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四章 冲突(一)

lovedxy2003 收藏 16 32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四章 冲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


两个小时后,红军终于“忍无可忍”地向拒绝合作的抗日联军发动猛烈的轰炸和炮击,一百多架飞机飞临哈尔滨的上空,把阳光都遮住了。巨大的航空炸弹像雨点一般从空中落下来,在地面腾起一个又一个的火球。

“妈拉个XX,狗日的开始进攻了!”一个年轻的参谋一拳砸在桌子上,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怎么都不会相信苏联红军会向自己的阶级兄弟开枪。

指挥部附近落下了不小数十颗的航空炸弹,看来苏联对抗日联军指挥部的侦测进行的不错,一开始就对指挥部进行了重点轰炸。之所以会怎么准确,那些抗联老战士少不了“功劳”。

巨大的航空炸弹每爆炸一次,挂在横梁上的马灯就摇晃一次,灰尘被震的“扑簌簌”直往下掉。

司令部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原来是放在桌子上的茶杯被震落到了地上。

刘云伸手驱散了眼前浓密的灰尘,转身走到正中间那副挂着十万分之一北满地图面前。

这副地图是从日军指挥部里缴获的,里面的标注相当的详细,刘云在苏联红军可能进攻的地方都注上了标释。

空袭和炮击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

炮击停止后不久刘云就走出了司令部所在的地下掩体,外面的空气丝毫不见的比里面好。

放眼望去,城内大部分份的建筑物都已经化成类灰砾,只有极少数水泥建筑还仍旧伫立在那里;空气中飘荡着火药和粉尘的味道,战士们正跑来怕去地清理工事、拔出掩埋在瓦砾下面的战友。

“司令员……”满脸乌黑的小五跑了上来,“这里危险,您还是回到掩体里面去吧!”

看着浑身像被木炭抹过一般的小五,刘云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本在昨天他就下令将远塞北系那些在自己调教了几年的年轻参谋调回后方的,但他们说什么也不,说至少要等到苏联红军进攻之前才撤走。

等到昨天苏军来最后的通电之时再撤退已经来不及了,苏军已经将哈尔滨团团围住。虽然南面围城的军力量最薄弱,但却不是抗日联军所能够撼动的,先不说那莆田盖地的火炮,还有那令人生畏的钢铁长城和天空中多的数不清的飞机。

“战况怎么样了?”

“苏军对我们进行了无差别的轰炸和炮击……”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五有点生气,原本设在居民区的医院也遭到袭击,二十几个护士医生来不及逃出被掩埋在瓦砾里,等救护队把人挖出来的时候大部分已经牺牲了,除了二十几个医生护士牺牲之外还有大量的医疗器械被毁,那些从美国千里迢迢运来的设备就是战士门生命的保障啊!

“小五……”

“东西线只受到到炮击,苏军重点进攻的地方是北线……”

苏军进攻的重点线是北线刘云早就猜到,同时心里也宽慰一些。在自己进攻一个星期前进攻哈尔滨的时候,苏联也对关东军秘密宣战,为了抵挡苏联红军南下,关东军第一方面军将守卫在哈尔滨的精锐部队连夜撤出。关东军的头头们都明白,比起抗日联军来,拥有飞机、大炮、坦克的苏联红军才是最大的威胁。

正是由于原先守卫哈尔滨的精锐日军部队撤出,抗日联军才得以顺利地提前半天的时间攻克哈尔滨。

克服哈尔滨之后,刘云马上日本人民解放同盟前去“招降”哈尔滨北部防御群的日军,在抗日同盟军的努力下,饥寒交迫、抵抗意志极其微弱的日军大部分选择了投降。刘云得以顺利接收了那一带十公里宽左右的防御群。

那段防御群是日本针对与苏联发生战争而设计的,好些地方的钢筋水泥已经达到一米的厚度。刘云在接手这些防御群后又强行加工,将十几个重点防御群地下十几米全部连通,有着朝鲜战争经验的刘云相信那些阵地在抵抗苏军的进攻中会发生巨大的真体,尤其是靠近哈尔滨城乡结合处的那几坐小山上的防御群,只要指挥得当,他有信心将那里变成苏军的“伤心岭”。

“伤亡情况怎么样?”

“外线的主要防御点都遭到了猛烈的炮击和空袭,内线的数个防御要点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失,具体的伤亡数据还在统计之中……”小五看着刘云的脸吞吐着。

“有什么话快说,什么时候学会了婆婆妈妈、打马虎眼了?”

“司令员,在炮击过后不久,就有原老抗联的战士上前喊话,要求我们放下武器,说GCD的队伍不打自家人!”小五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刘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幸好老子没有把老八路放在外围的防线上,不然他们一喊话老八路临阵倒戈也说不定……”刘云抹了一把汗,这才想起在哈尔滨东面防御从松花江上西渡的正是老八路,看来得派人去把他们的阵地调换一下,将新军防在哈尔滨城一线,精锐老八路放在内线以便随时在必要的时候支援。

“结果呢?”

“他们哈了一会儿见我们没有反应就退回去了,接着苏军就上来了。”

“知道了。”

还好老抗联没有参加进攻!

现在在苏军手中的抗联部队就是以前在优势关东军围剿下时不时进入苏联境内休整的GCD抗日武装,苏联为了控制这支部队特别设立了教导旅,大肆在其中安插苏联教官。所以这次老抗联成了苏军手中的一把尖锐的武器。

还好老子有先见之明把新军放在了第一线,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司令员,他们可是抗联的老同志……”

“不管是谁,只要向我们要求解除武装、退出阵地的就是我们的敌人,即使是炕联的老同志,也不能放进来……”

“大家都是同志……”小五在一边嘀咕,被脸色沉重的刘云听见了。

刘云狠狠地盯了小五一眼,喝道:“再传我的命令,无论任何人,只要是向我军索要阵地或着要求我军停止抵抗解除武装的,我们都有权力进行自卫发击。记住了吗?是任何人!”

“是……司令员!”

看着刘云铁青的脸,小五还是第一次看见刘云发怎么大的火。

#

哈尔滨外线。

炮击停止后不久,苏联红军出动一个师一个坦克旅一万八余人数十辆坦克向哈尔滨外围的阵地发起了试探性进攻。

守卫在这里的都是刘云从哈尔滨所抓获的日军俘虏和侨民组成的队伍,还有的就是原伪汉奸政府的铁杆汉奸们。这些汉奸留在世上本来就会被公审之后定罪,该枪毙的枪毙、该坐牢的坐牢,即使勉强活下来在将来也是一大祸害,倒不如让他们死在保家卫国的岗位上。

而那些日本人则完全没有必要顾惜,在中华大地上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行,死了也是活该,刘云原本就对前三道防线没有寄予多大的希望,能尽量多争取一分钟就争取一分钟。

外线的前五到工事刘云都是根据历史上陈明仁守四平的经验设计的,陈明仁硬是靠着“准进不准出”的战术思想,两万由溃兵和保安部队组成的杂牌军硬是阻挡了林总麾下十几万民主联军二十几天。长沙起义后毛泽D还专门召见了陈明仁,称赞“我看打仗林B就是不如你”。

刘云根据后世偷师的经验将外先内围都安排成这样,命令前线的部队不准后退。一旦后退,格杀!

“轰……轰……轰……”红军的炮弹如同雨点一般落在第一道防线上,无数的泥土、石块和肢体飞了起来,留下一个个巨大的弹坑。第一道防御阵地被完全破坏,这里的防御工事原本就修的不好,在红军炮击后不久就纷纷失去了作用,大量的人不是被炸死就是被掩埋在地堡里出不来。

等炮击停止的时候,阵地上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站起来来。

苏联红军轻易地占领了第一道阵地,冲上阵地的红军发现满地都是散乱的钢铁和碎裂的尸体。

发现炮击的效果很好,红军指挥官命令火炮向后延伸,攻击队伍继续向第二道防线推进。

炮击,步兵坦克配合着推进,红军很轻易地就占领地三道已经完全不存在的阵地,而伤亡的情况更是微不足道。而一看到“嘎嘎”怪叫的坦克和装甲车的中国士兵似乎就丧失抵抗的勇气,纷纷成建制地投降。

许多红军开始还小心翼翼地跟在坦克和装甲车身后,左顾右盼地注意可能隐藏或者在炮火下存活的敌人,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一切都是多余,在己方炮火攻击的范围内,前进的路上都是炮火掀翻过来的黑黝黝土地,在如此猛烈的炮火下连存活的草木都很少,更不用说没有地堡、放炮洞做掩护的中国士兵了。

红军们直起身子,唱着《喀秋莎》,跟在坦克和装甲车后面高歌猛进,密密麻麻跪在路边的中国俘虏他们连看都不看一眼。

但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在第四道防线的时候红军终于遭到了激烈的抵抗。

弥漫着硝烟的战场上,低沉的轰鸣声逐渐逼近,一辆T-34探出头来,接着在它深厚出现更多同样发出怪叫的东西,再后面就是密密麻麻的步兵。

“轰……”一辆T-34触到了新军战士刚刚在炮击停止后才埋好的地雷上,只见那辆T-34下盘冒出了一道绚丽的火光,履带立刻被炸断,坦克开始燃烧起来。

被击毁的坦克兵刚掀开顶盖,被轰的光秃秃的小山包的响起了一片机枪声。

子弹“叮叮当当”地扫在那辆被击毁的坦克上,坦克兵句地地抖了摇两下,慢慢地溜进了坦克里……

机枪继续向坦克后面的步子群扫了过去,冷不防的红军被扫到一大片。几声“哇哇”的怪叫之后,余下的红军士兵纷纷趴在地上或躲在坦克身后。

四周的坦克纷纷调转炮塔,指向那个机枪阵地……

只见炮口红光闪过……

一秒钟都不到,对面的机枪阵地就已经不复存在,那几个机枪手被炸的飞到半空中……

一个没被炸裂的钢盔从半空中落下,沿着斜坡上滚了下来,到坡底的时候还兀自转过不停……

……

几个黑糊糊的东西越过坦克群落入后面的步兵群,掀起一片飞沙走石……烟尘散尽之后,只见那里留下了两个直径约十米的大坑,原本趴在那里的红军战士已经消失不见……

由于坦克只能直射,对躲在小山丘碉堡群后面的轰天跑小分队毫无办法,跟在后面的步兵群接连吃了五六颗轰天炮,死伤一大片……

……

一个由几个黑八路组成的轰天炮小分队正冒着炮火将威力巨大的炸药包发射出去……

坦克群想继续向前冲,却不料突然陷入进去,原来抗日联军已经从将松花江里修渠灌溉农田的水引到这里,经过数天的浸泡,已经出售不起坦克那几十吨的体重。顷刻之间,冲在前面的数辆坦克立刻陷了进去,动弹不得,后面的坦克急忙刹车停住……

红军的攻势稍稍受阻!

十几分钟后,十余辆浑身插满炮管的卡车开到了离联军阻击阵地月两千米的地方。

喀秋莎大威力自然是不言而语的,只一次齐射就让联军的阻击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刚才还活生生在地面的联军战士已经消失不见……

由于设置了反坦克障碍,坦克开不上去,于是步兵撇开了坦克冲了上去……

刚冲到前面,联军阻击阵地上又响起了机枪,红军被摞到一大片……

然后又是喀秋莎大显威风……

……

如此这般反复……

一时间红军居然冲不过去,那段二十几米高的制高点硬生生地拦在了红军前进的道路上……

负责进攻的红军师长用密集的炮火阻断了联军上其中内增援,但里面的联军好象无穷无尽一般,敲掉在表面的那一批,又有另一批从里面钻出来……

最后不得已,红军一面用炮火压制联军,一面呼叫飞机和重炮支援……

8月10下午四点半,第四道阵地全线失手,联军伤亡六万余中,其中大部分被红军俘虏。而红军的伤亡也在进攻第四道防线时突然呈直线上升,达到一千余人,还包括十数辆坦克……

红军并没有因为“巨大”的伤亡而停止进攻,他们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继续向第五到防线——哈尔滨外线最后一道防线进攻。

只要占领了第五道防线,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将重炮架在城外轰击城内的联军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