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堕落之文:塞外鏖兵

堕落天使 收藏 29 70
导读:[第一军团原创]堕落之文:塞外鏖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塞外乌龙镇。


小镇和丝绸之路上的其他地方没什么大的区别,几排凌乱的房屋,墙壁屋顶都带着风沙侵袭的痕迹,镇上的人淳朴善良,主要靠游牧打猎为生,也有脑筋比较灵活的开了几家小店,为来往商旅提供食宿,但基本上是和平安宁的。镇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现在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绿油油的牧草在风中摇曳,片片相连,绵延到天际,微风吹拂,波浪翻滚。清澈的天空,偶有白云点缀,几只大雕翱翔其中,健翅铁翎,锐利的眼睛鸟瞰大地,搜索着可口的食物。羊群流动,骏马奔驰,牧歌遥遥,着实好景象啊。


这一日,平素安静的小镇却是热闹的很,不断有人来到镇上,几家店主可是心中高兴,眼角堆满笑容的招待着客人。人越来越多,几达五千之众,以头脑著称的商家本能的感觉情况不对头,太多陌生的面孔,各个提刀跨剑,虽然也是和和气气,但偶尔依然会露出腾腾杀气。数十辆大车车辙甚深,可咋看也不是商品。就在这个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象潮水一样涌到镇外,排列成五个方阵,为首几人,正是老狼五人,原来这么多人都是他们调集来营救大鸟的。老狼吩咐手下人,把大车上的装备分发下去,刀枪盾牌皮甲,马匹等等战争物资,被装备在了招来的人身上。再看,一千长枪兵,五百强弩手,五百骑兵,剩下的均为藤牌手,配盾牌鬼头刀,列队站好,一股杀起冲天而起,触觉灵敏的大雕迅速振羽离开,寻找安全的区域。


老狼看准备好了,号令出发。乌龙镇离流沙堡只有百里,射氏兄弟手下只有骑兵一千,但这里是草原,是骑兵的乐园,所以行军过程还是万分谨慎的。藤牌手在两侧,强弩手居正中,长枪兵保卫强弩手,骑兵机动,就象一个三套环一样,整体向前移动,进可攻,退可以守。按五人先前推断,战斗绝对不会在流沙堡发生,那样射氏兄弟最强大的武器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骑兵用来防守那个才两丈高的土墙,面对倍于己的步兵攻击,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所以,战斗肯定会在中途发生,问题是在什么地方?队伍不断前进,大家的神经绷的紧紧的,十里,二十里,五十里,什么动静都没有。行军开始轻松起来,短暂休息用过干粮后,六十,八十里,大家都有些疲惫了,九十里,前面就快到流沙堡了。


突然在队伍左侧千米之外,无声无息的跃起一千精骑,骏马由小跑到急驰,扑奔队伍而来,为首三人正是射鲸、射狼、射鸡。原来流沙堡早就侦察到老狼他们的行踪,步兵占多数的五千人马想消失也困难点,经过盘算以后,决定以逸待劳,在老狼队伍路程快结束的时候攻击。一千精骑让战马卧倒,骑士也如此,隐藏在草丛之中,在敌方经过时暴起突袭,以求一战定胜负。看来计划是初步成功的,老狼队伍梢有混乱,但迅速平静下来,强弩手跑到前面,射住阵脚,迎面的骑士不甘示弱,双方一阵箭雨,利箭排空,差距是明显的,强弩手虽然有盾牌掩护,但依然伤亡过半,而射军骑士或镫里藏身,或迎风扯旗,躲挡弩箭,只掉下马百十余。射军前排抡起弯刀,后排继续放箭,老狼这里长枪顶上,藤牌半月包围。两军如同箭头射在砧板上,火花直冒。长枪兵,枪折人亡,射军在伤亡百余的代价下,象颗钉子一样楔进了老狼的队伍,撞的藤牌手盾裂人飞,弯刀过处,鲜血崩溅,战况可谓惨烈非常。


老狼看战局不是很好,于是安排李、破冰和小月三人前往阻截,三人催坐骑,晃兵刃扑到射军队列,大逞虎狼之威,抵住射氏兄弟,老狼军士气稍有振作,双方相持起来,谁坚持不住,等待谁的就只有灭亡。小武率领着五百骑兵,在老狼身边直跳脚,跨下马也是不停躁动,“狼哥,什么时候让我上啊?急死人了。”,“不是我不让你上,咱这点骑兵不论单兵还是军阵,都不如他们,必须消耗掉他们的锐气和体力,你们才能去压垮他们的脊梁,否则你们只是送死罢了。”,话是这么说,老狼那手心也见了汗,真是担心啊。战场之上,人声,马嘶,兵器碰撞声,脚步声汇合在一起,人眼睛是红的,马眼睛也充满了血丝,生命体的野蛮杀戮这一本能在全面的释放着,不断有生命倒下,消释。射军已经下降到了六百,老狼军却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时射军能成队形的四百正兜圈以蓄势,老狼见其侧面无所防范,对小武说:“武子,冲!”,小武喜出望外,双腿一夹马的两肋,这马‘咴咴’暴叫,宛如看到美女的色狼一样就冲了上去,五百骑兵随后紧跟。


射军的优良素质得到了完美的展现,面对侧面而来的打击,骏马一个小侧旋,正面对上了小武,只是失去了骑兵的势能。小武是哇哇乱叫,大枪耍的浑圆,随后挺直,两支骑兵交错而过,小武回头看,我K ,自己只剩一百多人了,看对面,也有一百多,真真可恶,难道这就是老狼所说的差距?得到骑兵帮助的步兵登时士气如虹,个个争先,射氏三兄弟一看不好,率剩下的百余人抹头就跑,留得青山在,是不怕没柴烧啊。眼看射军残余就要脱离战场了,忽然草丛之中激射出数百弩箭,带着破空之声,凶狠的吞噬着向往已久的血肉,射军骏马瞬间只余空鞍,射氏兄弟亦中箭落马,小武追到近前,看看还没死,吩咐:“兄弟们,把这三个绑了。”,老狼毕竟经验丰富,老早就把剩下的强弩手重新聚集起来,埋伏在旁边,专门放冷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惨胜的老狼军正在整顿队伍的时候,就看见大鸟立在马上过来了,大家就奇怪啊,“大鸟,你什么时候改耍杂技了?”,大鸟直咬牙,“这三个坏蛋啊,我宁死不屈,他们也是佩服的,可他们打了我四十板子,我根本没办法坐啊。他们出来时,虽然封了我的穴道,可我会解啊,何况我的鸟击术本就有解骨之法,那个破绳子绑和没绑一个样。”,众人看着他那样子,想笑又笑不出来,此时此景,哪里笑的出来啊?


目的已经达到的老狼,扫荡了流沙堡后,把射氏兄弟交给了官府,五兄弟回转家园。


安居乐业才是真正的好日子啊。


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