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大寨主在一线天看见大队的鬼子在两个人的“带领”下向着这里过来了,不屑的“呸”了一声,低声喝道:“弟兄们,他们上来了,都他妈注意一点。”


等到刘云和马常青靠近了,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不知道这两个人做下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惹得鬼子们出动了几百号人来追捕这两个人,好大的面子!


刘云上好了子弹,转身蹲在一边瞄准了一条沟,鬼子们如果想过来就必须跳过这一条沟,如果高高地跳起来,刘云的子弹会准确无误的击中鬼子的脑袋。


文海自从吃了小林的哑巴亏后就一直没有吭声,这倒不是文海灰心丧气了,一方面是极端的疲劳不愿意说话,另一方面是他的心里有想法,他想看看这个小林是怎么死的!“皇军”和“支那人”之间始终有无法抹去的隔阂。


刘云看了看身后的狭长的峡谷,大概有一百多米长,前面的那条小沟上几个小鬼子排成一溜正跳得欢,可惜没有鬼子军官,正打算随便报销一个鬼子,没想到挥舞着指挥刀的小林出现在他的视野,刘云的瞳孔猛然间缩小了。


文海敏锐的发现了小沟的奥秘,这一片本来完全都是射击死角,追击中的他们都不需要弯着腰,可是为了穿越这一条小沟必须要高高地跳起来,跳起来会不会被击中脑袋那就不知道了。


正当小林要跳过这一条小沟的时候,文海停下来喊道:“小林太君,小心……”本来文海想说“路滑”,“提醒”小林跳高一点,可是没想到小林被文海一喊回头看了一下,“砰”的一枪响,一颗子弹从小林的面部划过去,额头上划出一溜鲜血,小林甚至感觉自己听到了子弹的呼啸声,“啪嗒”一声,小林吓得跌倒在小沟里。


刘云狠狠地给自己的脑门来了一下,恨自己啊!


小林蹲坐在小沟里面,摸了摸脑袋,确认自己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才铁青着脸慢慢的从小沟里面爬起来,作为大日本帝国军人的尊严,这种耻辱不能被忍受!


小林带着一身的脏水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着文海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过来,文海又一次大怒,自己难道是一条狗吗?看来这个小日本真是想死了!


文海走上前去弯腰低声问道:“小林太君有什么吩咐?”


小林竖起大拇指和颜悦色地说道:“你的这个!谢谢!”


文海微微的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毫不在意这种“奖赏”!


小林聚集了一部分队伍,大概收齐了五六十个人,后面的实在是等不到了,就带着这五六十个人继续追赶那两个“土匪”,小林已经完全认定他们就是这里的土匪。


刘云跟在马常青的身后踏入“一线天”的时候,就感觉这里有什么不对劲,这个感觉不好说,但是就是不正常,这个时候,一块小土疙瘩掉了下来,刘云立刻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刘云立刻拉着马常青一左一右的贴着悬崖边上往前,在马常青疑惑的目光中,刘云伸出手指往上面指了一指,示意“一线天”上面有人,马常青立刻紧张起来,刘云低声示意他保持镇定,如果上面的人真的有敌意,自己和马常青早就成了“筛子”了,被枪打成“筛子”。


果然,一直等到马常青紧张的出了峡谷,上面的人都没有开枪,马常青正准备询问刘云,刘云却一把拉着马常青蹲下来,坏笑着说:“咱们就在这里看热闹。”


一个小鬼子贼头贼脑的往里面闯进来,抬头看了看,“一线天”上面并没有什么动静,不一会儿,十几个小鬼子跟着进来了。这些小鬼子倒也不傻,也知道害怕上面有埋伏,准备分成几批通过这个峡谷,刘云那里容得他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响,他端起枪爬到一个较高的地方打起了阻击,“砰”的一枪解决了一个刺刀上面插着日本国旗的小鬼子,这个家伙可能是一个伍长吧!跟在后面的一堆小鬼子急忙趴在地上,刘云换了一个地方继续阻击敌人,等到鬼子们爬起来的时候,刘云又击中了一个小鬼子的脑袋,连站都站不得,还怎么通过这个峡谷?折腾了许久,无计可施的这十几个鬼子不得不乖乖的按原路往回爬出了峡谷。


小林看着前面窄窄的通道,大伤脑筋的摸了摸头,虽然前面的火力并不是很猛,几十个人用人海战术完全可以冲破土匪的阻击,但是抓两个土匪却要付出几十个人的代价却是闻所未闻的,回去佐佐木大佐阁下肯定不会轻饶自己,可是要让自己放弃却又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休息了十几分钟,小林还是决定冲破这个峡谷,都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不用在乎再多死几个人,正好,文海的特务队跟上来了三四个,小林立刻命令文海带着他的特务队打前锋。


几个特务平时自认为自己要比一般的“皇协军”高人一等,今天却突然受到了这种“不公平”待遇,老大不情愿的磨磨蹭蹭,小林使了一个眼色,他身边的鬼子立刻端起枪瞄准了特务们,特务们身上的毛都竖起来了,又惊又怒,个个都将手按在枪上,眼看着对峙的局面就要形成,文海走过去按下了他手下特务们的枪,一个小特务虽然不满的转过头去,但是全部特务都还是制止了自己的冲动,无奈的服从命令。


小林将陆续跟上来的七八十个鬼子分成三队,左边的一队和右边的一队分别占领左右崖顶,中间一队的人数最多,足足占到了一半兵力,等到左边的和右边悬崖顶被占领后就可以压制土匪的火力,而下面的日军就可以从谷底杀过去。


上面的计划虽然很好,但是有一个前提:那两个“土匪”不能中途“溜号”,必须在那里等着“皇军”一步一步的实施计划,这可能吗?


刘云看见鬼子们分兵三路,差点就要笑出来了,一把拉起晕晕欲睡的马常青就要离开,马常青睁开眼睛疑惑不解的说道:“喂!你不是说要看热闹吗?怎么就走吗?”


刘云笑着拍拍马常青的肩膀说道:“没错!等一会儿就会上演,不过上演之前咱们也得好好的配合一下上面的那些好汉演戏。”


小林看见那两个土匪要跑路,急得直跳脚,顾不得山顶上是否有埋伏,拔出指挥刀一声嚎叫,指挥大队的鬼子冲向谷底,当然,小林并没有忘记将特务队们挡在前面当“敢死队员”!


大片的鬼子呐喊着冲过来,刘云放慢了脚步,倾听着身后的杀喊声越来越近,但是就是没有听到鬼子们挨枪子的声音,在焦急和疑虑中不断的往后面张望,难道自己错了?


等到最前面的汉奸几乎就要穿过谷底的时候,突然,一片阴云遮住了光,那个特务急忙抬头一看,我的妈呀!一块几百斤的巨石带着呼呼的风声砸下来,还没有等到那个特务发出惨叫就被砸成了肉泥,跟在后面的一个鬼子则作了他的“垫背”,等到小林察觉被袭击的时候,巨石一块接一块的砸了下来,鬼子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伤亡惨重。


大寨主焦黄的脸孔因为满是兴奋激动而变得有一些红润,他跑前跑后大声地喊着,指挥着那些小喽罗往下面捣鼓石头。土匪们光赤着上半身,口里使劲的喊着号子声,几个人一组,每组人用一根大木棒撬动早就摆放在这里的巨石。


一百多颗巨石很快就砸完了,大寨主低身往下面一看,谷底的鬼子们哭爹喊娘死了一大片,受伤的躺在地上哀号,侥幸没有受伤的正在往回跑,大寨主嘿嘿的笑着,掏出手枪,喊道:“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稀稀落落的枪声在崖顶传来,大寨主又在鬼子的伤口上面大把大把的撒盐了。


文海是一个罕见的人才,他的一些行为的确反映出了他的高智商,在刚刚冲入谷底的时候,他冲在最前面鼓舞士气,这倒不是他不怕死,而是他看见刘云和马常青已经背对着他“落荒而逃”了,所以不用担心那个厉害的游击队员开枪射杀自己,如果“一线天”上面有埋伏,那么伏击的时刻一定是自己这一边的人快要冲出谷底的时候发动,只有这样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杀伤自己这一边的人,所以快要冲过谷底的时候,文海假装跌了一跤,这个时候身后的汉奸们则呐喊着越过了自己,然后那些小鬼子也纷纷的越过了自己,文海靠着悬崖壁角躺着,眼看着就要冲过去了,当十米外有一块巨石突然砸下来的时候,文海的心猛然一跳,完了!有埋伏。“轰”的一声巨响,文海本能的抱着脑袋卷缩在角落里面,耳边传来的一声接一声的巨石砸在地面上的沉闷响声就像在敲击在文海的心灵的深处,一百多块石头很快就丢完了,可是文海却觉得好像过了半辈子那样长,等到巨石雨过去了,又是枪林弹雨,文海挣开眼睛看见那些好胳膊好腿的鬼子们发了疯一样往回跑,一丝冷笑在文海的脸上浮现出来,这个时候回去简直就是找死,他没有往回奔跑,而是找了一个机会彻底的冲出了峡谷。


马常青呵呵笑着看着鬼子们的狼狈相,猛地一拍刘云的肩膀,高兴的说道:“你真是神了,这几天和你在一起真过瘾,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


刘云皱着眉头说道:“先别高兴得这么早,小鬼子往崖顶派了作战分队,可是那些上面的那些人怎么还没有撤退?”


大寨主拿着手枪睁着一支眼瞄准着谷底的一个哀号的日本伤兵,“啪”的一枪在那个小鬼子脑袋边上溅起一团尘土,没有打中那个小鬼子反倒是吓晕了那个小鬼子,大寨主不满意的又举枪瞄准,这个时候,一个小土匪飞快的跑过来,对大寨主喊道:“大哥,鬼子上来了。”


大寨主一个哆嗦,怪叫道:“什么?鬼子上来了?”正准备带着手下人逃跑,刚刚跨出两步,突然又停下脚步,就这么被鬼子吓跑了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好歹也要当着鬼子的面放两枪再走。停下脚步,吼道:“咱爷们好久没有看见那小鬼子的模样了,好歹也要见上一面,看看这些小鬼子们吃了咱中国饭是不是长高了一些!”手下的土匪一片哄笑,看着手下嘲笑的笑脸,大寨主感到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可是很快日军凶猛的火力打击彻底击碎了大寨主的好心情,鬼子的散兵线一边匍匐前进,一边利用起伏地形有条不紊的射击,土匪的火力本来就处于弱势,被鬼子逼近以后慌了手脚,鬼子们的火力压制得土匪们几乎抬不起头,土匪只能向逐渐逼近的鬼子散兵线盲目的开枪射击。一会儿的工夫,不用等大寨主下令土匪们就全线崩溃撤退了,而那些逃跑的土匪将自己的后背送给了鬼子们,土匪伤亡惨重。大寨主终于还是没有机会“看一眼很久没有看见的鬼子”,他手下的小土匪飞快的护着大寨主逃走了。


刘云指着从峡谷里面窜出来的文海对马常青说道:“你看,那里有一只老鼠跑过来了。”


马常青揉揉发红的眼睛说道:“你是想要死的还是想要活的?”


刘云转过身去,看着马常青逗笑着说:“那你还要不要参加国军?”


马常青假装生气的说道:“去你的!”然后不再搭理刘云转身过去擒拿文海。


文海发现一个大汉向自己冲过来,立刻准备掏出手枪,刘云“砰”的开了一枪,一颗子弹从文海的耳朵边上“路过”,文海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尖一阵火辣辣的痛,刘云向他扬了扬枪口,示意文海举手投降。文海不得不举起手投降,顺便摸了摸耳朵,还好,只不过是擦破了一点皮,没有破相。马常青走过去取下了他的步枪,卸下了他腰间的手枪,然后自己的脱下外套,将文海的长短枪和自己的手枪用外套包好丢在一边,比划了一个“北腿”的招式,示意文海过招,文海向远处的刘云看了看,刘云非常识相的将怀里的步枪丢在地上。


文海还在考虑,大脑暂时还转不过弯来,可是马常青已经扑过来了,巨大的身影遮住了文海头顶上面的阳光,“噗”的一声沉闷响声,第一个回合双方不分高低,正准备坐在地上休息的刘云也低低的“咦”了一声,敢情这个汉奸还是一个格斗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