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二部分 30

姜羽 收藏 1 19
导读: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二部分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第二天到公司就开始忙。林怡云的团上午从珠海入境,在广州还有差不多半天行程,小左和一个同事一起出门,他去给林怡云送旅行团的返程机票,那个同事去机场接一个成都来的出境团。其他人见客户、出机票、送签也都各忙各的去了,几间房没剩下几个人,我这边就我一个。

徐璐昨天一早出发前不知道跑回公司干什么走的时候把手机落在了她桌上,现在在我手里不过一直没响过。弄完手上的事我先给她打了个电话,琳娜接的。徐璐忘了手机就跟琳娜说好共用她的,也不知道她们俩怎么说的。

等琳娜转给徐璐,我问她,怎么样,还在桂林呢?她说,在阳朔呢。声音听起来特别兴奋。孙峰他们怎么样?没什么事吧?我问。没有。不过那些老外可真够麻烦的,一点不听话老是单独行动。导游都跟我诉好几回苦了。我也没办法。徐璐的情绪一点不像没办法的样子。还有啊,我发现孙峰可真能闹,昨天晚上他喝多了哭着喊着非要和小斯基一个寝室,小斯基跟他说毕业了不住宿舍了没寝室他说什么也不信,后来没办法只好给他们调房间,最后琳娜跑过来跟我睡的。

是吗?我有点担心。徐璐,你最好看着点孙峰……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我说。

不用了吧。放心吧没事,昨天晚上我和琳娜也说了,琳娜说孙峰那人就那样,不会太过分。徐璐说。

说是那么说……

对了,林怡云回来了吧?徐璐把我打断了。

回来了。我说。

那你就忙你的吧。我这边没事。

和徐璐通完电话没多会儿林怡云就打进来,说,回来了。然后问我,这几天怎么样,习惯没?我说,还行吧。我问她,今天还回公司吗?她说不了。我说,那晚上一起吃饭?她说,我晚点给你打电话吧?我想先回趟家,太累了。我说,那行。那我等你电话。

放下电话我心里就有种说不清的感觉,想一想就觉得林怡云打这么个电话来就像是敷衍一下似的。都半年没见了,我又是刚到广州,而且还是在她的怂恿下来的,成了她同事跟她并肩战斗,可她忽然一点热情没了似的,反应那么平淡。我一下又想起半年前她回沈阳时穷追不舍的那些电话和打电话来的那个男的。


从零二年离开沈阳,林怡云回去过三次。去年十一是她第二次回去。那次她呆的时间最短,不到一个礼拜,而且我和她也只见了两面。那时候她在电话里就说不爱动弹,太累了哪也不想去。

我们那次第一面是在机场,我去接她,接到以后送她去了她奶奶家。当时我看她脸色不好,精神很差像生病了似的,就说反正我没事,陪你去医院看看得了?那时她说不用了,到了奶奶家休息一下就没事了。然后她就问我女朋友呢?我说,上班了。她点点头笑笑,挺勉强似的,说,改天见见行吗?我说,那,怎么见哪?她又笑,说,叫老高一起。我说行吧。

林怡云要见的我那个女朋友就是洋洋,那时候我和洋洋在一起已经大半年了。

从去年年初林怡云第一次回来我被她扔在凯莱房间以后身体就出了大问题,做爱经常没开始就进行不下去了,半途而废的情况也时常出现,老高知道以后帮我配了不少各式各样的古方秘方,吃来吃去时好时坏,不过我和洋洋的感情倒没受太大影响,好像还更深了似的。那时侯我们做爱,我一不行她就会特别温柔地安慰我,每次之后对我也是加倍体贴,一直很有耐心替我着想。我那时心里就特别矛盾,不知道怎么办。到后来我突然发现一个规律,就是只要哪天和林怡云通过电话,过后的几天里我的反应都极不正常,几乎次次失败,但自己一个人又行,而且自己的时候脑子里都在想她。老高那会儿就说林怡云太他妈坑人了。这不要人命吗!

去年十一林怡云是第二次回沈阳,我看她身体好像确实有事,老高见过也说像是刚做了终止妊娠手术。我当时问他什么呀?他说打胎呗。我就说你他妈满嘴跑火车!

从那次几个月后就是今年春节刚过林怡云再回来就没什么了,还把洋洋从我身边赶走了。不过,那半年里我和洋洋其实已经出了问题,到后来还经常动不动就大吵一次,多数都是她没事找事故意惹起来,过后又很诚恳地跟我赔罪。但我心里很难受,我知道可能其实不是她的问题。是我。而林怡云最后这次一回来我们就真的分手了。

我来广州工作决心大半是林怡云帮我下的,不过这里面也有些我自己的原因。在沈阳很多事确实也不顺心,反而林怡云回来的那段日子是我记忆最深最怀念的时光。那些天我和林怡云一直在一起,洋洋被气跑那天我和她第一次做爱,接着我们每晚一起都没停过,直到她离开沈阳回广州。那段时间真的很留恋,虽然时不时她都接到广州的电话让我非常反感,但她没解释,我也没问,所以对我们好像也没什么影响。

现在我来了广州,可她却偏在这时候带团出去,回来了也没有我之前想象的激动兴奋,我想这里肯定有事,而且我可能也知道是什么事。


吃过午饭小左回来了,我跟他交代了两句看看没什么事了就离开了公司。头一天徐璐打电话回来说下飞机啦,到桂林啦,那时我就想明天下午我可以放自己半天假了。就是今天。

回到家开始收拾屋子。没想到才一个多礼拜屋里已经有了不少灰尘,厅里和厨房的两个垃圾袋也都满了该倒了,我想这要是半个月一个月或者再长点时间得什么样啊。而我和林怡云已经又是半年没见了。

开始收拾屋子我才发现都住了一个多礼拜了我这还是第一次熟悉这间房子。

这房子的业主应该是个很有品位的人,刚住进来的时候我就这么想。这从家具的式样和摆放能看得出来。屋里的沙发茶几书柜写字桌,就连鞋架这样的小物件都是远未过时的时新样式,而且确实很新没用多长时间,尤其两把QQ椅,由几块不用颜色真皮拼缝而成的企鹅形象,既时尚又不失贵气。相比之下卧室的布置简单一些,床以外只有墙上两幅色彩斑斓但实在看不出是什么的油画、大幅的落地窗帘和悬在一侧墙上的格力空调,不过虽然简单搭配却显得协调舒服。

从里到外忙活一气,抹家具、拖地出了一身汗,都弄完以后我去冲了个热水澡,从卫生间出来一看时间还不到四点。

林怡云说晚点给我打电话确实是晚点才打来,九点多快十点的时候我窝在沙发里迷迷糊糊差不多睡过去了,电视还在响也懒得管它,手机就在这时丁零当啷响起来。我被铃声一下惊醒,翻身起来赶紧抹掉嘴角的口水,振作一下精神接起电话。

在哪呢?林怡云问我。声音很柔和。我说,在家。你呢?我也问她。电话里我听到她那边响着音乐,挺熟悉的旋律,想了下想起是朴树的歌,那些花儿。听声音她像是在外面清吧之类的地方。

我在外面。她说。接着她问,春宇,有没有一点点想我?我说,想死你了。我是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她说这句话。我也是。她说。

说过以前常说的对白,我听到她抽鼻子的声音。

怎么了,林怡云?我问她。

没事。她说。真没事。春宇,我一会儿想去你那看你,不过可能挺晚……

我这也没事,多晚都行。我说。要不,你在哪我去接你得了?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她说。

放下手机我赶紧去洗了把脸,看了半场球加上前后的广告,门铃响起来。

我跑去开门。门一开,林怡云笑吟吟地站在门外。我一时还没适应过来,愣了一下,我也笑了。

我们在广州会师了。我心里想。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