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冥 王 选 夫 作者:凌玉

sghgiaeee 收藏 9 120
导读:[转贴] 冥 王 选 夫 作者:凌玉

正文 第一章



南部某个小社区里,澄澈的金色阳光洒落,从清晨起,人们开始一天忙碌的生活。


社区里的男女老少交换着热络的招呼,以及开朗的笑容,有志一同的往豆浆店而来。


原本,这只是最平凡无奇的开端。


优雅的两层楼独栋洋房,门口摆了十张简便的折叠式桌子,桌旁坐满了人,看来热闹无比,喧闹与笑声此起彼落。人们忙着进食与聊天,翻阅今早的报纸,谈论最新的时事,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


负责掌厨的,是容貌清丽的女主人。


她墨黑的发绾成清爽的发髻,轻便的运动衣外,罩着一件洗白了的围裙。翻开眼前半圆形的铁盖子,蒸汽里带着温暖的甜味,她拿来朴素的青花瓷碗,用大型的汤勺舀起汤锅里的豆浆,将热腾腾的豆浆倾人瓷碗里。


清丽的脸庞因为劳动与高温而冒着些微汗珠,她始终带着温和的微笑,将一碗碗豆浆从手中递出。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扛着花生汤,稳健的从洋房内走了出来,眉宇问的霸气让人望而生畏,锐利的眼眸在看见她的一瞬间柔和下来,紧抿的薄唇绽出笑意。他将锅子放下,走到妻子的身边,亲昵的弯腰亲吻她的面颊。


「忙吗?」东方灭明轻声问,心疼妻子如此劳动。


宫嫱柳微笑着,顺手拿颈间的冰毛巾替丈夫擦汗。「还不是老样子,社区里都是老客户了。」*得好近,她站在他的怀中,只觉得无限安全。


看着妻子的微笑,他几乎想吻上她,无奈碍于身边众多的顾客,他只能叹息着强忍下来,期待着两人独处的时刻。


身后传来轻轻的笑声,清脆甜美。「羞羞羞喔,一大早*得那么近,在说什么悄悄话?」


咬着筷子调侃的年轻女孩只有二十出头,脂粉未施的五官也让人惊艳。细白如玉的肌肤上,灵活的大眼黑如点漆,噙着笑的菱唇温润小巧,她穿着运动服,短裤暴露出修长而无瑕的双腿,长发绑成马尾,活泼而有朝气。


「夫妻间的体己话。」东方灭明大言不惭的说道,双手环胸看着绫萝。


女孩眨动眼眸,偏着头笑着。「要不要说出来跟大伙儿分享,增进用餐情绪?」她伶牙俐齿的提议,分神咬一口热腾腾的饭团。


大汤勺轻巧的一转,恰巧敲上绞萝的后脑。宫嫱柳微嗔的看着她。「本店不提供这类服务。你要是真想听这类的话,就快些去找个情人,到时候要听多少有多少,也省得你没地方去,老是跑来我这儿耍嘴皮子。」


嘴里咬着脆脆的油条,绫萝摸着被敲疼的后脑,喃喃抱怨道:「顾客至上呢!你们夫妻怎么联手起来欺负我?」


她是这间豆浆店的常客,两年来居住在这个平静的小社区里,在早晨的运动后,始终到这里来解决民生问题。


在平静的小社区里,看似平凡的年轻夫妇以卖豆浆为生,甚少有人知道东方灭明与宫嫱柳的身分其实不简单,为了眼前的平静,他们付出不少心血。


而想到自己也曾为了这对夫妻出过一份心力,绫萝嘴角不由得往上翘,弯成有些得意的笑。


纵然因为身分隐密,所以也不能邀功炫耀,她只好将那份得意埋在心里,偶尔吃完早餐就脚底抹油快速溜走,理所当然的以为那是她应该得到的些许谢意。


分神喝了口冰豆浆,眼角却瞄见不少居民纷纷快速走避。偏头一看,她全身发凉的看见几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距离豆浆店不到十公尺的地方。车门被打开,十来个西装笔挺、身手矫健的男人下了车。


为了避免被波及,居民们端着盘子和杯子,经验老到的避难去。


绫萝咬着饭团,瞪大了眼眸,也想着要溜走,无奈对方是冲着她来的,由不得她如驼鸟般逃命。几个男人眼捷手快,在她有动作之前,以人墙将她团团围住。


东方灭明双手环抱胸前,凌厉的眼眸打量着突然出现的人们。他看不出这些人的身分,也看不出对方有挑衅找麻烦的意念,众人的目标全摆在绫萝身上。看这些人的身形和步法,似乎全都是功夫了得的高手。绫萝怎么会惹上这些人?


他妻子的这间小小豆浆店,似乎总会招来一些不得了的大人物。


「少主,老人家请您回去。」带头的男人必恭必敬的说道。


嘴里塞着食物,绫萝回起话来有些结结巴巴,不过仍可以听出她愤怒的语气。「少......少……少个头啦!不要那样叫我。还有,我不要回去。」她大声抗议着。


绫萝两三口把饭团解决完毕,嘴里含着来不及吞下的肉松,一个弯腰旋身,以利落的动作踢了出去,妄想着要撂倒其中一人。


简单的动作,可以看出她也有些不错的拳法基底,但是对方人多势众,又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没比画几下,她就被人擒住,像是待宰的小猪般,被男人们扛得高高的。


「灭明,绫萝有危险,你不能任由那些人带走她。」宫嫱柳紧抓着丈夫的衣袖,黑眸忧虑。


她将绫萝当成了自家小妹,看见绫萝有了危险,当然无法袖手旁观。握紧手中的汤勺,她冲动的想上前帮忙。


「放开我,放开我,我还没吃完早餐。」绫萝愤怒的喊着,在众人手中挣动。清爽的发型因为挣扎而凌乱,她用力一吹气,把遮挡在眼前的发吹开,同着东方灭明求救。


「东方大哥,我是你的客人啊,你总要来救救我。我保证,以后吃完不会偷偷溜走,一定会乖乖付帐。还有还有,我会留下来帮忙洗碗,帮柳姊姊煎蛋饼。啊,快点来救我啊!」发现身体正被人坚定的往轿车方向扛去,她更加惊惶失措。


早就知道那些老骨头会采取行动,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趁着她在吃早餐时派人来偷袭。这些人都是老骨头们身边的顶尖好手,她没有半点胜算。


「要命了,东方大哥,你不能袖手旁观。」她大喊着,脑海中不知为何竟浮现南宫扬的面貌,她直觉的说出所有能想到的人。「通知南宫扬啊,他不是最爱管闲事?叫他赶来救我也行。」紧张时刻,完全忘了远水是救不了近人的。


听到绫萝连他的拜把兄弟的名号都喊出来了,东方灭明看一眼妻子焦虑的眼神,无可奈何的松开双手,高大的身躯往前站出几步,衡量着要怎么从黑衣人手中抢下绫萝。


一个男人却迅速挡住他的去路,双手捧着一张浅灰色的帖子,必恭必敬的弯腰。


「东方先生,我们只是奉命带回少主,请别出面为难。」他简单的说。


看见帖子的那一瞬间,东方灭明震惊的僵住身子,缓慢的伸手取过帖子,他没有展开。视线落在绫萝身上,众多的疑点在顷刻间全然明朗,他露出微笑,没有再上前插手。


绫萝还在喊,「喂,有点职业道德啊,快来保护我这个客人。」


随着男人们前进的步伐,她的声音也愈来愈激烈。


宫嫱柳无法忍耐下去,咬紧了牙,没有时间衡量自身的胜算,握紧汤勺就要上前救人。步伐才刚迈开,一双坚定的男性臂膀却拉住她,将她的身子往后拉去,使得她不得不*回丈夫的怀抱中。她略微挣扎着,担忧的看着绫萝。


「别紧张,那些人不会伤害绫萝的。」东方灭明*在她的耳边说道。


将挣扎的绫萝小心地放进轿车中,黑衣男人拿出预先准备好的布条,恭敬的说道:


「少主,得罪了,这是老人家的指示。」他利落的用布条绑住她的嘴,很快的抽回手,怕被愤怒的她咬住。


喊叫声变成模糊的闷哼,只剩下那双眼眸里闪动着快要燃烧起来的愤怒火焰。男人们恭敬的鞠躬,之后将车门关上,猜拳决定司机后,没有一个人有胆量跟绫萝同车。


看着数辆轿车绝尘而去,宫嫱柳担忧的喃喃自语,「你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这些陌生人带走绫萝?」握着大汤勺,转头看着嘴角微扬的丈夫。「笑什么?」她心中有着些许怒气。


「我有笑吗?」他摸摸脸,嘴角勾得更高。


环抱着妻子,他对着阳光,缓慢的将手中的帖子展开,帖子展露在两人面前。


十六开的浅灰色雪铜纸,黑色的丝绸不知用什么方式嵌镶在纸中,交织成仿宋字体,看来高贵典雅,却也显得怪异莫名。这张帖子原本消失已久,前些日子重现江湖,而它一日一出现就将惊天动地。


「还记得这张帖子吗?」他问着妻子,想起前些日子,这张帖子的主人救了妻子一命。


宫嫱柳微微一愣,诧异地失声道:「这不是--」她无法说出正确的名词,心中满是困惑与震惊,怎么也难以想象绫萝会跟这么一张有着诡异背景的帖子扯上关系。


「看来,那个小丫头的身分的确不简单。」东方灭明缓慢的说着,在脑海中印证了从一看见绫萝就浮现的疑点。


那些人称呼绫萝少主,着实令人匪夷所思,不过这张帖子所代表的势力本就诡异。


那是一个自成一格的世界,旁人从来无法涉入与臆测。


浅灰色的帖子静默的躺在桌上,映照着阳光,黑色的丝绸代表着诡谲的前景。这是一张传说中能震动世人、拥有绝对权势的名帖。


冥王帖。


※※※


在南部专属于南宫家的华宅中,有着半晌的沉默。


浅灰色的冥王帖被放置在桌上,木桌之后的男人缓慢挑起剑眉,慵懒的神态没有改变,只是黑眸深处微微燃起诧异。


他斜*着庞大木桌,阳光从窗棂射来,渲染得乌黑的发色略略带金,一绺发落在深不可测的黑眸前,眸子里尽是慵懒,要仔细的探看后,才能发现埋藏得很深的内敛。挺直的鼻梁以及微勾的男性薄唇,配上高大坚实的身躯,他的外貌有让女人痴迷的本钱。


南宫扬缓慢的拿起那张帖子,翻看了几秒后,视线落在拜把大哥身上。年轻貌美的嫂子正坐在一旁愁眉苦脸。


「又一张?」他轻笑。


传说中冥王帖甚少发出,但是也不知该说幸或不幸,身边已有不少人收到这张名帖。就连南宫扬本身都曾经收到一张,看来冥王的势力已然蠢蠢欲动,在近期内会有所活动。


东方灭明略微点头。「来了一群黑衣人,奉上这张帖子后随即带走绫萝。」眼神平稳,只有了解事实后的了然。


「还吓跑了客人,也带走了绫萝。」宫嫱柳不悦的补充着。


「放心,只要灭明不插手下厨,你的客人会很忠心的再回来。」南宫扬简单的安慰,嘴角带笑。


他坐回椅上,将身躯舒适的往后*去。


「你对绫萝的身分知道几分?」东方灭明问道,看出他态度上的轻松。


「比你多上一些。」南宫扬耸耸肩,敲敲桌上的冥王帖。「我们事先就怀疑那丫头的身分不简单,只是前些日子在忙你们的事,没分神去理会她。但在你们婚礼前几天,我也收到冥王帖。」


前些日子风波不断。宫嫱柳原本是遭人陷害、在南宫扬的帮助下改换身分的通缉犯,躲避了两年后,在南宫扬的牵线下,与身为官方特务的东方灭明相恋。东方灭明替她报仇后,离开官方,在成婚后转而回到父亲东方旭的麾下效命。


为了替宫嫱柳报仇,意外的引出特务界一个又一个传奇人物前来插手。其中最不可思议的,是消失近十年的冥王帖,竟也示意众人给予东方灭明一切协助。此帖一出,天下人莫敢不从,宫嫱柳的事情很快的解决了,甚至在最危急的时刻,也有不明人士暗中保护她。


冥王的势力来自于神秘的中国青会,在乱世之中,青帮聚集了庞大的财力与人力,动乱与战争时期,俨然成为地下之王,青帮的领导人以「冥王」自居。那些势力数十年前从中国随着政权辗转来台,全然深入台湾的党政军经各种领导阶级中。只是随着物换星移,政局的改变,影响了冥王的势力,使得这个神秘的人物沉寂了好些时日。


然而,绫萝竟会与冥王有着密切关系。这是当初南宫扬始料未及的。


「怎么没说?」东方灭明有些不满,眯起眸子。


「早点知道这些,只会替你跟嫂子招来麻烦。」知道事关嫂子安危,他知情不报的罪就可以减轻些。


果不其然,东方灭明没有再追究,只是用眼神示意他明说。


喝了一口酒,南宫扬闲散的放松身子,微眯着眼,像头即将睡去的野生动物。他的一切光芒都是内敛的,展露在众人面前的,是无限的慵懒,以及看似无害的笑容。


平静水流下的漩涡,通常看来没有危险,然而若有人胆敢涉入,通常只有灭顶一途。


「我见到了前代冥王,他招我前去,谈论关于他那个三年前继承了冥王之位,却很爱到处管闲事的孙女儿。」伸出手,他懒懒的摆指向宫嫱柳。「那位现任冥王,就是当初在暗地里保护你的人。」


她微微一愣,心中隐隐浮现真相的轮廓,只是听多了冥王的种种事迹,她无法接受眼前显而易见的事实。


「这跟绫萝无关吧?」她抱着最后希望问。


东方灭明浇熄了她的希望之火,转出好友话中的含意,沉稳的宣布,「绫萝就是现任的冥王。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能得知我们的一切行动,以冥王帖给予协助。」


她发出呻吟声,将脸埋在丈夫的颈项里。「天啊,我竟然拿那些你煮焦的豆浆给她喝。」不再替绫萝担心,她反而忧心这样对待救命恩人,怕是会下地狱了。


他拍拍妻子,浓眉紧皱着,知道那些豆浆喝起来有多么可怕。


「前代冥王还说了些什么?」东方灭明直接切入主题。


南宫扬发出轻笑,懒懒勾着嘴角。「没有谈论到什么正经事,老人家对于我的应对与态度非常不满意,没谈上几句,就感叹我只是空有虚名的绣花枕头。」


当初谈了不到几句,老人就感叹南部族长的宝座坐错了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很礼貌的将他踢出大门。老人家修养好,没有补踹他一脚,嫌这次对话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东方灭明看着他,紧握着妻子的手,露出心照不宣的笑。


南宫扬平日的态度与一般豪门挥霍不成材的子弟没两样,身为南部各大族的族长,他接掌族长之位的头几年,还曾经大力整顿各族的分配,调停一些利益与权势的纷争,之后就展开了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享乐生活。


若不是前些日子因为宫嫱柳的事,他插手办了些正经事,让人意外他并非昏庸之辈,不然他这个昏君的形象真可说是无懈可击。


轻松的交握双手,修剪得十分平整的男性黝黑手掌,轻覆在淡灰色的帖子上。他脑海中浮现一双精灵般可人的眼眸,想起绫萝带着狂野,以及太过聪明的眼神。打从一见面起,他对这小丫头有着奇异的好感。


是因为在灵魂深处,他也看出两人的相似之处吗?


长指滑过细致的丝绸仿宋字。他曾经半开玩笑的用指节摩挲过她光滑洁润的脸庞,那触感至今记忆犹新……


「前代冥王蛰伏已久,这些日子来有些不甘寂寞。他想着要重新夺回往日的权势,首先第一步就是笼络其它的庞大势力,而最方便且牢不可破的笼络,就是联婚。」他平静的说。


东方灭明挑眉,抱着有些看好戏的心态。南宫扬无异是他与妻子的媒人,而眼见媒人有了复杂的男女纠葛,他有些幸灾乐祸。


宫嫱柳兴奋的眼眸发亮,身子往前*。「你是候选人之一?」


「落选的候选人。」他带着笑回答。「前代冥王对我已经完全死心,想来他手下的那些长老老早就曾经向他提过我素行不良,不配成为候选人。而他老人家则是在与我会面后,才全然的放弃联婚的希望。」没有野心与能力的族长,当然不配成为绫萝的夫婿。


「那么他们抓绫萝回去是为了什么?」宫嫱柳忍不住问。知遭好友被排除在候选名单之外,她好生沮丧,不由得担心起绫萝。


南宫扬与东方灭明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男人心里都雪亮明白。会派出人抓回绫萝,代表事情已经进入最后阶段。


「看来,他们是找到适当人选了。」他缓慢的说,仍旧维持一贯的慵懒,没有人发现,他故置在冥王帖上的双手略微紧了些。


以为跟那小丫头的缘分,大概就如同短暂交错的光芒,转瞬间就各分东西。


拥有各自的身分,拥有各自的权势,拥有各自的包袱……


他们该是无缘的吧?


指下的冥王帖,被阳光更烫出些微的暖意。他沉默着,慵懒的黑眸深处有着难解的谜。


※※※


她的愤怒已经超过临界点,一如即将决堤的汹涌江水。


下了车,众人一字排开,恭敬的弯腰等着她进屋,对她狼狈的模样早已司空见惯。


都已经回到这里,她知道再赌气也是没有用,只能硬着头皮下车,忍住满腔怒气不对黑衣人们发泄。这些人只是奉命行事,要出气也该找那些下令的老骨头。


「恭迎少主。」人们齐声喊道,不少人露出笑容,偷瞄着这个年轻貌美的冥王。


绫萝不耐的挥挥手,脚步没停。她不喜欢这个称谓,太过沉重了些,听人这样喊她,她就觉得肩上突然压了几十斤的重担。


这是一间坐落在南部,占地辽阔,设计精美的中国式庄园,名为豫园。因为设置在禁区内,所以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接近。经过小桥流水,嶙峋假山之后,在林荫之间方可见到庞大而精致的木质建筑。


她走在典雅的建筑之间,总会有时光错乱的感觉。这些中国式的装潢,代表着上一代心中对昔日荣华的缅怀。


奈何,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多少绝代风华已经消逝,徒留过往的野心与喟叹。她所接掌的,就是这些再难回天的势力。


推开雕花木门,闻嗅到花雕香醇的气味。偌大的点春堂里,摆放着庞大的圆形云母石桌,石桌旁有着二十四张酸枝镶桧的百年座椅。而堂匾之下,是而张陈旧的红木太师椅。


绫萝走进点春堂,环顾四周,有些诧异的发现所有老骨头都来齐了。二十四字辈的长老们齐聚一堂,平均年龄都有一甲子以上,满是皱纹的脸上难掩兴奋坐在太师椅上的,是前代冥王,而另一张太师椅,则是她的座位。


长老们看见她,纷纷站起身来,有几个而露不悦,不甘愿的也跟着站起来。


「少主,您可回来了。」有人热络的说道。


绫萝挥挥手,示意众人坐下。接任冥王之位三年,她最怕的就是跟这些人见面,虽然名号很好听,是青帮的现任领导人,但是她心里清楚,青帮众长老里,没几个将她当一回事。


一来因为她年纪太轻,二来则是因为她是个女人。


这些老骨头的脑袋迂腐得很,总以为女人办不了事。若不是当初她展露几下手脚,解决了一些纷争,加上爷爷力保,她别说继承冥王之位,怕是连点春堂都进不了。青帮数百年来的历史里,能进点春堂与男人们论事的女人屈指可数。


「不回来行吗?各位都派人来绑我了。」她冷笑一声,环顾眼前众人。


上一次二十四字辈的长老齐聚,是在她三年前继承冥王之位时,之后大部分的人采取消极态度,不再参加聚会,算是对她的抗议。而如今,老骨头们难得达成了共识,齐聚一堂讨论着。她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有些人眼里闪烁着算计的光彩。


眼前这些人虽说年纪大了,有些儿过气,不过好歹都曾经是被称为民族英雄的人物,能活过那段最风云诡谲的时代,当然不是普通人。他们一个比一个精明而诡计多端。


「要不是你像脱缰野马四处跑,需要动用到那些人吗?」沉重的紫藤拐杖敲击地面,轻易的得到众人注意。


太师椅上的老人有着花白的发与眉,以及沉稳慑人的神态,轻微的动作隐含无限权威。前代冥王,在青帮内的地位还是无人可及。


「帮里有您就够了,有什么事情紧急到必须要召我前来?」绫萝撇撇嘴,有些儿不悦。她只是负责扛名号,维持青帮表面上的平静,却很少出面决定什么。接掌冥王之位三年,她前些日子才开始使用冥王帖。


「若非事情到了最后阶段,我也不想召你回来,毕竟你回来后只会把事情弄得复杂。」老人看着唯一的孙女,白眉打着结。「前些日子你太胡闹了,竟跟官方特务扯上关系。」


她耸耸肩,修长的身段看来优雅美丽。因为年纪里,也因为本身冲动而有些狂野的性格,散发着旁人无法忽视的力量。


「我只是想帮朋友的忙。」


「冥王不需要纡尊降贵去做那些事情。」紫藤拐杖又是一下重击,长老们纷纷点头,不满绫萝自降身分,去与其它势力的人搅和。「我放任你去胡闹,只是想让其它人见识冥王的能耐,而你竟然只是在那群人跑腿。」老人家很是不满。


「人外有人,再说我不是什么事都要抢着出头的人。以江湖道义看来,见死不救才是最不应该的。」她满不在乎的说,厌烦了冥王所代表的责任与身分。此话一出,所有人眉头皱得更紧。


「通」字辈长老摇着头。「早些绑少主回来是对的,不能任由她乱闯,坏了青帮之名。」他本就不赞成让绫萝继任冥王,女人怎么能够成事?


绫萝的眼一腿,不留情的回道:「乱闯的人比盗用公款的人强多了吧?」


「通」字辈长老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的孙子前些日子卷了公款,逃到瑞士去,全*老冥王出面斡旋,平息各长老的不满,才保住他一张老脸皮。


这类事情,在青帮没落后层出不穷。领导阶层的年龄偏高,老人们握住实权不放,不相信外人,只相信自家子弟,而偏偏自家子弟从小就骄纵逸奢,不时捅出纰漏。


「唐绫萝,不得无礼。」老人家不悦的敲敲地板,指名道姓的唤她。


她弯唇讽刺的一笑。「看来我是历代来最窝囊的冥王,受到长老的冷嘲热讽还不得回嘴。」


「早早要你继任冥王之位,是为了让你熟悉帮内一切,不是给你特权。」


眉弯得更深了些,有着无奈与不悦,她将气愤硬压了下去。「爷爷,你知道我的能力,然而无实权的话,不会有人当我是一回事。这间点春堂里的二十四人,全都可以爬到我头上来。」


「过些日子,等你再成熟些,我会考虑真正给你冥王的权力。」老人家拒绝了。


绫萝翻翻白眼。「趁着还能够整顿的时候,把帮里的事情交给我,免得过几年残败到无力回天时--」


「住口!」屋子里的老人们几乎同时大吼。


她耸耸肩,识时务的闭上嘴,知道已经将这些民族英雄刺激得过头。


这些人曾经有过最繁华的日子,左手翻云,右手覆雨,掌握着一个国家的进退,怎么也不愿意承认属于他们的日子已经消失了,满心还以为能够重振旗鼓,没有看见有数百年历史的青帮早已经是百病丛生。百年老店,积弊已深。


她清楚的看到这一切,却没有办法改变。这也是她就任冥王后懒于振作的原因,积弊太深,而她却无实权可进行改革。说穿了,青帮的繁华已是昨日黄花。


老人们喘的喘、咳的咳,还有人用发抖的手拿出药丸来吞着。绫萝冷眼看着这些人,心想自己真是罪孽深重。她是想要敬老尊贤没错,但是老人们总不愿意听她想说的,弄到如今她也心灰意冷。


前代冥王再度敲击紫藤拐杖,拍拍胸口顺了口气。儿子、媳妇早死,只留下这么一个孙女儿,而绫萝十分优秀杰出,就可惜只是个女儿身,性格又太过冲动。他常怀疑会被这个不听话的孙女儿气得一命归阴。


「看来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你的确需要一个人来协助你。」他挥动着拐杖,指向脸色陡然间沉下来的孙女。


绫萝防备的看着众人,感受到老人们兴奋的气息。这些人似乎对她另有打算,不准备再放任她。


「我替你挑好了丈夫,你们在近期内就成婚,这是最好的决定。」老人家果断的说。


绫萝的脸色刷地变得苍白,不敢相信这些老骨头会如此对待她。由长辈指婚?她怎么可能接受如此荒谬的决定?


清澄的眼眸里,满是怒气与思索的光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