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从哪里吹来 第四章 间谍?间谍! 25 分手?!!

外圈匀速 收藏 0 19
导读:听风从哪里吹来 第四章 间谍?间谍! 25 分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0/


(二十五)

胜玄月洗过脸回来。坐到马丁的床上,又站起来,回头瞅瞅床单,然后又坐下了。

看着这,马丁就想笑。这不是和吕燕五一刚来自己单位的时候一个样子么!不过,同时,心里又是一疼。吕燕,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胜玄月抬头看马丁又愣在那时不知道想什么,叹了一口气。

“啊?”马丁一下子回过神儿来,瞅着胜玄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胜玄月也不说话,眼睛还是红红的,看着马丁。

气氛再次变得古怪。

“你累坏了吧?”马丁打破沉默。

“嗯。”

“这几天很忙?”

“是啊。”

“还是因为股长的事儿吗?”

“不是,那件事儿有专门的人去管。我本来就不是负责这方面事情的。”

“那你...这一身土...”

“嗯。在停机坪整的。”

“啊?...啊!是华...嗯,那个,进来了?”

胜玄月想了想,“嗯。”

“那...那是得辛苦。”

“也还好。”

又是沉默。

“啊!那个信...”“这个信我...”两个人同时张嘴,又同时闭上了嘴。

胜玄月低头从口袋里取出一封信。

“这封信是刚到的。本来按规定是不应该给你的,不过...我想,还是交给你吧。”

“...谢...谢...”马丁拿过信。信封封得很好,还没有被拆开过。

“你没看?”

“......没...你们通过那么多次信了,也没什么好看的。再说...我又不是变态,没那种嗜好!”

“是...呵呵...也对...呵呵...”马丁傻笑着,撕开信。想了想,把信又递到了胜玄月面前,“还是,按规定来吧。破坏了规定,也不太好。”

“哼!”胜玄月一把把信抓过来,撕开信封,“你以为我愿意看你那些个破罗事啊!肉麻到极点...”

把信纸取出,摊开,胜玄月愣住了。

“怎么了?”

胜玄月抬头看看马丁,又低头看看信,脸色变得很古怪。

“怎么了啊?”马丁看着,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你,以前的信呢?”胜玄月问。一脸的严肃。

“在这儿啊。”马丁从抽屉里取出一沓信,“有什么问题吗?”

“嗯...没,没什么事。”胜玄月取过信,打开一封,看看放下,又打开一封,还是看一眼就放下。把马丁整得莫名其妙。

一沓信都看完了。胜玄月还是拿着最后那一封信,在想些什么。

“信一般都是谁带给你的?”

“文书啊。”

“于斌?”

“对,就是他啊!怎么了?”

“没什么事。呵呵...”胜玄月笑着,笑容很怪。然后站起身,拿着信就要走。

“唉?信!你把信给我啊?”马丁一伸手拦住胜玄月。

“对不起,这封信不能给你看。”

“为什么啊?”马丁一下子急了!“有问题吗?”

“没...有什么...问题。”

“那为什么不能给我看?!!”

“说不能给你就是不能给你!哪那么多废话?!!”胜玄月一下子火了!!声音大得出奇!!

马丁愣了一下,火也一下子上来了!“什么啊?什么就不能给我看啦?不是说没问题吗?没问题你还不给我看?”

“就是不能给你看!!”

“我就是要看!”

“你说要看就看啊!这事儿你说了不算!!”

“这TM是我的信!!”马丁火往上冲!也没寻思,一把抓住胜玄月的手腕!一下子抢过了她手中的信。

胜玄月反应也不慢,反手抓住马丁的手,一个小擒拿把马丁的胳膊拧到了背后!马丁手腕吃痛,挣扎中,信掉到了地上。

马丁的眼神落到了信上,呆住了,停止了挣扎。

脑袋“嗡!!!!”的一下!!

胜玄月也瞥到了地上的信。沉默着,手也渐渐的放松。

没有声音。

马丁地上的信,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信!!!!死死的!!!

“马丁,我们分手吧。”

马丁只看到了这一行字,也只能看到这一行字--很快,连这一行字,都看不到了。

视线先是变得模糊,之后变得漆黑一团。

马丁一直保持着刚才被反剪时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实际上,眼睛里,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但是视线还是死死地盯着那个地方,死死的。

信被拿走了。胜玄月拣起了信。马丁还是不动。

胜玄月把所有的信都收好,推门出去,马丁依然还是刚才的姿势。

胜玄月回头看了马丁一眼,终于,还是回头,走了。

马丁的确是需要安静一下的。


七封信摆在胜玄月的办公桌上。

胜玄月抱胸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

同一时间,马丁躺在床上--他发烧了,烧得很厉害。

三天后,团里恢复了军线电话通信。

一系列有关团里近期活动的文件相继下发。于斌又开始忙了起来。

停机坪还是禁区,去停机坪的道路被哨兵严密封锁。

第四天,马丁的烧已经完全退了。不过,精神还不是很好。

马丁已经整整四天没有说过一句话了。可见吕燕对马丁的打击真的很大。

第五天,胜玄月来了。

“你瘦了。”

“嗯。”

“听于斌说,你病了。”

“......还好...现在好多了。”

“我有话要告诉你。”

“嗯。”

“马丁--我喜欢你!”

马丁愣了。

“......呵呵...别闹了......”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你给个痛快话!”

“...谢谢你,知道我这几天心里不舒服,但是,你不用用这种方法来让我开心的,真的,我没事。”

“马丁!”

“嗯?”

胜玄月上前一步。

两片嘴唇接触到了一起。

屋子里传来椅子跌倒的声音。

“哗啦”一声,书掉了一地。

“喀嚓”,门锁上了。

屋子里再无声音--起码,再没有很大的声音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