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攻陷托布鲁克(三)

bigstore 收藏 5 96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攻陷托布鲁克(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驻守托布鲁克的澳大利亚军队凭借着长时间来在托布鲁克所修建的工事顽强抵抗德军的越来越大的进攻压力,他们由于对城市的交通状况非常熟悉,借助这些街道经常绕到德军后面袭击进攻的德军。

而林德少校所指挥的德军部队一个重大的劣势就是他得到命令,由于托布鲁克城区内有英军的大量后勤物资,没有经过隆美尔的许可德军不得使用重炮轰击托布鲁克内的建筑物,以免将德国北非装甲集群预备夺取的英军储存的物资弹药都给毁掉。

不过由于德军将坦克和步兵混合编组,步兵主攻,坦克则在后面充当直瞄火炮支援步兵的行动,慢慢的还是将澳大利亚部队给清除出了托布鲁克的南半部城区。

但是由于澳大利亚军队开始收缩防御,他们借助一条贯穿全城的接近干涸的河流充当反坦克壕沟,凭借这条河流对德军的进攻进行更加有效的防守。他们炸毁了通向对岸的几座桥梁。完全封锁了河对岸,而且托布鲁克大部分的弹药库都在澳大利亚军队据守的这一方,他们从弹药库里取出了相当多的反坦克武器,成功的击退了林德少校所发动的第一次步坦协同发起的进攻。

德军找不到办法攻击对岸,只好和英军隔岸对峙,澳大利亚部队趁机使用一些25磅野炮对对岸的德军进行冷炮轰击,迫使德军不得不将部队撤退至建筑物后面以掩蔽自己。在前沿只留下一些观察员对英军情况进行观察。

隆美尔在得知德军进攻受阻后,他亲自来到了前线,在一所民房里找到了林德少校所设立的前进指挥部,想了解德军为什么受阻于在此的原因。

林德少校见到隆美尔将军的专车到来后,连忙出门迎接。隆美尔却打断了他的问候:“现在我们为什么还攻不过去?”

林德少校将隆美尔带到地图前指着地图说:“将军您看,这里有一条河流,它将整座城分为两半,我军现在占领了河这边的城区,而我们的对手澳大利亚部队则占领了河那边的城区,他们炸毁了通往对岸的桥梁,并且用各种口径的武器封锁了河岸他们的那一侧,由于将军您的命令,我军不得使用重炮轰击,害怕将我们想夺取的一些英军的后勤物资全部给炸毁,但是他们可没有任何顾忌,他们使用重炮阻挡我们坦克的进攻,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在攻击对岸的行动中损失了十辆坦克,两百多德国士兵的生命。但是我还是没有办法突破他们的防守,如果我们不动用重炮轰击的话。”

隆美尔说:“那现在你的部队在什么地方?”

林德少校回答说:“他们就在附近,我命令他们利用建筑物躲避对岸英军的观察和炮击。”

隆美尔说:“带我去前线,我想看看英军是怎么防御的。”

林德少校大惊:“将军,对岸的澳大利亚部队炮火很猛烈,我不能让您冒这个风险。”

隆美尔冷冷的说:“在这里是你的职务高还是我的职务高?”林德少校说:“是,是将军您的职务比我高。”

“那你敢命令我的行动了?”隆美尔说道。林德少校没有敢再和隆美尔争论。他和隆美尔一起进入了靠近河边的一所房子,在这个房子里面有两个德军的观察员。

那两个观察员见到林德少校带着隆美尔进来马上要站起来向他们敬礼,隆美尔阻止了他们的敬礼,说:“不要敬礼,这是在前线,不是训练场。”

林德少校问:“对面的澳大利亚军队有什么新的动向吗?”

两个观察员说:“报告,还没有发现,不过他们现在好像在对面有一些狙击手,我们刚才遭过他们的射击。”

在林德少校和两个观察手的对话时。隆美尔拿起望远镜,凑到窗口上开始向对岸看过去。

这时在对岸有两个澳大利亚狙击手发现了隆美尔所在的房间里面有异常的动静。其中一个名叫谢哈顿的澳大利亚军队下士,他是观察手,对充当狙击手的哈林说:“你看到没有,对面好像来了一个德国佬的大官!”

“在哪?我怎么没有看见。”哈林一听见有德国大官的出现,立时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在我们的右手方向,大概在往右边数第六所的房子的二楼那,我的望远镜看不太清楚,他好像在观察我们的阵地。用你的狙击瞄准镜再确认下吧。”谢哈顿说道。

“你怎么知道是大官?”哈林一边调整自己手里的‘李。恩菲尔德’步枪一边问。

“我看到有人要向他敬礼,所以判断是德国佬的大官。”谢哈顿说道。

“我找到他了,你说的没有错,是一个将军,他身边还有一个少校。看来这次我们想不升官都不行了。”哈林嘿嘿的低声笑着说道。

“瞄准一点,肯定是德军指挥部里面的大官。”谢哈顿说道:“说不定打死他,德军就会退兵的。”

“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不要在我旁边影响我的情绪。我现在才不管德军退不退兵,那不是我们该关心的事情,我只想在那个德国将军的脑袋上开个洞。”哈林恶狠狠地说道。

这时隆美尔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在分泌大量的激素,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汗毛都已经直立起来了,他根据自己多年从军经验所养成的敏锐的感觉,已经感觉到危险正在临近。

这时哈林眼睛里已经只剩下隆美尔在窗口所露出的那具望远镜,他慢慢的将肺里的空气吐出,手指将手中的‘李。恩菲尔德’步枪扳机一点点的压下。牢牢的将瞄准镜里的十字压准了那具望远镜。

隆美尔心中不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危险,但是长期从军所养成的直觉告诉他危险已经要贴到他的头皮了。他突然扔下望远镜,同时伸出右脚,一脚踹翻了在自己身边的林德少校,自己也借着那一蹬之力,身子向后仰到。

就在那一刻,一颗高速飞来的子弹从窗口外飞了进来,击在了墙壁上反弹开来,击中了先前的一个观察员,将他的脑袋打了一个对穿。

哈林在子弹射出后紧张的看着那个窗口,他看到窗口里面有人倒下,但是那边的窗口倒下的人是在一瞬间倒下的,他看不清楚细节,只是知道自己已经击中一个人,至于是击伤还是击毙,是不是自己预定的目标则不得而知,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他想打中的人很有可能逃过去了这一劫。

林德少校被隆美尔猛的踢了一脚,被踢到了墙角,他还正在迷糊的时候,听见了子弹打在墙上的声音,他抬起头来一看,有一个观察员已经倒在了血泊里,而自己的长官正倒在另一边看着自己。

隆美尔说:“有狙击手,把钢盔给我,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另一个幸存的观察手连忙将钢盔脱下甩给了隆美尔,隆美尔将钢盔往窗口外一甩,大喊道:“赶忙走。”

几个人迅速跳起,跳到了下楼的楼梯上,这时那个被隆美尔甩出的钢盔又飞了回来,在上面留有一个清晰可见的弹孔。林德少校看见那钢盔后不由的抹了一下额头上出的冷汗。

隆美尔他们在回到指挥部后,隆美尔下令道:“给我接通海军,我要与海军通话。”

在接通了德国大洋舰队南分队的联系后,隆美尔找到了指挥官施密特少将,要他设法对托布鲁克城进行炮击。在无线电里施密特少将大叫道:“埃尔文,你是不是发疯了,这城里面有那么多的你们想夺取的东西,我轰击它们你们还吃什么!”

隆美尔在无线电里面说:“我就是要告诉守城的军队,他们的外援已经被我们给打退了,你们只需要放上几炮就行了,我的人负责为你们报上他们的炮击坐标。”

“好吧,你都觉得没有问题了,我就更加不会反对你了,反正到时候你的坦克动弹不起来别问我要汽油,你该去找意大利人他们要。”施密特少将在无线电里说。

半个小时后,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刚才差点要了隆美尔的命的澳大利亚狙击手所呆的小楼被巨大的380毫米的炮弹给轰塌了,掀起了高高的烟雾。不过令英国人感到欣慰的是,德国重炮的轰击只轰击了半个小时后就停止了。德军坦克见阻挡自己的障碍物被海军的重炮给轰掉,纷纷从隐蔽处爬出,爬下护岸堤,在步兵的支援下越过了那条几乎干涸的河沟,在河对面建立了‘滩头阵地’。

这时几辆在炮塔上加装了大喇叭的坦克开始在德军占领的阵地上叫了起来:“勇敢的澳大利亚军队兄弟们,我们是德国北非装甲集群的,很不幸,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们,你们所期望的援军—英国地中海舰队,英国北非空军已经将你们无情的抛弃了,他们已经被我们的军队给击退了,不要指望你们会有什么援兵了。你们刚才也应该看见了,刚才你们遇到的重炮轰击是我们的海军战列舰所发射的重炮的炮弹。你们的抵抗是徒劳的,我们德国军队想要消灭你们只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而已。但是我们的隆美尔指挥官敬佩你们在没有援兵的情况下仍然能够顽强抵抗的英勇精神,现在我们建议双方停火一个小时,希望你们的指挥官为了手下士兵的性命能出来和我们谈判,我们将保证你们投降后我们会严格遵守‘日内瓦战俘条约’。。。。。。。。

在反复广播了半个小时后,一辆英军汽车上面挂着白旗出来了,上面的军官喊道:“不要开枪,我们是和你们来谈判的。”

汽车在德军的阵地上被德国士兵给拦下,负责这一片指挥的德军上尉施耐德看着站在汽车上英军军官上的少校军衔,向他行了一个军礼。那个英军少校在回了军礼后说:“请带我们去你们指挥官的指挥所,这是我们的长官,林西少将。”

施耐德上尉这时才看见被英军少校挡住的林西少将,他向林西少将行了一个军礼说:“是,将军阁下,我马上通知他们派车来接将军阁下,我这里都是坦克,没法送将军阁下。”

说着他就拿起在手边的无线电电台的通话器,用德语说了几句,然后放下通话器,转过身来对林西少将说:“将军阁下,请稍稍等一下,他们马上派汽车来。”

隔了十五分钟以后,两辆sd.kfz.251半履带装甲车从德军阵地后面出现了,装甲车停稳后,林德少校从车上跳下来,他一眼就看见了和施耐德上尉聊的正起劲的英军少校,他走过去,施耐德上尉看见他后立即向他敬礼。

这时英军少校也看见林德少校了,施耐德上尉对英军少校说:“这是我的长官,林德少校。他是来接你们到将军的指挥部的。”

林德少校也看见了林西少将,他向他敬了一个军礼说:“将军,隆美尔将军派我来接您,他在后面的指挥所等您。请上我们的车。”

英军少校看见了那两辆停在后面的sd.kfz.251半履带装甲车,转过身来对林德少校说;“我抗议,你们怎么能用运大兵的车来接我们的将军呢?”

林西少将瞪了这个英军少校一眼,对林德少校说:“我们去你们的指挥官那里。”说着下了自己的汽车,上了德国的sd.kfz.251半履带装甲车,那个英军少校讪讪的看了林德少校一眼,也跟着林西少将上了装甲车。

林德少校上了装甲车后对司机说:“开车,回指挥部去。”

sd.kfz.251半履带装甲车的引擎发出一声低吼,然后开始转弯向后开去,在越过那条干涸的河沟后,向隆美尔的司令部开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