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四)

royf22 收藏 41 263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四章 变局 变局(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由于炮排射击时隐蔽工作做得好,炮击的持续时间又很短(总共不过五分钟),直至炮排发射完最后一发炮弹,涞阳火车站的鬼子也没弄明白炮弹射来的具体方位!

伴随着越来越剧烈的爆炸声,涞阳火车站的火光也越来越亮,不久,连远在五里之外涞阳县城的鬼子都注意到了火车站的异常情况。所以,即使没有得到涞阳火车站的直接汇报(火车站的电话线早已被殉爆的弹药炸断),日军涞阳地区指挥官,涞阳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近卫文还是向火车站派出了第一批增援部队。

携带电台的增援部队到达涞阳火车站后,立刻向近卫文发出了第一份电报:涞阳火车站遭到大规模袭击,军火车被引爆,爆炸仍在继续。目前敌军情况不详!具体损失情况不详!

得知这个消息,近卫文心中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几乎是下意识地下达命令,就近调动所有能调动的部队,增援涞阳火车站!

虽然袭击的敌军和火车站的损失情况现在都还不明确,但近卫文还清楚记得涞阳第一任指挥官就是因为对涞阳火车站“卫护不力”才被撤职的!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享此殊荣的帝国军官!

增援的命令下达后,涞阳火车站附近的鬼子立刻开始行动,包括封锁线上的部分日伪军也被抽调前往增援涞阳火车站,他们得到的命令很简单:火车站遇袭,尽一切可能增援!

黑夜中大范围、多建制、无明确作战对象的部队紧急调动当然不可避免伴随着混乱!

这样一来,虎头山周围的封锁线也就形同虚设了!所以炮排和特战队撤回虎头山的过程倒是一点惊险都没有!


将炮排留在里垄村后,吴有财亲自带着特战队赶回阳村以向周卫国和李勇当面汇报这次战斗的详细情况。

在回阳村的路上,特战队员都用一种钦佩的目光看着吴有财——这个副支队长指挥起炮兵来真是神了!

感觉到特战队员们不一样眼神的吴有财心中不免感慨万分!

是啊,能让眼高于顶的直属队佩服曾经是汉奸的自己,这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而自己今天竟然做到了!


吴有财赶回阳村的游击支队总指挥部时,等待着炮击涞阳火车站结果的周卫国和李勇还没睡。

吴有财进门后,周卫国和李勇都松了口气——这至少表明炮排没什么大损失。

再看见吴有财脸上掩不住的喜色,周卫国立刻明白炮排这次肯定打得不赖!

吴有财的汇报当然证明了这两点!

不过,在周卫国向吴有财问到这次炮击对涞阳火车站造成的破坏程度时,吴有财的估计还是比较谨慎的,他认为:“由于有军火车中的弹药发生殉爆,保守估计,至少将有三至五列军列遭到完全破坏,受波及的军列将更多,涞阳火车站至少在半个月内运输将无法恢复!”

周卫国大喜,说:“有财你真了不起!这个结果比我想像的还要好!不到一百发炮弹,换三五列军列和鬼子火车站至少半个月无法恢复运输!这个买卖做得值!”

李勇笑道:“有财,你这回可立了大功了!老周这个奸商,最看重的就是只赚不赔!”

吴有财呵呵直笑,脸上的表情幸福无比。

周卫国点头道:“没错,有财这回的确立了大功!这次袭击之后,鬼子恐怕又要肉痛上一段不短的时间了!”

吴有财接口道:“而且我们的这次袭击也让鬼子意识到,他们这是在两线作战!鬼子必定会对他们目前的部署做出调整!无论鬼子做出怎样的调整,相信清源方向友军的压力都可以大大缓解!”

周卫国笑道:“有财说得对!鬼子现在不但面临两线作战,而且补给线又出了大问题,他要再想发动昨天对清源警备旅阵地那样规模的进攻,可就要好好考虑考虑了!这也算是我们送给汤炳全的一份大礼吧!”

李勇却是面有忧色,说:“老周,我有些想法……”

见李勇欲言又止,周卫国不觉有些奇怪,说:“怎么了?”

李勇理了理自己的思路,说:“可能是我多想了。不过,我们这次的动作虽然可以给鬼子压力,但我就怕鬼子做出的调整是不进攻清源了却转为全力进攻我们虎头山!那我们这样做岂不是在引火烧身?”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老李,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其实不是怕鬼子进攻我们虎头山,而是怕鬼子在进攻我们虎头山的时候汤炳全袖手旁观甚至趁火打劫!”

李勇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说:“老周,防人之心不可无!”

周卫国苦笑道:“其实你这么说已经是高看汤炳全了!我从来就没指望鬼子在进攻我们虎头山时汤炳全会真的履行和我们之间的合作协议帮我们!”

李勇和吴有财都愣住了。

还是李勇问出口说:“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袭击涞阳火车站?”

周卫国正色说:“难道我们不打鬼子了鬼子就不会进攻我们?要知道我们可是抗日武装!始终是鬼子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任鬼子选择他们的进攻方向,那么最后被动的只能是我们!说实话,我从来就不怕鬼子进攻我们虎头山!”

李勇和吴有财都面露讶色,他们可没周卫国这样的自信!

周卫国将两人的神色瞧在眼里,立刻笑道:“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你们放心,我这个‘不怕’可不是随口说来壮胆的!”

李勇和吴有财都笑了,不过却多少笑得有些勉强。

周卫国一笑,说:“看来你们还是不放心,我问你们,如果不算清源的国军,目前虎头山地区敌我兵力对比是多少?”

李勇想了想,说:“团主力突围后,鬼子虽然调走了一些部队,但即使我们算上地方部队和民兵,目前的敌我兵力对比也不会低于六到七比一!”

周卫国说:“没错!那你认为在这样的兵力对比之下,如果非要和鬼子打,还有比虎头山对我们更有利的战场吗?”

李勇和吴有财想了想,都摇了摇头。如果将战场放在涞阳的平原地形上,虎头山的抗日武装恐怕还不够鬼子塞牙缝的!

周卫国说:“可是,新任的涞阳鬼子指挥官看来是个难缠的人物,他没有像他的前任那样随便就进攻虎头山,而是在虎头山周围大建封锁线,先把我们困住,之后再借刀杀人!当然,清源国军这把刀到目前为止,他们还借得不顺畅,但情况难保不会有变化!”

李勇皱眉说:“能有什么变化?”

周卫国叹道:“其实鬼子这次进攻清源固然有我们煽风点火的因素在内,但更大的一个可能性是,鬼子想通过这次军事行动表达出他们对清源国军未能按照先前达成的默契行事的强烈不满!这次鬼子的进攻与其说是鬼子想要彻底消灭清源国军,不如看成是鬼子在用实际的武力威胁清源国军转过头来对付我们!要不然鬼子为什么只出动一个大队的兵力进攻清源的一个旅国军?”

李勇和吴有财都暗暗点头,虽然国军战斗力远不如日军,但鬼子仅以一个大队进攻国军一个旅,多少还是有些不合情理的!

周卫国继续说道:“我们和清源国军虽然签了合作抗日的协议,但协议这个东西说到底只是几张纸而已!签份协议最多只能说明双方在某种程度上有合作的诚意,但维系一个合作不单是靠诚意,更要靠实力!要想清源国军老老实实和我们合作抗日,一方面,我们要破坏他们和鬼子之间的默契,逼他们与鬼子为敌,从而迫使他们死心塌地地抗日!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展示出足够强大的实力,让他们不敢对我们起歹心!”

李勇沉吟着说:“破坏清源国军和鬼子之间的默契看来我们是做到了,可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展示出足够强大的实力?难道找机会和清源警备旅狠狠打上一仗?”

周卫国笑道:“这样当然不行!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们毕竟还是国民政府领导下的中国军队,留着他们也就为我们中国多保留了一份国防力量。同时也为了不让鬼子从中渔利!所以,我们只好通过打鬼子来展示我们的实力了!鬼子现在还想着借刀杀人呢,他自然不会随便打我们,所以我才要惹怒他们!这次鬼子如果真的因为我们袭击涞阳火车站而报复我们,进攻虎头山,那么就是我们展示自己实力的时候了!到时候只要我们能打退鬼子的扫荡,那么清源警备旅今后肯定不敢再打我们的主意!这就叫做以打促‘合’,只不过,我们打的是日本人,促的却是和国军之间的合作!”

李勇和吴有财相视一眼,都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不知涞阳的鬼子指挥官知道这样的情况后,还有没有心情对虎头山进行报复?

周卫国正色说:“话说回来,如果鬼子这次真的是要置清源国军于死地,那我们就更不能袖手旁观了!要是我们为了保存实力而坐视鬼子进攻清源警备旅,不说等鬼子腾出手来后再度全力围堵我们将造成我们的处境极其被动,就是光想想死在抗日战场上的那些国军将士,我们也永远无法心安!所以,无论如何,属于我们的担子,我们就一定要担起来!就算是不属于我们的担子,只要是为了国家,为了老百姓,我们也要咬牙担起来!因为我们都是军人,抵御外侮是我们的天然职责!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周卫国说最后一句话时,已经非常激动了,听得李勇惕然心惊!

周卫国平息了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后,说:“可以预料的是,鬼子即将对我虎头山根据地进行的扫荡,将比以往任何一次扫荡都要残酷!这一点希望大家都有心理准备!”

李勇点头说:“老周,你放心,虎头山的群众和我们都是一条心,我们有信心粉碎鬼子的这次扫荡!”

吴有财也说道:“支队长,县委县政府早就做好了反扫荡作战的准备。鬼子虽然兵力比我们多,武器比我们好,弹药比我们充足,但鬼子地形不如我们熟;在虎头山这样的山地,鬼子的重火力优势也要大打折扣;再加上鬼子在山地丛林中作战的经验也不如我们丰富;又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天时、地利、人和我们至少占了两样,我们一定能取得胜利的!”

周卫国说:“好!鬼子一向看不起我们这些‘土八路’,现在就让我们这些土八路教教他们怎么打仗!”


周卫国激怒涞阳鬼子指挥官的目的轻易就达到了。

这次持续不到五分钟的炮击对涞阳火车站的破坏之大是敌我双方都想象不到的!

由于炮击使用了燃烧弹,燃烧弹引爆了军火车上的弹药,弹药殉爆又引发了一连串更大规模的爆炸,涞阳火车站的大火一直到第三天中午才被扑灭——实际上大火并不是被扑灭的,而是在烧光所有能烧的东西后自己熄灭的!

刚开始时,就算从各个方向赶来增援的数千日伪军拼命往大火里浇水,也无法让熊熊的烈火小下去哪怕一点点!

所以到最后,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大火燃烧!

大火熄灭后,尽职的军需官还是对涞阳火车站进行了损失情况清点,清点的结果表明:储存在火车站仓库和停放在铁轨上的军列上的各种作战物资几乎已经损失殆尽!

其实这个结果不用军需官清点,有眼睛的人都能猜到!

这回涞阳火车站的站长也用不着像他的前任那样剖腹自尽了,因为他早已被烧死在大火中!

但近卫文的日子显然就不好过了!

在接到军需官对此次涞阳火车站具体损失的评估报告后,尤其是在反复大规模的搜查后终于有部队发现了对火车站发动袭击的敌军炮兵阵地,而情报机关又通过炮兵阵地遗留的一些痕迹和虎头山方向封锁线曾经有小部队通过的迹象推断出这次的袭击来自于虎头山的八路军之后,一向以沉着著称的近卫文终于愤怒了!

近卫文几乎是立刻就下定决心,至少在上面派来调查组或发下自己的撤职命令之前,一定要给虎头山的八路军一个深刻的教训!

而对涞阳火车站遇袭极度愤慨的旅团参谋部在得到近卫文的命令后,也仅仅花了半天时间就高效地拟出了对虎头山八路军的“扫荡”作战计划。

由于此前涞阳独立步兵混成旅团已被抽调走了一个步兵大队,所以此次“扫荡”作战,近卫文拟出动一个独立步兵大队又两个步兵中队,一个炮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再加一个团的警备队(伪军),从骑风口方向对虎头山发动主攻;另从太丰抽调两个中队外加一个营警备队组成侧翼部队,从太丰方向对虎头山发动佯攻;同时,清源方向也将有一个大队的兵力发动牵制性攻击,以防止清源国军对虎头山八路军进行增援——支那人的承诺毕竟不可靠!

此次作战的参战总兵力,将超过五千人!在这样强大的攻势下,近卫文有信心在一周内彻底解决虎头山的八路军!等解决了虎头山的八路军后,下一个作战目标就是清源的那支支那军队!既然那支支那军队起不到他应有的作用,那他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当天,近卫文向参战各部队下达了“扫荡”作战动员令。

第二天一早,此次“扫荡”作战的先头部队,一个鬼子加强中队和一个营伪军就搭乘汽车出发了。


川口正弘大尉身躯笔挺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双手握住军刀刀柄,将军刀立在双腿之间,双眼透过汽车前风挡看向前方。

虽然一路上的风景都很秀美,但这一切在川口大尉的眼里都似乎不存在!

现在他眼里只有仇恨!

就在三天前,他最要好的朋友,涞阳火车站守备部队的小谷中队长死在了火车站的大火中!而情报表明,火车站的大火就是虎头山八路军的袭击造成的!

早在昨天下午得知自己的中队将和一个营的警备队作为此次对虎头山八路军“扫荡”作战的先头部队后,川口就已立誓要用至少十个支那人的头颅来祭奠死去的好友!

川口轻轻地抚摸着军刀的刀柄,心中的热血渐渐沸腾!

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接下来,就是让手中军刀饱饮支那人的鲜血的时候了!


汽车终于停了下来,汽车驾驶员告诉川口,他们的出发点骑风口到了。

川口打开车门,第一个跳下了汽车,刚站稳,就大声叫道:“各小队集合,整理武器!”

训练有素的鬼子兵迅速跳下汽车,很快就整理好了建制,并做好了进山的准备工作。


涞阳警备一团三营营长李得久看着眼前乱糟糟的部队,竟然没有一点要生气的样子!

手下的这些士兵大多是第一次坐汽车,兴奋一点也很正常嘛,李得久心里这么想。

但川口正弘显然不这么想,他走到李得久面前,沉着脸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大声说道:“叫你的部队动作快点!我们需要的是一支伴随的友军,不是一群闹哄哄的鸭子!还有,整理好你的部队后紧紧跟在我们后面,否则我们将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说完,转身大步走了。

他实在没有心情在这群支那人面前哪怕再停留片刻!

李得久看着川口正弘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骂道:“快你妈个头!这么急着赶去投胎吗?”


不管怎么样,警备队终于整好了队形,川口正弘也强压怒火派出了一个火力小组作为先导,随后,带着自己的中队呈警戒队形跟在先导小组后面进入了虎头山!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嘻嘻哈哈的一个营警备队!

与此同时,隐藏在暗处前出侦察的民兵也向后送出了第一份敌情通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