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章 受阻

六指君1 收藏 42 6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章 受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中饭吃完后,三个连长带着人乱哄哄的过来了,刘云看着乱糟糟的人群,只得耐着性子指挥他们按照各自的连队分开,然后各个连队之间的班和排也按照顺序排列好,最后再让他们集体坐在地上,这样看上去就极为整齐了。部队嘛当然要有一个正规的样子。

看见开大会了,许多村民也跑来看热闹,一些小孩子抓着大人的大腿兴奋得叫着。

“开会了!”刘云大喊一声,看见下面依然还是叽叽喳喳的,对几个连队干部使了一个眼色,几个连队干部走到各自的队伍中间,对那些不守纪律的家伙狠狠地就是几记暴枣,场面很快就安静下来了,刘云摸了摸下巴,这可不能怪我,虽然野蛮了一点,可是野猪队长就是这么干的,电视电影上面的那种宣传太假了,当不得真的。

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同志们,下午好!

今天为什么要开这个会呢?因为从今天起我就要宣布游击队的军规了,我首先声明,任何人都不得违反,你们违反了,你们就要受罚,而且干部也要连坐,干部违反了军纪,撤销职务,如果我违反了,这个营长我就不能干下去,请大家互相监督,也请大家睁大眼睛监督包括我在内的干部。

我所要宣布的军规很简单,那就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什么是三大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这就是三大纪律!至于八项注意就是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以前是土匪出身,有一些不好的习惯,可现在你们已经是游击队的革命战士了,那么你们就必须要给我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如果有谁做不到,你是弯的,我就非把你给拧直了。

大家都知道,上午训练的时候有几个战士因为过于勤奋,受了轻伤,这是好现象,只有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大家都要像他们学习,可是也出现了训练中互相斗殴的现象,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同志们呀!你们身边的战友是你们的一笔宝贵的财富,战友是在战场上救你性命的人,战友是和你并肩战斗的人。

最亲的是战友,要我说,自己的兄弟也没有战友亲。

别的话说我也不多说,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记不住军规,那么我就来简单一点的。”刘云引用雷锋的话说道:“对待自己的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革命要像夏天般热情,对待自己的缺点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毫不留情,对待敌人要像冬天暴风雪那样残酷。请每个人包括干部都必须要牢牢的记住。

对于犯规的战士,他们的领导是必须要负责的,首先,我要作出检讨,战士们发生打架斗殴的事情,都怪我做的思想工作不到家,为了以后不再犯这种错误,我向大家保证,要做到……

我们游击队以后要多开会,扎扎实实地真正学习怎样做一个革命战士。

下面请毛连长上台来做检讨,李副营长做准备。”

趁着离开战士们视野的时候,刘云观察了那些战士,下面的战士们大部分都在认真地听,但是依然还有极少数人在搞小动作,刘云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那个时代,野猪队长在台上喊得声嘶力泄,下面依然有人在搞小动作,看来这种“传统”走到哪里都是一样。

然后是毛四一和李信依次上台作检讨,他们的检讨生硬而枯燥,让人很怀疑他们检讨的诚心,可是对下面战士们的触动却是巨大的,毛四一,原“铁兄弟会”坐上了一把交椅的大哥,现在为了手底下的战士犯了错误而道歉,真是少见!至于那个原“聚义厅”的头牌老大哥李信作检讨、赔不是,简直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几个违反了军规的战士看见他们的连长在台子上面不自然的表态、认错,早就悔恨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面去,在他们羞答答的亮相,做完检讨后,刘云又亲自让他们当着大家的面互相握手,表示前嫌尽释。

战士们的问题解决后,又要开了一个全村大会,这次的主题是建立农村基础政权,王打铁软磨硬泡的拉来了大半个村子的人来开会,还是有少部分人死活不愿意参加,其实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猜到了开会的目的,那就是无缘无故出现了一个管他们的“爹”,为了表示对统治阶级的反感,他们选择了回避,精明的刘云很快发现绝大部分是家境富裕的“俗人”。

这次群众大会很快的就结束了,一名村民推举产生的村长,名字叫王运山,是一个老秀才出身,首先是一个老人提议王运山可以当村长,然后几乎是全体村民通过赞成,刘云一再询问村民们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候选人,老百姓们普遍一脸烦躁,特别想早点离开,“我田里还有活计呢!”“我的娃还在家里呢!”“我身上不舒服”。

假透了,这明显就是走过场嘛!我长这么大,还只听说过当官的偷偷摸摸走过场,没见过老百姓要求走过场的。可是,木已成舟,说过的话是不能反悔的。只能以后慢慢的摸索了。还有就是为了考虑团结的局面,刘云同时任命王打铁兼任王家村的公安局长,“公安局长”对刘云下达任命很高兴。这个官僚主义真害人!

开完会后,刘云指挥王打铁派人去买粮,游击队里面的粮食不多了,村民们也不多了,同时有一些比较贫困的村民也需要救济。

最后,刘云详细地询问了王打铁关于村子里面土地的占有情况,搞了半天,王家村是一个雇用村,拥有土地的村民非常少,大部分的村民都在别的村里面租田种,王家村完全是一个赤农村,嘿!刘云一拳头砸在桌子上,老子到这里来发展干什么?半点油水都没有。

王运山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对于刘云的捶打桌子既没有表示惊讶,也没有问为什么,刘云看见村长一副“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他挥了挥手,要他回去休息,我考!难怪村民一致同意王运山当村长,木头人一个。等着,以后再来教育你。

一个白天很快就这么过去了,想一想在白天农村政权的轻易产生,也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对的,但愿没有错吧!明天干什么?嗯!早上还是出去跑步,然后休息半个小时,然后是刺刀格斗,中饭后让战士们集中学习;然后休息半个小时,不过干部们不能休息,还得要开展思想教育活动,培养干部不能迟缓;接着就是射击训练,哦!不行,射击训练还是先推一推,而且也没有子弹供他们练习,干脆让他们都去给老百姓们挑柴担水,以前的教科书电影呀什么的不都是这样宣传的嘛!游击队是鱼儿,老百姓是水,鱼儿依靠水才能活下来,那些战士们出身复杂,让他们知道自己以前也是老百姓很重要;军费不多了,还要想办法到日本人那里夺取一部分给养;那些医生不知道怎么样了,看来自己得要找一个非常合格的后勤军需官了,那些医生可千万不能得罪了,要让他们死心塌地的扎根在游击队里,如果他们不尽心尽力的做事,战士们受伤后就要遭殃了……头痛!

接着,刘云又闪电般的摆平了满村、彭村、大河村这三个小村庄,驱逐了诸如“维持会、X帮派”的地方反动势力,还提拔了一些本地村民当村干部,建立了农村基础力量,虽然在刘云看来,这些村子的老百姓在短期里依然人心未付,村干部也并不怎么可靠,但是总比没有的好,下面就是蝎子村了,没想到招来李信的强烈反对,可是刘云这一段时间顺手惯了,哪里肯松手,两个人一时僵持不下,后来刘云主动让步,只去“试探试探”孙双泉这个老乌龟、老汉奸,视情况后再作决定。李信虽然不同意,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勉强同意了。

大青山上往下看,下面的村庄很像一个巨大的蝎子,所以就叫蝎子村,在这里游击队遇到了前所没有的阻力,大地主孙双泉的一百多家丁带着土枪土炮抗拒革命政权的建立,和王家村不同,蝎子村拥有强大的宗族势力,这也是为什么刘云首先选择王家村的原因。

这个时候太阳正毒辣着,刘云用手掌遮住阳光,迷着眼睛向对面看了看,对王打铁说道:“那个最横的家伙是谁?孙双泉出来了没有?”

王打铁同样也眯着眼睛在人群中搜索,回答道:“那个最横的家伙是孙双泉家里的班头,叫桑国柱,据说是行伍出身。孙双泉这个老小子暂时还没有出来。”

场面中,一个年轻人被绑着跪在地上,那个叫桑国柱的打手手里拿着一根木棍,一边不断的敲打着年轻人的身体,一边不时地得意洋洋的吼骂着,不久,年轻人受不住痛一头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马常青在一边指着那个倒下去的年轻人对刘云说道:“大哥,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咱们快打吧!你看石勇都快要被打死了。”

刘云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轻举妄动,石勇的小命还拽在别人的手里面呢!”转过头去接着对王打铁说道:“王连长,你可不可以和他们打一个私人交道想办法赎回石勇?”

“我试试看。”王打铁走过去喊道:“桑国柱,咱们有话好商量,拿小字辈出气不算英雄。”

“哈哈哈哈!想要回这个小子也很简单,拿五百个大洋来吧!”

“五百个大洋?嗨!你这个粗人,在说笑吗?”

“一千个,怎么?不服气?不服我立刻打死这个小子。哼!”

刘云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这个粗汉笑得太难看了,你笑吧!晚上再来取你的狗命。王打铁回头望着刘云,等待着刘云给对方的答复,刘云无可奈何的说道:“先答应他,就说明天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但是不能再殴打我的人了。”

马常青不服气的走到刘云的身边反问道:“怎么?就这么走了?”

“不走干什么?等他留你吃饭?”刘云好没生气的看了他一眼。

晚上,刘云亲自挑选了几个“特种队员”,上次作战立了功的赵延被选上了,还有几个这几天发掘的身体素质非常好地战士,短枪全部收集起来给突击队员使用,并且还带上李信配出来的麻药针,上次刘云几个人被李信活捉就是靠的这种麻醉品。至于马常青没有被选上,是因为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跑跑步可以,打架斗殴不放心,虽然马常青不依不饶的强烈要求修改人员名单,但是刘云还是强行将小马压制了下去。

李信手里提着一个大布袋子,一脸的铁青色,刘云看见了,非常奇怪的问道:“李副营长,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不会是有什么不舒服吧?”

“是有一点不舒服,不过是心里不舒服。”李信说完将手里的布袋子重重的往炕上一砸,发出稀里哗啦的声音,敢情这一袋子都是大洋。

刘云“嗤”的笑了:“谁说我要用钱了?拿回去吧!”看着李信将信将疑的样子,突然感觉这个老小子是后勤军需官的绝佳人选,这么小气的人,肯定可以管好游击队的口袋。

刘云拿过李信的独门暗器“麻药针”问道:“李副营长,你这个麻药针是怎么做成的?”李信斜着眼睛看了看刘云手中的小铁针,说道:“很简单,将蛇毒兑水后渗入有刺血槽的小铁针就可以了。只不过蛇毒的提炼比较困难。”

刘云瞪大了眼睛,半响才说道:“你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容易搞出人命来?”上次侥幸没有死在李信的手里,真是“点子”高!

李信没有回答怎样增加“麻药针”安全系数的问题,而是指了指钱袋。说道:“这里面可没有五百个大洋,还差五六十个,你说怎么办吧?”

刘云掂了掂钱袋的分量,好家伙,好重!平时不知柴米油盐贵,记得刚刚“抢劫”完刘黑七的时候,李信说有一千三百多块大洋,转眼还没有一个月,大手大脚的就去掉了一半啦?自己平时对军需不管不问,用钱的时候凭兴趣的,偏偏又不喜欢管帐,看来李信的烦躁是正常的,辛苦这老小子了。

刘云拍拍钱袋,安抚李信说道:“别那么生气,保证不会让你出半个子儿。”

李信余愤未消地说道:“我早就说过,那个孙双泉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以前我落草的时候,就差一点吃了他的大亏,现在好了,你硬是要去惹他,咱们的脸面丢大了。”

刘云的心里并不看重那个孙双泉,再厉害有老子厉害吗?老子当年战伊斯兰顽匪,杀日本特工,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在乎这种小角色?不在乎的对李信呵呵一笑,说道:“明天一大早我就让这个孙双泉来给你负荆请罪,怎么样?”

“你别不是在吹牛吧?”毛四一见识过孙双泉的利害,几个干部也纷纷附和着表示赞同。

刘云看见干部们都对孙双泉丝毫没有轻视之心,对这个地主豪强有了兴趣,问道:“毛连长,你说说这个孙双泉的事情。”

“这个人是蝎子村的族长,是这十里八乡的首富,他家光护院就养了三百多人,这个里面还不算他家在外面养的那些护院和打手,今天你看见的一百多个人也就是他在本地的三分之一的实力,家丁都配备了汉阳造,还有几门小炮,据说都是在外面划高价买的,他家有很多的房产和地契,而且他家的店铺据说开得很广,在城里据说有两百多家,我以前落草的时候,他家虽然富得流油,但是咱们也就只能看看,李副营长你说是不是?”

李信连忙点头,可不是嘛!那一块肥肉当时也就只能看看,现在嘛!好像也只能看着!

刘云“哦”了一声,原来如此,难怪不简单,接着问道:“日本人难道就没有打过他的主意?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和日本人干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