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五章 土匪战土匪

六指君1 收藏 46 13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五章 土匪战土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在火光中,隐隐约约的找到了刘黑七,土匪们的警戒实在是太差,几个制高点都没有哨兵,刘云悄悄的将刘黑七的脑袋套入了枪口的准星,刘黑七还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刘云把握时机正准备开枪,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传令身边的战士要马常青立刻赶过来。


刘云的意思是想让马常青和毛四一以后一起带领“铁兄弟”的人,可是又怕他们不服气,毕竟毛四一才入伙,他和那些小土匪的态度还不得而知,等一会儿击毙刘黑七后,要马常青和“铁兄弟”的人一起冲锋。让他们好好看看马常青的实力,指导员这个位置马常青能不能坐稳就看他自己的了。


等到马常青过来的以后,刘云一五一十的将计划告诉了马常青,马常青禁不住满脸的兴奋,马上拥有手下当然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他欢快的回去布置了。


等到刘云交待了马常青以后,再次准备对准刘黑七瞄准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那头黑驴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刘黑七的土匪团队里面有女人,这个时候已经回去“就寝”了。刘黑七的手下拥有土匪一百二十多个,拥有各种长短以及杂式武器近一百余件,是本地实力最强的一只土匪,平时欺男霸女作恶多端,是一个早就应该被阎王爷收魂的主。


过了很久,马常青还是没有等到刘云的那一声枪响,心情越来越急躁,他身边的人也受到了感染,不久,长时间潜伏在一边的战士们受不了了,纷纷躁动。终于,有战士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而被刘黑七的游动哨兵发觉,“砰!”枪响了,另一边刘云听到枪响后暗骂了一声“猪头!”一帮没有耐性的家伙。


马常青第一个跃起,吼叫一声:“跟我冲!”左手一把二十响短枪,右手一把沉甸甸的土匪专用的鬼头大刀带头冲了过去,身后的战士们纷纷呐喊着冲了上去,一时间杀喊声震天,十米之外的两个土匪游动哨兵看见眼前变戏法一般冒出大批“客人”,吓得慌忙转身逃窜,马常青立刻抬手就是两枪解决了那两个游动哨兵。


刘黑七正在破兮兮的帐篷里面和他的姨太太“做事”,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密集的枪声,震耳欲聋的杀喊声仿佛就在耳朵边上响起一样。他立刻胡乱披上一件外衣,取过短枪就要往外面闯,右脚刚刚碰到帐篷边又马上收回来了,刘云看见帐篷的门帘动了一下,立刻端起了枪瞄准着,等了一会儿,那个帐篷还是没有动静,刘云也有一点急躁了,他从这个帐篷附近的土匪哨兵数量大概判断刘黑七可能就在这里,但是他不能完全确定刘黑七真的就在这个帐篷。刘云不停的默默地念叨:“快出来吧!快出来吧!”


一个人从帐篷里面猛地一个呛啷摔出来了,第二步还没有跨出就被刘云一枪命中脑袋,身边的战士对刘云摇摇头,意思是这个人绝对不是刘黑七,反倒像一个女人,刘云放下枪,叹了一口气,问身边的战士道:“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长官,我叫赵延。”


刘云听了一愣,怎么又一股子国民党的“味道”,好奇地问道:“你是哪里人?听口音好像是南方人?以前当过兵吗?”说话的时候手底下也没有闲着,三八式不断地要着人命。


赵延毕恭毕敬的回答道:“我是湖南人,当过两年国军。”赵延当土匪乃是不得已为之,国军被击溃以后他无法回到南方的部队,更不要说回家了。


按照他自我安慰:为了一张嘴巴才不得不委身于贼。以前他虽然身为土匪却依然鄙视这种身份,在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堆里面生活实在是一种痛苦,现在脱离了苦海当然要好好在刘云面前表现。


刘云长叹了一口气,这个前国民党士兵的见地就要比那些纯粹的农民出身的土匪要强多了,李信带出来的战士土匪习性很浓,仅仅在同志之间的称呼上面就让刘云非常的头疼,一个个没大没小,军队是一个讲纪律的地方,怎么能让那些外号满天飞呢?而且有的战士个人卫生问题特别严重,有些战士身上的那种味道,唉!真不好说!


刘云欣赏的对赵延笑了笑,试探着问道:“你对于国共之争的看法是什么?”


刘云虽然笑着问话,但是这却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赵延低着头考虑了一会儿,抬头说道:“他们要打仗就打好了!谁给我饭吃,我就给谁买命!”


刘云突然得到这么一个答案而哑然失笑,等了一会儿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赵延略带雏气的眼神,关心地问道:“那么,日本人呢?你要说实话,不要有什么顾忌。”


“日本人除外,我虽然讨厌内战,但是我却不在乎和日本人打仗。”


“这是为什么?”


赵延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刘云一眼,反问道:“这还用问吗?虽然咱们中国人关起门来打架,但是小日本人打过来了,当然要齐心抗日了。”


刘云被赵延抢白,干笑两声,转移话题地问道:“你多大了?”


“报告长官,二十一了,已经当兵两年了。”


“以后不许叫我长官,咱们共产党的队伍上下级之间都叫‘同志’,官兵之间一律平等。”


“好的长官,哦!不,同志。”


“你和日本人作战了吗?”


“打过,日本人的火力很猛,不怕死。”


“你们呢?”


“我觉得国军的战术死板军官怕死,士兵的火力和军事素质明显要比日本军队差一截。”


刘云笑了笑,看来这个叫做“赵延”的小子是一个人才,以后要大力培养。正准备再聊聊,眼角不经意间向刘黑七的帐篷扫视了一下,却发现一个高大的人影弯着腰快速的钻出来了,在篝火的照耀下,赵延分明看见这个人就是刘黑七。


刘云放下步枪,他妈的,眼看着刘黑七溜走,这一向真是越来越“手背”了。刘云换了一个制高点,拉上了枪栓准备打阻击,脚下的那一些土匪正在和战士们互相搏杀。


马常青带着一大票战士大声呐喊着,猛虎般地冲入刘黑七的土匪群里面,实力的对比是二比一,游击队人数上明显处于劣势,不过现在却是游击队们大占上风,刘黑七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黑暗中又不知道来了多少游击队员,马常青一脚踢散一个简陋的草棚,三个刚刚进入梦乡的土匪睁看眼睛猛地看见杀神一般的马常青,在土匪们的惨叫声中,马常青手中的大刀片抡上去一顿猛剁,一片血肉横飞后留下了三具尸体。


刘黑七的手下的土匪并没有完全驻扎在一块儿,为了遇到袭击后有足够的时间警戒,二十多个土匪驻扎五十多米开外,刘黑七的主营地遭袭击后,他们立刻一窝蜂般的奔杀过来,可是还没有靠近战场,就被埋伏在一边的毛四一指挥着五六个人一顿乱枪打了个措手不及,跑在前面的土匪慌忙往后退,跑在后面停不下脚步,结果和前面的人猛烈的撞在一起,黑暗中传来土匪中弹后的惨叫声和惊慌失措的怒骂声,毛四一趁机将一颗手榴弹丢入了人群中,“轰”的一声巨响,土匪死伤惨重,心惊胆战的土匪凡是能动的就好像约好了似的转身逃入夜幕中,毛四一成功地消除了侧翼的威胁后,刘黑七偷偷的往外面看了看,差不多死伤了二三十多个土匪后,在帐篷里面再也呆不住了,这些人都是他的本钱,每死伤一个土匪就好像在挖他的心头肉一样,从帐篷里面窜出来掏出两把短枪,猛地站起身来左右开弓打死打伤四个近处的战士,倒也是一个神枪手。


刘黑七手下的土匪看见刘黑七“冒”了出来,除了少数土匪继续向四周边打边退以外,绝大部分都向刘黑七靠拢,土匪们的反应能力也不慢。刘黑七吼叫着将枪口对准了一马当先的马常青,“砰”的开了一枪,马常青的左手无力的垂了下来,手中的短枪也掉在了地上。看见情形危机,刘云立刻对刘黑七的脑袋开了一枪,可惜因为天黑,目标不明确,这颗子弹从刘黑七的脑门上面擦过,然后穿透了另外一个土匪头目的腰部。


刘黑七突然觉得脑门首先是一凉,然后是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痛,不由得伸手用力在脑门上一抹,接着微弱的篝火居然发现顺手带下一小片皮肉,鲜血哗哗的刘黑七的流下来了,“啊”的一声嚎叫,刘黑七吃了枪子后被彻底激怒了。


那个腰部被击穿的土匪头目疼得大声的嚎叫着,暴怒中的刘黑七忍受不住噪音抬手就是一枪结果了他,大吼一声:“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弟兄们,给老子杀过去!”身边聚集的土匪们纷纷跟着冲锋,刘黑七向着马常青那一边冲了几米远,额头上流下来的血液就糊住了眼睛,一个大跟头摔得四仰八叉,不过一颗子弹又一次从他身边“路过”,然后在另外一个高举大刀的土匪身上溅起一朵血花,刘云的第二枪也落了空。


等到刘云第三次拉起枪栓,却发现马常青抛开阻路的土匪,挥舞着鬼头大刀疯虎一样扎入了刘黑七的身边的土匪堆里,四十多人的战士和大约六十多个土匪混战在了一起,土匪们用二十多条性命换取了战场的稳定,渐渐的双方进入了相持阶段。


刘黑七一时还没有爬起来,为了节约时间,刘云的目标不得不转移,“砰!”“砰!”剩下的两枪击毙两个土匪,换上子弹后,干脆不去管刘黑七,鬼才知道他为什么老是不站起来?


刘云身边的赵延瞪大了眼睛,厉害!居然可以击中快速移动的目标,而且都是头部开花。


刘云换好子弹后对赵延说道:“你下去帮忙,那个穿鬼子军装的同志你要好好的照顾他。”


马常青的左臂被刘黑七击中,肩膀一阵火辣辣的疼,左手根本就无法举起来,在刘黑七刚刚向他举枪的时候,马常青就下意识的往边上躲了一下,子弹却还是击中了他的手臂,这一枪也打出了马常青的滔天怒火,他非要活劈了刘黑七。


等了一分钟,刘黑七还是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为什么还没有站起来呢?这可不是刘黑七胆小躺在地上装死,而是因为刘云的那一颗子弹已经造成刘黑七的头骨骨折了,最后的那一记“四仰八叉”让他彻底昏迷过去了。


马常青杀到匪首刘黑七的身边的时候,看见这个黑色的碳头满脑袋的鲜血,还以为他被别人击毙了,狠狠地在他的“尸体”上跺了一脚出气后,一边转身向别处挥刀过去。一边吼叫道:“刘黑七死了!”渐渐的,几个战士们也学着喊起来:“混世魔王刘黑七死了。”当土匪们真的发现刘黑七“翘辫子”的时候,阵脚渐渐的混乱了。


战士们没有连发武器,土匪们也没有,双方唯一的连发武器是二十响驳壳枪。步枪打完一发子弹后就要拉枪栓,如果碰巧子弹打完了,还要上子弹后再拉枪栓最后才是瞄准射击,而这个时候,使用冷兵器的对手已经可以劈死对方几次了。这也是在中国战场上日本兵为什么在拚刺刀的时候那么“专一”的原因,原因就只有一个:条件不允许,三八大盖不能连发。并不是有人猜测的什么“日本兵脑袋进了水,和你面对面时就将子弹退出来然后再和你白刃战。”


刘云眼角的余光看见刘黑七始终没有站起来,将枪口对准了那些手里有手枪的家伙,能够使用手枪的都是“有身份”的土匪,不过有一个问题来了,在黑暗中,作为标志在脖子上面缠绕着各色纺织品的战士并不好辨认,尤其是脖子上缠绕着黑色布条的战士更不好辨认。


马常青对面的那个悍匪也是使一口大刀,这个年代的土匪们差不多都喜欢玩一玩大刀,力气大一点的喜欢使用鬼头刀,力气小一点的喜欢使用苗条一点的柳叶刀,对面的那个光头悍匪就是使用的鬼头刀。刘云看见马常青和那个高大的土匪对上了,立刻端起步枪瞄准了那个悍匪的脑袋。等他们两个人的大刀在空中“当”的狠狠地磕了一下之后,两个人都后退了一大步,马常青吃亏在受了伤,那个土匪吃亏在力气少了一截。刘云趁着这个机会将那个土匪的脑袋开了一个眼,马常青看见悍匪中了弹后条件反射一样的扑上去横切一刀,切下了他的脑袋,刘云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这个姓马的也太进入“状况”了,拉开枪栓接着又击毙一个准备向马常青打黑枪的土匪。


混战中马常青逮到一个小个子的土匪,不由分说跳起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大刀劈下去,那小个子土匪慌忙将手中的步枪举起来挡住马常青的雷霆一击,他没想到根本就挡不住马常青的这一刀,在大刀在步枪的枪管上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后,沉重的大刀将步枪飞快的压下来,然后刀锋深深的切入了那个土匪的头骨,大刀卡在土匪的头骨内一时间拔不出来,最后,马常青飞起一脚将那个小个子土匪踢得老远,落地后小个子土匪还在“呜呜”的惨叫。


土匪的伤亡率上升绝对要快过游击队,几乎要达到一比四的比列,也就是死一个游击队的同时要死掉三到四个土匪,因为刘云卓有成效的阻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那些能够组织起抵抗能力的土匪头目几乎都被刘云爆头了,剩下的土匪也被战士们的气势所吓倒,土匪们出现了逃兵,或者趁着夜色躺在地上装死。


真正结束这场战争的是赵延,本来想逮住三个准备逃跑的土匪,可是大声的训斥并不能阻止他们逃跑,赵延胆子极大,全然不管距离的远近,掏出一颗手榴弹就使,“轰”的一声巨响后,试图逃跑的三个土匪活活被炸死。近在耳边的轰鸣也吓了交战的双方一跳,求生的本能让绝大部分人不由自主地趴在地上,不过倒也不包括几个站着不动的一脸呆瓜相的新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