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亮军刀 上部抗战部分 第一百零一章 兄弟相残

雪亮军刀 收藏 12 39
导读:雪亮军刀 上部抗战部分 第一百零一章 兄弟相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11/


中午过后,八路军重新从三营的正面进行强攻。这次强攻打的非常有战术,先是隐蔽前出到了距离阵地五六百米的地方,然后利用土木作业,构筑了前沿的迫击炮阵地。很快一营和三营阵地受到了迫击炮的炮击。陈锋和其他军官对八路军的迫击炮射击的精确很有感触,这种准确度差不多抗战前期的日军才有。

短暂的炮火掩护之后,三营阵地正面开始有八路军呈散兵线进攻。进攻的方式是交替射击掩护,交替冲锋。而且射击的精准程度和上午有很大区别,陈锋通过望远镜观察,下午进攻的可能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

三营一方面组织火力压制,一方面用炮火阻挡八路军进攻的后继部队。这样的话就算表面阵地失守,只要后继部队跟不上,团里照样还能组织反冲锋把阵地夺回来。

炮击密度并不大,但配属在三营的炮兵观察员报的射击诸元非常准确,八路军只要有十几个人扎堆,马上炮火就打过来。炮兵观察员看来是个老兵,他主要是发挥榴弹炮的纵深打击能力,重点打进攻序列中的几个线路。透过望远镜,八路军组织进攻的待出发地和前沿指挥部都遭到了准确的炮击。

进攻的散兵线压得越来越近,陈锋放下望远镜,“陈章,你过来看看。”

陈章本来在陈锋后面五六米的地方打电话,匆忙说了几句,放下电话几步跑了过来。

陈锋指着前方,让陈章观察,“你统一指挥后面的榴弹炮,还有团里的迫击炮,要想办法把共军的进攻序列打乱。”

“是,没问题。”

陈章走出团部的临时隐蔽所,跑到了三营的营部,在面前摊开地图,然后对着炮兵观察镜开始指挥。

几个回合的炮击,陈章打掉了八路军前沿的迫击炮工事。然后组织后面的榴弹炮以集火排炮的形式进行火力战场遮断。

从三营的前沿看过去,前方六七百米的地方,火光冲天,炮火腾起了一团团火球,咣当,轰,后方的火炮密集地弹药倾泻到三营的前沿,组成了一道间断燃烧的火墙。

八路军冒着密集的炮火,在巨大的伤亡面前朝这边冲锋。很多士兵在通过榴弹炮火力网时被炸得血肉横飞,但后面的士兵仍旧前赴后继地往前冲。

陈锋看着这些不惧死亡的敌人,心里不禁肃然起敬。他非常想不通,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这些人勇往直前地冲锋,甚至是毫不吝惜自己的生命。

前沿有炸断了腿的八路军战士,一瘸一拐地朝这边爬,似乎爬也要爬过来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

随着散兵线越来越近,团里的迫击炮开始对前沿轰击,陈章看着炮兵镜修正射击诸元,迫击炮准确地落在八路军的散兵线上。

但在交替掩护下面,八路军越冲越近,好多衣服都烂了,端着刺刀,在炮火中就像汪洋中的一艘小船。

炮火的浪花打过来,小船好像淹没了,但很快从地上爬起来,小船继续划向彼岸。

很快三营的正面枪声响成一片,各个机枪火力点开始火力压制,连一级的轻机枪和营属重机枪按照事先的标定吐出火舌。前沿不断有八路军战士倒地。

此外冲到前沿的八路军也开始用机枪进行反击,他们的机枪准确度极高,往往一挺机枪能非常有效的压制住三营的好几个火力点。陈锋把电话打到前沿,让陈章一定要想办法打掉八路军的机枪火力,但陈章也在电话里叫苦,迫击炮炮弹眼看要接济不上了,而且还要重点打八路军前沿散兵线的进攻线路。

但八路军的机枪火力布置的相当灵活,很显然他们轻步兵的班排级火力掩护的训练搞的很好,机枪火力布置不死板,往往跟随着前沿的进攻。所以经常刚刚要通迫击炮火力,等炮弹砸过去的时候机枪阵地已经转移了。

不到半个小时,三营已经伤亡了几十人,而且一侧的阵地眼看就要失守。陈锋命令一侧的一营抽调一个连随时准备增援,一营的二连是营里的预备队,很快离开营部冒着弹雨增援到了三营。

二连刚上三营的阵地就出现了伤亡,八路军冲过来的战士投弹技术相当熟练,往往是手榴弹拉着了之后稍稍等一两秒钟,这样的话手榴弹差不多都是在半空中爆炸,弹片覆盖广,不容易出现死角。

严大勇在队伍的后面,从工事里面探出头,瞄准了投弹的八路就开枪。严大勇枪法是整个团里数一数二的,很快连续打倒了好几个投弹的八路。

鏖战出现在三营的这一侧阵地上,八路军也是不惜血本试图从这里突破,短短的几十米进攻路线上累累上百具尸体。

由于距离阵地太近了,师属炮兵已经没办法提供支援火力了,很快迫击炮弹不够基数,最后几十发只能用在最紧急的地方。整个三营正面失去了炮火支援。

八路军组织起敢死队,一队人光着膀子都抱着冲锋枪,另一队人也是光着膀子,身上左右各背着两个五枚装的手榴弹袋子,一边冲一边投弹。

敢死队很快突破了三营的侧翼,严大勇组织起兄弟从后面的纵深阵地开始反冲锋,所有的兄弟都上好刺刀,准备白刃战。

严大勇冲在最前面,他手上拿着的是美械大八粒,可以半自动射击,一边冲一边朝阵地开枪。

而八路的敢死队利用工事的射击死角一方面组织投弹,一方面用轻武器朝这边射击。

身后不断有手榴弹爆炸声,一股股的热浪烤得人睁不开眼睛,严大勇被爆炸震的嗓子发甜,精神好像都有点恍惚了。

枪膛里的子弹打空了,他匍匐在工事里面上子弹。大八粒唯一的缺点就是重新装填相当麻烦,再加上刚才他已经打掉了整整七个弹夹的子弹,枪膛里面滚烫的。他费力地拔开弹仓,把枪机拉回去,但子弹夹的铁片怎么也插不到弹仓的底部。他把弹夹拔出来,把子弹弹底在枪托上磕了磕,这次比刚才磕整齐了很多。他费力的重新拉开枪机,这次子弹装了上去,但枪机卡了壳,反复拉动了好几下,都到不了待击发位置。

这时有个人影一晃,严大勇从腰间抽出六连珠,把枪机掰开。人影一探头,两个人同时开了一枪。子弹擦着严大勇脖子嗖的一下带着股热风钉进工事的泥土中,严大勇的手枪也同时打中了他的肩膀,瞬间严大勇补了两枪,人影一头倒在地上,看军服的裤子,应该是八路军。

其实倒在地上的完全还是个孩子,一脸的稚气,一看身材就知道是个好庄稼把式。

严大勇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很同情地上的这个小八路,如果不是打仗,自己和这个后生也许能成个过命的朋友。

他把手枪插回枪套,然后重新把子弹全部从弹仓里扣出来,这次枪机能复位了,然后再把子弹别进弹夹,重新装填上。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八路军军官模样的人突然出现在工事上边,严大勇根本来不及拉动枪栓,也来不及抽出手枪。两个人都一愣,完全是本能地,严大勇抓住他的腿狠狠一拉,那人一头栽进工事,严大勇高举着步枪,刺刀扑哧一声,扎进了那人的胸膛。

刺刀抽离身体的瞬间,一股子鲜血喷了出来。

那人嘴角冒着血,显然已经被这一刀刺中了要害,他呆呆地看着严大勇,突然呻吟着喊出一声,“哥,我是二勇啊。”

严大勇亲手杀死了他的弟弟。

当年兄弟两个都要抗日,大勇先走了几天,投的是国军。二勇因为要送老母亲到亲戚家,晚走了几天,投的是八路军。

兄弟两个在抗战期间都立下了赫赫战功,先天的遗传,让两人都身手矫健,枪法如神。

两个在不同部队立下战功的兄弟,多少年后终于以这种方式见面了,而一见面,哥哥就杀死了弟弟。

“二勇,是我啊!”这时严大勇已经认出来了,他扔了枪,一把抱住自己的兄弟。

“哥,我终于见着你了,哥,我想你啊,哥,抱抱我,我好冷,哥,咱们回家先给你娶个媳妇,生几个娃,哥,哥,哥……”

声音越来越低,身体慢慢变冷。

二勇嘴里喷着血沫子,眼神恍惚地看着大勇,瞳孔一点点散开。

严大勇泣不成声,“操你妈的老天啊,咋就这么不长眼啊,”边上的兄弟想上前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严大勇拔出手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

砰……一声枪响,哥哥倒在弟弟身边。

这就是国民党发动的内战,哥哥打弟弟的内战,哥哥和弟弟都好不容易熬过了抗日,打跑了小日本,现在却要兄弟相残。

战至傍晚,三营表面阵地两次易手,最后八路军伤亡严重,放弃了进攻。当天晚上被围的八路军机关被全部攻破防线,所有人被悉数屠杀,很多都是战斗到最后一刻。

团里很多人在白天的战斗中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很多人都感慨八路军的那种视死如归的精神。陈锋隐隐觉得,这样一支作战勇敢的军队,很可能最后终究会颠覆这个腐朽的国民政府。

八路军当天晚上脱离战斗,主力失去踪影。

团里也被从阵地上撤了下来,当最后看过去的时候,那群不屈的身影似乎还在那里无声的搏杀着。

陈锋听二连的兄弟说了严大勇的事情,团部的军官基本上都和他很熟,大家都摘了帽子默哀。

第二天团里出了笔钱,将兄弟两个合葬了,墓碑上写着“抗日英雄严大勇严二勇兄弟之墓”。兄弟俩终于团聚了。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