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全球 第一部 统一全国 第3章 发明创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78.html


总管李林在旁边看得暗自咋舌。太子也太厉害了,一点也不像一个6岁的小男孩,思量着以后做事可马虎不得,否则准没有好果子吃。

接下来由李林给我介绍了一下宫里的调度安排,就回寝宫就寝了。

第二天,大约7点钟就醒了。洗漱完毕后和汪风一起来到后院。呼吸了一下清新空气,感觉一阵神清气爽。这古代和现代的空气差别太大了,一下就可辨出高下。

汪风开始教我一些武功。因为我是现代人的关系,很多东西他一讲我就明白,惊得汪风目瞪口呆。更重要的是我还时不时给他指出一些不对的地方,他已经处于石化状态了。

练了一上午,没有一点疲劳感。我估计是在时空穿越的时候被改变了体质。小时候就感觉我的力气不同,因为有时候我和姐姐“打架”,我的力气比她还大,这是严重不符合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

汪风今天算是看见什么是天才了,一个上午就练完了他要练一个月的东西。而且是眼看着我试验了一些当时没有的训练方法,“创”出了一种叫太极的专门以慢打快,以弱胜强的功夫(其实我也就只知道一些基本的力学原理,知道借力打力。要把这抄袭自现代的武学发展成一门完整的武学系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相信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挤身高手之列,自身安全也要高一些了。

吃过午饭,休息了约半个时辰,我把李林找来,让他去把宫里所有人的人事资料想办法搞来,造成一个册子给我,好方便我管理我的人。然后就和小林子给我安排在我身边随时候命的小太监李严,还有汪风和几个侍卫一起向柴房走去。

柴房里,小李子和几个侍卫都非常惊奇的看着,旁边也有几个厨子和杂工围观,都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东西。等到我指挥他们敲敲打打的做出了一把椅子,虽然比现代的差得远了,但总算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张椅子被我做出来了。我走过去坐上椅子,靠在背靠上,比跪坐在地上的方式舒服多了。

下人们这才反应过来这个东西是拿来坐的。心里对太子的巧妙构思佩服不以,尤其是太子也才是一个6岁的小孩而已。

我看他们一个个都惊奇不已的神情,就叫他们都来试了一下,完后问他们感觉如何。所有人都说太子实在是太聪明了,做出的这个东西舒服极了,不是跪坐可以相提并论的。

我又指挥大家做了一张桌子,放在椅子前,坐在椅子上,然后问他们如果这套东西用来看书吃饭的话如何。一个个都佩服不以,有点把我当神的味道了,没想到太子这么小的年纪却可以发明出这么方便大家的东西。

做完桌子,已经天黑了,我叮嘱他们不准传出去,否则我一定要打他们。他们都表示理解,毕竟堂堂太子却来搞这些“奇淫技巧”的东西是不可饶恕的,虽然他们这些下人不介意,但不表示皇上和那些酸儒大臣能理解,所以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过了两天,做了好几张桌子和很多椅子。平时我们都用桌椅吃饭,听到皇上或皇后来了就把我专用的一套藏起来,其他下人怎么吃皇上是不会管的。

第三天,小林子把造好的府内众人情况的册子交给了我。第一页写着他自己的介绍,原来他是因为家里穷,被2两银子卖到宫里当太监的(好可怜)。

第二页写的是汪风的介绍,想不到他家境到是不错,是洛阳一富。他从小喜武,9岁时在郊外看见一个病倒在路边的邋遢道士,把他救了回来。

道士在他家养了一个多月才把病养好了,不料这道士竟是道教祖宗“老子”的第21代亲传弟子,已经80多岁了。那阵子病倒纯属人老了后正常的生理机能弱化引起的,读者们都知道。那老道病好了后,看汪风根骨上佳,人品也不差,就随便教了点强身健体的功夫。不料汪风太痴迷与此,竟被他硬练出了一身不错的功夫。他老爹心眼一动,就想方设法把他送到宫里来当了一个侍卫。果然,从那以后,那些当官的知道他家有人在宫里当差,就老实多了,没再像以前一样对他家的生意为难了。他老爹生意逐渐壮大,成为京城几大富商之一,看来我想找人合作做生意的事就落在他老爹身上了。

吃过晚饭,把汪风叫来了解了一下他父亲的具体情况。他父亲叫汪天,有两家酒楼,一家绸缎铺和几家日用品杂货店。总资产也有八十余万贯,算得上京城一富。于是我叫汪风回去传召他老爹明天觐见,汪风领命而去。

当夜,城南汪天的书房内。

“什么?你说太子召见我?”汪天惊得跳了起来,虽然得知儿子在太子宫当侍卫,也算找了一个大靠山。但也没想过太子现在就要召见他这么一个不入官员法眼的商人。

“是的,我也没闹明白。殿下今年才6岁,但他的表现却一点都不像6岁的孩,给人一种老成的感觉,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下似的。不过太子对下人到很随和,这两天还没有发生太子责骂下人的事。”汪风答道。

“那你看太子召见我有什么事?”汪天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觉可能是太子要找你做生意。因为太子前段时间发明了一套叫桌子和椅子的东西,代替跪坐的方式,很方便的,你到太子府去一看就知道了。太子可能是要找你去做桌椅的生意。”汪天猜测道。

“做生意?不会吧?太子才6岁,根本就没出过皇宫,相信宫里也没人跟他讲生意方面的事情吧,他怎么会想到做生意呢?”汪天惊讶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太子把话传了下来,你还是去准备准备,明天跟我进宫见太子吧。”汪风最后说道。

“好吧,希望如你所说,是做生意的事情,别搞其他的麻烦事情让我做就好了。”汪天边说边出了书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