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二章 孙家突变

六指君1 收藏 36 8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一卷 雄鹰展翅 第三十二章 孙家突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冷不防身后刮起一阵冷风,家丁甲当场被赵延“抹”了脖子,家丁乙则被刘云一拳头砸晕过去。


赵延对刘云不解的问道:“营长,怎么你的没有弄死?”要我“小心”的杀人,自己却留下一个活口,这不是摆明了不相信人吗?赵延还真没有猜错,对于暗杀,刘云只相信小马。


“全部拖走。”刘云说道,两个人将一死一伤的两个家丁往来路拖走。


回来后,发现那个骑手用绳子倒吊在树上,身上的鬼子军装被剥得干干净净,白净的皮肤上布满了条条红色的“刺青”,几个战士用尽办法折磨着他。一个战士甚至将一截树枝插入了他的肛门,骑手满头大汗,口中塞入的皮鞋几乎要被咬断,喉咙里面不断地发出一声声沉闷嘶吼,身体不断的左右挣扎,还有一个战士用沾满了冷水的鬼子军装在一边“守候”,一旦骑手出现昏迷,立刻将骑手泼醒。刘云看了看,暗自咂舌,不愧是土匪出身的。如果当初李信也是这么“招待”自己,自己和马常青只怕就会“晚节不保”。


刘云将骑手嘴巴里面的变了型的皮鞋拔了出来,说道:“你该说一点什么了吧?”


骑手张开嘴巴就是一口痰对着刘云吐过来,刘云轻轻一躲,闪到一边去了,一口带着血的浓痰吐到了一个战士的身上,战士们大怒,纷纷上前拳打脚踢,骑手痛及,骂出一句“鸟语”,原来是日本人,刘云扒开围着的战士,将皮鞋依旧插入骑手的嘴巴,说道:“狠狠地打!”


用冷水泼醒家丁乙,家丁乙甩了甩脑袋,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傻里傻气的问道:“我在哪里?”周围的战士们哄然大笑,但是又不得不压低声音克制着自己。


刘云自我介绍道:“我们是八路军游击队,你现在被我们活捉了,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就要回答一个问题,老实一点,别试图打歪主意,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已经上西天了。”家丁乙哪里肯老实,站起身来就要跑,却被一战士绊倒压在地上,倒在地上后家丁乙张开嘴巴就要喊,另一个战士迅速的将他的脑袋按入泥地中,然后快速的抬起他的脑袋,将一块破布塞入他的嘴巴,赵延也拖出了家丁甲的尸体让家丁乙看,家丁乙看见后立刻安静了。


刘云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反映够快,有一点“兵味”了。


刘云问道:“你们的交岗在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敲第三次梆子的时候,就会有人来接替我。”


“外面还有多少游动哨兵?”


“大概还有十来组,不是固定的,有时候多有时候少,但最少也有十组。”


“你们今晚的口令。”


“问‘窗前明月光’,回答‘疑是地上霜’。”


……


“好了,看在你还算老实,今天就放过你,回去告诉孙双泉,让他洗干净了脖子在家里等着。”刘云满意地对家丁乙说道:“不过现在还不能放过你,等一会儿我们要进去看看,如果你说的有假,回来就杀掉你,如果我们回不来,留在这里的人还是要杀掉你。”刘云用手指了指吊着的日本骑手说道:“你看,那是一个日本人,本来是要给你们去报信的,结果被我们逮到了,他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把头抬高一点看着他的下场。”


刘云走过去一把拔出鬼子骑手口里的皮鞋,奄奄一息的鬼子唧唧呱呱的低声不知道说着什么,说完以后望着刘云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闷笑。


刘云看得火气只冒,死到临头了老子让你笑,对身边的战士下令道:“弄死那个日本人。”一个战士亮出锋利的匕首,一阵低沉的割肉声音传来,将他的肚皮到胸口全部划开了,内脏流了一地。一旁土匪出身的战士倒是没有什么异常,王家村出身的战士立刻转过身干呕起来。


家丁乙看见了恐怖的一幕,半响才回过神来,想吞下喉咙里面的口水,却发现怎么也做不到,好半天才对刘云说道:“下半晚口令会改变,至于改成什么,我也不知道。”


刘云狠狠地盯了家丁乙一眼,TMD,刚才不杀人就陷进去了,这个家丁也不是一个什么好鸟。又看了看鬼子破碎的尸体,老子是不是越来越残忍了?或者有点轻度变态了?还有,鬼子最后说的是什么?可惜我的日语不怎么样!最后还对着我鬼里鬼气的笑,有问题!肯定有问题。对执行命令的战士问道:“你叫什么?是不是李信的人?”


“俺叫朱忠,李连长手下的排长。”回答问题的人利索的抹干净了匕首上的血迹。


够狠!是一个角色,刘云缓缓的转过身去,战士们太过于杀戮了,这样下去不好。


一个加强大队的日本步兵在黑色夜幕中走过来,骑在马上的三个鬼子军官不断的说说笑笑,少将木村敬上笑着说道:“佐佐木大佐实在是太小心了,一路来到这里非常的平安。”


“为了保卫您的绝对安全,这是应该的。”左边的武田和夫少佐说道:“支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国家,如果不是战争,可能这一辈子我也不会知道世界上有这个美丽的地方。”


右边的犬长伊少佐取笑着说道:“武田君,你错了,我怎么只看到支那无处不在的贫穷?”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不怀好意的笑道:“武田君的祖父以前很穷,武田君很小的时候经常为了吃饭而发愁?是不是这样呀?嗯!武田君?”


武田很生气的瞪了犬长伊一眼,没有说话。


木村敬上看见两个部下斗嘴,哈哈大笑起来,一左一右抓起两个人的手,笑道:“好了,你们不要互相怄气了,等以后战争结束了,你们可以就住在支那,天天吵架,哈哈哈哈。”


武田和夫没有和犬长伊和解的念头,依旧生气的说道:“我宁愿住到富士山的火山口,也不愿意和这个无礼的人住在一起。”


犬长伊也丝毫没有停止恶作剧的意思,继续取笑道:“现在你的祖父已经是北海道一个非常有名望的富豪,只要你回国后肯到他那里认错磕头,他的所有财产就会让你继承,你怎么了?武田君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哈哈哈哈!”


木村敬上打断了犬长伊的笑声,不悦的说道:“犬长伊君,君子不揭人之短。”


武田和夫猛地拔出指挥刀,驱动马匹来到犬长伊的身边,愤怒的说道:“犬长伊!你这个无耻小人,我要和你决斗,就像一个武士那样,快拔出你的玩意儿。”


木村敬上驱动战马来到两个人的中间,说道:“大日本帝国的武士只和敌人作战,武田君收起的你武器,犬长伊你现在必须向武田君道歉,否则,你以后也不用再跟着我了。”


呆若木鸡的犬长伊愣了片刻,点头说道:“武田君,何必那么认真呢?如果刚才的无心之言冒犯了您,那么现在请您原谅!”


“哼!”武田和夫收起了指挥刀。


走了很久,三个人一直没有说话,惹得大家不高兴的犬长伊主动对武田示好,说道:“武田君,说说你的那个雅子一样的中国老婆好吗?可以吗?你们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武田的脾气又来了,瞪了犬长伊一眼,没有搭话。


木村敬上来了兴趣,笑着问道:“武田君,这种事情你应该向我们说说。”


犬长伊的臭嘴巴又来了,说道:“武田君在‘支那’作战的时候,交战中‘支那’士兵试图逃跑,武田君亲自带着人追击,追击战中发现了一个‘支那女人’卷入了战火,消灭了那些‘支那’士兵后,那个女人就落入了武田君的手中。”说到这里就不肯说了,眼睛却望着武田,武田“哼”了一声,将头别过去。


木村敬上奇怪的问道:“犬长伊君,你怎么不说了?”


武田和夫狠狠地瞪了犬长伊一眼,然后一拍马屁股,战马驮着武田疾驶而去。


木村敬上对犬长伊问道:“他这是怎么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快说吧!真是急死人了。”


“将军阁下,那个女人长得非常像武田君死去的恋人雅子,您是知道的,武田君就是因为雅子的原因和他的祖父闹翻了。得到了那个‘支那’女人后,想不到她却死活不愿意跟着武田君,武田君一生气,喝醉酒后一刀杀死了他,等那个女人死后武田君又非常后悔。”


“哦!”木村敬上点了点头,说道:“想不到我们的战神武田君还是一个情种,哈哈哈!”


正在说话间,前面传来了两声枪响,犬长伊神色一变,喊道:“戒备!保护将军阁下。”


没有多久,跑到前面去的武田和夫飞快的跑回来了,看见日本兵正在摆开警戒阵型,立刻喊道:“结束警戒!结束警戒!”


犬长伊喊道:“武田君,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武田和夫说道:“将军阁下,前方开路的小队长井上少尉失手打死了两个蝎子村的民团。”


“哦!”木村敬上陷入了沉思,很显然,前面离蝎子村不远了,送信的军曹按道理早就因该到了,如果真的离蝎子村不远了,那么他们早就应该出来迎接了,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


犬长伊也知道出了一些问题,不过,他并不放在心上,对木村说道:“将军阁下,既然我们已经快到地方了,那么我们就加快脚步吧!”


武田和夫站在马镫上,立起了身体向远处看了看,说道:“将军阁下,这里离蝎子村不远了,可是为什么没有维持会来迎接呢?听佐佐木大佐说这里的维持会会长非常欢迎皇军。”


刘云瞪大眼睛看着几十米外的几百个日军,天啊!这还只是眼前的,后面的还不知道有多少,身边的战士们连大气都不敢出,至于那两个死人,早就匆匆的埋了起来,就这还不放心,生怕鬼子嗅到血腥味,几个人整齐的趴在埋了尸体的浮土上。


难怪那个死掉的鬼子会笑得那么诡异,原来他指望自己能够撞上他们的大部队呀!


至于家丁乙,一个战士将他捆好,然后在他后脑勺敲了一拳,“伺候”着他“睡”过去了。刘云在一边扯断一根小草,TMD!这些小鬼子怎么不坐汽车,三更半夜的行军干什么?不会是来找老子麻烦的吧?


孙双泉的眼皮老是在跳动,是管灾的右眼皮,心思总是无法安定下来,站起来对佣人说道:“给我把搡国柱叫过来,等等!还是别叫他了,你给他传个话,让他加强晚上的巡逻,多派几个人出去,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大意。”山上的土匪哪里是那么好相处的?白天虽然让他们吃瘪,但是害怕他们偷袭呀!哼!不给他们一个厉害瞧瞧,他们又不知道“自觉”,等过几天之后,佐佐木大佐就会派兵过来了,看他们还怎么折腾?


在房间里面转了几个圈,心思回到了儿女们的身上,唉!一个比一个不争气,简直就是前世的冤家,几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会花钱,唯一的女儿天生乖巧,可是偏偏却喜欢汪志毅的公子,这不是要人命吗?听下人们说小姐居然派人偷偷的和汪少爷联系过,如果被日本人知道孙家和汪家有过联系,那还不翻了天?仅仅凭借汪家对孙家恨之入骨,这种婚事如果能成,黄河的水也能倒流了。唉!不想这些了,岁月匆匆催人老,眼下时局混乱,今天富贵不知明天死,过一天算一天,那还管那么多?早点脱了衣服睡觉算了。


孙双泉刚刚躺下,隐隐约约听到两声枪响,然后就听到桑国柱的大嗓门在吼叫,接着团丁们就被召集了起来,孙双泉不得不又起床,心里不只一次的唾骂土匪,就知道他们会回来骚扰的,娘的!天杀的!


等到孙双泉慢吞吞的穿好了衣服,走到户外,没想到迎接他的是明晃晃的刺刀,日本士兵铺天盖地的涌进了他的小王国,一个骑马的日本军官指挥日军将他的团丁统统赶到一边缴械。


孙双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大声喊道:“搞错了!皇军,敝人是这里的维持会会长。”看见没有人搭理他,孙双泉跑来跑去更加大声地喊道:“中日亲善!中日亲善!”


一个瘦瘦的翻译跑过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记耳光,骂道:“老东西,你咋呼什么?居然胆敢不去迎接皇军。”


孙双泉捂着脸不敢做声,他手下的团丁看见了。惊呼:“老爷被打了。”被鬼子排队缴械的团丁们骚动起来,桑国柱怒吼道:“那个敢动老爷?”几个民团闻讯拿起枪就要反抗,鬼子兵们立刻端起步枪对准了大队团丁,抢占了制高点的鬼子机枪兵也做好了射击准备,形势紧张到了千钧一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