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一章 报复

六指君1 收藏 50 20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二十一章 报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文海安静的等待着死亡的滋味,等了一会儿好像没有什么异状,文海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真的没有被击中,这是怎么回事?


刘云对着疑惑中的文海笑了笑,弯弯的嘴角露出“客气”的笑容说道:“没有打中?真是可惜,算了,你可以走了,我枪毙人不打第三枪。”


马常青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生气的怒吼着:“什么?要放过他?你的枪法不行我来开枪。”说完就要抢夺刘云手里的驳壳枪。


刘云急忙安抚马常青,可是马常青哪里肯听,非要枪毙文海,在两个人推推搡搡的时候文海居然跳下三层楼高的悬崖,足足有几十米高落差!!然后一溜烟的逃跑了,等到刘云察觉身后空无一人的时候,远处只剩下文海一个芝麻大小的人影,马常青气得一跺脚转身跑了。


刘云看着文海的背影,小子,不是我想放你走,你这种人早就该杀了,如果你不做那有异心的“小强盗”,再被我逮到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回到山寨后,李信召集了他的全部家当——剩下的几十号人,当着众土匪的面宣布招安。


“下面请八路军里面的长官训话。”李信将刘云推到了台前。


刘云扫视了土匪们仰望的脸,说什么呢?可能他们对于自己更多的还是好奇而已,先说好消息吧!刘云清了清嗓子,大声地宣布李信为连长,李信满脸笑容,这本来就在情理之中。接着在李信的推举下,他手下的几个土匪头目也分别被委任为排长班长等等,虽然马常青还在生气,故意躲着刘云,但是马常青还是被封为另一个光杆连长,暂时没有手下。


不久,刘云将那些土匪该封的都封完了,突然想到还有自己没有职位,刘云想当营长,又怕别人耻笑,停顿了片刻,笑着对李信说道:“至于我就留在李连长的身边出谋划策,当一个参谋好了。”


李信琢磨着怎么也要巴结刘云,思索片刻,说道:“这哪里成?不行!您是上面派来的人,您还是当连长吧!我当副连长,大伙儿从今天起都听您的。”又转身大声喊道:“大伙儿都听好了,以后刘连长的话都要听,他的话就是我的话,谁不听,我借他两个胆子试试看。”


刘云听到李信这么说,手摆得就像电风扇一样,连声说道:“我何德何能?我绝不答应。”


推辞一番后,刘云在李信的再三殷勤劝说下,“勉为其难”的接过了指挥棒,作为报答,刘云决定将部队“扩充”一番,自任代理营长,同时宣布李信为副营长并且兼任一连连长。李信的那个快乐心情,嗬!爽透了。


游击队的事情告一段落以后,刘云走到没人的地方自嘲的笑了起来,收编土匪不过是典型的“扯起虎皮当大旗,拿根鸡毛当令箭。”


刘云决定放弃山寨全力向农村发展,在短期之内开展大练兵活动,土匪的素质太差了。


刘云在散场后火急火燎的找到马常青开“小灶”,马常青对于刘云放走文海虽然很生气,对于刘云的解释也没有怎么听进去,但是马常青对刘云已经产生了一种信赖感,虽然恼恨刘云的胡作非为,倒也没有过多的小心眼,真正让马常青感觉快乐的是他当连长了,没多久,声称要和刘云割袍断义的马常青又和刘云肩搭肩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一切都搞定后,刘云和马常青好好的睡了一觉,实在是太疲劳了。


到了晚上,酒宴上刘云熟悉了绝大部分的土匪,看着刘云和大家伙儿们的亲热劲,李信吃醋的在一边嘀咕这个共产党是不是在夺自己的权?要不然以前拍自己马屁的手下怎么都一个劲儿的拍他的马屁了?


深晚,惨白的灯光照耀下,佐佐木英夫大佐凶狠的目光盯着小林敬一,愚蠢!大日本皇军居然会被一群土匪击败,小林低垂着脑袋,一声不吭,作佐木猛然间一拍桌子,吼道:“中尉,你是日本军人的‘骄傲’。”


一边的文海极为疲倦,身体不住地在摇摇欲坠,,但是当听到“噼啪噼啪”声传来的时候,立刻又挺直了腰杆,当狂风暴雨般的耳光声停止的时候,文海分明看见小林的那一张削瘦的脸变成了猪头,至于他头上缠的包扎带早就被作佐木打散了,耷拉着垂在小林的肩膀上。


佐佐木看见小林头上渗出的鲜血,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体问文海:“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文海双脚一并,抬头挺胸的回答道:“他们本来要将我拉到山上去枪毙,可是他们一时大意只去了两个人并且只带了一把枪,偏偏刚好发生枪卡壳,我就乘机逃了出来。而且根据我的观察那些土匪原来有中国军队在后面撑腰,所以他们才敢袭击皇军。”


佐佐木一双金鱼眼睛盯着文海看了半天,文海屹然不动,佐佐木的眼神离开了文海,如果文海真的要背叛皇军,他能得到什么?在奉天文氏家族的财富,地位甚至性命不要了吗?


佐佐木走到宽大的真皮沙发上面坐下,对他们用平常的语气缓慢的说道:“原来这些土匪背后有中国军队的支持,那么这些土匪就更加不能留了,明天你们再过去‘强化治安’,小林中尉你不要让我再失望了,否则你自己破腹向天皇陛下谢罪吧!”


小林和文海同时整齐的“哈依”一声,佐佐木向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出去。


次日,刘云起了一个大早,绝大多数的战士都还没有起床,现在已经不能用土匪来称呼他们了,他们已经是八路军的革命游击队了。前门放哨的年轻战士也抱着枪睡得口水都流到了前襟上,刘云轻轻的走过去,摇了摇他,说道:“同志,该醒醒了。”


那个小伙子猛地一惊,半眯着眼不耐烦的一把推开刘云,然后一转身别过脸去继续睡觉。


刘云无奈的摇了摇头,素质太差了,他取下战士怀里的步枪,“啪”的对着天空来了一枪,宁静的早晨被打破了。枪声刚刚响起,马常青就一身穿戴整齐的跑了出来,原来马常青也习惯于晨练并且起床也很早,刚才的一声枪响吓了马常青一跳。


“大哥,什么事情呀?”马常青皱着眉头问道。


“队伍的警觉性太差,要集合了。”正在刘云说话的时候,战士们衣着不整跑了出来了。


李信走过来,一连倦容,想发火,但是却又强忍着问道:“刘同志,大清早的干什么呢?”


刘云走上去搭着李信的肩膀笑着说道:“我寻思着需要立刻转移了,那些‘心胸狭窄’的小鬼子昨天吃了大亏,今天肯定要大范围的报复,如果我猜得不错鬼子的大部队就要杀过来了。”这次来会不会是那个大汉奸文海带路?嘿嘿!


李信一听,立刻点了点头,鬼子兵太厉害了,武器比你好,人比你多,训练比你好,这个时候如果被鬼子逮住,非被他们养的狼犬吃掉不可,知道厉害的李信立刻转身,吼道:“鬼子们要来报复咱们了,立刻收拾家伙转移,别他妈磨磨蹭蹭的。”


清点人数和武器的时候,刘云彻底明白了他这个营长有多少兵,有多少实力:六十个人,包括十个负伤的,五十条枪,包括鸟枪十五条,老式步枪十条,三八式步枪二十条,另外还有五把驳壳枪。这哪里是一个营的兵力?一个加强排还差不多。


李信当了副营长以后,见到谁都是笑眯眯的,全然没有想到“副营长”只是一个虚衔。


“下山!”刘云手一挥走在最前面,身后是穿得破破烂烂的战士,战士们还保持着土匪们的习性,有的三五成群交头接耳,有的突然跑到一边大便,有的呼前喊后,至于队伍的编制次序早就散乱了,更离谱的是有的战士身上背着巨大的包裹慢吞吞的在“爬行”,刘云看着有一点恐惧,这怎么打仗?


刘云有一点生气地看着这些乌合之众,李信看见刘云的脸色不太好看,回头看了看自己的专业“运输队”——足足有五个战士吃力的抬着杂七杂八的包裹以及大宗物件在队伍里面行走着,他手下的排长班长等等也纷纷仿效,指挥战士们连尿壶都抬出来了,看来他们是准备到农村里面安家的。


刘云按捺住了发火的冲动,冲动是无法解决问题的,耐心对李信拉起了家常:“李连长,你是哪里人呀?”


“刘同志哦不!营长,我就是本地人。”


“你上山之前是干什么的?”


“这个呀?我干的事可多了,十岁以前放牛,十六岁之前在县城里当裁缝学徒,二十二岁之前给老财主党护院,然后到了二十五岁带了几个人砍了那个老财主就落草了,到现在混了三四年居然也混出了一个人样来了。”


“这么说你也是一个穷苦人,来投奔你的手下也和你一样吗?”


“差不多,不是活不下去了谁愿意干这个呀?乡里人要戳后背的。”李信说的是实话,乡里人和城里人都害怕土匪,当面对着你不得不笑嘻嘻的,但是一转身就将你家祖宗都问候了。老百姓惹不起土匪,但是还是可以躲得起的,当土匪是一个孤独的职业。


刘云笑了笑,指着身后背着巨大包裹的战士对李信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和那些老财主没有什么两样呢?”


李信用干咳两声掩饰尴尬兼作回答,刘云昨天就说过“官兵一致”,现在自己公然违反,的确是有一点,有一点“那个”了,自己见识过那些八路军的军容,看上去虽然不匝地,但是瞎子也可以看得出来八路军里面的军官和其他国军绝对不同,李信知道这是八路军能够保持旺盛战斗力的主要方法之一。


刘云继续说道:“李连长我有一个建议,咱们是游击队,你也知道那些小日本军队的厉害,如果咱们被这些坛坛罐罐所拖累,追敌的时候追不到,撤退的时候又跑不过那些小鬼子,这个仗还怎么打?”


李信是一个老狐狸,刘云的话外之音他怎么会不懂?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体,喊道:“给我甩掉那些坛坛罐罐,只留下枪支弹药,腊肉干粮,换洗的衣服,棉被,上次弄来的洋皂不要丢了,还有关二爷的牌子。”


刘云听到“关二爷的牌子”的时候差点要晕倒,然后转身看见李信指挥那些战士将不需要的垃圾统统丢掉,并且还将那些排长班长之流的“仓库”完全清理了一下,看着李信忙前忙后,刘云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李信是一个好人。


在一片空地上重新整顿了队伍,排与排班与班之间间隔分明,战士们简装前进,刘云和马常青缴获的几杆步枪早就装备了战士们,马常青神气的跨着驳壳枪,而刘云依然扛着一杆三八式步枪,这年头打阻击最有前途。


游击队的目标是寻找汪志毅的民团,争取“合伙”,即使不能“合伙”也要成互为犄角之势,无论如何也要在农村建立基础政权,最后争取近期歼灭一小股鬼子,虽然从军事角度来看要冒一定的风险,但从政治角度来看收益是巨大的,因为需要拯救中国老百姓麻木的心!


一大早,在中队长中岛修太郎率领下,除了一个满员的鬼子中队以外,随行的还小林的大半个中队以及五百多个伪军,小林昨天侥幸没有被要求“破腹自尽”,他其余的部下要么已经变成了尸体要么还在病床上躺着呢!搞得现在“人才凋谢”。走在最前面带路的文海还是一脸平静,佐佐木给他配了两百多个伪军,由他暂代中队长。因为这次出动的鬼子和伪军很多,结果汽车就不够了,干脆全部变成“步行兵”,大部分的汽车早就支援前线战场去了,步行的日军给了游击队转移的时间,甚至其他山头的土匪也受益非浅。


“黑风寨”大厅里面,堂口里面烧着一盆火,一个一脸横肉的大炭头坐在太师椅上,手臂上的肌肉在火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海碗般粗柱子上用绳子捆着一个人,被绑着的那个人身上穿着一身国民党军官的制服,不过因为各种原因那件制服已经变得肮脏和皱褶,那个人一边挣扎一边唾骂,声音却渐渐的越来越小,原来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刘爷,咱们真的要去投日本人吗?”一个小喽罗问道。


坐在太师椅上的黑炭头没有吭声,半天才吐出一口气:“不去投日本人难道想被日本人杀掉吗?麻杆(李信)闯下了弥天大祸却要别人来背,不光咱们要遭殃,连附近的几个山头肯定都要被日本人连根拔起。”


坐在太师椅上的那个黑炭头就是混世魔王刘黑七,十五岁的时候双手能拧断一只鸡的脖子,十七岁落草,二十岁反水杀掉寨主坐上了第一把交椅,用三年的时间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变成了最强的土匪部落,其间也接受过国军的招安,但是后来又反水了,现在日本人来了,局势极端混乱,食不果腹的人也多了起来,结果队伍也壮大起来。当前这个绑在柱子上面被处死的国民党“游击指导”过来招安的时候,刘黑七假意接受“招安”,得到了一批武器装备,可是等到面临鬼子威胁的时候,刘黑七毫不犹豫再次反水,祖宗算什么?老子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刘黑七的喽罗们要转移,以躲避日军的攻击,虽然已经决定投靠日本人,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是不能遇到那些东洋人,否则这些红了眼的日本矮子才不管你是不是真正的“凶手”全部一锅端!不光是刘黑七的山寨,其他几个山头的土匪窝子都得到了消息——鬼子大规模的扫荡来了,他们不得不鸡飞狗跳的往深山里面逃窜。


中午,日军在文海的带领下进入了空空如也的“聚义厅”山寨,然后,一把火烧掉了“聚义厅”后又马上扑向最近的“黑风寨”,当然,这里也是除了几只鸡和几条狗以外什么人都没有,恼羞成怒的鬼子接着又放火烧掉了“黑风寨”。最后,鬼子们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们以小队为基础在山上展开拉网式的搜山。


刘云和游击队的战士们站在另一个山头安静的看着两处山寨的浓烟滚滚。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