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学生时代 第十二章 格斗训练

潭轩 收藏 17 92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学生时代 第十二章 格斗训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也算没白费我的一番努力,重头戏终于出场了——格斗训练。这可是我们彤哥的拿手绝活!把他弄到手作了排长谁还敢和我嗡嗡?晚上,器械本来都已经入库归仓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到的,居然能从仓库那借到护具,在我们学院他还真是平趟呀!没想到上的第一课就被他给捶了,名义上说是增加抗击打能力可他自己还不知道长时间没捶人手里痒痒的难受呢。再看看王平和周强也比我好不了多少,难怪他会这么积极的去借护具呢。我就纳闷了周强你可是学侦察呀,怎么水平也这么差呀?不过挨打的功夫的确比我们都强我和王平被打倒五回就起不来了,他居然能坚持八次,也算是比我们强了吧。只是我是第一个被捶的所以我倒下得快也是可以理解的吧。打也不白挨,他还是指出了出拳的方位速度上的不足。接下来我们就自己练习,先是强化训练出拳的速度和方位,然后就是互捶,时不时地他就喊停来矫正我们的错误。

说句实在话,我真不喜欢和这位中队长互捶,简直就不再一个水平线上!再开始的时候,他让我一个左胳膊我居然都玩不过他!简直太伤自尊了。倒是我和王平的水平差不多。我比较胖所以着重学习拳的功夫,近战打起来就不要命而且拳比较重所以近战士我的优势。王平虽然个子和我差不多,但是比我轻许多所以他用速度和灵活和我对抗。为了不让我打近战,用腿来控制距离同时得点。对付这种战术其实有一个最好的方法,就是和他硬磕。先是逼近,这时候他要不闪躲要不就出腿控制距离,如果是正踢你需要侧身闪一下,但是他有被你抓住腿的危险,如果是侧踢你就可以用胳膊和硬接他这一腿,反正我损十分你也会损个八分,可是我可以靠近你了呀。至于说躲闪,先是你牺牲了体力,其次有时候被逼到角落里是没办法躲开的。所以我总结出只要你胳膊和腿硬打架肯定不会太吃亏。

也许是王平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只是为了和我一起,才练的所以成绩没我进步的快。我现在分析估计是王平压根儿就不同意这位野蛮中队长的意见,所以他的解决方法是看教导员丛书。我们发现了以后就笑他是小政委,他听了也不生气所以这个外号就一直跟着他了。至于说我,开始的时候是为了整治那些可能有不服我的老兵油子,可后来在被打了以后我发现自己野性好像被唤醒了一样。最大的进步就是更加的敏捷了,或者说对事物的反映不仅快而且准确。就这样我很快就和周强对捶了。

看周强被打好像觉得他不怎么样似的,实际上手才发现他的格斗技术还是非常不错的。实战训练还是没白学的,之所以开始的时候能坚持比我们更多的次数也和这有关系。他的反击对对手构成了威胁或者说是骚扰所以彤哥的力量并没有用足,当然这些从旁观者的角度是没办法体会的。还有就是他会挨打。这里面也是有学问的:先是挨打的位置必须要选好,即便躲不开也不能被打到胃、肝等神经敏感区域。再者就是要有准备,受击打的部位事先的肌肉要收紧这样痛苦将减轻很多。所起来容易坐起来难,你要能准确的判断出他拳或者是腿的运行轨迹才行呀。然后是闪躲和腾挪,最后是对肌肉群的控制。这里还要讲一句,心脏的部位是说什么都不要打的,尤其打大运动量的时候攻击心脏很可能出现心律不齐甚至是停止跳动从而造成死亡。

周强开始的时候就是这里的高手了,不过我想他要是没有彤哥给开小灶恐怕水平也不会进步的这么快,到毕业的时候最叫他骄傲的成绩就是格斗术了夸张的说他连当时教格斗的教官都给捶了你们说他是个什么水平了吧。练田径体能好就不说了,反应也快,腿脚的基本功也扎实,腿脚的力量也好但是他有一个非常大的缺陷在和我打的时候暴露无遗:他不能硬磕,或者说他磕不过我。我的无赖打法就连教我彤哥都有点怵头,当然他不会傻傻和我硬碰硬的他的拳术和腿法高出我太多了,不然我和他还真有一拚。可是我的对手现在是周强,呵呵,他越是打我越能激发我的野性,而他的胳膊和腿就越疼。野性,这个词真的是太准确了,那就像是一种力量通过胸膛散发到各处,而胳膊上的疼痛反而更能激发这种力量。听王平和周强说有时候和我对垒能隐隐看到发红的眼睛里冒出的嗜血的狠狠的眼光。开始我不信,认为这是他们在给自己的失败找理由(虽然我赢周强的次数没有输得多),因为那东西我只在书里才见过。但是没多久我就动摇了这种想法,因为我也看到了这种凶狠而魅力四射的眼光。当然,不是在我的眼睛里看到的,而是在那个中队长的眼光中看到的!

也许就是因为有这样的眼光所以他才会这么喜欢和我打吧。一天,他又开始了给我们单训不同的是这次他好像特别的认真。先叫了王平和他打然后就讲解技术动作,然后是周强,最后是我(怎么想起把我安排在最后了?)。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他是在戏弄我,我们两个始终隔着一定的距离他就用次拳和腿来争分数。这不符合他的性格呀,他一向是喜欢KO对手的呀!更何况我那时也真的打不过他呀(到后来好像也没能打过)。在他一次次的点击着我的头部的时候,我胸中的那口气那种力爆发了。此时我好像看到他的嘴角向上抬了,而不像以前一样仅仅是个趋势,他在笑一种冷冷的笑?我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笑,像是蒙娜丽莎一样,但是肯定线条没那么柔和。至于用语言和文字怎么来形容我是长考了而不得其解。就是笑了,我于是就用自己的老战术——后来被他们(那些不服管理的老兵油子)称之为坦克战术——胳膊和腿来硬磕。磕回去了就上拳头砸,就在我真砸到他头上的时候我看到了那种眼光,我的心一下子像是被冻住了,大脑一切变成了空白,就在这一愣的时候他的拳头过来了,我又一次的被打倒了。“你愣什么?”突然地生气了,咆哮的问我。我就更傻了,我能怎么说?告诉他我因为害怕他的眼光?一阵寂静,只能听到我和他的重重的呼吸的声音,还是就是我的那两个伙伴的呼吸的声音。几秒钟后同伴拉起我,他也恢复了那种冷冷的牛气哄哄的鸟样子。于是他就给我讲了技术要领和不足然后离开了。

现在我能理解为什么他会生气了,也能理解他为什么总找那个和他差不多也是牛气哄哄小列兵的麻烦了。他看到了一种野性的释放,而就是那种释放才是人潜能的发挥。人的潜能是无限的而能挑战这种力量并获得胜利才是真正的享受。就象是冲浪运动员一样,高手不会满足于仅仅是脚下的浪头他们要寻找更大更汹涌的波涛,去挑战他,即使最后弄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高手!而就在刚才他明明看到了这种波涛,可当他突然扑向它的时候它却突然的消失了。我想如果是我,我也会怒不可遏的。


3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