利的刺刀。对于赵延,刘云从这一段时间与他的接触来看,他的搏斗技术可能没有马常青好,但是脑筋却要比马常青好用多了,而且性格温和却又胆子极大,有良将的潜质。


家丁甲说道:“你知道吗?以后咱们都要当‘皇协军’了。”


家丁乙不相信的问道:“什么?当什么军?”


家丁甲说道:“你还不知道吧?日本人根本就不相信孙老爷,想要把孙老爷的人全部收编,然后再派一个人过来当头。”


家丁乙不以为然地说道:“嗨!我早就知道了,很久以前老爷就主动要求日本人收编他的人,他也好当一个保安团的头头,日本人为了表示信任一拖再拖不肯收编孙老爷的人马。”


家丁甲不解的问道:“那么现在又为什么?”


家丁乙得意地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好了,我舅舅告诉我,佐佐木英夫这个老家伙发现孙双泉的人和老东家汪志毅的人暗中有来往。”


家丁甲疑惑的问道:“那个长得像豪猪一样的日本人是怎么知道的?”


家丁乙神秘地说道:“还不是被人告了密,这年头连鬼都不能相信,不是你我比较亲近,我也是不会告诉你的。”


家丁甲赔笑着说道:“那是!那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