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日心经 第一章初遇双煞 第六章买房奇遇

江南第一愤青 收藏 0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41/


本来今天来不了更新,我这边还没抗到日呢,老婆在家抗日了!本想哄哄她,算了,女人也有抗日的权利,还是随她去吧》


晚上李老版和我如约来到金陵小区,在路上李老板和我侃侃而谈,整个人给我的感觉很风趣、很幽默。通过聊天我和他熟埝多了。到了楼下,房主已在等我们,房主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带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很斯文,几句客套话后就带我们上了楼。


到了三楼,房主打开门我们才进门,一个大沙发垫子“呼”的飞了过来,“我不卖,不卖,我的房子谁也别想要!”一个青年女子从房中窜了出来。


我眼疾手快的手一挥把快砸到男房主头上的沙发垫子打落,有点好奇的看着他,男房主歉意的道:“不好意思,请稍等,我妻子情绪有点激动!”说完赶紧过去抱住正在到处找东西砸的女人,“娟,你冷静点,你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你就别这样了好吗?不要闹了,我们赶紧把房子卖了好给几位老人留点养老的钱啊!你明白吗?”说着自己有点哽咽了。女人挣扎了几下后突然不动了,“哇!”的一声如火山爆发,如长江决堤般的哭了出来,顿时整个屋子充满了一股浓郁的的悲伤!女人趴在她丈夫的肩膀上泪如泉涌,那种伤心欲绝的样子看了使我们以为他们在生离死别!心中着实不是滋味!


我和李老板你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摇了摇头,只有默默的站着等他们发泄完了再说了。许久,男人毕竟坚强一些,男房主停止了哽咽,接着就安慰他妻子了,一阵轻言细语后,女人终于平静了一些,抽泣着被扶着坐了下来,这时就体现出李老板的反应快了,一转身他不知道怎么就拿了盒面纸递了给男房主,男房主感激的点头道谢后,抽了两张给他妻子,女人檫了一把脸后也感觉不好意思了,“对不起,你们先请坐吧!说实话我~我实在是舍~舍不得卖这房子啊!”断断续续说完气息也终于安稳了,接着说道:“房子我们去年才拿到手,装潢了一个月,基本都是我们自己布置的,白天上班没时间,我们都利用晚上搞的,每天都累得不行,但我们都觉得很开心,毕竟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才苦出来的啊!可现在刚住了不到一年就~就要~”说着眼睛又红了,她丈夫赶紧递上面纸并安慰道:“娟,算了,别难过了,现在还说这干嘛呢?谁叫我们遇到这事呢?现在最要紧的是~~”说着他突然打住了,他的妻子也浑身一颤不再哭了,只是又多了一分忧郁使人更觉着难受。


李老板觉得差不多了道:“我说两位,你们看我人也给带来了,价格也是说好的,因为你们定的期限太短,我可是跑断腿,磨破了嘴皮子才帮你们这么快找到个好顾客的啊,现在你们可不能掉线啊!”我在旁听得暗自一笑:“这家伙真的好脸皮啊,嘴上工夫也是了得,这么几句话邀功、挤兑一起上,还怕你飞了!”


果然,男房东听了也是道:“对。对!对!真的是麻烦你了,你放心,等完事我给你加五百中介费!”


李老板一听心中一乐:“嘿!今天是走什么运了,买方卖方一个比一个大方,我还真有点不太信了!”嘴上忙道:“那好。何先生,你就看看房子吧!”


我抬头四处略为一打量,说实话,房子搞的真不错,洁白的墙面漆、复古的吊顶、中间是一个水钻吊灯,仿红木家具,影花地砖。看上去很明亮、很古典又不沉闷!一看就知道女主人花了不少的心思!其它房间就不用看了,窥一斑而知全豹,我大概看了一下点头道:“我真的很满意,也很喜欢里面的装潢摆设,房子搞的很有品位!”我看到女主人一脸的自豪肯定了我的猜测,接着道:“可是我不能买!”


话一说完,那边三人的表情就丰富了,李老板是张大了嘴,估计塞个鸡蛋都碰不到嘴唇,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看着我;男房主一脸诧异又有点失望但理智的没说什么;女主人是“啊”的一声,惊喜而兴奋的满脸雀跃,稍倾又想起什么眼神暗淡了下去。


李老板呆了一会不解的问我:“何先生,你能说是什么原因吗?既然你说很满意却又为什么不能买呢?”


我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要是一般中介人来,早就按耐不住翻脸相向了,这不是拿人在开涮吗?由此可见这位李老板很有内涵啊!


夫妻俩听到李老板问也是一脸期盼的等着我答复,我善意的笑了一下对他们道:“君子不夺人所爱,大哥大嫂你们相信我吗?我知道你们现在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说一说吗?”


夫妻俩眼睛一亮,看了我一眼后又低下了头想了一下,男房主抬头道:“这样啊,既然你不买就算了,很高兴能认识你们,但关于我们的事就不麻烦你了!”说完起身准备送客!女人嘴动了一下欲言又止。头也耷拉了下去。


我再次诚恳的说:“大哥,请相信我,你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上你们忙啊!”


男主人感激的拍了拍我:“老弟,我们的忙你真的帮不上,你就别问了,如果你想帮我们就买了这房子吧!卖给你我们心中会好受一点!”


李老板在边上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站了起来道:“老弟你就别再婆婆妈妈的了,大男人有什么就说出来,我在这一亩三分地人脉关系还是不错的,只要你不是杀人、抢银行我去帮你疏通疏通应该没什么问题,为什么非要搞的卖房卖地还要去跑那个杂种国家啊!”


女主人猛的站了起来满脸气愤道:”你以为我们愿意啊?要不是那些~呜~”


男主人一把捂住她的嘴紧张道:“娟,你别乱说,不要冲动,大哥是在想帮我们才说的。”回头对我们歉意的道:“两位真的谢谢你们了,我们的事我们会处理的!”说完整个屋子就静了下来!四个人都沉默了!房间里充满着压抑!非常的压抑!


我想了一会,心中做出了决定,“大哥,你们看好了!”手一伸,远在墙角的一盆水仙徐徐的飞到我的手中。元气一动,我把我身边的空间扭曲了一下,改变了他们的视觉点。他们只是突然就看到花飞到我手中,然后我又突然消失了,非常的诡异!


“啊”!“咛”!“哦”?三个人发出三种不同的反应,男主人是惊讶过度不由自主的发出“啊”的一声,女主人是惊骇万分直接晕了过去,这倒不是我本意;李老板的的态度很奇怪,他的神情告诉我他仅仅是因为感到意外,并没有如常人见到不可思义事情的那种紧张恐惧。我体内元气一动,把空间恢复正常,突然的我又出现在他们眼前就如同我从没有离开过!我意味深长的看了李老板一眼,对男主人道:“怎么样?大哥!相信我能帮你了吗?”


男主人一副不可置信的瞪着我:“你~你~你是什么~什么~````”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出用什么来称谓我!我走上去拍了拍他:“别什么了,我不是妖怪,不会吃你的,你又不是唐僧!呵呵!快告诉我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我之所以要不惜暴露自己能力来问他的事,就是因为他们夫妻看上去真的很善良,到现在都不愿麻烦别人,好象是怕给我们带来不幸,这种人又怎么可能去做什么象李老板猜的那些事呢?那是什么事能把他们逼的背井离乡呢?看他们这样我不忍心不帮他们!


男主人犹豫了一会咬咬牙道:“好吧,我信你,我希望高人你能帮我救出我们的儿子!”说完一脸恳求的看着我。


我吃了一惊,“你们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从头说说好吗?”


男主人一脸愤慨道:“就是被那些杂种抓去了再威胁我们!事情呢是这样的!”原来他叫张建宁,三十四岁,医学、化工双料博士,他夫人叫许娟,三十岁,也是个生物博士,两人是在华伦国剑桥大学时认识的,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国情操,两人在取得学位后拒绝了白人洲最大的研究中心——梅根研究院的邀请回到了祖国。回来后没想到因为他们是名不经传而且没有背景,所以张建宁被分在省中医院做一个副主任医师,而许娟更夸张的分在中山植物园,两人的特长是研究,所以在各自的工作上也无所建树;两人没有气馁,利用业余时间共同研究了多年,终于在年前出了点成果,于是在网上发了一篇《关于古代偏方的合理性和应用性》的论文,谁知道文章在国内并没被关注,反倒是龟日的一家叫稻川药物公司看中了,于是他们先派人与张建宁联系,愿意出一百万色目圆的年薪加一个个人研究室做条件请他们夫妻加入!他们考虑了后还是拒绝了。后来稻川公司又联系了三次每次都加一些待遇也没能说服他们,上个月有一天。突然张建宁他们五岁的儿子在幼儿园不见了,正当两人快发疯的时候接到了稻川公司的电话,那边告诉他们,儿子在他们公司,只要他们去龟日后就能一家团聚,否则就再也见不到儿子了!他们实在没有办法,考虑了几天后决定答应去龟日,所以想先把房子卖了把钱给几位老人养老!因为他们知道不管怎样他们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说到这一个大男人忍不住泪如雨下,此时许娟也醒早了见状也扑在丈夫怀中号啕大哭!


看着这一幕,我也人不住黯然,是啊,从古至今,凌云大地上从来就不乏爱国人士,即使在这个肉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也还有着这样的热血青年,也还有着这些拳拳报国心的赤子们!我们应该为他们自豪,为他们鼓掌,更应该去关爱他们!


“啪”桌上的烟灰缸被两眼通红的李老板狠狠的砸在地上,“他妈的这些杂种!我要灭了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