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新史 第三章 神州风云 第三节 远东佚事

梦游者 收藏 6 5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07/


与国内《通商条约草案》及其它与通商相关的协议能够顺利签署,完全是刘思扬他们没有领土和主权野心的原故:他们几乎全盘接受了北京政府提出的各项条件——此时的北京政府也不可能提出更苛刻的要求来。如果用现代的观点来看待这些协议的话,应该用“平等互利”来做为评价:远东得到了国内的市场和运输通道,国内也同样获得了远东市场和物美价廉的商品。


任务完成之后,刘思扬回到了远东,前往海参崴港。陈雨率领的舰队护送着大批装载着机械设备和人员的船舶已经抵达这里,海参崴港一片繁忙的景象,几乎到处都是建设工地。在海参崴通往比金、伯力和金龙城等各大城市的公路上,运输设备和人员的车辆昼夜不断、络绎不绝。


这些设备几乎全部来自菲律宾与美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等国签署的25亿美圆的招标合同:他们进口的都是核心的设备和技术,除去这些政府投资以外,与这些工程相配套的民间资本则高达近60亿美圆。这些资金绝大多数是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华侨资本,它们与菲律宾的国有资本一起以股份的形式加入到企业之中,除军工企业和需要保密的工业以外,这些股份制企业里面的国有资本几乎都没有达到51%的控股标准,而是由股东会、董事会和监事会组成了现代企业的管理模式——张自强他们可不愿意走“先国有化、再在几十年以后‘返工’、重新施行股份制”的老路,他们组建的企业基本上都做到“一步到位”了:这些在菲律宾、台湾和远东建立的所有大、中型企业全部实行股份制,政府只负责关键技术的引进和开发,企业的管理和经营权则由董事会负责,政府不干预企业的正常管理。与此同时,他们抄袭后世的《公司法》、《民法》等相关法律也适时颁布施行,同时颁布的还有《刑法》、《诉讼法》等其它法律。这些法律都借鉴了欧美国家相关法律的许多条款,基本上是把原中国实行的大陆法系与英美实行的法典法系结合在了一起,使它们的可操作性大大增强。


关于法律体系的问题,张自强他们曾经讨论过许多次,并邀请了许多法律专家座谈,以吸取其中有益的经验。他们最终结合后世的经验,把两大法系的精华部分组合在了一起:大陆法系中的许多条款回旋的余地太大,这也是造成司法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以刑法为例,同样是一个抢劫罪,可以判处3—7年有期徒刑,有立功表现的还可以减轻甚至免于处罚。那么究竟是判3年还是判7年?什么样的情况属于立功?最后究竟是减轻处罚还是免于处罚?如果这些最后都要交给法官来判断的话,可以说,同样的案件由不同的法官审理,因为有太多人为的因素左右,得到的结果肯定会相差很远。这样,其中的“猫腻”就产生了,所以大陆法系有它固有的缺陷,就是可操作性差。


英美实行的法典法系则是参照案例来做为审判依据的:同样是抢劫罪,区分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判决结果,这些案例经过议院的法律委员会讨论通过后,录入法典形成法律,以后出现类似的案件即参照执行。法典法系的优点是可操作性强、基本上剔除了人为因素的干扰。但也有它固有的缺陷:一是过于程式化,二是出现新的没有依据的案例,法官就需要慎重对待,审理的时间就会相应延长。三是需要一个较长时间的判例积累过程。他们综合了两大法系后,根据中国后世的经验和教训,施行了两者结合的新的法律体系:用文字叙述来确立法律的总原则、以判例法做为执法的主要依据。吸取后世的经验,他们在立法和执法中确立了“无罪推定”的原则,通俗地解释,就是重证据、轻主观,“宁可错放一千,也不冤枉一个”。中国经过长期的封建统治,在法律上形成了“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使一个漏网”的连坐传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人获罪、全家遭殃。即使是在新中国,这种封建思想的影响仍然随处可见:红军时期对西路军(即由张国焘率领的部队)的处理、文革时期的“红五类、黑五类”、官场上要看是“属于谁的人”,一般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都是这种连坐思想的具体体现。这种法律制度显然明显有利于封建统治阶级的统治,或者有利于产生独裁政治,却不利于建立“以人为本、使每一个人的能力都能得到平等发挥机会”的新社会。


新任命的海参崴特区政府“特首”兼远东共和国自治政府总理是陶亮,任期为两年。建立海参崴特别行政区的直接目的是验证在远东地区实行什么样的管理体制更合适,属于“试验田”的性质。选择在这里建特区更是出于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海参崴毕竟是军港,这里的海军舰队可以直接威胁日本本土。


海参崴特别行政区政府临时驻地里,孙嘉诚、陶亮、陈雨、刘思扬和新任命的海参崴舰队司令曹海波等在远东的二十几个伙伴相聚在了一起,大家都非常激动:在这段日子里,大家都在为各自的工作而忙碌奔波,能聚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


陶亮首先重点介绍了国内(指菲律宾)各方面的情况,第一件事是一个通知和一张征求意见表:中华电子公司的年利润达到了5亿美圆,按照原来的许诺,他们155个兄弟将平分其中一半的利润,今年每个人可以分得160多万美圆的红利——“百万富翁”的目标,他们只用了短短的两年就实现了!他们在电子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已经确立,按照中华电子公司现在的发展趋势,几年以后,他们获得的红利将会是个天文数字,而大家根本就花不了这么多钱!张自强和李清于是做出了一个决定:准备用这些钱成立一个投资公司,象诺贝尔奖一样,用投资获得的利润做为奖励基金,前期准备先建立两个基金会:


一个基金会是“基础教育基金会”:用于支持和改善全国的基础教育设施。百年树人、教育为本,中国历史上对教育的忽视,其教训是极其惨痛的:中国历史上出现的几乎所有失误,从根本上说都与国民素质的低下有着直接的关系。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一个:普及全民的基础教育。


另一个基金会是“科学研究基金会”:用于支持和改善科技人员的科研设施。科学研究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需要良好的实验条件。如果没有这些,仅凭“三寸不烂之舌”的说服教育,是无法把科研人才留下来的。即使勉强留了下来,他们也无法取得大的成就。


他们计划随着利润总数的不断增加,再设立三个奖项:


一个是“廉政奖”:用于重奖那些勤恳工作、廉洁自律的优秀政府工作人员,让他们在高薪之外,也拥有“正当发财”的机会。没有人不爱钱。历史已经证明,单纯凭借思想政治手段和高压手段是无法彻底解决吏治腐败这个顽症的,只有让那些为人民呕心沥血的“清官们”不必再甘守清贫、让那些贪污腐化的“贪官们”必须付出倾家荡产甚至是生命的代价,双管齐下,才能让中国的吏治从根本上清明起来。事实证明:这个“民间廉政奖”设立之后,与颁布的《政府官员反腐败法案》共同构成了两个官员们的“终极奋斗目标”,在客观上有效遏制了中国官员的贪污腐败问题;


一个是“自然科学奖”,他们准备将来让这个奖项成为与诺贝尔奖齐名的科学奖。设立的奖励学科分为基础物理、应用物理、基础化学、应用化学、医学、生物学、应用工程学共七个分奖项。现在,获奖人员只限定为“中国公民”:因为他们需要激励起国内科技人员的创业热情;


一个是“社会科学奖”,设立的奖励学科分为文学、艺术、哲学、政务管理和企业管理共五个奖项。获奖人员同样限定为“中国公民”。


高额奖励在客观上为从事各行各业的人才们确定了一个非常具体的奋斗目标,也必然会激发起他们的工作热情,同时也会逐渐把各国的优秀人才吸引到中国来。这是单纯的精神奖励所无法达到的:没有相应物质奖励的奖章、奖状和荣誉根本无法持久地吸引人才。这个道理,这些来自后世的人非常清楚,也非常赞同这个造福国家的计划。他们纷纷在陶亮拿出来的“征求意见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建议、签上了“同意、支持、好、赞成”等意见和自己的名字。


第二件事是口头传达各项工作的进展:一是炮钢研制工作顺利结束,进入工业生产阶段;第一架水上飞机试飞成功,单翼螺旋桨金属飞机的研制在他们的指点下进展顺利;


二是仿制的前苏联T-34坦克和CY-100自行火炮顺利通过了测试:T-34坦克具备出色的防弹外形,强大的火力和良好的机动能力,特别是拥有无与伦比的可靠性,易于大批量生产,是二战期间总体设计最优秀的坦克。它的研制成功,朝着实现部队机械化的目标迈出了一大步;


三是“建立自己独立的金融体系”的研究已经完成: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们一直把美圆做为货币来使用。这样做的原因,一是因为他们属于美国的“自治政府”,名正言顺;二是因为目前只有美国的经济体系是最稳定的。自从获得了大量日本的赔款以后,加上自产的黄金,他们的黄金储备已经达到了建立独立金融体系、发行自己货币的安全标准,经济总量也在迅速增加。所以,他们决定于1920年7月开始发行自己的货币——人民币。因为他们有大量的美圆储备,人民币仍然跟着美圆走是最佳的选择。人民币要想真正独立取决于经济总量的增长,最后让人民币脱离与美圆挂钩,可能要等经济危机的爆发了。


陶亮通报完以后,他们开始海阔天空地神侃起来:孙嘉诚讲打仗、刘思扬讲各国趣事、陈雨则讲起了航海遇到的许多希奇古怪的各地土著,陶亮则把刘思扬单独叫到了一边。看着刘思扬疑惑的目光,陶亮说道:“思扬啊,有一件事我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你吧:伊莲娜和她的哥哥、母亲,一家人都移居到远东来了,她们现在就在海参崴。”


刘思扬听到“伊莲娜”三个字,马上就楞在了那里:月光下那个美丽的、楚楚动人的身影和少女娇媚的笑容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又想起了答应伊莲娜去她家里吃饭、最后却失约的事情:“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吧?”刘思扬不禁心旌摇动起来。


陶亮看到刘思扬的这个表情,暧昧地一笑,说道:“小老弟,看来你还是忘不了这个伊莲娜呀!我看,上次在莫斯科你们一定是撞出火花来了,对不对呀?”闻听此言,刘思扬的脸色一变:他又想起了当年在上海伤害过他的那个恶毒的女人!他情不自禁地幽幽说道:“毒蛇口中牙,黄蜂尾上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唉!我还是不要招惹那样的女人罢。将来呀,我就从国内的农村里找一个不认字的凑合着算了。她们都尊崇‘三从四德、从一而终’的教条。依我看,这样的女人最好,省得我整天提心吊胆地担心‘红杏出墙’!呵呵呵!”


刘思扬受到的感情挫折,陶亮也听别人说起过。他劝道:“思扬啊,你可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世界上也同样有很多好女人。就拿你嫂子来说吧,她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我长期出海,成年累月地不着家,跟你们海员相比,我们还不能告诉家里人出海的时间和回来的时间,她们娘俩要比你们海员的家属更苦啊!可是你嫂子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埋怨的话,是她自己一个人把我们的儿子带大的!唉,也不知道她们娘俩现在怎么样了,我亏欠她们的,太多了......”


陶亮说着,眼睛里不由自主地充满了泪水。但是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呵呵呵,对不起啊思扬。本来是劝你的,我却跟你倒起自己的苦水来了!”他连忙走进里屋,把正在那里“侃大山”的郑云叫了出来:“小郑现在担任远东的情报局长,还是由他来给你介绍一下有关伊莲娜的情况吧。”


郑云今年26岁,是一个非常爱动脑筋的人。郑云喜欢惊险刺激的谍报工作,于是他主动提出要求进了南宫平的情报局,担任反间谍分局的局长。他在谍报方面的确有些天赋,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迅速破获了日本派遣到菲律宾的间谍组织,共抓获日本间谍11人。他也因此得到了重用,被南宫平派到了远东。


郑云对刘思扬说道:“我是在审查移民的时候发现伊莲娜的。她母亲是中国人,她哥哥是机械工程师,伊莲娜本人是罗蒙诺索夫大学的毕业生,她们一家人完全符合移民条件,所以很快就得到了我们的批准。因为你的缘故,伊莲娜是我们情报部门重点监控的对象。所以,我们对她们一家人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结果是:基本可以认定,她们没有间谍的嫌疑。”


刘思扬嘟囔着说道:“我跟她又没有啥关系,你们就不要瞎操心了。”郑云呵呵一笑,向陶亮点了点头,回到里屋继续跟大家“侃大山”去了。


陶亮说道:“思扬啊,我们本来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既然我们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就把过去的事情都忘了吧!大家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生活问题:我们如果总在这里做光棍,确实是不合时宜呀!你是我们之中的骨干,大家关心你的个人问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感情这个东西,需要讲个缘分。错过了,也就失去了机会。你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吧,许多在菲律宾的兄弟也都开始谈对象了,大伙都盼着你能开个好头呢!”他说完,把一个纸条塞在刘思扬手里,向里面走去。


这个时候,孙嘉诚悄悄走到刘思扬身边,一把把那个纸条从正在发愣的刘思扬手里抢了过去:“背人没好事!我早就注意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了!你跟老陶嘀咕啥秘密呢?让我看看:斯维特拉那大街36号。靠!这是什么呀?”刘思扬微微一笑:“你自己去猜吧!”说完,他并没有跟孙嘉诚争抢那张纸条,向屋子里面走去:他已经把那个地址记住了。


海参崴的地理环境和地形概貌和大连市很相像,是一座半岛山城。这座城市三面环海,东面为乌苏里湾,西面为阿穆尔湾,南面为金角湾,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天然不冻港。它濒临日本海,战略位置尤显重要。


海参崴的街头看不到高楼大厦,街面的楼房一般都是三、四层高。俄罗斯人的房屋特别讲究色彩的对比:白色的大理石墙壁,窗户的四周多用红色的砖头。反之,红色砖头墙壁上,都是白色的大理石窗户。墙壁的立柱则多半采用类似罗马柱形态的大理石石柱。但是,无论如何寻找,也看不到用法国人喜欢的大理石女性雕塑。这些建筑上,完全封闭的阳台要多过敞开的阳台,也许与海参崴每年冬季的日子太长有关吧。


刘思扬漫步在海参崴街头,感慨良多:长期奔波于世界各大港口的他到过海参崴。那个时候,这里是属于俄罗斯的土地。他对斯维特拉那大街的印象非常深刻:它是海参崴市最大的一条街道,始建于1860年。那个时候,街道两侧的建筑汇聚了几代俄罗斯建筑的风格,俨然是一座典型的俄罗斯建筑艺术的博物馆。而现在,他印象中的街道两旁的许多著名建筑,大多数都还没有诞生。


斯维特拉那大街上,有许多海参崴普通市民的住宅——伊莲娜的家就在这里的36号住宅里。刘思扬却从那里的门前走了过去:进,还是不进?他还是没有下最后的决心。他来到了不远处的阿穆尔湾畔,欣赏着这里优美的景色湛蓝的天空下,远处朦胧的岛屿好象是漂浮在海水之上,星星点点的帆船,若隐若现,令人心旷神怡;近处可以饱览阿穆尔大海边的旖旎风光,深蓝的海面上,碧波万顷,海鸥翻飞,气势磅礴的海浪一波一波地冲向岸边,迎风搏浪的舢板摇拽生姿,就象是一幅环形山水的水墨画......


这个时候,从市区的方向走来了一群人,两个身着便装的警卫员立刻同时把手伸进了衣服里,眼睛盯着他们,严密戒备着。刘思扬的眼睛却还是出神地看着大海,心里还在进行着斗争。


人群越来越近,他们的面目也逐渐清晰起来:那是6个年轻人。这么冷的天气,他们身上的衣服却穿的并不多。从衣着上可以看出是二男四女,其中的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身材高大,显然是俄罗斯人;其他的3个人应该是中国人。他们如同一群活泼的小鸟一样,唧唧喳喳地笑闹着向海边跑了过去。两个警卫员立刻向刘思扬靠拢过来。


沉思中的刘思扬被吵闹的人声带回了现实之中,他转头向发出“强烈噪声”的几个姑娘看去,眼睛却一下子定住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他的眼睛里,女孩的身体在大海的背景衬托下,形成了一条优美的曲线,分外动人。“伊莲娜!那个女孩儿跟伊莲娜的身材真象啊!”他不由自主地喃喃自语着。


人的感情是个非常奇怪的东西,谁也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与什么样的人会发生碰撞、产生爱慕。刘思扬在理智上是排斥外国女人的,但是伊莲娜这个外国女人的身影,却总是顽固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觉得自己很差劲,虽然受到过伤害,却还是对这种温柔漂亮的女人没有免疫力。但是不管他如何自责,也无法阻止伊莲娜在自己的脑子里出现。


女孩儿们在海滩上奔跑着,慢慢朝着刘思扬所在的方向靠了过来,她们也发现了那个一直站立在海边正在看着她们的男人。当她们看清刘思扬的面目之后,其中的一个姑娘如同触电一样直楞楞地呆在了那里,然后向他快速奔跑过来。刘思扬挥手制止了两个试图阻拦的警卫员:那个姑娘真的就是伊莲娜!


当伊莲娜娇美的脸庞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脑子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四目相视却默默无语,两个人竟然都忘记了使用语言......


长久的思念之后,思念中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伊莲娜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激动地把自己的身躯投向了刘思扬的怀里。刘思扬被突然出现在怀里的软玉温香所惊醒,却无法狠心把陶醉的伊莲娜从怀里推开,只好用双臂把她抱住了“也许,自己也希望能这样吧?”刘思扬在心里暗暗地想。


两个警卫员和其他的5个年轻人站在旁边,吃惊地看着这对莫名其妙“重叠”在一起的男女,这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却没有人再发出声音。


宁静的海滩、痴情拥抱的男女、安静地在他们旁边欣赏“免费激情电影”的观众,组成了一幅美妙的图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