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前 第二部分 32

姜羽 收藏 1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要不是林怡云告诉我我还真差点没认出张蕾。

其实张蕾是那种见过一面一定会给你留下很深印象的特别漂亮的女孩,我记得在海南见到她的那次就是因为我带的旅行团里有人拿我跟她做比较,他们说你看人家那团,那导游,你再看咱们这个。当时我听了心里很不爽,我是个男的,跟她根本没有可比性啊。就因为团里那些话,我当时找了个时机就过去跟张蕾搭讪了几句,交换过名片回来以后我团里的气氛一下子又活跃了许多。

我记得那时候张蕾留长发,和林怡云以前一样直垂下来很简单,而现在林怡云整天把头发盘起来,旁边时尚地坠下一两绺长卷发在外面,张蕾却已经剪短了,刚刚及肩。

林怡云的这伙朋友里另外三个女孩都是长发,我们到了酒吧一见面我就先注意她们,看看都不是林怡云已经拉起张蕾,对我说,喏,张蕾。这下见到了。她看看张蕾又看我,后面这句这下见到了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挨个打着招呼,林怡云向他们介绍我,赵春宇,就是我那大学同学,以前跟你们说过的。然后又开始一个个给我介绍那些人。

他们当中有两个女孩个子很高,比林怡云还要高一些,是模特。看起来也挺有那个劲。不过我还是觉得女孩像张蕾那样差一点一米七,一米六八六九最好,当然林怡云除外。

还没弄清两个模特谁是新丝路谁是美在花城就轮过去到了别人,不过之前林怡云跟我说过无所谓,她说他们这圈里的几个模特都没什么前途,真有前途的在这堆人里也找不到,都去傍更大的款了。见了面我觉得也是,其实看这两个女孩最多也就是有个高度优势,长相并不好到哪去,气质上也比张蕾林怡云这种白领美女差一段距离。

在来的路上林怡云已经给我讲了不少这些人的情况。那个跟林怡云一样盘着头发露出修长脖颈的女孩应该算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或者说姐们,叫什么什么晴,名字挺拗口,林怡云张蕾都管她叫小晴,我发觉她们之间好像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后来才知道林怡云刚来广州那会儿她们三个曾经合租一套房子住在一起差不多有一年多时间,正好就是非典的那段时间。

小晴身边的吴总是她老公,也是林怡云之前讲得最多的一个。林怡云管他叫老吴。

在这伙朋友里我看也就这个吴总——老吴还像那么回事,四十出头不过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几岁,军人出身,方脸孔稍稍带点富态,外型颇有男性魅力。

老吴也是做旅游的,不过他是自己的旅行社,老板,说了算的。他的旅行社总部也在北京,也是广州、上海设了两家分公司,运作和我们公司基本相同,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他一样有境外资金支持,做出境在行内名气很响。

之前林怡云告诉我说小晴并不是老吴明媒正娶的妻子,她现在的准确身份应该是二姨太,不过自打去年她给老吴生了个儿子以后,身价一直看涨地位扶摇直上,而那位真正的吴太太——老吴的结发老婆——现在带着女儿在北京正过着大奶奶生活世事不问呢。老吴以前为了生意整天在京沪穗之间飞来飞去,到小晴给他生了这个儿子以后他在广州呆的时间就比其他地方多了很多,几乎就把这里当家了。林怡云后来还跟我说,她说你别看吴总开着奔驰人模狗样的,其实不是个好东西。她说有一回老吴喝多了,就借酒撒疯抱住她一通表白,差点没叫小晴撞上。当时她一点没客气,抹去噌在嘴边的口水抬手就是一耳光,立刻就叫他老实了。林怡云跟我说这话时我就问她,你跟我说这干嘛?你什么意思?她说,让你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我呢。我就说那能怎么样,那还不是因为你现在才二十几岁?青春年华。等你老了,过了三十,身边人就不一定这么多了吧。那时她就不说话了,停了半天才说,也许到那时候你也不知道去哪了。

林怡云之前也说到张蕾,她告诉我张蕾比我还大几个月呢,所以到了酒吧以后我和张蕾说话也没太多顾忌,加上有过一面之缘,聊得就多一些。我和张蕾聊,林怡云就在老吴那边跟他们喝酒闲侃。

张蕾也跟我说起那两个模特。我发现她和林怡云有很多地方挺像,都是美女也都有点自恋。张蕾管那两个女孩叫小模特,她说这俩小模特在她们自己公司里都属于海拔最低的,海拔高的不适合咱们这个圈子。说着她就用下巴示意在座的几位男士,说,你就看看我们这几位……你看他们,开车都得站着开,站着开头都够不着车顶,这要是来几个一米八的MM,他们哪找自尊去。我就说,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哪有站着开车的。那怎么踩离合呀。那就别开得了,请个司机算啦。边说我们俩边笑。

其实他们圈里这几个男士并没张蕾说的那么差劲,有两三个是矬了点但坐着开车绝对也没大问题,而且他们各个有车有楼事业平步青云,虽然都算不上豪富也都各有所成,相比之下倒是我好像除了不用站着开车以外跟人家比什么都应该自卑。不过真比较起来我还有一点好过他们,就是年轻。他们当中有几个年齿的确偏大了点,我看都比老吴高寿,但也都说自己扔三奔四。张蕾就评价他们,说得了吧他们,他们扔三奔四那会儿我才进小学还没让男生拉过手呢。我一听就笑着问她,说,随便问一下,张蕾,你是什么时候让男生拉过手的?她说问这干嘛?笑了笑又说,五年级。我说,真巧,我也是五年级。我又说,我还记得那个小女生的名字。张蕾问我,叫什么?我说叫李小莉。她说,你还管人家叫小女生啊?恐怕现在都当妈妈了吧。我想了想,使劲回忆那个女生的长相可惜实在太模糊了,不过她笑起来害羞的样子总好像再使点劲就能想起来似的。我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时候我就坐在她后排,当时还在上课,我记得我那时壮着胆子从课桌下面伸手过去拉住她的时候她好像也轻轻握了我一下。事后为了这事我和老高还差点绝交呢,我那时义正词严地跟老高说,你要把这事告别人以后我要再理你我就不是人!想到这我摇摇头,跟张蕾说,应该不会。张蕾就问我,你喜欢她是吗?我说,应该是她喜欢我吧。张蕾就笑起来,拿过酒杯端在手里,脸上的笑慢慢凝结,好像想什么想出了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