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二章 惊天宝藏(全)

凝固时间 收藏 0 17
导读:千年纪事 卷三 千年古国 第二十二章 惊天宝藏(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2/


神庙外的声响完全停寂了。

神殿内,林河再次失去了意识,一头昏睡在剑台之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河身旁的女子慢慢醒转过来,她呻吟着推开林河,想要坐起便秀眉一蹙,又无力的倒了下去。

女子仰面失神的看着屋顶,无论身形,或是相貌都决计不是原来的夜雪,她身材丰满、体形修长,紫发紫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妖冶的美丽。

她努力回忆刚才发生的一切,伴随着肉体上的酸痛,低头发现自己晶莹如玉的酥胸上青红相间,美白嫩滑的肌肤留着暴风般的痕迹,她彻底清醒了,先前的那一幕幕急速地在她心中掠过。

一种羞辱跟愤怒填满胸腔,女子奋然地从剑台上坐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刚一移秀腿,身下火辣辣的感觉就让她接连痛哼数声,斑斑落红触目惊心,而那个身为罪魁祸首的林河竟仍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从剑台上滑落,女子一步一顿的走到林河身边,抬起脚来狠狠的踢了林河几下,昏睡中的林河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但这一个平时最为简单的动作,却使得女子额头渗出一层冷汗。

女子颓然的坐在地上,知道这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了,她抽着冷气看向那把漂浮在半空中,周围环绕着一股紫黑之气的宝剑,一个凹槽中一颗同样颜色的魔晶正凝结而成。

“黑暗军刃,没想到你就这样认主了!难道你意识到我对你的威胁了么?”

女子脸上写满了不甘与悔恨,明知现在就算杀了林河也与事无补,她更应以大事为重。因为倘若林河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外面的数万佣兵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甚至连整个夜族都会牵扯其中,严重影响今后的身负使命。

女子思忖了好久,虽然下定决心,但一想到自己绞尽脑汁才保留至今的处子之身,竟让一个被当作玩物的男人摧残成这般摸样,眼中还是闪过森森杀机,恨不得立刻就当场将林河碎尸万段。

犹豫了半天,女子迟疑的拾起地上的碎衫,慢慢擦拭着娇嫩胴体上的班驳秽迹,见到伤心之处,她忍不住又狠狠踢了林河两脚。然后穿上那因为一早跌落,所以尚还完好狐裘,转瞬消失在神殿的门口。

空留下这样的话语:“看在你也是我族一分子的情面上,我就暂且记下了你的性命,来日待我大事完成的时候,定要将你一刀剁成两断。不!一刀两断如何能解我的心头大恨,应该是千刀万剐才行!”

尤自昏睡的林河,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前转了好几个圈,如果不是女子素来冷静多心机,思考的事情想得非常之远,一向以达成目标为首要任务,林河可能早就糊里糊涂的成了刀下之鬼。

“林河,林河……我是夜风,你快醒醒!”林河在呼唤声中逐渐恢复了意识,缓缓的睁开眼睛,正见一脸紧张的夜风盯着自己。

“啊,是大叔呀!”林河挣扎着想要坐起,可刚一动就发现头疼欲裂,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好象被无数人猛揍过一样。

“别着急,慢慢的,我扶你起来!”夜风稳稳拉住林河,关切之情易于言表。

“这到底是哪里?”林河呻吟着看向周围,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

渐渐的,林河恢复了一些气力,回想起当初稀里糊涂的跟随夜雪进入了神庙,然后又被夜雪突袭暗算,之后的事情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将军,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夜风刚搀扶着林河站起身,几个熟悉的身影便闯了进来,林迪、林卡、林克、林路、林格,具是楼兰佣兵团的高级军官,见林河安然无恙,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这是……”最先察觉到屋子中的情形,林卡欲言又止,而其他几个人会意看去,具皆一愣。

庄严的神殿之内不可以说不凌乱,打烂的墙壁上凝固着红褐色的鲜血,遍地四散的碎石、绸缎布条,各种颜色的都有,赫然就是由一身女装所组成。

众人都曾看到林河是追随夜雪进入的神庙,所以此时虽不见夜雪的面,但他们也能从林河半裸的身体上,以及周围的景象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不过,注意到夜风始终站在林河身边不吭声,几个人自然也选择了沉默,并刻意去忽略这些细节,给林河不留痕迹的整理衣装,匆忙消灭证据。

很快,林河被众人拥着带出了神庙。

久违的阳光又照射在天池之上,感受周围冷风的吹拂,林河头脑似乎清醒了许多。外面的乌黑空洞与浓浓火焰,这会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眼前只留下傲然耸立的山峰,波光粼粼的湖面,一切都显得很平静,就似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不经意间,林河目光锁定在不远处的那头火龙身上,不由浑身一震,火龙庞大的躯体半潜在岸边,正挡在众人的归路之上。然而,现在的火龙却全然没有了原来的威势,气息微弱,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尽是疲态。

林河带着一丝忌惮,神情复杂的看着火龙,而火龙也注意到了林河,似乎怀有一种龙在浅滩被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自嘲。

“将军,我在神殿中发现了这把剑,它是你的吗?”林卡忽然想起在神庙中清理残碎衣衫时的发现,说着就递来了那把差点被遗忘的长剑。

林河接过被神秘女子唤作“黑暗军刃”的长剑,双手以奇怪的姿势抚摩着剑刃,随即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脱离了左右两人的搀扶,眼神冷傲的径直走向前方的火龙。

几步便来到火龙面前,林河用剑刃割开了手掌,涓涓鲜血向外流出。伴随着喉咙中发出的古怪音节,鲜血并没有滴落到地上,而是在半空中凝结成一个诡异的五芒星圆阵,足有脸盆大小的缓慢压向火龙眉心。

看到这一切,火龙瞳孔紧缩,几次挣扎着想要躲避都没能成功,五芒星阵最终完全深陷在火龙的头颅当中。

“从今日起,汝命即是吾命,吾命即是汝命,按照创始神定下的规则,你我结成生死之契,血之契约!”低沉的话语再次从林河口中传出,火龙身上顿时光芒大盛,数道红光穿体而出。林河手中的鲜血已经不再流淌了,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刺眼的红光遍布整个天池山谷,林卡等人都惊异于林河的变化,现在的林河即让他们感到陌生,又让他们感到担忧,甚至还夹有一丝恐惧,那完全就好象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很快,红光散去。

林河仍静静的站在原地,而面前的火龙却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通体火红的光球。光球中似乎有着什么,仔细一看竟是一个抱膝半坐的女子。女子低垂着头,露出一双修长且秀美的玉腿,看不清相貌,只能见她一头火红色的长发,隐约感觉到她身材的凹凸有质。

然而,还不等众人看得真切,半空中的光球就骤然一阵波动,里面女子刚要抬起头来,光球便急速的在山谷顶掠过,转眼于天边失去了踪影。

“那……”夜风震惊的正待开口询问。林河却恰好转回身,目光冰冷的对林卡等几人道:“去收集魔晶,能收回多少就收回多少!”

“是!”本来还有点担心林河的众人,听到林河的命令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服从,转身便去收集那些未因天池湖面融化而沉入水底的魔晶去了。

然而,没有一刻钟,林卡便带着林安先折了回来:“将军,我们发现许多魔兽残骸中都没有了魔晶,尤其是那种从来没听说过的兽群,它们更是鲜有魔晶石,而且紧有百十颗都是肚子中,似乎是被吞食的。”

每一种魔兽,无论是强大也好,弱小也罢,它们头颅中都形成一颗或大或小,属性不同,纯度也不同的魔晶石,这是常识,而现在林卡明显要打破这一常识。

“哦?那你这么讲,是不是说它们并不是魔兽?”神情冷傲的林河皱着眉扫过林卡,猛地发觉被林卡握在手中的一节兽骨,竟然使自己本能的感到一丝凉意。

林河紧紧的抓住手中的长剑,道:“那是什么?你手中拿着的!”

“这是被龙焰吞没后的兽群,唯一留下的东西,应该是它们最强有力的尾刺,能轻易洞穿坚硬的石面,相当之锐利。”林卡递过那跟兽骨,如实的告诉林河说。

林河接过这跟通体细长,虽然表面被火焰熏得乌黑,可是拭去上面的粉尘却晶莹剔透,成一个圆骨形的尖刺。林河仔细打量着,过了很久才一脸惋惜的坦言道:“三尺长,无刃,确实异常锋利,可是不能为剑,当枪又太短!”

说罢,林河随意的把尖刺仍向一旁,没有任何声音,尖刺毫无阻碍的深入地面,几乎差点完全没顶。虽然因为冰雪的暂时消融,地面什么时候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坚固了,但像这样轻易的洞穿地面还是显得太夸张了。

“算了,尽量收集它吧,能带走的就都带走。”林河目光停留在尖刺上,一手仍握着那把来路不明的长剑。

“是,将军!”林卡刚欲转身离去,完全出于关心的,又回头询问林河道:“将军,战斗已经结束了,你为什么还一直抓着那把剑不放呢!”

“恩?”林河遭如此一问,顺着林卡的目光,很快注意到手中提着的长剑,下意识的松开手。同一时刻,林河眼神涣散,仰面倒下。

2日后,天山顶峰,夜族聚居地。

冬天已经转眼即将过去,而此时却是一年里最寒冷的时节。

在一间布置简洁的房屋中,木制的墙壁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寒冷,篝炉内的火焰正熊熊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几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神情忧郁的围拢在床头,齐齐看着床上紧闭双眼的男子。

“快看,将军终于醒了。”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林河从昏睡中悠悠转醒,皱着眉睁开双眼,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喜不自禁的林卡、林迪等人。

林河动了动身,在众人的帮助下,刚一半坐起来,直感觉头重脚轻,浑身的骨头都酥了,于是不由低声问道:“我睡了多久?”

看到林河一脸憔悴的样子,最近的林迪虎目含泪的回答道:“两天三夜,将军!你已经足足昏迷了两天三夜,弟兄们都担心死你了!”

“哦?是吗,我拖累大家了。”林河混沌的头脑逐渐清晰起来,“我们耽搁的太久了,应该尽快返回山城,其他的事情就日后再做处理吧!”不知道为什么,在天池山谷内九死一生的林河,忽然心中有一种迫切希望返回新城的念头,说着勉强翻身就要下床。

然而,林卡却慌忙的拦在林河身前,并如实告诉林河说:“将军,夜云族长、夜风大叔都说了,只要你醒来就立刻派人通知他们,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什么?你……”林河现在最怕见到的就是夜云,夜雪的失踪和未经允许的进入神庙都是自己的过错,而且林河不相信夜云至今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对夜族的有所隐瞒。

林河正不知如何责备林卡,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夜云、夜风一前一后走进屋子。

“孩子,感觉好点了吗?”夜云见林河半坐着靠在床头,脸色逐渐恢复了一些,高兴的打着招呼坐在床边,而夜风则沉默的站在一旁。

“恩,感觉好多了,夜云大叔!”林河尴尬的点着头,夜云脸上没有任何的迁怒与责怪,有的只是发自内心的欣喜,令从未感受过亲人关怀的林河心中暖烘烘的。

“事情风弟都跟我说了,能让我看看你在神庙中得到那把长剑吗?”夜云显然已经从夜风那里得知了一切,虽然奇怪于他毫不追究的表现,语气间更多的是商量,但林河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夜云族长,它就在那。”得到林河的同意,林卡给夜云指向那把平放在桌案上的神秘长剑。

夜云站起身,从不远处的桌案上拿起了那把长剑,爱不释手的抚摩着、仔细打量着,最后眼神全部聚焦在长剑末端的紫黑色宝石上,脸上旋即闪烁出古怪的光芒,既有点意外,又有点兴奋。

此刻,林河也静静的注视着长剑出神,一种难以言表的冲动涌上心头,急切的催促着林河想要从夜云手中夺回长剑,连自己都很意外,也不能不感觉莫名其妙,夜云明明是可以信赖的人啊!

目光依旧停留在长剑之上,夜云这时慨叹着,略带赞许的说:“没想到,没想到,竟然让你小子鬼使神差的得到了黑暗军刃,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言罢,夜云就准备把长剑递还到林河手中。

“它的名字是叫黑暗军刃么?”林河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接回长剑,而站在一旁的林卡却不知为何从中阻拦了一下,令夜云略有迟疑的把长剑放回桌案,又坐到了原位。

一种更强烈的冲动,虽然仅仅是在脑袋中一闪而过,可林河竟有上前将林卡一把撕碎的想法,这种嗜血的欲望让林河额角瞬间冒出冷汗,脸色难看的不敢再去看那把长剑。

丝毫没有察觉林河的变化,夜云直到现在,方才恋恋不舍的从长剑上抬起双眸:“是的,这把剑确实叫黑暗军刃,而且它还是一把名副其实的神兵!正是那大陆元年,破魔战争中最为出众的五件神兵之一。传说中,这五件兵器都拥有毁天灭日的威力,当它们完全被激发后能轻易击杀魔族最难缠,也最变态的秘术拥有者,五件神兵分别是由人类英雄持有的黑暗军刃(剑);兽人酋长持有的屠龙刀(刀);精灵女王持有的灵魂弓(弓);矮人族长持有的乐园(战斧);以及侏儒王者持有的魂体分离器(匕首)。”

“是吗?”林河听夜云如此说,就好比捡到宝一样,忍不住的又把目光投向桌案上的长剑,依然费了好大劲才把目光收回来,接着便又听夜云道:“不过,黑暗军刃不仅仅是一把神兵,而且还是一个能开启巨大武器宝库的钥匙!”

“恩?”听闻武器和宝藏,林河眼中顿时写满了怀念,不禁令其想起了被玄武巨龟看守的楼兰遗产,那可是十万件兵器啊!现在林河手下不缺人,不缺钱,最少的就是兵器和铠甲。

当是时,林卡、林迪等人脸上也写满了渴望,自打东出居庸关以后,在接连同魔兽的争斗中,越来越多的兵器被严重磨损,甚至因断折而无法使用,致使现在的雇佣联军就跟乡下地方武装一样,完好的兵器占不到一半,而且大多集中在楼兰佣兵团中,这一路向天山步履荆棘的走过来,又不知多少把兵器因此无法使用了。

另一方面,雇佣联军中的铠甲更为短缺,象样的全身盔甲仅有楼蓝佣兵团的重步兵、重骑兵等3000~4000人配有,并因为一直没有使用的机会,才得以保存下来。而其他大部分的雇佣联军战士,他们都装备着简陋轻甲,皮甲,甚至是御寒的棉衣。

“别着急,既然你已经得到了黑暗军刃的认可,我就有义务,也有责任,如实的告诉你们宝藏的事情!”一一扫过林河众人,夜云微笑着继续说:“当千年前,光之教廷(神圣教廷)的余辉仍能照射在远东的土地上时,一群教廷的遗民便聚集在天山顶峰,由天池中央的湖心空地中秘密修建了一座恢弘的神庙,并试图把黑暗军刃封印其中。传言千年之后,远东黑日降临的时候,一群来自远方的虔诚信徒将拯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们手持传说中的神兵,使用绚烂的魔法,拥有纯洁的信仰,用祖先遗留的武器铠甲,带领着远东人民驱除噬血的魔兽,携手抵抗踏上天风大陆的魔族侵略军,最终重新给这块冰冷的寒苦之地,带来永久的温暖与安宁。”

夜云讲到这,又顿了一顿:“这就是远东神话的依始!不过为了防止不轨之人贪图神庙中的神兵,挖掘他们埋藏下来的宝藏,遗民们设计了只有用黑暗军刃才能开启的宝藏入口,并给黑暗军刃下了诅咒,使心地不洁的人无法得到神兵的认可!而且不止这些,另外他们还特地请求当时居住在山下的夜族部落,得到族长的同意帮忙看护神庙。因为早在破魔战争中,得到了光之教廷的及时援助,面临大难的夜族才没像其他百族一样,灭绝在魔族的铁蹄蹂躏下,所以当时的夜族族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们的请求,更一直守口如瓶的保存起这个秘密。然而,后来那些遗民们停留数日,似乎还有些不放心,于是又不知用什么方法使神庙沉于天池之中,举行盛大的祷告仪式完毕,他们才终于叹着气一起离开。”

夜云言罢,十分歉意的看了夜风一眼,而夜风点点头表示理解,听夜云接着解释说:“这个秘密一直在夜族每一代族长中密传,所以连风弟也一点都不知情。”

故事足足讲述了有半个时辰,林河由始至终的认真听完,最后抻了抻已经僵硬的腰背,忍不住开口问道:“我们真的能去取出那些宝藏吗?”

“随时都行,不过今天天色已晚,林河你也还需要休息,我看就明日一早吧,明日一早我便可以带你们过去。”夜云回答得很爽快,接着便站起身同告别林河,扭头与夜风一起缓步向外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