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二章 偷袭

六指君1 收藏 49 85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二章 偷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也许是鬼子们的运气好,也许是土匪们是一群乌合之众,经过鬼子们的一个上午的“辛勤寻觅”,鬼子的狼犬围着一堆枯草狂吠,一个躲藏得不好的土匪被他们发现了,那个土匪立刻被绑在一棵树上并被扒下裤子,然后一个鬼子军官牵来狼犬,一声口令,狼犬“嗖”的窜上去撕咬着那个土匪的大腿,土匪发出一声声惨嚎,不一会儿那个土匪的两条大腿就鲜血淋淋了,而那一条狼犬还在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土匪的腿部肌肉,倔强的土匪再也支持不住了,一个汉奸翻译过来问情报,不一会儿,鬼子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随着一声枪响,那个奄奄一息的土匪中也得到了解脱,鬼子们在几个本地伪军的带路下扑向土匪们的藏匿处,鬼子走干净后,有十几个人又从草堆里面钻出来将这个死去的土匪从树上解下,合上他怒睁的眼睛,脱下一件外衣盖在他血肉模糊的腿上,最后做了一个简易担架将尸体抬走了。


山上,交战呈一面倒,小林拔出指挥刀嚎叫着指挥鬼子们冲向山顶,山上的土匪们奋力还击,土匪里面还是有很多枪法高超的家伙,但是若论战术配合就比鬼子远得多了,鬼子不断冲击着土匪们薄弱的两翼,同时他们的迫击炮非常准确,每一发炮弹都会夺走几个甚至十几个土匪的生命,虽然土匪们占据绝对的地利,但是在鬼子们精确的打击下伤亡惨重。


一个土匪头子吼叫着脱下上身的衣服猛地站了起来,流着汗水紧绷的肌肉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他用两把驳壳枪交替着射击,威风凛凛倒也击毙了几个鬼子,很快,鬼子的机枪就向他这里扫射过来,边上一个人影飞快地将他扑倒在地上,土匪头子只感觉扑过来的那个人在他的身上猛然间震动了两下,低头一看,原来已经被鬼子的机枪打死了,那个土匪头子吼叫着要去拚命,可是身后几个土匪死死的拉住了他,几经挣扎后土匪头子看见大势已去,悲叹一声带着手下抄小路逃走了。


小林将十几个受伤没有办法逃走的土匪并成一排,然后亲自用指挥刀一一砍下了他们的头颅,一颗颗眼睛睁得溜圆的人头滚落在一边。


整整一天,山林演绎着血雨腥风。


晚上,鬼子兵们总共“扫荡”了四处土匪巢穴,还有四处巢穴的土匪却不知所终,正当小林为剩下的四处土匪不知所终大伤脑筋的时候,随行的伪军大队长高秆给他带来了好消息,高杆和刘黑七是一对远房亲戚,高杆本来是国军的一个营长,日本人来了以后就率部投降当了汉奸,刘黑七的“事业”蒸蒸日上也有高杆的功劳,现在刘黑七趁着鬼子们陷入了困境的时候向他们献上了一份厚礼——其他土匪的隐蔽据点,虽然不一定会很准确,但是肯定会有一些收获。


最熟悉土匪的是土匪。


李信有一点坐立不安,一会儿站起来看看山上,一会儿低着头喃喃自语,刘云看见了走过来奇怪的说道:“李副营长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李信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山上其他的捻子要遭到大难了,都是我们惹的祸。”


刘云抬头看了看天色,漫天的星星预示着明天是一个好天气,这是中国典型的北方好天气,因为为了隐蔽不能有明火,所以战士们就食问题在凹地里面解决,这次出来带了半个月的口粮,如果半个月后不能解决粮食问题战士们就要饿肚子了。


刘云思考了一会儿,对李信说道:“不能让小鬼子们就这么猖狂,咱们要趁着天黑狠狠的教训他们一下,你给我找几个枪法好一点的腿脚利索一点的过来。”


不一会儿,李信就带来了八个战士,马常青也顺便自动加入一个,刘云让他们并作一排站好,从远处看上去好象稍微有一点军人气势,但是在近处看上去从头看到尾几乎没有什么精神,斗志不佳呀!刘云转过身去寻思着要给他们加一点劲儿,等到刘云转身的时候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首先威严的看了看战士们,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们怕死吗?”


战士们连忙七嘴八舌地说自己不怕死,谁愿意淘汰自己呀?


刘云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你们几个和我去打几个鬼子玩玩,敢不?”


战士们的声音明显的小了一些,只有马常青求战的声音还是那么大,他可是和刘云一起过足了杀鬼子的瘾,这小日本人铤傻的。


刘云看着这群“可爱”的战士自嘲的笑了起来,然后大手一挥,大声地说道:“凡是参加今天晚上行动的战士一律提升为副班长,已经是班长的提升为副排长。”


战士们听到这个消息一片沸腾,大声的喧哗起来,那些没有被挑选参加行动战士则一片羡慕的议论着,而马常青在一边考虑是不是要将自己提升为副营长呢?


刘云看着没有脱离土匪习气的战士,摇了摇头寻思着必须要快一点补充兵员了,否则官多兵寡可就有笑话看了。刘云干咳两声后战士们安静下来了,正色的说道:“等一会儿打鬼子的时候如果谁孬种了我对他不客气,你们会不会孬种?”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是大声的吼叫了,战士们纷纷跟着吼道:“决不孬种!”


战士们背着一色的三把大盖,腰里拽着一大堆子弹,这已经是全部的存货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了。


小鬼子们已经找到了一处土匪藏匿的地方,将土匪们层层包围后就开始了埋锅造饭,东跑西跑一整天累坏了,树林子里面的土匪们不时地用冷枪袭击着鬼子,鬼子们也派出警戒部队零星的开枪还击,一时间山岭倒也是很热闹。


这里距离日本军队还是很近的,刘云对身边的一个小战士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战士也轻声回答道:“我叫罗成事。”


“这次被鬼子们围住的是哪一股土匪?”


“好像是‘青王’的人。”


刘云低头思索起来了,眼下看见那些鬼子兵几乎布满整个山岭,冲上去就是找死,用骚扰战术也没有用,大不了鬼子分一小队兵对付你,然后他们追着你的屁股咬你,怎么办呢?刘云仰面躺在草地上,伸手扯下一颗野草,将野草白嫩的根部放在嘴巴里面咀嚼起来,看见身边的战士都在无所事事,不满的说道:“你们倒是也给我想想办法。”


从左看到右,然后又从右看到左,战士们有的皱着眉头长着嘴巴,有的不住的敲打着脑袋,就好像在做什么苦力一样“用力”的思考着,刘云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我们还在外围慢慢的观察一下好了。”


这次出动的鬼子和伪军加起来都快要上千了,包围“青王”的范围也很广,虽然“青王”的人也就只有一百多个人而已,而且武器也很差,但是日军为了杜绝漏网之鱼硬是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这样也害得刘云他们在山上转了老大的一个圈圈。


刘云迷着的双眼就像捕食的猎人一样寻找着最有价值的猎物,虽然不时地有鬼子进入射程,但是刘云却制止了战士们的射击,几个小兵没有什么价值。


战士们非常不满刘云带着他们穿山越岭,刘云心里一阵嘀咕,他们才参加革命没有多久,他们的心还没有完全依附到革命的道路上来。看来在近期要加强军纪的教育。等到战士们都不耐烦,甚至马常青都皱起了眉头的时候,皇天不负有心人,刘云终于找到了鬼子的突破口,那就是放在外围的鬼子伤兵,哈哈哈哈哈!


鬼子们在伤兵的营地并没有多少警戒士兵,主力都用在包围“青王”的土匪去了,虽然是这样,可是留守的士兵人数依然还是要比刘云他们要多得多,这个仗只能智取,刘云召集了手下开了一个“诸葛亮会”。


小鬼子们酒足饭饱以后开始了对“青王”的进攻,一时间枪声大作,伤兵营地里一个嘴巴边上刚刚长出一抹绒毛的小鬼子哨兵颠着脚看着对面的交战,嘴巴里不断的“哟西、哟西”的自言自语,一只手也神经质的比划着,肩膀上扛着的三八式步枪斜斜的顺着胳膊滑了下来,他不得不弯腰将步枪捡起来,可是他在弯腰的时候却看见了一双皮鞋,这个穿皮鞋的人的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串人影,小鬼子第一个念头就是开枪示警,可是一把日本产的军用制式刺刀飞过来插入了他的喉咙,鬼子哨兵慢慢的折着腰摔倒在一边,马常青走过去拔出小鬼子身上的刺刀然后在鬼子身上抹干净后收了起来。


等到马常青占领了有利的地形后,刘云立刻从另一边潜入鬼子的伤兵营,他的身上还穿着伪军的军装,这是一个很好的掩饰。本来这个伤兵营是鬼子专用的,现在却突然过来一个“皇协军”,警戒的两个鬼子哨兵感到很奇怪,鬼子哨兵甲瞪着眼睛伸出手在刘云的胸口推了一把,他以为刘云不过是一个走错了路的冒失鬼,这里可不是“知那人”想来就来的地方。


刘云高大的身体被那个鬼子哨兵甲推了一把后,自己没有什么事情,反而那个鬼子哨兵甲被反震得倒退一步,鬼子哨兵甲一愣,大怒,取下步枪就要用枪托砸过来,刘云看见那个鬼子要动粗,心里想到:怎么伪军的地位怎么这么低下?转念一想,即使是大半个世纪以后,公元200X的那个时代,“进步”的日本社会依然还在深刻的歧视他们的少数民族,日本的少数民族依然被排斥在发达的商业社会之外,想想也就不感到奇怪了,日本人哟!难道非要屠杀你们才可以得到你们的尊敬吗?下贱!


刘云飞快的跨上前,大手捂着鬼子甲的嘴巴然后用膝盖狠狠地顶在他的小弟弟上,那个鬼子甲立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向边上摔倒,后面的那个鬼子乙看见情形不对,慌忙取下肩膀上面的步枪,刘云手里的匕首已经闪电一样射入了他的喉咙,然后抬起脚一脚将倒在地上的鬼子甲的喉骨踩碎,鬼子乙暂时没有断气还抓着喉咙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呻吟声,刘云走过去干脆的拔出了匕首,血喷出来以后他就彻底断气了,将匕首的鬼子的身上擦干净,然后对着马常青那一边看了看,这个家伙对于一个鬼子可以“秒杀”,但是同时面对两个鬼子就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了,而且他的心理素质也有待加强。


刘云将那两具鬼子尸体拖到阴暗的角落里面隐藏起来,然后就像没事一样在鬼子的伤病营地里面闲逛起来,不一会儿,刘云就搞清楚了这里的情报,鬼子的警戒力量有一个班,全部都歇息在一个小洼地里面,洼地好避风嘛!呵呵!小鬼子倒是很会苦中作乐的。其他的都是鬼子伤兵和医生,伤兵准备天一亮就送他们回县城。


留下两个人一左一右在两边的高地上面望风,其他的游击队员都悄悄的潜伏在营地的外围,刘云召来马常青,两个人悄悄的来到警戒班的洼地外面,刘云伸手丢了一块石头进去,立刻就听到了一声尖叫,马常青听到鬼子的尖叫声后为刘云的“缺德”感到好笑,不一会儿一个捂着脑袋衣冠不整的鬼子窜出来了,马常青分明看见那个鬼子捂着脑袋的手指间流出了血液,看来鬼子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那个鬼子四下张望寻找肇事者,可惜除了一大片野草以外哪里有什么人,正当鬼子愤怒的向外面寻找的时候,马常青在后面伸出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匕首飞快的在他的喉咙上面划了一下,颈部大动脉激射出来的血液喷得到处都是,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后,鬼子为天皇陛下“效忠”了。


刘云过来提着鬼子的两支脚将尸体拖到一边去了,然后不满的看了看地上和溅射在马常青身上的鲜血直摇头,业余的就是业余的,水平真差,马常青将头转到一边装作看星星。


等到两个人将地上的鲜血用杂草和稀泥巴掩盖了以后,这次是马常青往里面丢了一颗石头,然后一个鬼子一边提着裤子“巴嘎巴嘎”的叫唤着出来了,刘云在马常青的面前表演了一出非常精彩的杀人技巧,捂着那个鬼子的嘴巴,轻快的划破了他的喉管,然后将他的身体微微往边上一斜,喷射出来的血液全部都射在了一条长满杂草的小沟沟里面,以至于刘云身上的衣服还是那么干净,等到表演完成后,对马常青作了一个“像我这个样子”的表情,马常青伸出了大拇指,真是不佩服都不行了。


真正的杀了人,特别是人血流了一地以后,那种腥味是特别浓的,只要是鼻子没什么问题都能嗅得出来,人血是非常刺鼻而且恶心的,如果是胆小的人或者是刚杀人的“初哥”闻到了这个怪味可以将胆汁都呕吐出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