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的画像 英雄无敌远古时期的文明发展史

祖先的画像

英雄无敌远古时期的文明发展史

(有钻研古生物的兄弟,品一下,这个和什么有些类似呢?)


我们今天的旅程将从姆拉克爵士的城堡开始,姆拉克爵士是埃拉西亚王国中的显赫一族,他的先人早在里昂国王建国之前就已经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了。我们在姆拉克爵士的巨大陈列馆中可以看到爵爷先祖们的画像,瞧,这一副是著名的巴巴罗萨·姆拉克爵士,他是姆拉克爵士的曾祖父,埃拉西亚的东部边界因他而得到扩展;这一位是斯卡林·姆拉克爵士,是姆拉克爵士的七世祖,他曾经成功地帮忙里昂国王平定了一场宫廷政变;这副是第一任姆拉克爵士,是现任姆拉克爵士的十世祖,早在那时,他的部队就以速度而文明天下。


那么,如果我们再往前追溯呢?姆拉克爵士的十一世祖是谁呢?或者他的五十世祖是谁呢?姆拉克爵士自己也说不清——他没有更早的祖先画像了。好吧,既然我们不能在姆拉克爵士的陈列馆里找到更多的画像,那就让我们换一个地方去寻找那些画像,一个大自然留给我们的陈列馆——地层。


在埃拉西亚的诸多矿坑中,发掘出了为数不多的化石,这些远古生物的遗骸总是乐于给我们讲述一些他们的故事。我手上拿的是一块龙指骨化石,巫师们常用它来占卜(注1),一来是因为它年代久远,二来是因为它还含有些许魔力。而巫师们大概不知道,这块龙指骨化石代表这一个最早生活在恩洛斯大陆上的种族——龙族。


早在2.5亿年前,龙族就开始在恩洛斯大陆上展示他们的智慧。当时的龙族已经是一个成形的、拥有高度智能的族群了。龙族拥有和我们一样的七情六欲,根据体貌特征不同分为很多不同的种族(注2),各个种族都拥有自己的领地。各个种族之间有时也会为彼此的利用发生一些摩擦,但那些多半都是象征性的,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亡。这样的安逸生活持续了1.15亿年,直到1.25亿年前,一群善于思考的仙女龙发现了次元世界的存在,并由此发明了恩洛斯大陆上的魔法。魔法很快普及到大陆上每个角落,所有的龙都成为了魔法拥有者,他们之间固有的秩序也因此被打破。原本象征性的争斗因为魔法的使用而不断升级,各种攻击性魔法被发明出来,龙族原来的和平世界变成了死亡和争斗的战场。这种大规模的魔法战争终于在距今6500万年达到顶风,一场空前的世界大战几乎毁灭了整个世界,龙族也因此几乎灭绝。残存下来的龙族开始对魔法进行反思,他们不再轻易使用魔法,也不再为领地而争斗。为数不多的龙族或是开始休眠(注3),或是深居地下,从此开始了隐居的生活——龙的年代过去了。


龙族的推出让恩洛斯大陆安宁了很久,此间一直没有智能生物活跃在这个世界,万物按照自然母亲的安排安静的繁衍生息。直到距今400万以后,一群两条腿的哺乳动物粉墨登场,他们就是我们的祖先——南方古猿。


南方古猿已采用两足直立的行走方式,身体各方面具备了一系列人的特征。但他们还没有超越猿的界限进而为人,他们不会使用工具,没有语言,浑身披毛,只能依靠自然的安排生生死死。任何掠食动物的侵袭都有可能让他们从这片大陆上绝种,可能是神的眷顾,也可能是自然的安排,他们最终没有不但没有灭绝,反而进化的很好。到200万年前左右,南方古猿进化成了会使用工具的巧人,这是的他们已经褪去一身的毛发,过着以协作为基础的群居生活,会使用简单的打制石器捕猎动物。他们的脑容量也相应增加,直立行走让他们的胸部肌肉得到解放,进而进化出简单的语言。这就是我们共同的祖先改变这个世界的开始。之后的100多万年里,巧人进化出很多亚种,其中很多都因为种种原因灭绝了,存活下来的一小部分品种最终成为的自然的征服者。


距今4万年到3.5万年前,第一种成功适应环境并改造环境的物种出现了,他们就是健壮的纳安德鲁人。纳安德鲁人生活的年代正是恩洛斯大陆上的冰河期,一年只有一个月左右时间在0℃以上,年平均气温低于-30℃,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冰雪时代。为了适应环境,纳安德鲁人进化出来粗壮的四肢,结实的肌肉和发达的呼吸系统。他们拥有一个宽阔、高挺的鼻子,双臂短小但有力,巨大的脚掌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在雪地里掌握平衡。更绝的是,他们与一种藻类共生,这种藻类生活在他他们的血液中,在食物缺乏时期通过光合作用为他们提供赖以为生的营养,而纳安德鲁人这通过进食动物性食物给藻类提供蛋白质补充。共生藻类的存在让他们的皮肤变成绿色,这虽然可能让他们失去天然的保护色,但却可以帮助他们敖过艰难的冰河时代。一个健康的纳安德鲁人即时一个星期不进食也能保持身体技能正常运转,一旦他们找到食物,则可以一次性吃下占自己体重一半的肉类。这些生理特征让他们很好地度过了食物匮乏的冰河时代。


不过这些人并不是我们的祖先,我们可以称他们为我们的表亲。纳安德鲁人会使用火,有简单的语言,懂得策划和组织捕猎行动,这些都和我们非常相似。但他们有一点与我们有质的区别。纳安德鲁人使用装有木质手柄的石矛,他们的矛过于笨重,以至于不能投掷。他们唯一的远程武器就是石锁(注4),这种武器的命中率很低,而且只能对付小型动物。近距离的进攻让纳安德鲁人的狩猎变的十分危险,几乎每一次大型捕杀行动都会有伙伴陨命。这种情况一方面让他们变的更强壮结实,另一方面也让他们的数量一直没有质的突破。笨拙的语言能力也纳安德鲁人无法发展出宗教、艺术等抽象的思维方式——换句话说——他们没有我们拥有的想象力。纳安德鲁人只知道眼前的事,他们无法预计一个月或者一个星期以后的情况,这让他们没有储备食物的概念。在猎取到大型猎物以后常常是被撑得不能动弹,半个月以后又被饿的不能动弹。他们没有留给我们任何艺术或文化方面的遗产,冰河期之后就被新的人种取代了。


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多数人都认为纳安德鲁人已经在这片大陆上灭绝了。但最近的研究表明,他们的后代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他们就是被我们成为克鲁洛德人的野蛮人。经过与克纳马努人的混血之后,(注5)纳安德鲁人的智商有所提高,但显然还不足以与我们相提并论。他们继承了祖先的共生藻类和强壮的体魄,同时也继承了祖先的鲁莽和鼠目寸光,今天的克鲁洛德人虽然根本就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们的祖先是谁,但他们一直认为宣称自己才是这片大陆上最早的“人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的确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就在纳安德鲁人占领冰原的同时,另一支巧人的后代正在北方温暖的丛林中繁衍生息,他们被成为克纳马努人。这种人类四肢纤细、智力发达、皮肤白皙,他们才是我们的真正祖先。克纳马努人使用可以投掷的木柄骨制矛,这种矛可以在远距离杀伤猎物,这让他们的狩猎更加安全也更加有效。虽然克纳马努人没有纳安德鲁人那种光合作用的本事,但更多的蛋白质食物让他们生活的很好,同时也让他们的大脑更加发达。克纳马努人开始进行抽象思维,他们开始学会幻想和预测,开始设想未来和样子,宗教和艺术就随着这些幻想应运而生。(注6)他们不象纳安德鲁人那样置死者于不顾,而是按一定的仪式“埋葬”失去的同伴;他们不像纳安德鲁人那样毫无远见,而是想方设法为冬季或旱季储备食物。这些特性决定了克纳马努人总有一天将成为继龙族之后的又一个统治者。


在距今3万年左右,这批克纳马努人因居住环境的不同开始进化出不同的种族。一部分以植物根茎为主要食物的克纳马努人开始向地下索取生活资源,他们的身体为适应狭窄的巷道变得更加矮小,四肢也变得短小粗壮。地下克纳马努人发明了真菌农业,最早开始使用金属,一步步走向专业化进化方向,他们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矮人。另一部分以植物为主要食物的克纳马努人仍然保持着祖先的特点,他们有纤细的四肢,优雅的脸庞,尖尖的耳朵,白皙的肌肤和发达的大脑。他们最早发明了弓箭和种植业,并在以后的日子里唤醒了龙族进而开始学习魔法。丛林中丰富的物产让他们对动物性食物的依赖越来越小,转而以植物为主要食物,他们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精灵。


还有一个部分克纳马努人,他们走出了丛林,在平原上拓展自己的领地,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祖先——人类。人类没有向专精方向发展,他们唯一的特长就是善于学习,善于取他人之长。若干年后,人类与南部寒冷地区的纳安德鲁人接触并逐步取代了他们,成功的人类开始从龙族、精灵那里学习魔法,从矮人那里学习冶炼,从野蛮人那里学习战斗。他们虽然没有一项特长,但他们得以统治恩洛斯大陆的特长就是学习别人的特长。


不久之后,阿蒙人的出现带来的人类文明的崛起,和谐的智能生物们建立了龙族之后的另一个新世界。再后来,阿蒙文明覆灭,人类滥用魔法,重蹈龙族的覆辙——亡魂、异界生物和魔化人形动物开始出现在埃拉西亚。


纵贯人类的历史,我们不难看出我们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成功的。我们身边的其他种族曾经和我们和谐的共处,也曾经和我们发生这样那样的冲突矛盾。但我们依旧“统治“着这片沃土,依旧我行我素,我们是否也应该看一看我们曾经的路,再想一想我们未来的路呢?龙族的历史是否会在我们身上重演,命运的车轮是否将按照它固有的轨迹前进?一切的问题都只能让我们自己回答,一切的问题又都归结到两个亘古不便的话题上——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


注1:巫师在使用“骨占“法时会通过几块龙指骨的排列方式来推出未来。具体方法可以参见《伊拉龙》中的相关章节。


注2:现生的龙族有黑龙(幼年个体为红色,被称为红龙)、金龙(幼年个体为绿色,被称为绿龙)、各种元素龙(如水晶龙、锈龙等)、仙女龙等等,古代的龙族还有很多其他品种。


注3:处在休眠状态下的龙族可以存活上万年。


注4:石锁,一种投资武器,两头有打磨光滑的石球,中间系以有韧性的绳索。使用时握住绳索中间在头顶做圆周运动,在势能打到最大时投掷出去,以击打或缠绕猎物。


注5:纳安德鲁人在与人类接触之后几乎灭绝,但是一部分纳安德鲁人与人类的混血儿存活下来,这就是现在的克鲁洛德野蛮人。


注6:在很多史前洞穴中有很多克纳马努人留下的岩画,大多数都是一些动物的图案。据推测这些岩画是为了祈祷狩猎到更多的猎物而作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