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 第二篇 铁血忠魂 第二章 兵败如山倒(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26/


头一天晚上,凯特尔元帅是吃了两片安眠药才安稳入睡的,当他被人叫醒的时候,还觉得脑袋里一片迷糊,但是当他听清楚那句话的时候,人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该来的还是来了,主要的参谋人员都已经回来了吗?”凯特尔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如同所有的德国军人一样,他穿衣服的动作不但规范,而且相当的迅速。

秘书帮元帅把靴子提了过来:“都已经回来了,现在几个部门的军官正在会议室里等你!”

“很好,这事通知元首了吗?”

“半小时之前就已经把消息通知了元首府!”

凯特尔站起来,检查了下靴子上的鞋带,靴子擦得很亮,几乎能够照出人的样貌来了。“那我们赶紧去会议室吧,立即把最新的战报整理出来,也许,元首已经在赶来的途中了!”凯特尔对元首太了解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元首肯定会到统帅部来的,而到时候,他就必须要给元首一个详细的答复,所以他必须抢在元首到达之前对战局有一个明确的了解!

统帅部的成员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当凯特尔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就立即开始,先是情报部门的负责人讲述现在战场上的情况,接着是各部门的负责人报告他们部门的情况。而凯特尔是在一边吃早饭的时候听完了这些人的汇报工作的!

秘书收走了餐盘,凯特尔也用纸巾擦了嘴,然后说到:“各位,你们对法军现在的推进速度有什么想法?”

房间内沉默了下来,法军的推进速度超过了所有人预先的想象。短短的半个小时,法军的先头部队就已经突击了5公里,把德军布置在萨克森州方向上的第一道防线甩在了屁股后面,而且突破口正在被法军扩大,越来越多的法国军队正在涌入德国境内,而此时,后方的预备队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已经遭到了法国空军的轰炸。更让人感到绝望的是,在法军发动地面攻击的同时,他们的空军出动了数千架战机,对突击战场周围250公里半径内的所有德国空军的基地,地面部队的营地,装甲部队的集结地点进行了轰炸。几乎是在一瞬间,德国空军在德国西部,南部,以及北部地区的所有力量都被摧毁掉了。而现在,德国空军只能够勉强的利用部署在东部地区的战斗机为柏林提供防空掩护,但是,这也绝对坚持不了几天!而更让人感到担心的是,现在大量地面部队根本就没有动作,其中部署不来梅的西方集团军群的第1集团军甚至有被包围的危险,而该集团军司令维茨勒本上将竟然没有在司令部里面!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也许德军不是防御的前线被击溃,而是被法军包围,最终不得不投降!

不,绝对不能让这样的情况出现!凯特尔在心里叫到,其实,他又有多少办法来改变现在的局面呢?几乎所有前线部队都失去了联系,法国军队的突击太猛烈了,而失去了统一指挥的军队即使各自为战,也不可能形成统一的抵抗力量,而最终的结果就是被各个击破,各个消灭!

“元帅,我们也许从一开始就犯下了严重的错误!”这时候,一名高级参谋开口了,总得有人来打破沉默吧!

凯特尔点了点头,示意那名参谋继续说下去,现在需要有人讲话,不然的话,这恐怖的沉寂会让所有人的心理防线都被压垮!

“我们最初计划的是在几天之后对荷兰发动进攻,主动向法军挑战。所以,我们部署在前线的部队基本上都是按照进攻的要求进行准备的,部队集结在一起,大量的物资囤积在没有掩护的地方,而且空军也将战机集中在前线的机场上。这些,都是法军最理想的打击目标。而更为糟糕的是,我们的精锐部队几乎都部署在最前线,根本就没有形成纵深防御阵地,而预备队的数量更是少得可怜,预备队与前线部队之间的巨大空间也将成为法军运动的理想通道。这些,都让我们在遭到突然进攻的时候显得手足无措,根本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来。我们从一开始就犯下了错误,而现在是咽下这个苦果的时候了!”

“不,我们并没有完全失去机会!”凯特尔虽然也承认这一点,但是他知道,现在必须要鼓舞这些人的士气,不能就这么消沉下去,“我们还有大量的部队正在向前线运动,我们动员了大量的部队也正在武装之中,我们还有强大的战斗力。也许,法军会得到一时的优势,但是我们将获得最终的胜利,这是不容怀疑的!”

“谁说我们将失败!”门被砰的一下推开了,德国元首高傲的仰着头,步履坚定的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在躲避元首的目光,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惧怕这个铁碗政治家,也不敢有人承认自己内心的恐惧,他们还怕被元首看到他们的眼神,因为这将败露他们的真实想法!

“元首!”凯特尔站到了一边去,将自己的位置让了出来。

“很好,看来该到的人都到了!”德国元首的目光扫视着房间里的这些军官们,“现在,帝国遭到了侵略,各位,作为捍卫帝国的军人,不但不因此而奋起战斗,而且还对帝国的未来持有怀疑态度,这让我很失望,非常的失望!”

包括凯特尔在内,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虽然元首的话语中只是带着一股悲愤的语气,但是大家都知道,元首发火之前都会有这样的语气,而且,元首发火之后,所有人都不会有好的下场!

出了元首的咆哮之外,房间内听不到其他一丝的声响,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虽然大家都如同风暴中的小树一样,在元首的咆哮声中,很多人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但是很快,一种奇怪的情绪就感染了所有人,包括凯特尔元帅在内,开始那种绝望与悲观的思想已经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现在所有的人都激动了起来,而且几乎没有人怀疑,德国将获得最终的胜利!

“……我们必须要相信自己,相信我们的同胞,相信我们的民族,德意志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日耳曼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我们必然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德意志万岁,日耳曼万岁!!!”

“德意志万岁,日耳曼万岁,元首万岁!!!”所有人都跟着吼了起来,当然,后面还自发性的跟上了一句。

“凯特尔元帅,接下来是你的工作了,指挥我们强大的军队作战吧,将一切敢于入侵我们领土的军队全都碾碎,把一切罪恶全都消灭掉!”

凯特尔向前走了一步,他感觉到,其实元首才是最好的宣传与鼓动者,至少,在演讲方面,戈培尔那个小丑根本就不可能让大家感到鼓舞,而只要元首发表了演讲,那么所有人都将得到鼓舞!

“各位,现在是该发挥我们军人作用的时候了!”凯特尔清醒过来之后,照样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感到惧怕了,艰难时期是存在的,但是只要度过了艰难时期,那么最终德国将获得胜利。

德国的战争机器迅速的动员了起来,而此刻,古德里安少将正率领着他手里的那两个装甲军团奔赴战场!

第1坦克军成立的时候,驻地是在杜伊斯堡北面的埃撒克镇。这是一个人口不到2000人的小镇,但是周围有很多的庄园,所以非常适合兵团驻扎。而当古德里安在这里检查部队的训练情况的时候,他收到了法军入侵德国的消息。而这位行动果断,胆量更是超人一等的将军没有丝毫的迟疑,他立即组织起了军队,把能够找到的给养都带上之后,就立即出发了。即使,此刻古德里安仍然不知道前线的具体情况,也没有收到任何让部队参战的命令,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要离战场更近一点,这样的话,他这两个团的部队才能够在战场上有所作为!

“将军,最新的战场报告,还有,凯特尔元帅已经下达了全线反击的命令!”部队成立的时候,并没有大功率无线电台,而现在的这一部无线电台还是古德里安在组织部队进行大规模运动训练的时候,为了方便指挥部队行动,到杜伊斯堡驻军的仓库里去“抢”来的,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古德里安看完了这份并不算长的电报,虽然战场上的情况仍然是一片模糊,但是他至少明白了一点,法军的主力正在向不来梅推进,而且有一支法国的装甲部队开始向南运动了,而且,正好与古德里安他们的前进方向相反!

“少尉,去把两个团的团长叫来,另外,部队继续前进,不要停下来,到达了奥斯纳布吕克南面的预定集结点之后,我们才能够进行休整!”希望那边的军火库与燃料补给站还没有被法军摧毁!古德里安心里默默的祈祷了一下,就让司机把车停了下来,现在他必须要让部队做好战斗的准备,随也无法预料法军南下部队的推进速度有多快,而且,他根本就没有获得及时的情报支援,也就是说,他的部队随时有可能与法军遭遇,而这是古德里安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两名中校团长很快就赶了上来,三人围在古德里安装甲指挥车的旁边,此时参谋已经帮他们准备好了战区地图,并且在上面做了一些简单的标识。

“这是一支正在向南推进的法军坦克部队,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仅仅是这支部队的规模在2到4个师之间,而且其中肯定有一个坦克师,同时,其推进速度应该相当快,绝对已经越过了我们在中部运河,即布拉舍姆的防线,至于现在他们到达了什么地方,谁也说不清楚!”古德里安抬起了头来,“各位,我们的空军基本上已经被摧毁了,所以无法为我们提供支援,也无法为我们提供情报。现在,我们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来战斗了!”

“将军,我们从来都没有指望过要得到别人的支持!”一团长笑了起来,作为一名德国军人,他是比较开朗的一个了。

“对,但是我们必须要做点准备工作,最好,在部队前面20公里左右的地方部署侦察分队,我们不能一头钻进法军的坦克群里,那简直是自己去送死!”另外一名团长更务实一点,提出了实质性的建议。

“那就让你们团的C连到前面去吧!”古德里安点了点头,然后说到,“现在,我们必须要随时做好准备,但是部队的燃料已经不多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赶到奥斯纳布吕克去,那里才有我们需要的燃料!”

“法军手里也有我们需要的东西!”一团长补充了一句。

“这是没有其他办法时才考虑的办法,好了,我们必须要加快行动速度,必须要抢在法军之前做好准备工作!”古德里安收起了地图,“现在,一团派一个营尽快赶到奥斯纳布吕克。如果法军没有到达的话,就尽量的收集弹药以及燃料吧,并且为我们担任前进侦察工作。其他部队继续按照现在的速度前进。也许,在天黑之前,我们就会与法军遭遇!”

“最好是在天黑之后与法军遭遇,这样我们才不会暴露自身的实力,而且打不过的时候,要转移也更方便一点!”

“对,希望是这样吧,我们现在就立即开始行动!”

车队仍然在前进,古德里安此刻的心情很不平静,当然,他现在想的绝对不是今后成为德国陆军元帅,并且在战场上成为所有敌人的噩梦,他现在唯一关心的是,如果在天黑之前与法军突然遭遇的话,他这两个团的坦克部队能不能在战斗中活下来,并且击溃法国的坦克部队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