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十九章 论势

六指君1 收藏 46 4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十九章 论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李信缓缓的开口了:“我要你们的性命干什么?不过这个话又说回来,如果你们不表示一下,我很难向我的手下交代!”


马常青好奇地说道:“怎么个表示法?”


李信用一种很无奈的语气说道:“你们两个是打日本人的,咱们不能为难你们,否则就对不起祖宗了,可是你们必须要给我的兄弟们一个交待,所以嘛!你们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


刘云和马常青同时叫道:“什么?”


李信笑了起来,说道:“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就是道上的规矩,谁也不能坏了规矩,等一会儿放你们下来给你们一人一把匕首,是生是死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文海用他那张红肿的脸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他本来是一个心高气傲的男人,被马常青“修理”后总是想报仇,至于他脸上的红肿则是因为那些小土匪缺少皮鞭,不得不只好使用拳脚来“伺候”他。


刘云和马常青被放下来以后,一人一把破旧得生了锈的土制匕首,然后边上围着一溜上了子弹的土匪看着,李信一声令下“开始”,刘云和马常青就不得不面对面的互相瞪大了眼看着了。


过了一会儿看见场面还没有“热闹”起来,李信等得有一点不耐烦了,吼道:“快开始!别他妈的磨蹭。”一边的土匪们也不断的跟着辱骂着,刘云不得不试探着划出了一匕首,马常青很轻松的就躲了过去,接着马常青也如法炮制回敬了一匕首,刘云就像跳舞一样闪开了,如此几个场面,绑在一边的文海看出了门道,大声喊道:“这不算,他们在作弊,这哪里是在比武,这分明就是在武生操练!”


李信听到文海的这几句话后,狠狠地瞪了文海一眼,然后掏出驳壳枪往桌子上面“啪”的一拍,吼道:“是不是不相信老子不敢杀人?”


马常青狠狠地对着文海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对着刘云说道:“大哥小心了。”匕首呼呼的带着风声向刘云刺过来,刘云躲闪得慢了一点,衣服的被刺开了老大的一个口子,马常青急忙关切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刘云很勉强的微微一笑,说道:“没有关系。”


在接下来的搏斗中,马常青不紧不慢的磨着时间,而刘云依然是攻少守多,按照道理来说马常青虽然很厉害,但是依然不是刘云的对手,可能马常青的传统武术比刘云要高一些,但是刘云的杀人技巧却要远远的胜过马常青,所以刘云对于马常青的攻击大半都在防御。


刘云心不在焉的挥舞着匕首,TMD!回到这个时代什么都没有干,既没有拉起自己革命的队伍,也没有为国家建立什么伟大的功劳,至于杀死那些鬼子的这本帐肯定要算在这些土匪的身上了,自己一身空白的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渣滓都没有留下,实在是不甘心,可笑自己还曾经幻想后人会将自己的“英雄”事迹拍成电影呢!


挡住了马常青的一记肘击,刘云的目光更加呆痴,虽然自己在这个时代肯定可以比别人干得更好,可是要自己杀掉马常青换取活命却又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自己在特种部队的时候,野猪教官就教育自己要绝对相信自己的战友,在历次经历的特种作战的时候,如果不能绝对相信自己的战友,整个战队就不可能有强大的战斗力,特种部队是一支高度配合的队伍,哪怕是一个队员不配合那么全队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等到马常青的一记锐利的刀风划过刘云的胸口的时候,被刘云一个擒拿锁住了肩膀,不等马常青反应过来,匕首顶在了他的喉咙上,刘云慢慢的俯下身体在马常青的耳边轻声说道:“你要记得你说的话,去投八路不要投国军。”然后不等马常青有所反应就放开了他。


刘云恨透了土匪头子李信,手一扬,手里的匕首“嗖”的一声射向李信。


李信“啊”的一声惊呼,头上的皮帽子被匕首“带”走了,然后“铮”的一声钉在身后的木板上面,李信大怒,吼道:“你要找死吗?”


刘云的匕首本来完全有把握射穿李信的咽喉,但是考虑到如果李信一旦死亡,自己想保存的马常青也会跟着自己一起身死异地了,只好用匕首警告李信,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怕了他,然后再慷慨就义。


这个时代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多余的人,没有自己参加的抗日战争依然会按照旧的历史轨迹取得伟大的胜利。


刘云看见李信发飚了,不理不睬态度越发蛮横,气愤不已的土匪们在他身边围成一圈纷纷拉动枪栓,一时间“哗啦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李信掏出驳壳枪指着刘云,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刘云已经抱着必死之心,也毫不示弱得瞪着李信,李信“呸”了一声后扣动了扳机,时间仿佛已经凝聚,枪响后刘云分明看见了枪口的火花一闪,而身边的马常青先是猛地一抖,然后就向刘云的身上扑过去。


一切都结束了,扑向刘云的马常青就像扑到了一块石头上面一样,刘云铁塔般的身体好硬,他肩膀狠狠地撞在马常青的下巴上面,马常青不得不捂着嘴巴,刚才他咬到舌头了。


李信发出一阵怪笑,笑完了以后言不由衷的伸出大拇指对着刘云说道:“有种!”


刘云抬手抹去耳朵边上的烧焦的头发末,刚才的那一发子弹从他的头上削下了一些头发,而他根本就没有眨动一下眼睛,等到李信开口说完话了,才不亢不卑的接着李信的话头说道:“‘有种’不敢当,不过你这个人看上去却不怎么有种。”


一个小土匪叫嚣着说道:“老子毙了你。”话音刚落,就被李信一拳头揍到一边去了,然后将土匪们都赶出去,收起驳壳枪,在板凳上面一坐,说道:“你们都是好汉子,这个我不佩服都不行,尤其是你,”对着刘云一指,“你是一个真正见过大场面的人,我原来还以为只有我不怕死,没想到今天能遇到你这种狠角色,嘿嘿!”说完摇了摇头。


刘云淡然一笑,说道:“我本来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生生死死我见得多了。”的确,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刘云遇到过最亲密战友的生离死别,心脏早就溅满了泥泞。


马常青摸了摸脑袋,大哥说的话还真深奥,什么叫做“本来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接着刘云对李信问道:“你这么‘招待’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信笑了笑,说道:“其实很简单,刚开始的时候我想拉你们入伙,后来发现你们是军人,我的想法又发生了改变,我想入伙打鬼子。”


马常青忍不住讥讽道:“要我们互相以命相搏难道就是你的诚意?”


李信尴尬的笑了笑,没有作声,刘云则皱着眉头思考,这个李信放着自由自在的山大王不做,非要去做什么“牛后”,这个里面肯定有问题。


不管那么多了,刘云一个大跨步上前,李信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手就被刘云宽大的手掌握住了,“欢迎你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游击队。”


李信急忙站起来,问道:“什么?是八路军的游击队?”这下可亏了,八路军穷得口袋里面“布挨布”,自己想加入的是堂堂“国军”,前些天国军跑路的时候还送给了刘黑七一批枪支弹药,本来寻思着加入国军也搞一批枪支弹药号和刘黑七叫板,没想到现在……


刘云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盯着李信,说道:“怎么?又要反悔了?”


李信将目光移到一边:“看你说的什么话?”但是心里却在想:大不了老子脚踏两只船。


三个人慢慢的聊了一阵,话题渐渐的转移到了文海身上,李信问道:“这个人是谁?”


马常青好没生气地说道:“这个人是一个大汉奸,本来想把他弄死,但是大哥却非要把他带在身边。”


李信看着刘云等他的答案,刘云品了品茶,说道:“我看见这个汉奸身手不错,而且还是一个大汉奸头子,我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被日本人训练出来的,所以才留下了他。”


文海虽然被绑在柱子上面,但是早就学刘云的样子磨断了绳子,却偏偏一直找不到一个逃跑的机会,等到他们的话题转移到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文海明显的感觉到危机来了,他们一旦发现自己试图逃跑还不给自己好看?


马常青走到文海的身边,文海将脸别到一边,刘云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学习过严刑逼供,所以并不担心文海的嘴巴皮子硬朗,只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好人才居然投身日寇,如果能够用民族大义说动他那是最好,如果不能说服他,那么就只能除害了。


文海看见马常青走过来了,只要马常青围着自己转一圈就无法瞒住他,干脆自己轻松的解脱了绳子的束缚,马常青和李信大吃一惊,刘云也哑然失笑。


大概是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刘云他们包括大大小小的土匪们才吃完了中饭,连文海也吃了一顿粗饭,然后在土匪们的枪口威逼下又被绑起来了。一些土匪又一路哭哭啼啼的将战死的土匪下葬,大家听说抓住了一个汉奸头子,纷纷围上来看,开始的时候土匪们还只是看看,接着就是粗言秽语,在接下来就是土匪们的“肢体语言”了,刘云看见再不去管文海肯定会被他们打死,走上去挤进人群中,一把将抓着文海将他提了出来,众土匪们纷纷散开。


通过和小土匪们的交谈,刘云终于猜到李信为什么要入伙的原因了,因为死对头刘黑七当上了什么狗屁“国军游击团长”,这个李信为了对抗刘黑七才攀上共产党游击队这层关系的。可惜刘云还不知道李信根本就对共产党八路军没有抱什么指望。


刘云将文海高高的吊在聚义厅大门口,然后要李信召集那些土匪过来训话,等到那些土匪们围上来了以后,李信分明感觉早上聚集在大厅门口的人数要多一倍,才几个时辰就有一半人马见了阎王爷,李信暗暗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自己一时糊涂,哪里会死那么多人?那些小伙子的离开让李信感到一阵阵的心酸。


刘云对大家说道:“我是什么人大家可能都已经知道了吧?不错!我就是八路军游击队,专门打鬼子的,小鬼子在咱们中国的土地上横行霸道,不把中国人当然看,咱也要让他知道‘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伺候’”。说完刘云对马常青暗示了一个眼神,马常青立刻搬上来了一张桌子,上面铺着一张巨大陈旧的白纸,边上一根粗大的炭木当笔。


首先,刘云画了一张全国地图,在划北方边界的时候,略一思考,将外兴安岭和外蒙古全部画了进去,这些土地的丢失是中国永远的痛,然后在东边画上了小小的日本,在北方画上了巨大的苏俄,在南方画上了南洋诸国,在西方画上了还是殖民地的印度,不一会儿,整个一张粗燥的世界地图就出来了。


等几个土匪将地图高高地挂起后,“大家看这里,”刘云用一根树枝指着中国的地图说道:“这就是咱们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之一。”


马常青问道:“大哥那个小日本在哪里?”边上的几个土匪也露出一样的疑问,在众人的眼里,小日本能占领半个中国,国家面积肯定也不小。


刘云笑着指着边上一个残缺不全的海岛样的国家说道:“这就是小日本。”


大家“啊”的张开了嘴巴,不会吧?这么小的国家怎么可以打败中国?刘云继续解说道:“日本是一个海岛国家,他们对于一块大陆充满了渴望,于是他们就将目光瞄准了中国。”


李信说道:“可是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中国这么大,难道咱们就让他们欺负吗?”在场的土匪们都非常气愤,敢情一条小蛇还想吞下一头大象不成?


刘云眼睛看着马常青回答着说道:“这个问题就要问蒋介石了,他的‘攘外必先安内’是一个战略性的错误,家里的兄弟同室操戈,你想想到底会便宜哪个?”


马常青不服气地说道:“国军是正统,难道镇压‘乱党’有错吗?”


刘云“哈哈哈”的笑起来了,笑完了以后说道:“说得好,我想大家可能都有这样的疑问,不过我首先问大家一句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当土匪的?”


下面的土匪嗡嗡的吵成一片,刘云高声说道:“不要吵,我来告诉你们,无非是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活不下去才不得不当土匪,你们现在虽然风流快活,可是你们想到没有你们百年之后还要背着土匪的骂名吗?你们愿意的你们的子子辈辈都是贼子贼孙吗?不愿意?我当然知道你们不愿意。


更不要说你们这种将脑袋别在裤裆上的活计指不定哪天就翘辫子了,难道你们生来就是土匪吗?我猜你们以前都是这四里八乡的穷哥们,对不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