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和张蕾一起来的老方是张蕾公司的老总,中等个儿险些就要参加站着开车的队伍,穿着笔挺戴副眼镜人挺精神。除了身高抱歉老方还有个不足就是头发稍稍有些稀疏,盖来盖去好像也盖不住。喜欢大伙都叫他方哥。

老方坐在张蕾另一边,时不时欠身往对面老吴他们堆里插上一两句,我看张蕾好像不大理会他就注意多看了他两眼,发觉他眼镜后面那对单眼皮总朝林怡云身上眨,迷离得不行,就想林怡云说的还真没错,还真是不少人盯着她。

我看老方张蕾也向后瞟了一眼,跟我说,放心,老方有自知之明。我笑着摇头。她又说,其实你们男的都这样。我问她,哪样?她说,你们最想要的其实还不是情人,就更不是老婆了。知道是什么?我又摇头,听她讲。是情人的姐们。她接着说。……你们哪,自己哥们的老婆或者情人要是有点姿色,那是第一理想。除了那个,小姨子就首当其冲。我说,你这话有点偏激。她说偏激什么呀。你们谁不这样啊?就算有些人没做出来肯定也动着心眼呢。我就说,那你还不让人想啊。说完我才觉得这话有点暧昧了。不过我倒确实想往过跟张蕾的身体暧昧,但以前也就那么一两次后来就淡了,没想到这时候一下子又来了。

张蕾笑着看看我,忽然问,对了,你现在住哪?我告诉她地方,说就在中信后面。她说住那啊。点点头向林怡云那边看了看,又说,你跟林怡云还真是同学啊。

我想张蕾的意思挺明白,我和林怡云不是一起住,所以我们就真的只是同学。

一开始林怡云跟他们介绍我时说我是她那大学同学,还说以前跟他们说过的,那时候我就已经觉得心里别扭,现在又听张蕾这么说我就苦笑一下,说,真是同学怎么了。要不还能是什么?张蕾还是看着我,笑里带着深意似的,说,你这人挺有意思。


到广州我这还是第一次进酒吧,刚到的时候其实不是很喜欢这里的气氛,不过和张蕾聊了一会儿慢慢也无所谓了。

林怡云在老吴那边又干了一杯坐过来,问我们聊什么哪这么起劲?张蕾看看我,说,还能聊什么,就聊我们在海南的那段过去呗。说着就笑起来。又说,林怡云,你不放心谁呀?我还是她呀?林怡云说,哪有啊,你说什么哪。我干嘛不放心啊?……张蕾,春宇他就是我同学,真的。说心里话你们要是真有过去重温我替你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张蕾说,是吗?说着又笑。我就在旁边说,张蕾姐,林怡云姐,你们俩能不能不拿我说事啊?

林怡云白我一眼岔开话题,问张蕾,哎,新地方怎么样?老方那?张蕾说,有什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上班下班,他那公司人多关系挺复杂慢慢来呗。林怡云点头说,也是。大公司嘛。不过你不用像以前那样到处跑了,其实也挺好的。我还羡慕你呢。

这时老吴插进来说,张蕾你去老方那真可惜了。我那时候还想你过我们公司来呢。你做旅游是本行啊,轻车熟路啊。张蕾说,那你不早说。要不现在谈谈?老方也过来了,说,老吴你不能这样啊。老吴笑笑,转脸问我,赵儿啊,听林怡云说你来广州以前就跟广西、海南那边关系不错是吧?我说,也谈不上不错,就是业务关系。以前在沈阳国内做的多,带的都是这两个地方的团。他点头,说,是啊。是这样。


十一点多张蕾他们先走了。又坐了一会儿林怡云也说要走,问我的意思,我说那走吧,明天公司还挺多事呢。打过招呼,又和老吴他们干了两杯,我们起身准备离开。这时酒吧里的气氛已经达到高潮,场上做秀的几个女孩越来越疯,我们出了门口以后还听到身后音乐的喧嚣。

林怡云说想走一走,说反正离我那也不远走一会儿就到了。于是我们沿着天河北路慢慢往回来。路上她问我,春宇,怎么你一晚上都好像没什么心情似的?怎么了?我反问她,我说,你觉得我跟这伙人能弄到一块去吗?她说,你跟张蕾不是聊得挺好吗。我说,我不是说张蕾。她说,那是老吴他们?说着她笑了。老吴是,一直想让我去他那。我说,去他那?跳槽?她说是啊。不过现在我还没想好,想等一等。我问,等什么?她说,等你啊。

回到家一进门林怡云就抻着胳膊说太累了,我们就赶紧冲过凉跑上床去。

接下来的几个晚上我和林怡云都这样过着,去酒吧泡到午夜然后回到我那做爱。

几天下来我发现林怡云在广州这三年多还真有几个不小的圈子,从企业老板到白领高管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过她接触最多的还是老方他们这伙。老吴的宝贝儿子不满周岁所以他和小晴他们两个也不常来,张蕾和老方倒像每天晚上都没地方去似的总能看到他们,还有老方的一个朋友,也是他们公司的大客户,这朋友除了第一次没到后来的两次也都回回到场,聊过之后除了张蕾我对这个叫杨益的人印象倒是最深。

杨益三十刚到,而立之年,是个IT精英。他跟老方他们两家公司之间业务往来很频繁,不过在他自己公司里他坐的却是副总的位置,老总的职务由他太太虚挂着其实只管签字具体事一概不管。我听老方说,杨益的老泰山在福建是做房地产的,家资巨富,杨益的事业就是借助太太建立起来的。

两次接触其实我也觉得杨益这人很有才能,就是对他靠女人发达很有点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