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火凤凰

作者:魏巍


这是作者继长篇小说《东方》与《地球的红飘带》之后的又一新作。它们共同构成了中国革命战争三部曲。本书描“卢沟桥事变”后,青年学生周天虹为了寻求光明与真理,毅然离别初恋情人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在延安“抗大”这所革命熔炉里,他和同学高红、晨曦、高凤岗等都感到了一种新生的喜悦。随后他们被派往抗日前线——晋察冀革命根据地。在艰苦卓绝的敌后抗战中,天虹热恋的高红被捕;诗人晨曦英勇牺牲;高凤岗则叛变投敌,充当了日寇凶恶的鹰犬。大浪淘沙,谁是真的英雄!小说以如椽之笔描绘了我抗日根据地广大军民前仆后继、浴血奋战的壮丽图景,表现了敌后人民战争的广阔画面。悲欢离合的人生,缠绵悱恻的爱情,惨绝人寰的暴虐,血海也似的深仇……这里上演了一幕幕忠贞与背叛、牺牲与杀戮的活剧。全书洋溢着诗的激情与史的壮阔,集中反映了伟大的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直到新中国的诞生,并通过几位知识青年的典型揭示了人生的道路,为当代青年提供了有益的启迪。


自序


--------------------------------------------------------------------------------


这部长篇小说,于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动手,写了十九章后即因病辍笔。此后写了不少应时的杂文。一九九二年夏,为纪念毛泽东同志百年诞辰,开始写《话说毛泽东》一书,历时近一年完成。重新续写这部小说时,已经是一九九四年五月的事了。终于经两年零两个月的努力,至一九九六年七月十九日将初稿写成。九月进入修改,至岁末脱手。共用去两年半的时间。

今年是伟大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六十周年,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七十周年。从我个人说,参加革命也六十个年头了。今天,我将这本书作为一项薄礼,向我们的党,我们的军队以及伟大的中国人民,献上我最崇高的敬意,并深切怀念那些为革命捐躯的英烈们。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生活经历。我对之感受最深,收获也最大。可以说,它是名副其实的“我的大学”。它使我真正认识到,什么是敌人?什么是朋友?什么是同志?它尤其清楚地告诉我,帝国主义、法西斯的本性是什么?为什么说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是创造历史的动力?至少在书本上学不到这样牢靠,这样深入到生命之中。为此我必须作为幸存者将这一页惊天动地的历史记述下来,将党和人民伟大的功绩记述下来。但是建国不久,朝鲜战争发生了;为了现实斗争的需要,我不能不先写《东方》。此后,同样为了现实和政治的需要,我又写了《地球的红飘带》。以致迟至今日,在我年逾七旬之后,才来写我们那一代年轻人的事情。如果说这三部长篇可称之为三部曲的话,那么其顺序自然应当按照《地球的红飘带》。《火凤凰》、《东方》来排列了。

多年前我曾说,“中国革命是世界上最壮观最伟大的革命之一。在文学上无论如何该有相应的表现。在这中间,我愿尽自己的一点本分。”事实确乎如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无论就其规模之广大,意义之深远,斗争之艰巨与漫长;革命之深入和彻底,以及领导人的胆略与智慧,革命群众非凡的英勇与伟大的创造力,都值得我们永远引为中华民族的骄傲。作为作家,如果我们不能做出应有的反映,那是心中有愧的。这是生活教导我的,是千百万群众活生生的革命活动感召我的。我本人也正是依据此种信念付诸实践。现在,我的三部曲完成了,加上我和钱小惠同志合作的《红色的风暴》与《邓中夏传》那些写党领导的初期工人运动的篇章,应该说尽到自己的一点本分了。但是如果同无比伟大、辉煌的中国革命本身来比,则不过是沧海之一粟罢了。何况文学这门学问很深,生活是一个大海,作家的艺术成就是受到他本身的才能和思想艺术的修养等制约的,作品也只能达到他可以达到的水平。在文学上更为深刻地更为辉煌地描写中国革命,只有靠众多有志于此的作家共同努力了。至于那些贬损革命、歪曲革命、嘲笑革命、告别革命的人,就请他们远远地走开吧!他们愿意“告别”,我们也乐于“送别”。因为他们之中有些原本就不是革命中人甚至是敌对营垒中人,或者是身在此而意在彼的待价而沽者。他们的“告别”,对我们没有丝毫损失。我们惟一不能接受的,是他们对革命的污辱,对千万仁人志士的亵渎,对中华民族百余年来伟大革命史的否定。

我的三部长篇小说各有侧重。《地球的红飘带》侧重于写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以及其他将帅等领导层;《东方》则除了写毛泽东、彭德怀之外,就侧重在下层群众了。《火凤凰》则侧重写几个知识青年。但它又决非自传,而是写我的同时代人。不论当时或今天来看,我都认为我们当时是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人民大觉醒并起而抗争的时代。而这个时代对人的考验又是极为严峻的甚至是严酷的。也许正因为如此,才把他们锻炼成为无愧于民族、无负于人民的真正坚强的一代。这个时代对他们的赐予真是太丰厚了。有许多许多是书本上得不到的东西。现在我把他们的经历和成长过程写出来,对现在的青年朋友想来是会有所启示、有所助益的吧!

历史的烟云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卢沟桥的炮声已经十分遥远了。世界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有一个东西是没有变的,这就是帝国主义的垄断资本的嗜血本性。在它们寿终正寝之前,战争的火种是不会熄灭的。因此。我愿再次提出忠告:人们,警惕啊,你们务必百倍加强自己的力量使人类的祸水不致得逞。

近年来,晋察冀根据地的老同志老战友写了不少回忆录,大大丰富了抗日战争的史料。在本书写作过程中,我从这些回忆录中获益不少,并且从中汲取了一些有意义有价值的情节,这里谨向他们表示深深的谢意。

最后,谨以近作小诗一首结束:


三部壮曲喜完工,

俱是英烈血染成。

艺境无限我有限,

织就云锦惟丹诚。

共产大业希猛士,

低谷仍可攀高峰。

尽扫迷雾须奋力,

革命巨流水向东。


1997年2月22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