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前 第二部分 43

姜羽 收藏 1 11
导读:公园前 第二部分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海南、广西这一路上徐璐差不多隔一天打来一个电话,每次都是下午快五点的时候,每次开始都说马上下班啦,就走了。接着就问我在哪在做什么,然后又说起公司的事。先是说到一个同事带团走了,接着是林怡云,后来又说小左。她说小左刚从欧洲回来这回又要去东南亚了,等我回广州没几天他就又没影了。我听她这么说忍不住就想笑,脑子里就想象出她眼巴巴的样子。

林怡云走之前也来了个电话,我那会儿正在三亚一家海鲜店跟几个旅行社的朋友研究点什么海鲜做什么菜式。和我说了两句她就嫌我这边乱哄哄的,说不说了,她明天一早的飞机等回来再说吧。我说那晚上我给你打电话。她说随便吧,不打也行。等晚上回到酒店我给她去电话,开始几回都占线,后来通了她那边吵得厉害,一听就是在酒吧,我就问她,明天就走了这么晚不回去还折腾什么哪?她说呆着没意思。我就问净谁呀?她说老吴他们。跟着又说太吵了听不清,没事挂了得了,等都回来再说吧。

到南宁的第二天,早上刚起来张蕾就打过来。我问她有什么指示?她说,什么指示啊。跟着问我,到南宁了?我说啊。她说,对了,南宁有几个朋友,都不错,也都做旅游的,都是挺大的社,有时间去看一下。她说他们以前在她那走过不少人。我记下几个人名地址电话,跟她说回广州一定认真对待张蕾姐的支持。她笑着说,客气什么呀。接着问我哪天回去。我告诉她回程日期,问她是不有事?她说,你不是刚说认真对待吗?光说说的呀?我说行行,回广州第一时间就安排。

在南宁呆了三天,中间跑到桂林吃了顿饭,时间搞得挺紧张,这一趟出来一个礼拜感觉好像比带团还累。


乘晚班机回到广州时天已经黑了,坐上出租车往家走,我正想着到家收拾一下再给张蕾去个电话徐璐就抢在前头打了过来。

回来啦?我接起来,她说。

刚下飞机。

在路上吗?回家?她问。

是啊。我说。对了,这么晚你还在公司干什么哪?看到来电是公司号码,我就问她。

你们都走了这边就剩我一个人了,这两天事又挺多的。……不过差不多了,就回去了。她说。后面半句有气无力的。

要不,我先回公司看看你去?好几天不见了还真有一点点想念。我笑着说。

说什么哪!……想谁呀?别人吧?

行行,别人别人。我说。不过我回去一趟也正好,要不手上一大堆东西明天也得拿去公司,现在带过去一样。

到了公司,徐璐从办公间里迎出来。

放下东西我就问她,干嘛这么晚还不回去?公司还谁在?

就我自己了。她说。其实八点多不算晚啊,刚才我还看见送便当的坐电梯上来呢,不知道送哪个公司去了。

你晚上吃的也是便当啊?我问。

不是。刚才下楼买了份小汉堡。她说。边说边帮我整理我带回来的一堆资料。

多大一个小汉堡啊?能吃饱吗?我说。

行了,挺饱的。她说。

和她说着话,我四外看看,忽然觉得空荡荡这么大一个空间就我们两个人感觉有点异样,回过头一眼又看见她被牛仔裤裹住的漂亮的双腿,心里就更不得劲了。

别弄了,明天再说吧。我说。

啊,就完了。她说。手还没停。

走得了。我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汉堡那东西根本吃不饱人。

她看我,说,你没吃晚饭?不会吧?

我说,飞机上吃的,又饿了。走吧。

陪徐璐坐地铁坐到越秀公园。她家还要往前走一会儿,在越秀公园和广州火车站两个地铁站之间,我感觉好像距离火车站还稍微近一点,不过她以前说过她喜欢在越秀公园下,说住越秀公园旁边怎么也比火车站旁边好听吧。我那时就说那不都一样吗。好听有什么用。

和徐璐慢慢往前走,我问她,住这么远上下班也不方便哪,干嘛不搬到天河那边?她说那边房租那么贵,跟她现在的收入不成比例。再说这个房子才住了两个多月,就是想搬也得到了半年再说。说着她问我,干嘛呀?我说没事,我就随便问问。她点点头,说,等再过几个月吧。再过几个月收入到四千就考虑。到时候在公司附近找个小一点的房子,或者……见她看我,我问她,或者什么?或者找个男朋友呗。她说。又看看我,她笑着接着说,跟你说,其实咱们大厦楼上楼下好几个公司都有人想做我男朋友呢。我说是吗?这么魅力呀?她说,那当然啦!还有个湖南的呢。长沙的。臭美的不行。

我说,行行,那挺好。那,考虑谁没有啊?我问她,借机会看了眼她的脸和她胸前不大明显的两个凸起,突然就觉得自己心里有点酸,另外,还有点蠢蠢欲动。

她也看看我,说,正考虑呢。

我们吃饭的地方离徐璐家不远,她告诉我她刚搬来这边的时候和张蕾就在这吃过一顿饭,那天还有张蕾的一个朋友。她说幸好那天有她们帮忙,自己东西虽然不多但搬起来也挺麻烦的,两辆出租车勉强才带过来,自己提前还拎了两趟。我也跟着说张蕾是不错。然后看着菜谱问她,那天你请她们吃什么了?她想了下,说了两个菜名,也翻开一本菜谱,说,张蕾也点了两个,还有她那个朋友,有点想不起来了。接着叹口气又说,张蕾姐真挺好的,那天最后还是她结的帐呢,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抬头看看她,差点笑出来,然后叫服务员,点菜。

徐璐叫我春宇就是从这顿饭开始的,以前她叫我都是连名带姓一字不落。

春宇……她叫过我,然后说,喂,赵春宇,林怡云他们都这么叫你,连小左也这么叫,我以后也不客气了啊。我就说,客气什么。再说谁客气也轮不到你啊,我们都一起吃多少东西了。她说,干嘛呀?你什么意思啊?……那明天不吃了。我笑了,说,徐璐我不是那意思,你那么敏感干嘛?她说,那你什么意思?我说,我意思就是说从我到广州你接我站到现在我跟你一起的时间最多了。所以用不着客气啊。说这话时我心想除了林怡云还真是这样。

徐璐看着我点点头,说,嗯,是喔。我也是。

我们边吃边聊,说完我这趟出去又说这几天公司里的事,最后都说差不多了,她突然说,那时候我还以为你是林怡云男朋友呢。我说啊?她说,你那时候不承认我就觉得奇怪,前两天才知道真不是。我问她,怎么知道?她说,你不知道林怡云有男朋友吗?好像姓杨?做IT的。应该知道吧?我说,知道。她点点头,又说,听说那个人结婚有老婆,这个你知道吗?我说,知道。她看我,我也看她。她瞪瞪眼睛说,你看我干嘛?吃菜。要不,喝酒。低了低头她接着说,不过,那个人好像对林怡云挺好的,听说他要离婚了。为林怡云。这你知道吗?我说,知道。我又说,我还知道他离不了。她问我,为什么?我说,她老婆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她问。最近。我说。

徐璐皱了皱眉,扒了扒面前的菜,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