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八章 王打铁的抉择

六指君1 收藏 42 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王打铁问道:“怎么个建立基层组织法?”如果条件苛刻才不会参加呢?

刘云说道:“是这个样子的,我们要在敌人势力薄弱的广大农村建立广泛的革命组织,虽然现在我们的实力还很薄弱,但是有像你我这样的人以及广大的各种抗战力量联合,以后这种敌强我弱的局势会慢慢的改变过来,那个时候日本人在农村的势力将更加薄弱,你也知道现在日本人已经快要占领半个中国了,再不奋起抗击日寇,咱们中国人就要当亡国奴了。”


王打铁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问道:“你说的倒是很好,但是具体怎么实施?”虽然不想当亡国奴,但是要我白痴一样给你当炮灰那是不可能的。


刘云看出了王打铁的顾虑,安慰地说道:“首先我们要互相享有情报的权利,日本人来了,你们必须立刻通知我们,而且我们必须统一作战,也就是说两方人马一个司令部。”


王打铁想了一想,觉得这个建议对自己没有什么害处,至于“一个司令部”以后要看具体情况再说,觉得不行我就退出,点点头说道:“这个我可以答应。”


刘云接着说道:“我们游击队平时不在你们王家村驻扎,但是我们的伤员和联络人员必须留在贵村。你们也要排遣一部分人员到我们游击队里来学习战斗经验。”刘云想搞和平演变!虽然现在游击队还不是那么“又红又专”。


王打铁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会儿,他感觉一旦答应这个条件有一种进入圈套的感觉。


看见王打铁犹豫不决,刘云乘势指了指民团,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王打铁看了一眼,很正常呀!莫名其妙!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刘云解释着说道:“你看你们的人,跑来跑去吃喝拉撒的,哪里像一个样子?你再看我们游击队员,一个个壮小伙子精神抖擞,你难道不想你们民团更加威武?”


王打铁犹豫地说道:“倒也是!,可是……好吧!我同意,但是人数由我们决定。”


“哦?”刘云问道:“这又是什么?游击队又不会吃人。”


废话!当然不会吃人,可是王家村的子弟被你们“教坏”了怎么办?王打铁尴尬的打着哈哈没有回答刘云的话。刘云看在眼里,好吧!随你!无可奈何的干笑了几声。


刘云看着这个“野蛮人”,看来王打铁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他早就防着你呢!看看能不能从侧面打开出口,很随意问道:“王兄多大岁数了?”“家里几口人呀?”“今年的收成怎么样?”“这些人是你训练出来的吗?”等等。


王打铁回答道:“三十了。”“一妻一子。”“村民们不过是信任我,才跟着我。”等等。


刘云指了指喉咙,说道:“我的嗓子眼干得难受,可不可以讨一杯水喝?”


王打铁不怀好意的笑道:“要水和可以,不过我们这里只有‘送行水’喝。哈哈哈哈!”


刘云恨不得扑上去修理这个“没有礼貌”的家伙,按捺住一阵阵的火气,也呵呵的干笑起来,说道:“怎么?这么小气?这个地方是一个好地方呀!山清水秀,出人才的地方呀!”


王打铁点了点头,说道:“古时候这里人才的确出个几个,不过现在兵荒马乱的能活得向个人样就不错了。这三乡四里的好多地方都没办法活人了。”


刘云胡诌着说道:“嘿!难怪这里地方灵气多,不瞒王兄你说,鄙人学得一手看相的功夫,开始我就发现王兄有一脸富贵像。”


被人恭敬后,王打铁满脸受用的样子,对身后喊了一声:“送茶来。”


呵呵!刘云高兴的伸出手去接一个女人端过来的茶水,中途却被王打铁半途“截”下来了,王打铁嘿嘿的笑着说道:“喝茶容易,不过喝完茶以后就要离开,当然!喝了这杯茶咱们以后就算是朋友了,怎么样?”其实还有一句话王打铁留在肚子里面没有说出来:喝了这杯茶,你走你的阳光大道,一边抗你的日,我依旧过我的小日子,以后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


刘云一愣,笑容完全凝结了,难道就这么完了?往外面看去,马、李、毛三人摩拳擦掌,看样子随时准备大干一场,刘云对着他们摇了摇头!绝对不行!


伸手接过王打铁的杯子,正准备喝茶,不料王打铁怪叫一声,说道:“你不怕有毒吗?”


刘云听了这话,切!吓唬老子,说道:“如果真的有毒,那么我就全部喝掉。”说完,吹了吹漂浮在表面的茶叶,嗅了一嗅茶香:“嗯!好香。”然后也不顾茶水太烫,脖子一扬,喝下了大半,喝完以后又笑着说道:“茶是好茶,如果不是你逼我,我会慢慢的喝。”


王打铁不自然地笑了笑,说道:“我们这里产茶。”对面这位还真的是一个人物,王打铁现在对刘云以及他的“土匪”游击队憎恶感减少了很多。


刘云耍起了无赖,说道:“这一杯茶不算,被你逼的,我还要喝一杯。”


王打铁跑进房里去亲自取出一个水壶给刘云满上,放下水壶,真诚地对刘云说道:“这位长官,你要我们协同,我们没得说,可是要我们打仗,缴纳苛捐杂税,这万万做不到。”


“哦!”刘云问道:“国民党在这里征收重税?”


王打铁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些杂种,日本人没来的时候,没事就到这里转悠,两天催款,三天催粮,尽是一些咬人卵的狗,咱们老实,结果尽被他们欺负,后来咱们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带着大家伙儿和他们硬抗,结果他们老实多了,村子里面也不敢来了,现在日本人来了,他们又夹着尾巴仓皇逃走,这叫什么回事呀?养一条狗还知道叫唤呢!他们还不如狗!咦!你不是国民党的人?你是什么人?”


大喜!刘云按捺住心中的狂喜,说道:“我们是八路军的队伍,国民党的那些家伙怎么可以和我们相提并论呢?你看看我,是他们最大的官,可是我身上现在一个子儿也没有。”话倒是说得不错,不过一旦缺欠钱直接找李信就可以了。


王打铁上下看了看,嗯!的确不是“腐败”的样子,看来外界传言八路军与众不同一点都不假,既然是八路军,他们就不会祸害乡亲们,那么看来可以考虑和他们进一步发展关系。


刘云的手指在桌子上面不自觉地轻轻的敲击了两下,还有最后一下子就算大功告成了,“我现在是八路军游击队……”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还没有谁给我番号呢!想了一想,接着说道:“……的一个营长,我手下现在有两个连,现在我任命你为三连连长,你的人还是全部归你指挥,王家村子弟的待遇和现在那些老战士们完全一样,除了必要的精简以外,我还要在你的连队中安排一个指导员,怎么样?”


王打铁站了起来,脑袋里面的脑浆在急剧的翻滚,两个声音在心底下不停的叫喊:“要当那个连长;”“不能当那个连长!”很快王打铁就发现自己的脑袋不怎么好使了!


介绍自己“入仕”和游击队的那个“联合作战”完全是两码事,如果答应这个人去当什么三连连长,自己就从对等的身份变成了下属了,想想都觉得心烦。可是能拥有一身“官皮”实在是自己的“热烈向往”,如果贸然拒绝,以后还能不能逮到这种机会很难说的,矛盾呀!


看着矛盾中的王打铁,刘云取笑着问道:“难不成你还想当伪军不成?”


笑话!给日本人当“皇协军”?想都不要想了!王大铁喝道:“胡说!这四乡八里的还就只有我这里没有日本人的‘维持会’。”王打铁说到这里有一点自傲。


“那里你为什么还那么犹豫?不打鬼子就是汉奸。”刘云开始扣别人帽子。


王打铁瞪了刘云一眼,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好了!别说得那么难听,我答应你还不成吗?”说完这句话,王打铁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突然轻松下来了,当一个连长也不错,至少也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


其实王打铁心里大部分还是赞同当连长的,只是碍于面子才犹豫不决,如果真的拒绝了刘云以后还不知道后悔成什么模样。


刘云心里一阵感叹,你要披一身“官皮”你早说嘛!还真没想到这个胡子拉杂的家伙居然是一个官迷,想想历史中的蒋介石,难怪蒋某人对付那些军阀简直就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首先收买别人的手下,要钱给钱,要官给官,双方交战的时候,利用对方部下倒戈的时候击败那些军阀,然后将军阀的地盘拆散,分给那些倒戈过来的叛徒,真是一本万利。


政治斗争完全可以代替大批大批战士的鲜血,不过以后可得要小心这家伙,看他那个神色,一个官迷!别让他将自己卖了。


王打铁浑然不知自己的刘营长已经小肚鸡肠了,其实他才是真正最彻底的无产者。


刘云大手向王打铁一伸,王打铁急忙伸出手掌和刘云握手,刘云热烈摇晃着王打铁粗糙的手掌,高兴的说道:“热烈欢迎王家村的老少爷们参加八路军。”


王打铁的脸上也堆满了笑容,满脸热切希望地问道:“你看我的三连是不是也要用装备几杆好枪?他们的装备太差了!”


刘云听到王打铁的问题后本来“哈哈”的笑声猛然停止,这个家伙才当上连长,屁股都没有坐热和就讲起条件来了,为了不影响王家村同志们的情绪尤其是王打铁的热切盼望,只好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了。


刘云含笑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好了,我动员别的连队支援你们几杆三八式步枪。”口里面虽然是答应了王打铁,心里还在怎么算盘从毛四一和李信的手里“哄”几杆枪过来。


想到刚开始王打铁的蛮横,刘云又报复着说道:“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多少人参加你的队伍,你就有多大的官,十个人参加你就是班长,三十个人你就是排长,没有什么问题吧?”游击队里也不过百把个人,充胖子还一个营的编制呢!王打铁如果真的拉来一个满员连,那么刘云肯定会拆散他们补充到别的连队里面去。


“没有问题!这里我一个人说了算。哈哈哈哈!”


既然王打铁已经是自己的同志了,同志之间是没有什么可以抵触的,和王家村对持的战士们收起了步枪,扛枪抬炮的村民们也四处散开了,游击队在一个小孩的带领下进村休息。


王打铁还没有高兴几秒钟,又愁眉苦脸起来,刘云见状,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王打铁叹了一口气,为难得说道:“营长,你们这么多人进入村里,对村里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我想、我想……”到这里话说不下去了。


刘云是一个聪明人,微微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们是革命的队伍,专门打鬼子子弟兵,怎么会白吃老百姓的东西,你放心好了,吃饭的钱营里会付账给乡亲们的,另外你的连队和我带来的人享受一样的待遇,吃完饭后你把你的队伍集中,我要开一个大会,顺便将你的连队进行彻底整编,留强去弱,凡是被挑选上的还要发饷银。”


刘云身后的李信听到要发饷银,心里就不住的在颤抖,游击队里面有将近一半的钱是李信原来当土匪时候的私产(另一半是抢劫刘黑七得来的),刘云偶尔回头看见了李信的神色,不满的对李信说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李信勉强笑着说道:“哪能呀!好着呢!”转身走开,上了“贼船”,想下来就难了。


王打铁感激地对刘云看了一眼,应了一声“诶”!接着说道:“今天到我家吃饭,如何?”


“好哇!不过,我想带几个干部一起到你家里去,不会不欢迎吧?”


“哪里话?就怕不合口味。”


战士们分散开来在老乡的家里吃饭后,王打铁先带着钱一家一户的付了账。


刘云爽透了,队伍越来越壮大,政治的作用真是奇妙无穷。如果刚开始一上来刘云就对着王打铁“招安”,非被“野蛮人”用松炮轰死不可。其实玩弄政治手段也不难,把困难无限缩小化,把好处和利益无限扩大化,同时还要有非凡的演员天分,只有这样才能兵不血刃的攻城夺塞!


晚上,在王打铁的家里,几个人围成一桌,游击队的几个主要干部嘻嘻哈哈的吃着喝着,李信和毛四一出身是草莽,马常青是四处流窜的“豪杰”,王打铁是“地头蛇”,众人拼起酒几乎不要命,整个酒席上就只有刘云比较文明,拼酒也是斯斯文文的,毕竟他来自现代社会,只是可怜王打铁的老婆忙前忙后添酒加菜不亦乐乎,没有多久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


在这个时候一个村人进来了,几次想在王打铁的耳边汇报一些悄悄话,王打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有什么事情你直说,这里都是咱们自己人。”在座的各人知道王家村在鬼子那一边有奸细,都停止了吃喝,静静的听村人带来的消息。


当王打铁听到有人血洗日本伤兵营地和歼灭刘黑七的事情后,一失神,手中的酒杯“啪哒”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然后不敢相信的对着刘云说道:“营长,这是你们干的吗?”


马常青代替刘云抢着回答说道:“不错!就是我们干的!狗日的!那天可真干得很痛快!”


王打铁没有说话,默默地站起来,重新取过一个酒杯,倒满酒后,真诚地对在座的干部说道:“营长!各位弟兄!我王某人最敬重的就是杀鬼子的英雄,我王某人敬你们一杯!对不住各位了,我先干为尽!”说完头一扬,一杯黄酒已经下肚,然后对着大家亮出了空酒杯。几个干部也纷纷站起来干掉了酒杯里面的黄酒。


刘云取过酒壶,给别人依次装满了酒,最后再给自己也装满了酒,站着端起了酒杯,在座的各位干部纷纷抬起头等着刘云说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