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九章 萌芽的山头主义

六指君1 收藏 39 50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九章 萌芽的山头主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云缓缓的说道:“小日本妄图使我亡国灭种,”声音一变,高昂的说道:“可惜只有站着死的中国人,没有跪着生的亡国奴。喝了这杯酒后咱们就要做那抛头颅,洒热血的人雄鬼杰!”带着一丝激情,刘云喝掉了那一杯酒后猛地摔碎了酒杯,众人纷纷喝道:“干了这杯酒!”然后学着刘云的样子摔碎了手中的酒杯。王打铁的老婆见状气的直跳脚,酒杯和你们有仇?

王家村以前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山村,后来陆续搬来了很多逃避战乱的人家,在兵荒马乱的几年时间里,王打铁依靠乡亲们的支持,团结全村的老少爷们,支撑了王家村的安宁。王打铁虽然表面上粗野不堪,实际上心思甚密,是一个有相当能力的人。


第二天,照例刘云起了一个大早,这都是以前养成的习惯,不久马常青也出现在刘云的视线里面,剩下的毛、王和李三人却还在睡懒觉,刘云一一将他们从热烘烘的被窝里面硬揪起来。然后想找一个集合用的乐器,却始终也找不到,只好用一块破铜锣沿着小村子敲打起来,渐渐的,战士们聚集起来了。


刘云看着陆陆续续的走过来的战士们,趁着还有时间,对身边的李信说道:“昨天的那一顿酒席的费用记在我的头上,每个月从我的军饷里面扣除,咱也不能搞特殊化,干部要以身作则。而且以后这种饭局不要吃了,不然让战士们看见了影响可不好。”


李信一听这话,心头的郁闷感觉暂时消退了不少,原先为什么要当土匪呀?还不是为了两个钱儿,刘云大手大脚的花钱让李信感觉非常的头疼,现在发觉刘云对本人要求严格。在刘云以身作则的情况下,李信的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王打铁走过来,打了一个哈欠喷出一口臭气,众人急忙回避,王打铁却丝毫不以为意,对着刘云和马常青说道:“起来这么早干什么呀?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久,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刘云看了看眼前各色服装的战士,虽然招降了这些本来出身是土匪、农民的战士,但是他们还没有被自己“赤化”,游击队的政治思想工作还从来都没有对他们做过,游击队的凝集力依然达不到要求,这是很危险的,胜则一拥而上,败则全军覆没,让你的本钱全部输干净。还好,他们中的那些土匪出身的战士大多捍不畏死。这总算让刘云心里稍感安慰,如果要从头训练他们,只怕刘云会疯掉!


刘云正准备“训话”,可是扫视一番后刘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在队伍中间的王打铁的人数怎么这么少呀?昨天不是都还有一百多人吗?现在好像只有三十来个的样子,转身向王打铁问道:“你的人呢?怎么只有这么一点了?快把他们召集起来。”


王打铁苦着脸说道:“营长,不是我不想让他们来,而是他们不愿意参加游击队。”


刘云皱着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


“虽然当兵打仗管饭吃,可是也只能管一个人,那些家里有负担的就不能来了。”


一边的毛、李、马三人的脸上露出深以为然的神色。虽说当兵吃饭,但也不能管一家饱。


“该死!”刘云暗暗的骂了一句,看来还要解决土地问题才能彻底解决兵员问题,而解决土地问题之前却要解决农村基础政权问题。


刘云来回走了几圈,众人知道他在想办法,一声不吭的看着,良久刘云抬头抬头说道:“这样吧!凡是参加游击队的战士每个人发两个大洋的军饷,同时军属以后的税收减半。


老兵全部留下组建成民兵,而且以后附近的几个村子里面也要组建民兵部队。现在王连长将全村的老少爷们十八岁以上七十岁以下的都召集过来,妇女同志也是一样,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将村民都召集过来,记住:就是不准用强,下午吃完午饭后在这里开会。”


王打铁接着又对刘云小心翼翼的说道:“营长,过几天我会再拉一些人过来当兵,好不好?”对于连长这个职位,王打铁当然不愿意失去。


刘云狠狠地瞪了王打铁一眼,说道:“你是怎么做事的?”低头考虑片刻,为了不打击他的积极性,又说道:“你先去办事吧!王连长。”


王打铁连连点头,“好的!好的好的。”说完急忙离开办事去了。


马常青看着王打铁的背影,对刘云问道:“大哥,今天训练什么?”


刘云对着身边的干部们作了一个鬼脸,接过马常青的话说到:“今天接下来我们去跑步,你的伤口还没有好就不要跑步了。”


马常青捂着受伤的胳膊甩了甩,说道:“嗯!还有一点不舒服,不过跑步不要紧。”


刘云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你自己多注意,别勉强。”然后大声地对战士们喊道:“现在大家和我一起跑步,我跑到哪里大家就要跟到哪里,回来再吃早饭。马连长你在最后面监督,谁敢不服从军纪,严惩不贷!”


练习跑步是必须的,以后和小鬼子拼脚力的时候多着呢,在武器装备和人员数量、素质都大大劣于对方的情况下,不练习跑步怎么行?而且在必要时还要教会战士们用热水洗脚呢!这可是消除疲劳的好方法!


李信对着刘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意思是我是不是也要参加?刘云用力的点了点头,意思是你也要参加,李信苦着脸像刘云打了一个拱手,意思是可不可以高抬贵手,刘云微笑着摇头!这怎么能成?干部可不能搞特殊化!


正当李信要绝望的时候,跑出了老大一截刘云突然又快速回头了,对李信说道:“王家村的同志不要参加跑步,李信你暂时协助王家村的同志负责警戒,同时你们还要抽空给我准备一百根以上的木棍,形状要像步枪,听到了吗?”


“没问题。”李信回答道。


“一、一二、一二三、四!”刘云才教会他们学习了喊号子,一百多人的震天动地的呼喊声在山野中回荡,刘云跑在最前面,随着时间的流逝,队伍渐渐得越拉越长,口号声也渐渐的变得凌乱不堪,不得不放慢了脚步,除了少数几个战士完全可以跟上刘云以外,其他的战士大都汗流浃背,队伍的尾巴处马常青大声地吼骂不时地传来。


终于又回到了王家村,战士们就好像见到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样,从村里到村外跌坐了一地,大多都在喘气抹汗,终于可以解脱了,这个时候,马常青即使是黑着脸也驱赶不动那些累坏的战士了。


李信指挥几个王家村的战士抬上来几大桶热气腾腾的米饭,一些下饭的腌菜,累得要死的战士们立刻欢叫着扑向伙食班,跑了一个上午,实在是太累了,也是在是太饿了。李信辛苦的维持着次序,大声吼道:“一个个排队,你们这些驴日的不要抢,毛连长,你看你的兵要翻天了。”


马常青抹了抹头上的汗星子,对刘云问道:“大哥!这么跑步有用吗?”


“怎么没有用?吃完饭后先半个小时,然后接着训练。”


毛四一远远的听到了“接着训练”,惊叫起来:“还要训练?还要不要人活?”


刘云抬头两眼一瞪,寻找说话的人,毛四一立刻转过身去不声不响的吃饭。


吃完饭后,歇息了大半个小时,战士们当土匪或者农夫之前的这个时候要么在赌博,要么在睡回笼觉,现在一声令下,各连各排各班在干部们的督促之下集中,刘云将战士们以排位单位分成六个部分,结果因为官多兵少的毛病立刻显露出来,几个主要的干部都觉得必须加快扩充实力。


集合完毕后,刘云决定首先训练战士们的白刃战能力,小鬼子的白刃格斗能力非常厉害,游击队弹药严重不足,军火补给完全靠缴获,无法和鬼子们拚火力只好和鬼子拚刺刀了。


说到拚刺刀,刘云还真的不知道多少诀窍,虽然杀人技巧丰富,自己那个时代的野猪教官可没有教自己拿一根长矛捅来捅去。想来这个刺刀拚杀应该和近身格斗也有相同的地方,起码“抢右不抢左”还是知道的,一番训话后,六个方队分成三组捉对拼刺,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各自为战,在刘云的指导下,渐渐的结成了阵,所谓阵,也就是一个小圈子的几个人专心刺杀,另外几个人专心防守。结阵后的威力要比各自为战强多了。


不久几个小伙子因为太过于拼命受轻伤,刘云立刻暂时停止训练,然后大声宣布大家要向他们学习这种顽强的作风,有了成绩就要表扬,那样战士们才会有热情,可惜没有大红花来奖励这些小伙子,就亲热地拍拍他们的肩膀以示奖励。


刘云亲自表扬了那几个受伤的小伙子之后,看见战士们的训练热情极其高涨,离开上了个厕所,可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毛四一的人和李信的人因为训练引发了打架斗殴。几个战士分成明显两个阵营互相攻击,刚刚学来的阵法也派上了用场,原李信和毛四一的人在两边为各自的阵营呐喊助威,而王打铁的人两不相帮,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热闹。


刚刚创建游击队就发生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容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队伍非垮掉不可,现在团结高于一切,刘云可不希望游击队以后出现山头主义,对于体罚那些战士刘云没有兴趣,让毛四一和李信亲自将几个违反军纪的战士全部单独关了“禁闭”。


先将那些愤怒的家伙关起来消消火再说,同时禁止任何人和他们交谈。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虽然发生了不愉快,但是战士们还是在嘻嘻哈哈中结束了训练,对于干部的烦恼他们可没有放在心上。


中午,趁着时间还有空几个干部开了一个会,刘云首先发言:“我们的战士们在参加游击队之前都是土匪,如果我没有看错,他们的身上还保持着以前的那种山头主义。”刘云边说边想道:我说怎么不对劲,早上吃饭的时候,就发现战士们或多或少的都保持着一些距离。


几个干部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没有什么可话说,虽然参加游击队了,可是战士们大都只和自己的熟伴来往,遇到问题也只会找以前的山大王,而出现这些问题也不能完全责怪几个干部,这不是他们的错误。


刘云接着说道:“这次发生战士斗殴,主要责任在于我,我们的队伍还非常的年轻,还没有时间做思想工作,下午要全体集合,我要做检讨。”


马常青不以为然地说道:“大哥,这怎么怪你?”


刘云没有回答马常青,而是对毛四一和李信说道:“你们两个也要承当一部分责任,你们的连队发生打架斗殴的事情,下午你们也要在大会上作检讨,你们可服气?”


毛四一和李信一愣,勉强的点了点头,战士们不听话,狠狠地抽他不就可以了吗?用得着这么麻烦吗?上台训话还是可以的,上台作检讨赔不是,还不羞死人了。


刘云看见两个干部并不认同自己的观点,站起来走到他们的身边,拉起他们两人的手放在一起,真诚地说道:“咱们的队伍是用来打小日本,小日本武器精良训练有素,如果我们不能在军纪上严格要求自己,将来我们就会被小日本消灭。”


毛四一只好表示服从,说道:“好了,营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做检讨不就成了吗!”


李信叹了一口气,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说道:“咋就这么倒霉呢?”


马常青则在一边东张西望,漠不关心的样子,看来他还是不知道指导员到底是干什么的?刘云忍不住对马常青说道:“指导员的工作就是团结战士,让他们明白为什么而战,马指导员,你的工作不合格,下午你也要做检讨,没有意见吧?”


马常青“哦”了一声九没有下文了,上台子“说说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云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自古创业多艰难,全靠各位多多努力了。”


吃中饭的时候,几个干部端着米饭,去给那几个犯了错误战士上政治思想课,首先是毛四一的人,还在门外,毛四一就是一脚将破旧的房门踹开,吓得里面的战士一个哆嗦,毛四一一个步箭冲上去一把捏住那个战士的耳朵,吼道:“你个猪日的,丢老子的脸,老子打死你。”说完左手一扬,就要打那个战士的耳光。


毛四一的左手停在半空中下不去了,刘云紧紧地拉住了他的左手,说道:“毛连长先别生气,坐下来问问情况,”几个干部围成一堆,原来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无非就是在训练的时候吃了点小亏,于是就想着要怎么讨回来,然后就发生了眼红,最后就发生了斗殴,至于谁先动手已经无法考证同时也不重要了。


知道事情的简介后,刘云对那个战士微微一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铁。”


“你当时恨不恨和你打架的人?”


“恨得死。”


“现在呢?”


“现在好一些了,不那么恨他们了。”这么久了,气当然消了,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比日本人还要恨吗?”


“那倒是没有,当时也就想怎么出那一口恶气。”


“可是这个训练方法是我想出来的,你应该恨我才对。”


周铁脑袋一低,哭丧着脸说道:“营长,我错了!我绝对没有恨你的意思。”


刘云看着这个半大的毛头青年,伸出手将他的身体扶正了,说道:“知道错了就好,不过营长是不会怪你的。你既然知道错了,那么该怎么表示呢?”


“营长说怎么表示就怎么表示。”可是再怎么说一个巴掌也拍不响,营长认为错误完全在自己那是不能被接受的。


刘云知道这个小子心里不满,训斥着说道:“你们都犯了严重的错误,不光是你,所有参加斗殴的人都犯了军规。


你们都是战友,生死依靠的同志,从你们加入游击队的时候起,大家就拴在一起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知道吗?”


毛四一在一边瞪大眼睛对周铁说道:“你会不会真心承认错误?向同志们道歉。”


周铁左右望了望,四周都是压迫的目光,吞下一口口水,说道:“会!”


“别左看右看了。”刘云将身边的饭碗递过去,接着说道:“先吃饭,好好考虑下午怎么做检讨,检讨做得不深刻继续关你的禁闭。”


……


接着,又对剩下的几个打架斗殴的战士进行了思想政治教育。犯规的战士们纷纷表示愿意检讨,并且表示愿意向对方赔礼道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