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又是半年没见了。

每次这样见到林怡云我心里都会忽然一阵酸楚,特别深沉,忍不住要流泪似的,接着就像沉到水底一下又浮上来了一样,整个人顿时松弛下来……

每次她都不一样,可不管是发型变了,还是衣着不同,只要看到她的脸,她真实的身影,我就立刻控制不住自己,不光因为面前的女孩依然青春丽质,更因为她还是那个林怡云。在我心里只有这么惟一的一个。

从有没有一点点想我到想死你了,我们就在门口开始接吻,急风骤雨似的好像恨不得用尽力气伤害对方。我们紧紧抱在一起接吻,然后撞上门跌跌碰碰进入卧室扑倒在一米五宽的床上,一边继续彼此吸吮缠绕着一边在忙乱中互相解开对方的衣服一件件扯下来扔到别处。这样我们就裸露了,露出彼此不同的身体让对方尽情探索触痛,完全不顾对方,就在我们各自的激情里喘息呻吟,突然忘我。结束的时候我趴在她身上,手在她那里帮她达到完满的高潮。


手机突然响起来,很俏皮的铃声。我平复一下自己提醒她电话。她听了下说不是我的。我就去找到响声的位置。是徐璐的。

电话是个男的打来的,我一出声他就说对不起,打错了。听声音很年轻。林怡云支起身问我,谁呀?那边放下了电话。她又问,你拿的谁的手机?我说徐璐的。她临走前落在办公室了。林怡云想了一下嘟囔说丢三落四的总这样。说着伸手过来叫我。我把手机放下。我们又开始了。


不知道第几次了,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极限。又完事的时候我说,不行了。真的。手讨好地抚摩她的后背。她扭过头看看我,笑了笑趴回枕上,说,我也累了。睡觉吧。

有时候我就想,在男人和女人的战场上其实女性永远都是最后的胜利者,不过她们很伟大,就算每次都赢她们也不表达出来,她们好像从不骄傲,不像我们,明明自己才是真正的弱者却偏要竖起中信大厦那样的家伙来显摆自己短暂的雄壮,可到头来却被人家一次次地摧毁。

我还记得在沈阳的时候我和洋洋做完以后就常问她有没有高潮,我当时心里其实很自卑,却硬叫自己露出大度的样子,有没有无所谓有当然好没有下回努力的样子,所以你别骗我的样子。那时候洋洋总说有啊,怎么没有。不是一次呢。她说的时候手还一下下轻抚我的后背,于是我就在短暂的满足之后变得更加自卑。

我也累了,所以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醒来以后我和林怡云赖在床上都不动,谁也不说话就那么躺着,要么想起什么就突然说上两句,说过之后又是静悄悄的,只能听到彼此轻缓的呼吸声。时间就像透过窗帘的阳光缓慢地从这边走向了那边。

想什么呢?她问我。手搭到我身上。

想你上次回沈阳。我说。半年前她回沈阳,那次我第一次和她做爱。

对了,你后来真没再找洋洋?她也没回来找你?她翻过身,看着我。

没有。不是跟你说过吗,电话里都说无数遍了。

那这半年你也没找过别的女孩?我不信。

怎么没找过?找过。我故意说。天天找。什么媛媛、美美、小红、小玉,找,干嘛不找。闲着也是闲着。

去死吧你!她掐我。

轻点呀!疼啊。我用手拦着她。

活该!她笑着说。跟着就问我,春宇,你刚才说的几个名字哪个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啊。唉呀,都是真的,行了吧?

不用骗我。只有一个是真的。她说。

直觉挺厉害啊。我心想。

我没再理她。

哎,过了一会儿,她拉我胳膊,真的,你觉得徐璐怎么样?

林怡云你别折磨了我行不?我说。

其实徐璐挺漂亮啊,是个美女。而且人马马乎乎的也好骗。她仰着脸像对天花板说话。

林怡云,你是不是还以为我让徐璐带那个团是有什么乱七八糟想法啊?……你不知道吗?我来广州就是为你一句话,你说,过年我们可以一起回家。你现在老说徐璐,什么意思啊?你怎么回事啊你!当我来广州干嘛来啦?老这样……

林怡云好半天没说话,过了会儿忽然笑了,又转过脸,对着我。徐璐就一点不好,心思都用在怎么噌饭上了。……对了,你不知道吧,现在公司一到快下班谁都不理她。

怎么呢?我问。

她噌饭呗。而且徐璐噌饭就光是噌饭,吃完饭抹嘴就走你想多耽搁她点时间都没门,目的可明确了。这样谁还请他呀。上过她当的一回两回就算了,回回这样谁也不行啊。一起去个酒吧什么的敷衍一下也行啊,这她都不。林怡云说着眼睛笑弯了。我都听他们说的。好笑。

我点头,也跟着她笑了。

对了,你请过徐璐没?肯定请过。几顿?她问我。

两顿。我说。

不止吧?真两顿,这么多天?

我没理她。停了下想起张蕾,我就问,诶,林怡云,张蕾怎么不做了?我听说她不是做的挺好吗。对了,你好像跟她不错是吧?

张蕾啊,我跟她……是挺好的。她比我进公司早,我刚来的时候一直跟她。前段时间有家公司挖她,条件不错比我们公司好她就走了。林怡云说。怎么想起问她来了?

你不是在她那看到的我的名片?我说。

对对。她点点头,问我,想见她是吗?

你怎么这么问呢?我有点受不住了。

正好,明天晚上有帮朋友去酒吧玩,张蕾肯定也去。一起去你就能看见她了。

哎,我可不是为看她啊。我表白。

我也没说呀。你解释什么。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