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七章 战场杀戮

六指君1 收藏 48 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根据刘云的命令,凡是干部的就要给我冲在前面,否则一律撤销。连李信也带着他的一连冲了出去,至于刘云,还站在山上用三八式步枪不断的吞噬着人命。


鬼子们被背后突然冒出来的游击队打懵了,陷入包围圈的不得不两面作战,再加上指挥官被杀死,鬼子们陷入了极大的被动。


鬼子们平常非常的看不起使用土质装备的中国军队,特别是刘云这样的游击队,可是现在他们终于知道盲目轻视带来的恶果。


游击队员们除了少部分使用的是三八式和汉阳造以外,一半以上的人使用的是大刀长矛,冲锋的时候,使用热兵器的战士们冲在前面,而那些使用长矛的战士在后面殿后。


对面的“破烂军”将一挺轻机枪架起来,狂风暴雨般的子弹向鬼子的阵地泼洒过去,趁着鬼子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破烂军卯足了劲压缩鬼子的阵地。


很快,破烂军就显露出了他的真实身份,一个快速冲在前面、举着青天白日旗的旗手猛地一个呛啷摔倒着地上,刘云眯着眼睛看了看,原来是国军,那个旗手被日军击倒后,身边的国军士兵立刻接过他的旗帜继续呐喊冲锋。


鬼子们的两挺轻机枪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熄火,临时的机枪手干不了多久脑袋上面就会被人开洞,至于两个掷弹筒手,早就让人在脑袋上面开了两个洞,武器甩在一边,为天皇陛下“效忠”了。


鬼子的身后被游击队偷袭后,立刻调转一挺机枪,鬼子机枪手还没有作势就被刘云击毙,很快,又有鬼子快速过来准备操作机枪,这个时候没有压制火力简直就是找死!


刘云拼命的快速拉动着步枪枪拴“点杀”着靠近机枪的鬼子,很快,鬼子机枪边上摆满了一圈鬼子尸体,瞄准游击队的鬼子机枪从头到尾愣是没有响,至于瞄准国军的鬼子机枪,刘云百忙中看了看,嗯!那一边先缓一缓,我的人比国军重要!


赵延腰上别着手榴弹,手里端着上了明晃晃刺刀的三八式步枪冲在整个三连的前面,看见马常青冲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嘿!马家小子,你这个小子跑这么快干什么?有马骑了不起吗?


赵延特别羡慕马常青和刘云的私人关系,按道理来说刘云也非常关照赵延了,可是赵延依然觉得不够,现在既然有机会在刘营长面前表现一下,当然要好好的表现一下,赵延一路吼叫:“同志们!跟我冲啊!”战士们也跟着吼道:“冲啊!”


一个站起来的鬼子正要拉动枪栓,马常青的大砍刀带着呼呼的风声砍下来,一声沉闷的响声之后,鬼子的脑袋斜斜的飞了出去,一个特务掏出驳壳枪对准马常青就要开枪,刘云的扳机一扣,子弹带着热量从三八式枪口射了出来,然后沿着笔直的弹道飞越了五百多米,一头扎入了那个特务的脑袋,那个汉奸浑身一振,握着驳壳枪的右手缓缓的垂了下来,“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刘云拉开枪栓又换了一个目标,眼角在马常青的身上稍微逗留了片刻,这小子,当自己是战神吗?不象话!还在跟我赌气呢!战场不是儿戏!


鬼子兵被游击队冲入了阵脚后,他们或三或五迅速背靠背站着,将上了刺刀的步枪端平了,瞬间成了一个个“刺猬”,虎视眈眈的对准杀过来的游击队员,游击队的冲击居然完全被阻挡下来了!!刘云远远的看见了日军的迅速反应,虽然他们是敌人,但是作为军人,还是赞叹一声,这些小鬼子的确是精锐之师。


刘云估计对面的友军可能是国民党的残部,对面的国军也趁机发动致命的一击,大冲锋如同潮水般席卷过来,国共两军在小鬼子前沿阵地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游击队的一个骑手被日军用刺刀挑了下来,马常青铁青着脸驾驭东洋战马向着那个围成刺猬一样的鬼子圈疾驰而去,一个小鬼子的伍长咬着牙齿举起了步枪打算挑开战马的肚皮,可是马常青驾驭战马跑到鬼子面前了以后,猛地一拉缰绳,战马猛地停了下来,前蹄高高的抬起长声嘶叫一声,然后猛地高高跃起,带着呼呼的风声跳向这个鬼子圈,鬼子们吓得目瞪口呆,慌忙逃避,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绝佳的骑术!落地后,马常青毫不客气的挥舞大砍刀一刀砍死两个鬼子,转身又砍死一个鬼子,剩下的鬼子们怪叫着向四处逃窜,可是这些分散的小鬼子很快就被游击队的战士们淹没了。


面对绝境,在鬼子军曹的指挥下,鬼子们发起了第一次反冲击波,二十多个鬼子和特务向着刘云这边的游击队冲过来,李信看见鬼子们端着明晃晃刺刀的步枪嚎叫着冲过来了,推开身边保护他的战士,大声吼道:“小鬼子上来了,小的们,给老子冲!”可是没有冲多远,迎面杀过来的一个小鬼子的刺刀就挑中了李信的肩膀,战士们见状纷纷愤怒的喊道:“李副营长被鬼子刺伤了,为李副营长报仇啊!”“冲啊!为李副营长报仇啊!”“冲啊!”


刘云的嘴角冒出一丝冷笑,是不是看老子的人好欺负?虽然老子的游击队装备落后了一点,但是白刃战能力要比国军好多了。


游击队就像海浪一样,卷走了那些冲在前面的小鬼子,战士们对于鬼子的“刺猬”战术并不怎么在意,一个手持长矛的战士对着鬼子兵刺过去,鬼子兵用步枪一搅,荡开战士的长矛,然后这个鬼子兵往前面快速跨出一步,他的刺刀又狠又快地刺向战士的胸口,这个时候如果游击队员稍微一个迟缓,就会被鬼子用刺刀扎死扎伤,就在这个鬼子兵往前面跨出这一步的时候,一边的另一个战士的长矛已经刺入了他的柔软的腹部,那个鬼子的刺刀浅浅的刺入战士的胸口后缓缓的垂下来了,这就是“阵”的威力,在鬼子们的怒骂声中就这样很简单的破掉了鬼子“刺猬”阵型。


面对游击队强大的白刃战攻势下,鬼子们丢下一大半尸体和伤兵退下去了。侥幸活着的鬼子们不得不狼狈逃窜,那些退下去的鬼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窘境? “大日本皇军” 在中国还没有被国军打败过,即使是在大型的会战中暂时失败,也会很快再次反败为胜,现在更别说是眼前这种“乞丐”一样的军队。当然,有那么几次被八路军正规军“无耻”偷袭不算。


鬼子冲击游击队的时候,国军面对的压力突然降低,国军将士趁着鬼子机枪火力熄灭的空子,高喊着“杀鬼子”的口号冲入了鬼子的阵脚,渐渐的,鬼子呈现被分割包围之势。但是对于鬼子的白刃战能力,国军就显得有一点无能为力了,伤亡的比例几乎是二比一,鬼子的“刺猬”战术几乎让国军拢不了边。


国军杂木造的“汉阳”造步枪枪托非常地结实,有些杀红了眼的国军战士倒握着步枪的枪嘴巴,将沉重的枪托轮圆了狠狠地砸向鬼子,砸中了鬼子的头,鬼子的头骨就要裂开,砸中了鬼子的肩膀,鬼子就会锁骨砸裂,同时,鬼子的刺刀也会刺穿这个战士的胸口。


鬼子的“地盘”越来越小,从火线上抢救下来的伤兵在不断的哀号,很多小鬼子不能接受这种结局,再次组织了一次反冲击波,三十多个鬼子和特务再次向游击队杀过来,赵延心中一喜,回头向着刘云所在的山头看了看,嘿!看我的表现。


赵延端着步枪跳了起来,对身后战士们大声喊道:“小鬼子对着我们冲过来了,同志们,跟我冲!”战士们刚才打退了鬼子的第一次进攻,现在自信心大增,纷纷傲气冲天的呐喊着冲向鬼子,王打铁在后面拼命的追着,肩膀上面扛着一门松炮,这还是最轻最小的一门,心里不断地责怪赵延,你是不是属兔子的?让我没有机会用这玩意儿。


双方的士兵还没有接触就首先纷纷扣动步枪的扳机,这么近的距离不需要瞄准,双方当头的一排士兵纷纷被击中倒了下去,一声声的惨叫反而更加激起了双方士兵战斗的欲望。


面对随时都可能来临的死亡,赵延略一迟疑后,呐喊着更加迅速的冲向鬼子兵,两方面的士兵杀红了眼,嗷嗷的叫着互相搅拌在了一起,战士们的阵法虽然还是那么不成熟,但是小鬼子吃亏在人数少,而且鬼子们围成的“刺猬”很轻易的就被马常青的骑兵队破掉,骑兵队员们没有马常青那么好的技术,他们就那么直接的冲向鬼子的“刺猬”阵型,小鬼子伸出刺刀来的时候,骑兵队员们立刻用大砍刀将他的步枪挑到天上去,然后战马就会狠狠地冲上去撞死他,一旦冲入鬼子的“刺猬”中间,队员们的大砍刀就会立刻砍向小鬼子们的后颈。很快骑兵队员们的身上溅满了敌人鲜血。


文海趴在地上,眼睛四处打转,鬼才知道那个刘云是怎么弄到这四百多号人的!还是先突围吧!从哪里突围比较顺利呢?前面杀过来的那些人中间有一些人穿着国军的军装,而后面的则纯粹是“叫化子军”,嗯!后面的肯定是刘云的游击队,前面肯定是国军,刘云还是不要招惹,那么我就从前面突围出去。捡起身边战死特务的步枪,稍微一瞄准,对着远处使用轻机枪射击的国军射手就是一枪,一枪命中脑袋。打死那个国军射手后,国军唯一的压制活力熄灭了,国军的进攻为之一缓,文海徒然升起一阵豪气,向身后的游击队望了一眼,哼!老子要走,天下间又有谁能挡得住老子!


文海聚集了几十个特务,向着国军和游击队之间的结合部冲过去,一个国军的士兵很快又端起了轻机枪,一串串带着死亡信息的子弹贪婪的夺取着特务们的生命,文海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停下脚步,在这铁桶般的包围中,也就只有这里能够冲出去。为了活命,人的潜力被无限的提高,一颗子弹在文海的背上划出了一条美丽的血沟后,文海甚至没有感觉到痛。


看着特务队的头子文海带着几个特务逃出了包围圈,惹得鬼子在后面哇哇大叫,一些鬼子也试图步文海的后尘,可是毛四一带着人已经紧紧地收拢了包围圈,将结合部已经修补得完美无缺。鬼子们开始绝望了,刘云看到一个鬼子伤兵嚎叫着将手榴弹的引线扯掉,试图冲入国军的人群中,还没跑多远手中的炸弹就爆炸了,他的尸体被炸得飞了起来。


鬼子的第二次反冲击波也彻底失败了,丢下近一半的鬼子尸体后退了下来,鬼子再也无力发动反冲击波了。而试图跟着文海逃跑的鬼子和特务大半被打死,这些人的死亡就好像釜底抽薪一样,彻底瓦解了鬼子们最后的一丝希望。


场地中间只有七、八十个鬼子和特务了,包围圈越来越小,勒紧鬼子咽喉之手越来越紧,接下来这几十个鬼子又被国共两军分割包围,残酷的白刃战还在激烈的进行,刘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对于鬼子的伤兵也绝对不能小看,他们很可能会与你同归于尽。


很快,刘云的担心就变成了现实,几个鬼子伤兵背着炸药包嚎叫着冲向人数众多的国军,虽然只有一个鬼子顺利地扎入了人群中,其他的三个鬼子全部被打死,可是这个鬼子却带来了极为巨大的伤亡,一捆手榴弹在人群中间爆炸,国军伤亡十几个人。一个国军军官喊道:“弟兄们都死了一大片,不要放过地上的那些鬼子的伤兵,用刺刀捅!”国共双方的战士开始疯狂的杀戮那些没有死的鬼子伤兵,即使是尸体也被刺上两刺刀。


游击队包围的鬼子,他们的机枪丢了,指挥官也死了,能够作战的士兵只有不到三十个了,战士们兴奋的冲击着鬼子的阵脚,渐渐的将鬼子逼到了悬崖脚边,可是天无绝人之路,这里居然有一个浅浅的山洞,有十几个鬼子跑得快,撤到了这个一个小小的山洞里面。


包围在外面的十几个鬼子背部靠着悬崖壁,端着步枪拼命的吼叫着不让战士们靠近,李信冷冷的一笑,手向后面一招,王打铁带着人抬来三门松炮(将结实的松树挖空,然后填满火药和碎石头、铁屑等,这种土炮在近距离威力巨大,每次发射可以将二十米以内的目标打得稀烂,不过这种炮自己也会因为巨大的后坐力“后退”一、二十米,而且只能使用三次,最主要的就是提防它炸堂。),李信要用这些松炮轰死那些顽抗的日军。


这三门松炮以前曾经被用来吓唬过刘云,现在要用在“皇军”的身上了!战士们将鬼子们围成一个圈防止他们逃跑,几个战士将松炮瞄准好了以后,同时点燃三门松炮,在鬼子们恐惧的尖叫中,三门松炮发出“轰!轰!轰!”三声巨响,呛人的硝烟散去后,面前的十几个鬼子成了“筛子”。


马常青在那一边砍死最后一个站着的日本士兵以后,来到山洞边,跳下马来,对身边的战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有十几个鬼子跑到山洞里面躲起来了。”一个战士说道。


马常青挤到洞口边稍微往里面看了看,“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在马常青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里面还传来鬼子叽里呱啦的尖叫。马常青狠狠地在地上跺了一脚,他妈的!这些小鬼子,今天非剥了你们的皮不可!


李信跑过来看见马常青只是划伤了脸,取笑着说道:“你没事吧?你可是刘营长的‘宝贝’,呵呵呵呵!你要是受伤了,刘云这个小子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马常青狠狠地盯了李信一眼,没有说话。哼!别人怕你李副营长,我可不在乎!


王打铁挥舞着手中的大砍刀将松炮劈成碎片,准备用烟熏死洞里面的小鬼子。


刘云下山了,身边一个干部战士都没有(干部战士们全部上了战场),暗中估计了一下,自己大概打死五十多个敌人,虽然身边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但是刘云真的很高兴,爸爸、妈妈你们知道吗?你们的儿子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哈哈哈哈哈哈!野猪队长,我鄙视你,哈哈哈哈哈哈!野猪队长,你永远也不知道我建立的功勋!哈哈哈哈哈!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刘大将军!哈哈哈哈!胜利了啦!!


下山后,首先要作的事情是和国军的军官见面,几个国军军官正在指挥士兵正在打扫战场,李信也在指挥人马打扫战场,双方都在互相戒备着抢着收缴武器和各种战利品。


刘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还没有怎么的就要起内讧了!正要走上前去调解,发现毛四一居然带着人对国军放了警戒线,刘云走过去低声问到:“你这是干什么?谁要你这么干的?”


毛四一对着对面的国军看了看,说道:“是他们先对我们放警戒线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再说了,李副营长也赞同我这么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