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七章 艰难的第一步

六指君1 收藏 42 35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七章 艰难的第一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黑七看见中岛发了话,咬牙切齿的说道:“太君,请您给我一支人马,我要为大日本皇军收拾那些土八路,我要为死去的勇士们报仇,请您无论如何一定要给我一支人马,我要和那些像老鼠一样到处乱窜的游击队决一死战!!”


文海在一边冷冷的“哼!”了一声,恐怕“给他一支人马”才是他的本意。


刘黑七听到了文海的那一声冷哼,生怕他过来搅局,斜着眼看去,文海冷冷的盯着他,刘黑七心里一阵发狠,如果你敢坏老子的好事,老子和你势不两立!


中岛修太郎走过去怜惜的扶着刘黑七摇摇欲坠的身体,用不太熟练的中国话说道:“这个你的不用担心,我来安排,你很快的就可以看见你的新部下了,你的身体的更重要!”


文海终于还是没有出来捣乱,这倒不是文海“高尚”,而是不屑为之。刘黑七暗暗松了一口气,狠狠地想道:老子就是看不得你那个阴阳怪气的瘟神样,总有一天老子要让你趴在地上求老子!杂种!


有时候,有些人生来就是死对头,而且不需要理由。


佐佐木英夫大佐瞪着一双金鱼眼睛来回扫视着一干人等,小林、中岛和文海都低着头,文海身边的伪军大队长高秆偷偷抬起头看了一眼,被佐佐木狠狠地抽了正反几记耳光。


不久,佐佐木的火气明显的小了一些,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面,点燃一根香烟,挥挥手说道:“你们也辛苦了,都坐下吧!”几个人急忙坐在椅子上,腰杆依旧挺得笔直。


佐佐木喷出一口烟雾,问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伤亡?受伤的帝国勇士和那些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可以告诉我吗?”


中岛修太郎站起来大声地说道:“大佐阁下,这次大意失荆州都是我的错,留守的伤兵营地兵力不足,结果被游击队偷袭,有六十多个帝国战士被他们屠杀,请阁下重重处罚。”


佐佐木闭着眼睛“嗯”了一声,说道:“八路军游击队太狡猾了,这种错误不能再犯。中岛君愚蠢!”考虑了一会儿,接着问道:“那些土匪围剿得怎么样?”


中岛修太郎透露出兴奋的神情,说道:“经过大日本皇军的艰苦奋战,我们足足杀掉五百多个土匪,这个里面很可能还有很多游击队员。”


佐佐木一拍桌子吼道:“巴嘎(妈的)!与使用义和团武器的土匪作战觉得骄傲吗?”


中岛修太郎低下了头再也不敢说话了,屋子里面安静得要命,呼吸声隐约可闻。


“嗯!好了,你们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出去吧!”佐佐木下了逐客令。


“阁下,有一个投诚的支那人特别勇敢,他带着人马截住了逃窜的游击队,一场混战让他的全军覆没,甚至连他本人都几乎丧命,您是不是见一见他?”中岛修太郎小心的询问着。


“哦?”佐佐木粗短的眉毛挑了起来,来了兴趣,道:“让他过来给我看看。”高秆立刻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走到外面招呼刘黑七。


不一会儿,头山缠着厚厚纱布的刘黑七大步跨进来了,向着座座木英夫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佐佐木微笑着看着这个大块头,意识到眼前这个支那人是一个“有用之材”。


“你辛苦了,刘黑七君。”佐佐木爱惜的问候着。


“为大日本皇军效劳在所不惜,大佐阁下,我死不要紧,可惜的就是那些以前跟随的部下,他们为了皇军的辉煌,大部分都战死了。”刘黑七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佐佐木的身上有武士的血统,最见不得的就是武士的荣誉得不到承认,最尊重的也是武士道的那种宁死不屈,看见刘黑七的那种“至纯之深”的表情(其实是表演),已经被刘黑七深深地感动了,站起来走到刘黑七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地说道:“黑七君,你的不要伤心,皇军是不会亏待你的。”他已经决定让刘黑七坐文海的位置,也就是说让他当大队长,至于文海还是让他干特务队,先暂时放在身边留用,“你的人才大大的,应该当队长的干活。”刘黑七闻讯大喜,眼角瞟向文海。


文海看着刘黑七的精彩表演,低低的冷笑一声,然后再也不看他一眼,而文海身边的小林却将文海的表情看在眼里。和文海不同,小林敬一讨厌所有的“支那人”,最鄙视的就是“支那人”之间的残酷内斗!


不久,刘黑七得到了他想要的七十多个人的一小队士兵。


山脚下,刘云安排了一些机灵的战士放哨,然后大摇大摆的向着王家村走去。远远的,一个年轻人躲在草堆中观察着这一支队伍,感觉是大队的“土匪”下山了,反手抄起脚边的大刀,飞快的跑回了村子里面。


不久,山村里面一阵急飞狗跳,不少人没命的往家里跑,然后紧紧地关上大门,还有一些人则拖着各种武器蹦了出来,刘云迷着眼睛估计一番,足足有一百多人,不但有三门松炮,还有大量土制武器,剩下的大刀长矛只占少数。


马常青“呲”了一声,这些人真是小题大做。


李信走上前去,大声地喊道:“我们不是土匪,不是来抢劫的,叫你们的头儿出来答话。”


等了好大一会儿,对面的人群渐渐的安静了,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大汉走出来了,手里端着一杆火铳,看样子很不高兴,瞪着牛眼大的眼睛在游击队里面扫来扫去。


李信走上前去亲热的问候着说道:“大兄弟,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专门打鬼子的。”


大汉毫无表情地将手中的火铳对准了李信的胸口,李信立刻停下脚步,然后两只手摇得就像电风扇,口里急忙说道:“别、别误会,都是自己人。”


大汉“嗤”的冷笑起来,吐出一口口水,不屑地说道:“你是什么货色我还不知道?‘聚义厅’的大哥!别说你,就是其他别的山头都不敢到我这里来讨生活。”


李信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兄弟,我的人马已经招安了,我现在已经是八路军的人了。”


大汉将信将疑的看了看李信,反问道:“那又如何?”


马常青走上前去大声地回答道:“我们是来带领你们一起抗日的。”


大汉愣了一下,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游击队员们听到这个刺耳的笑声感觉非常不舒服,总算是停止了,狂妄的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现在知道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刘云看了看身边的战士,他们可能以前当土匪的时候就吃过这里的瘪,现在看见这个村子里面的人依旧这么猖狂,大部分战士的脸色都已经变了,有性急的战士已经开始拉动枪栓。


刘云急忙命令毛四一到战士们中间维持次序,制止战士们可能的盲目冲动。然后走上前去,笑容满面的向着对持的民团问候道:“各位老少爷们,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们这次绝对没有祸害大家的意思,如果你们不相信,我可以让战士们不进入贵村。”


大汉点了点头,说道:“这样最好,你们最好立刻就走。”


刘云哈哈大笑着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


大汉盯怪物一样盯着刘云看了半天,厉声道:“实在不好意思,今年天灾人祸,没有什么可以进贡给各位大爷的礼物,各位还是请回吧!小地方担待不起各位贵客!”


刘云自嘲的笑了笑,对着大汉供了拱手,然后又拍了拍身上表示没有武器,反问道:“就我一个人进去还不行吗?你们有这么多人,到底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大汉不信任摇了摇头,我要你进村干什么?


刘云往前面走了一步,大汉的眼里闪过一丝怒火,厉声吼道:“大家准备抄家伙!”


村子里面的民团立刻端起枪,架好松树炮,战士们看见村里的人如此“不识抬举”,也纷纷气愤地端起枪瞄准,就连奉命维持次序的毛四一也火气直冒,掏出手枪作势欲射!


“住手!”刘云转身大声的命令,如果这个时候谁不慎走火,在场地中间的几个人非被打成马蜂窝不可,“放下枪,八路军游击队是用来打鬼子的,都放下枪,毛四一你在干什么?”


毛四一慌忙将驳壳枪别在腰上,然后大声的命令战士们放下枪。


刘云转过身对那个大汉很无辜的说道:“你看,我的人已经放下了枪,你还不相信我吗?”


大汉陷入了极端犹豫的状况中,他身边一个没胡子的年轻汉子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地说道:“大哥!我看他们和别的土匪不一样,如果是以前,土匪下山早就开打了。”


大汉好没生气地说道:“这个还要你说?”使劲的摇了摇头,然后冷笑着对刘云说道:“让你进来又如何?”


“你们在外面等着。”刘云转身就走入民团的人堆里面,李信在身后大喊:“刘同志、营长,你要小心一点呀!有什么不对劲,咱们立刻冲进去保驾!”


“知道了,放心吧!”


刘云还以为那个大汉会请他到屋子里面喝茶,没想到他要两个年轻的后生从房子里面抬出座椅板凳,至于茶水点心一概没有,两个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谈判,刘云的心里“腾”的冒起一阵怒火,这个小子也实在是太嚣张了!强压住怒气,刘云坐在板凳上面,以前那个时代的野猪教官曾经教育过自己怎样处理遇到的内部争执,那个时代为了保证特种部队的凝聚力,心理教育是必不可少的,野猪教官虽然“野蛮”,同时也是一个心理学的高手,教官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弟兄们有矛盾的时候,先冷静地想他人三分再考虑自己。”这条规则也应该适合眼前的“群体纠纷”,山民本来在山村过得好好的,现在突然来了一群声称要收“保护费”的家伙,换成是谁都不会高兴的,想到这里刘云的火气又渐渐的消下去了。


刘云回忆着以前的时光,不自觉渐渐地笑了起来,等到发现自己走神了,抱歉的对着冷冰冰的大汉友好的笑道:“不好意思,我走神了,大兄弟,您贵姓?”


“老子姓王,叫打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刘云,防备着刘云什么时候失去耐心而发飚。


“哦!原来是王兄弟,我知道我们的到来给你们带来了不方便,实在是对不起!”刘云说完后站起来对着王打铁鞠了一躬表示歉意,丝毫不在意王打铁的炯炯目光。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王打铁几番刺激刘云不但没有得逞,反而被刘云的温软立场有所软化,王打铁的语气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了,问道:“一句道歉有什么用?道歉可以饱肚子吗?”


刘云听到王打铁的语气有所软化,有门了,虽然还是带着怨气,但是却是一个好的开始,微笑着说道:“王兄弟,你看我带来的人,他们以前都是土匪。”


王打铁听到“土匪”两个字,神色一紧,刘云急忙解释着说道:“现在他们已经不是土匪了,我把他们变成八路军游击队了,我们是专门打日本人的队伍,决不为难老百姓。”


王打铁虽然是一个粗人,但是也不笨,顺着刘云的话问道:“那是好事情,打鬼子我们也想呀!那么你们上这里干什么来了?我这里可没有什么日本人。”


刘云自嘲的一笑,心里却几乎要大骂王打铁“狡猾”,花几秒钟的时间整理了一下思路,看来要先转移话题,再这么说下去非闹僵不可,看来需要找一个互相感兴趣的话题,就日本人好了!抬头对王打铁问道:“以前鬼子到你们这里扫荡过吗?”


“嗤!”王打铁不屑的说道:“那些倭鬼来过几次,每次都是连一根鸡毛都没有找到。”


“哦!”刘云来了兴趣,问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凭你们的实力不可能和日本人硬拼,全村转移到山上去吗?可是全村转移很繁琐,需要很长的时间,你们怎么提前得到消息的?”


“哈哈哈哈”王打铁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自豪,说道:“县城有人给我们……”话说了一半就突然住口,脸上都是后悔表情。


王打铁的后半截句话不用说刘云已经猜到了,肯定是有人给他们传递消息。


刘云呵呵笑了一下,没有继续刨根问底,看来指望用游击队保护他们是不可能了,他们“横”着呢!在王家村建立基层组织的步骤只能缓缓进行了,可是话又说回来,粮食不多了,拖下去队伍非散了不可。


刘云抬头看了看村民“自卫队”,说道:“王兄弟,你们的民团不怎么样呀?”刘云说的是实在话,现在已经有一些村民开始松懈了,而游击队战士们还保持着进攻的姿态。


王打铁不屑的冷哼一声,的确不怎么样,可是你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刘云继续说道:“我们想在农村里面建立基层革命组织,先别生气,这并不是吞并你们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