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程开克带着十几个人分别坐了几辆轿车往来凤观这边干。这段时间程开克混得不错,他一直在帮任为民处理一些纠纷,包括公司和业主,公司和公司之间的各种纠纷。

B市的房地产圈如同一个散打大擂台。前段时间程开克就和另外一家公司的员工打了一架。那是在一个展会上面,为民公司的展台紧挨着华天公司的。为了吸引人气,为民公司弄了一对大喇叭,还找来十几个模特做表演。

为民公司的喇叭声音很大,华天的人和客户交流得喊。那天下午,华天过来几个人,和为民公司交涉。

“能不能把喇叭声音关小点。”华天的人说。

“嫌吵?嫌吵回家呆着去。”为民的人说话很冲。华天的员工碰了一鼻子灰走了。

有过一会儿,为民的模特表演还在继续,华天的人实在受不了了,过去一个女的把为民的喇叭转了个方向。

结果为民的人不干了,一个电话打过去,程开克带了十几个人过来。

“谁干的?”程开克问。

“那边那个,扎马尾辫的。”

程开克努努嘴,上去十几个混混把那个女的从华天的展台上揪出来一顿暴打。打完之后程开克的人扬长而去。一个多小时后,警察来了,简单录了口供。

第二天,程开克又来了,他走到华天的展台问:“服不服?”

“你们等着,我马上报警。”

程开克笑嘻嘻地走了。他前面刚走,后面跑过去一群人,冲上去用棍棒把华天的人不分青红皂白一顿暴打。整个华天公司参展的员工,都被打了。

圈里有人说,房地产公司赶上开武馆的了。

但事情不算完,吃了亏的华天公司肯定不会轻易罢休。展会刚刚结束,在为民公司现开盘的明天小区门前,又发生了一次大规模械斗。华天公司雇用了五十多人,手持棍棒把为民公司在明天小区的售房处被砸了。但程开克玩得更神,他迅速纠集了一百多人,在路口拦住了对方。

整个械斗持续了十几分钟,各路混混纷纷登场,场面比武打片还好看。

这次华天彻底被打服了,他们找的混混下手没有对方恨,人数也少,很快被打散了。

“任总,我服了。”华天的老板给任为民打了个电话。

“服了就好,咱们也就是点到为止,没必要闹僵了。”任为民说。

事情平息了下去,对方被暴力屈服了。程开克声名开始显赫了起来。

但真正让任为民看到程开克的心狠手黑却是另外一次的事情。也就是上文说到的福利城项目,那也是为民公司盖的。小区盖完之后已经两三年了,但还有很多民工没有拿到工资。差不多十月底的样子,一天下午,三十多个手无寸铁、身无分文的民工坐在为民公司门前面静坐讨薪。而B市的媒体都得到了上面打的招呼,不得报道此事。打招呼的是宣传主管单位,媒体选择了沉默。

无助的民工苦等了三天,为民公司一分钱的工资也没拿出来。民工们快要绝望了,陷入绝望的民工堵住了为民公司的大门。

“一群穷棒子,想他妈造反啊。”任为民在电话里面咆哮起来,他无法容忍这样的挑衅。

在今天,穷人就等于绝对的弱势。可是那些作威作福者,可曾想到过,穷人其实是最可怕的。几十年前,这个共和国就是一群穷棒子浴血奋战,纵横四海打下来的。

正是这些穷人们,打完了八年抗战,拯救了我们这个民族。

正是这些穷人们,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昂首打垮了世界第一强国的军队。

一个轻视、忽视穷人的国家的明天会怎样,我想,如果坐视这样下去,我们的明天将变得无法想象的可怕……

程开克带着七八十人赶过去了,手无寸铁的民工被围住了强行拖到地下停车场殴打。程开克手持灭火器,猛喷几个民工。事后共计三十二名民工被送到了医院。

穷棒子们被打翻在地,楼上的上流精英们春风得意。

“打得好,小程,我最喜欢你这样雷厉风行的手段。”任为民说。

“谢谢任总夸奖。”

穷人在流泪,穷人在流血,穷人流了汗之后还得流血、流泪。

谁来救救我们,谁来救救中国的穷人,救救中国的农民!(妈的,写到这里,我第一次哭了。我是一个没本事的人,百无一用是书生,我只能写出来。但我很恨我自己是一个窝囊废,我帮不了我的农民兄弟,帮我了我的民工兄弟,我帮不了他们!发个牢骚,等正式稿出来,这段话可能不会保留。)

此外,程开克还处理了好几起为民公司和业主之间的纠纷。福利城项目销售完之后,福利城的业主委员会也即将成立了。当时大家公选了一个搞写作的当业主委员会的头,他叫张磊,看上去很文弱。他是写战争题材小说的。

业主委员会成立之后,和为民公司旗下的物业公司发生了几次冲突。上次吴天打的人,就是他们小区的保安。后来徐俊峰打算起诉物业公司,那次他被打成了重伤。张磊正好认识很多律师朋友,那天他们几个聚到张磊家里,打算商量打官司的事情。

物业公司的人通过监视器看到了,一个上午,张磊家里去了四五个人,其中还有刚刚出院的徐俊峰。

“任总,那几个刁民都去张磊家了。”

“嗯,你看着办吧。”

物业公司给程开克打了电话。

张磊几个一直商量到晚上七点多,门铃响了。

“谁啊。”

“查有限电视线路的,楼上的有限电视断了。”

张磊通过观察窗看了一下,外面站着一个穿着物业公司制服的人,所以张磊也没太多怀疑,门打开了。

就在这时,一口气从紧急通道涌进来七八个人,手持棍棒、钢管冲了进来。

“别乱来,我是律师。”张磊的朋友李学根说。

“操,老子法盲,专打律师。”程开克一棍子把李学根打翻在地。

其他几个人分别控制住了房间,两个女的很幸运,没被打。但徐俊峰和张磊分别被带到单独的房间暴打。

“告我啊,哈哈,老子就是狂,你们能把我怎么样?”程开克说。

他说的没错,草根一般的百姓,能把它们怎么样……(不是笔误,就是它们!)

事情处理的很顺利,徐俊峰和张磊选择了放弃,打官司一来是打不起,为民公司财力雄厚。二来,他们无法和真正的黑帮势力对抗。他们很不幸,生在了中国,生在了这个时代。

这个和谐的时代,这个和谐的世道。

这件事情任为民很高兴,程开克充分展示了他过人的实力。而这件事情之后,程开克也充分地赢得了任为民的信任。

“小程,过来找我玩。”

“谢谢任总。”

程开克开着凌志车去了为民公司的办公楼,他以前很少过来。办公楼里面都是普通的员工,像程开克这样的上流精英,不需要天天过来。有事情的话,打个电话就行,精英们拿着棍棒就把事情办了。通信业发达的今天,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程开克威风八面的下了车,为民公司新盖的办公楼高大而气派,透着不俗的品位和优雅的格调。这是一个玻璃穹顶的巨型办公室,位于城北学院大道边上,远远看过去,如同一个巨大的睾丸一般熠熠生辉。

“真他妈气派,不愧是有钱单位啊。”程开克打心眼里赞叹。

步入办公区,一楼的大厅里面,一排巨幅的“为广大老百姓造好房子”的金字,显得庄严而肃穆。庄严得近乎黑色幽默。

“怎么样,小程,你的办公室在四层。”任为民把程开克带到了四层,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气派不凡。

“任总,我想吊个沙袋,平时锻炼锻炼身体。”

“嗯,看看,给你佩的笔记本电脑,松下的。”任为民指着宽大而气派的办公桌说,上面放着一个轻薄而小巧的笔记本电脑。

“谢谢,任总,我要笔记本电脑没用啊。”

“哈哈,没关系,你平时可以上上网玩玩,我们是现代企业,要有面子。”

就此,程开克正式来到为民公司上班。平时他也没什么事,就是上上网,聊聊天。他平时很喜欢上黄色网站,尤其喜欢上军梦和万圈楼这两个黄色网站。

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的程开克团伙,当然不能容忍新冒出来的吴天挑战他的江湖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