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前 第二部分 34

姜羽 收藏 1 5
导读:公园前 第二部分 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徐璐带团到南宁那天,晚上刚下火车就给我打了个电话,那时候我和林怡云正在catwalk门前,张蕾也刚到,我们正好碰上。前一天张蕾提前走了,那是在海南碰到她一年多以后和她第一次再见,我当时就想,还以为只是偶然碰到的一个人没想到隔了这么长时间还会再见还成了朋友,人生确实挺有意思。

看我在打电话张蕾拉着林怡云说我们先进去了。我冲她们摆摆手,看着她们进了酒吧。

徐璐喂喂叫我两声,问我,跟谁说话呢?我说,两个朋友。女的吧?林怡云?她问。是啊。我说。跟着我问她,到南宁了?嗯,到南宁了。明天早上的火车去越南。团里怎么样?我问。挺好的没什么事。她说。孙峰这两天也不闹了,我看他有点打蔫了。

我想象孙峰打蔫会是什么样子,心想他这也是自作自受。

那,你怎么样?我问她。第一次出去没什么问题吧?

你关心我呀?

行行行,就算我关心你行了吧。我说。

我也挺好的。她说。

又说了两句,徐璐问我,对了,问你,这两天有没有人打我手机?

没有啊。我说。

一个也没有?不能吧?

是没有。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她说。对了,这几天要是有人给我打电话你可千万别乱讲话。……我男朋友也不知道怎么了,从我出来就一直躲着我,我找他两天才找到他。说话莫名其妙的,不懂想干什么。

你放心,我干嘛乱讲话呀。再说,也没什么让我乱讲的啊。我说。

……就是。……唉,算了。她叹了口气,问我,你在外边玩啊?

是啊,酒吧。刚到,正要进去你电话就来了。

行了行了,那不耽误你了。好好玩吧。她说。挺不耐烦似的。

进酒吧找到林怡云他们,林怡云问我跟谁打电话这么长时间?我说,徐璐。他们到南宁了。林怡云就说,她电话打得挺勤哪,白天给我打晚上就给你打。这时张蕾插话说,徐璐啊,我都一个月没见她了。她开始带团了?去南宁干嘛?我说,桂林、越南。张蕾点点头,哦,那个团啊。转向林怡云,笑着说,林怡云,我怎么听你说话带股醋劲呢。林怡云说,哪有啊,你说什么哪!张蕾就笑着看我,我就看到从她脸上不停流过的迷离的光影,忽然觉得其实张蕾不止漂亮,还特别性感。

我们正说着话老方和一个西装男子一起过来。

老方给我们介绍。握过手我们都坐下以后我才仔细打量这个叫杨益的IT精英。杨益比老方高出几乎一个头,坐下来还高不少,和我我们俩差不多。他和老方站在一起那会儿乍一看我就觉得他们俩很像外国童话里的王子和坏蛋大臣,两个人除了穿着勉强般配其他哪都不协调。

不过,有些人的过人之处是不能光看外表的。我当时想。

坐下后张蕾接上刚才的话,说,赵春宇,那个团回来以后你得请我啊。我说,行啊,没问题。孙峰这个团是当初张蕾还没走的时候她谈的,所以她一说我就答应下来。张蕾点点头,到时候叫着徐璐。说着她看看林怡云,问,林怡云来不来?林怡云说,你这么问就是不让我去了。张蕾笑着说,没有。你怎么这么想?说着举杯跟我们碰了一下。张蕾他们的酒是芝华士,我是啤酒,碰过之后我干了整杯。

杨益跟我一样也是啤酒。我们俩坐得近酒又跟大家不一样,聊得也就多一些。一聊起来我才发现他这个人确实不简单,说到他自己的时候给人一种非常专业的印象,谈到旅游见闻也特别丰富。他说到去年去韩国,那个团是张蕾带的,他在韩国看到那里的经济的确很发达不过普通韩国人却很少有会说几句英语的。他说他这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说中国那么多人都在拼命学英语是浪费时间不可思议。其实想想也是,用那么多时间学习别国语言,自己的东西却一塌糊涂,而且多数还都学得不伦不类,最后学到的那些又在大多数人身上明显没什么用处,实在毫无意义。有这些时间学点其他真正有用的多好。后来他又说到去年和今年夏天两次去欧洲的感受,他说中国穷人多最大的原因不是教育医疗那些所谓的重中之重,而是面子。就像那些女孩宁可饿着肚子也要省下钱买化妆品一样。深了就不能再说了。

杨益两次去欧洲都是林怡云带的团,中间林怡云也应付着插两句话,不过都是哪国哪国确实这样之类。我和杨益这么聊着就觉得他那些话确实有点道理,不过说到旅游我还是不想落在下风,毕竟旅游是我本行,虽然国外我几乎没去过哪里,但在大学旅游管理专业学过的那些东西还有一点渣滓留在脑子里临时凑凑也能顶一阵,不过越往后我就越有一种相形见绌的感觉。

话锋不利我只好频频举杯,杨益像是看出来了,我说干干,他就笑着一饮而尽。快到十一点我们俩已经喝完了三打啤酒,我心想再要一打还不行的话我就得退场了。

后来啤酒又喝了四支,老方他们那边加了一瓶芝华士,也差不多了,他们都说看过零点过后酒堡的花式表演再走,张蕾正说再要点小吃什么的,杨益起身突然说要先走,老方就说待会儿一起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杨益说有事有事要不也不能现在走。老方就要送他,杨益推着他说老方你坐吧,挤进挤出用不着。老方说还有点事跟你说。说着挨个打完招呼跟着杨益一起出去了。

过了会儿看老方还没回来张蕾说我出去看一下。出去半天等她回来坐下,林怡云问她他们干嘛呢?张蕾说,杨益在外边吐呢。脸上没什么表情。然后又冲我说,春宇你也太能喝了,我还没见过杨益喝酒吐过呢。

这天回到家已经下半夜一点多了。林怡云还说太累了,我也感觉胃里一阵阵不舒服,半途而废之后我们靠在一起彼此用身体抚慰对方。

春宇,你觉得杨益那人怎么样?林怡云忽然问我。

什么怎么样?

人呗。各方面?你们俩聊那么长时间不会一点感觉没有吧?

什么意思?我问。我笑着看她,半开玩笑地说,你不会看上他了吧?这么问。

看上了怎么样?她说。眼里露出一点挑衅的味道。

我突然觉得心里很酸,隐约感到像是有什么问题。就跟半年前林怡云回沈阳时的那些电话联系到了一起。

他不错啊。有钱有身份地位,跟你也年貌相当。我故意说。心情突然坏了。

你说真的啊?林怡云还那么看我。

你说呢?我反问。

不和你说了。她扭过身去用背对着我,一下拧灭了那边的床头灯。她的后背就在我这一侧的灯光下显得更加光滑性感。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