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十八章 土匪

六指君1 收藏 48 5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十八章 土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刘云抬头看了看崖顶,那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不由得暗暗骂起来,指挥官真是一个不可救药大蠢蛋。场地中的文海和马常青还在舍生忘死的搏斗,一会儿马常青一拳击中了文海的肋下,一会儿又是文海一脚踢中了马常青的肚子。刘云背着长枪走上前去,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观看两个人的较量,文海越打越急躁,他最不喜欢在别人的威胁下被人摆弄。


拳手格斗的时候,最忌讳分心,结果文海不断被马常青击中,到后来,文海被马常青一脚踢中心窝,一声闷哼,文海的手向空中徒劳的抓着,然后不甘心的倒在地上再也无法站起来了,马常青用眼角看着刘云,然后故作轻松的甩了甩汗水,刘云捂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这就完了?”


马常青不解的说道:“怎么?”


刘云不理会马常青困惑的目光,走到文海的身边吼道:“我叫你装!”然后重重的一脚砸在文海的腰上,文海“嗷”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


马常青大怒,这个狗汉奸居然这么狡猾,居然躺在地上装晕,自己差点就被他瞒过去了,怒气冲冲的走过去,狠狠的就是几脚踢在文海的身上。文海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上的五官全都挤到一块儿去了,双手不断的发抖,心里别提有多后悔了。


马常青铆足了力气,一脚带着呼呼风声向文海的脑袋砸过去,准备彻底了结这个狗汉奸的性命,刘云却一把拦住马常青的致命一击。


刘云没有理会马常青的疑惑表情,而是一拳敲击在文海的后脑勺上,这回文海真的晕过去了,然后取下文海身上的皮带将文海捆好,做完了后,考问马常青说道:“常青我问你,小鬼子还会不会追咱们?”


马常青不以为然地说道:“肯定会啦!死了几个人就追了咱们一个上午,死了这么多人他们还不追赶我们到天边了!”


刘云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说道:“咱们打一个赌,如果我赢了你就永远跟着我,怎样?”


“我赢了怎么办?你跟我投国军怎么样?”马常青来了兴趣。


“哈哈哈哈!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小林侥幸没有死,当巨石还在往下落的时候,一块半斤重的带了少许泥土的“石头崽”抢先砸在他的后脑勺上,小林连哼都没有哼就栽倒在地上,偏偏刚好是靠着崖壁倒下去的,这样就避免了被后续巨石击中的可能性,等到崖顶的土匪被驱散,小林才在鬼子兵的救护下慢慢醒过来,当小林慢慢恢复神志以后,看见满地日军惨不忍睹的死状,急得就要破腹自尽,身边的鬼子兵们急忙拦住小林的“冲动”,一个下级军官指挥着几个没有受伤的鬼子兵们打扫战场,战死的鬼子兵尸体是要运回去的,受伤的鬼子兵也是要包扎的,连小林的头上也打了一个绷带。小林站在乱石群里面,一张脸已经变成灰白色,饿狼一样凶狠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峡谷的那一头,他身后躺着将近三十具尸体。


鬼子吃了大亏后灰溜溜的撤退了!


文海的两只手和两只脚被分别困牢,然后用一根长木棍在手和脚之间的穿过去,刘云记得小时候看见乡人就是这么抬猪的。


“大哥!为什么要抬着这个人渣走?”马常青委屈的问道。打赌认输了的马常青对刘云的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


刘云打完了一个哈欠,说道:“这个人我有用,哎哟!好累!”精神一旦从极端的绷紧状态下得到解放,那么疲劳就会不可勒止的到来。就好像某个落水者在水中游了很久很久,如果这个时候如果看见了岸边,反而因为精神松懈而淹死。


马常青问道:“大哥,我们好要走多远?”


“就到前面找一个有凹地草多的地方睡觉好了,哪里找到就在哪里睡觉。”


文海咬着牙齿忍受着从手腕和脚关节传来如同刀割一样的痛苦,当然,还有五脏六腑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


刘云看见文海皱着眉头,知道他被弄成这样肯定不舒服,关心地说道:“你别急,到前面的地头就放你下来,早知道就不将你打晕了,真是麻烦。”


文海用一声冷哼算作回答。


两人找到了一个温暖的草窝,将文海仔细绑牢了,到了一眼泉眼喝上了几口,也不管肚子饿不饿,头一栽就呼呼大睡了,文海等他们发出了鼾声后,想挣脱逃跑,不料反而弄醒了马常青,马常青打着哈欠狠狠地“赏”了文海几脚,看见文海老实了,然后又一转身睡着了,文海苦苦思考脱身的办法,想着想着反而因为用脑过度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云感觉好像有危险在靠近,拼命的想站起来,可是却无法战胜那该死的疲劳。经过徒劳的挣扎以后,刘云不得不放弃了,感觉危险和疲劳都渐渐的都远离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空白的一片,刘云又沉沉的睡去了。


等到刘云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身上“很不自在”,低头一看,自己被捆得严严实实,天啊!难道是那个汉奸反客为主了吗?再四处一张望,自己和马常青以及文海都被分别绑在柱子上,但是四周并没有人,刘云迅速的清醒过来,一边埋怨自己的粗心大意,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里面并没有人看守,倒是外面隐隐约约听得到说话的声音。


还好,捆绑自己的绳子可以上下摩擦,而且身后的石头柱子也够粗糙,刘云很耐心的将绳子在身后的木头上磨蹭着,渐渐的绳子越来越细,刘云估计半个小时过去了,那根绳子终于一分为二,刘云抹掉头上的汗水,闭着眼睛长吁了一口气,靠着柱子休息了几分钟,轻手轻脚的走到马常青的面前,这个小子低着脑袋还在打呼噜,我靠!有这么夸张吗?


刘云捂着马常青的嘴巴弄醒了他,马常青老大不情愿的摇摇头,紧闭着双眼正准备打一个哈欠,可是手怎么也举不起来,嘴巴也怎么都张不开,等到两眼一睁,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木头上面,而刘云正捂着自己的嘴巴。


等马常青恢复了神志,刘云示意其禁声,然后轻手轻脚的将马常青身上的绳子解开,将门开了一点缝隙看了看外面的行情,发觉外面的那些人衣衫褴褛,有一些人还带着伤,不时地有人发出哭嚎声,当然,刘云最注意的“门卫”并没有,现在是一个逃跑的好时机,至于那个铁杆汉奸就先留在这里睡醒了再说,他的死活就让那些土匪来决定!自己本来抓他也不过是想知道一些鬼子的情报,现在带着他太危险了,想搞鬼子的情报以后再想办法。


那个文海其实也早就醒了,在刘云给马常青解开绳子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那两个游击队员同时被土匪抓住了,发觉刘云和马常青要离开的时候,文海感觉到了危机,如果他们一旦逃跑成功,自己百分之一百的会被那些愤怒的土匪“点天灯”。


打开房门的刘云猛然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来人啊!有人要逃跑了!”刘云和马常青同时转身望着马常青,愤怒的眼神足可以杀死文海。


马常青走过去瞪大着眼神盯着文海,文海心虚的将头转到一边去,然后就是文海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马常青将文海一顿痛殴,直到文海再次昏迷过去马常青才停下手。


外面一阵喧哗的声音,很快竹竿一样的大寨主的声音传过来了:“什么?过去看看。”


等到真枪实弹的土匪们进来了以后,发现刘云和马常青正端坐在椅子上,两人手里面还拿着一人一个茶碗在悠闲的喝茶。


大寨主讥讽地说道:“怎么?来了就想走?当我这里是菜园子?”


马常青舒心地喝下一口茶,慢悠悠的说道:“我们走了吗?要走早就走了,难道还等到现在?刚才我们是在逗你们玩呢!”


大寨主一时间为之气结,半响才反唇相讥地说道:“嗬!我看你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吧!”


马常青学着刘云的口气吊儿郎当地说道:“咱们和小鬼子对着干的时候,那些个小鬼子可比你们要厉害多了,叫唤得比你们更凶,可是咱爷们少了一根毫毛吗?没有!”


刘云看着马常青,心里说道:要糟糕了,你小子吊是有蛮吊,可是这个时候不是吊的时候,等一会儿要遭殃了,都是被你小子害的。刘云突然明白像周德贵这种坏人为什么上次落在游击队手里没有死,那是因为他识时务。


不一会儿,沉默的刘云和嚣张的马常青又重新被绑起来了,大寨主看马常青极端不顺眼,下令对马常青可以尽情得折磨,但是不能有内伤,这让土匪们非常的伤脑筋,他们不得不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使用各种手法折磨嘴巴硬的马常青。


等了好久,大寨主的心情还是没有好起来,因为马常青紧紧地咬着牙关一声不吭,而和他一起喝茶的那个人则干脆在一边不断的鼓励着他,大寨主觉得没有哀求的拷打实在是没有意思,没有征服的快感!干脆两个人一起拷打,大寨主对几个小喽罗说道:“你们几个去折腾折腾那边那个。”说完用手对着刘云一指,几个小土匪拿着浸水的皮鞭过来了,这玩意儿控制好力道后只伤人表面不伤人筋骨。


狠狠的几鞭子抽在刘云光溜溜的背上,可是没有想到刘云也是一个咬着牙齿一声不吭的主,大寨主真的生气了,本来今天死了很多弟兄,实力被附近山头比下去了,现在觉得这两个人有当土匪的“潜质”,本来想等他们痛苦哀求的时候拉他们入伙,可是现在他们的这个样子好像打死也不会服输,大寨主的头转到了另一边,看见文海在一边幸灾乐祸的看热闹,干脆命令手下连文海也一起痛扁,虽然他和刘云他们不是一伙的。


刘云看见这个样子下去不是办法,没有必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开口喊道:“那个山大王先停下来,我有话说。”


小土匪回头看着大寨主,大寨主的手一挥,示意停下鞭子,大寨主讥笑着走过来,说道:“咱爷们还以为你是铁打的,原来你也知道痛。”


刘云左右活动一下脑袋,摆出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问道:“你是这里的山大王吗?”


大寨主特别看不得刘云的这种散懒而毫不在乎的样子,取过小土匪的皮鞭,狠狠的就是一鞭子抽打在刘云的身上。刘云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还是很疼的。


大寨主喝道:“我不是什么‘山大王’?瞎嚷嚷什么?老子就是威震四里八乡的李信,道上的朋友送我一个外号——钻山豹!”


刘云那里管他是“钻山豹”还是“钻山猫”,他决定将自己的身份告诉这个土匪头子,只是刘云多了一个心眼,没有说明自己是八路,只说自己是打鬼子的军人,而且还是一个军官。


等到李信知道了刘云和马常青的身份后,反而闭着眼睛站在一边闷不作声的思考着什么,看来收编这两个人是不可能了,过了足足一杯热茶的时间李信才睁开了眼睛。


刘云虽然不知道他考虑的是什么,但是他刚才考虑的事情肯定已经有结果了,只是很奇怪这个土匪头子怎么要考虑这么久?难道他想把自己和马常青献给日本人做礼物吗?


果然,这个土匪头子一开口就是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你们是不是打鬼子的我不管,可是因为你们把鬼子引到我这里来了,造成我的兄弟死伤大半,这一笔账怎么算?”


一边的马常青脱口而出:“怎么办?凉拌!有本事找日本人算账去!”这句话说完了以后很快就遭到了报应,一记皮鞭狠狠地抽在马常青的后背上。


刘云皱着眉头说道:“那么你说怎么办?难不成还要我们给你们赔命不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