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二部分 25

姜羽 收藏 1 77
导读: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二部分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电视忘了关,正在播凤凰早班车。我从沙发上起来把电视机声音调大,接着去卫生间打扫自己。广州的第一天就开始了。

收拾停当要出门的时候林怡云来了个电话。我接起来,问她不会是一睁开眼睛就有一点点想念我了吧?她说是啊是啊,想你呀。我听了就笑了。这么多天第一次感觉心情轻松。

你今天去公司报到是吗?她问我。

是啊。这就去。我说。

早想到了。……对了,这次出来前事情特别多挺乱的,忘了帮你买张手机卡。你自己买吧,今天就买吧,快点把号换了。换完你把号码告诉徐璐,我这一两天不一定什么时候再往回打电话了。打也是打回公司。也没什么事。

就这事啊?行了,一会儿我就换,换完马上告诉徐璐。

……其实,徐璐那女孩真挺不错的。停了下,林怡云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一句。我感觉她的情绪像是一下低落了下去。还没等我转过弯她又说,对了春宇,今天你得帮我见个客户。本来说好等我回去也来得及,不过他们突然又说行程要提前,那我就没办法了。计划放徐璐那了,你到了公司就跟她要吧。今天就得去见他们。

行。一会儿到公司我就找徐璐。我答应着。

林怡云说的这个客户是家鞋业公司,地址在站西路。

从徐璐那拿到计划,看到地址我就问她站西路离我们这远不远?徐璐说,挺远的。你要去呀?我说,先打个电话,看看客户那边的意思再说。她笑着看我,说,没想到啊……我问,什么没想到?她说,第一天就这么搏呗。佩服!徐璐这句话说得粤味十足,我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她是挖苦我还是赞美我。


跟我在沈阳工作的那家旅行社不同,广州这间公司是私企,总部在北京,广州这里是公司两大分支之一,另一个分公司设在上海。

广州分公司规模不大,整幢写字楼里大小不少公司我们恐怕倒着排才能占上好名次,不过我们二十几名员工的平均收入却是名列前茅,尤其像徐璐这样刚出大学校门就拿三千多块月薪的基本属于凤毛麟角。

报到程序很简单,先跟老总见了个面,我陪他走过几天哈尔滨,所以谈起来气氛挺轻松,之后到行政那边填了两张表格就算万事大吉。见过在家的十来个同事分到一块地盘,我就跟徐璐说起来站西路的事。

被徐璐佩服完之后我给客户打电话,她就在旁边随手翻弄刚拿给我的客户资料。听我说到下午三点到客户公司面谈,她把资料夹轻轻放在我桌上就回到自己座位去了。


找到客户公司差几分钟就三点了,差点迟到。之前我一直后悔没听徐璐的话坐地铁。临来前徐璐跟我说地铁当然快啦,肯定比出租车快嘛。当时我也相信肯定快,不过一听她说中间还要在什么公园前站换乘转车什么的,就跟坐公共汽车倒车一样,我心里就觉得没谱,最后还是上了出租车七拐八拐再加上堵车搞得我无可奈何,还差点跟出租车司机吵起来。

见到客户时我肚里还憋着一股火还没消,没想到聊过几句之后心情一下好了起来。

一聊起来我才知道,这个叫孙峰的客户原来是东北老乡,而且说着说着我突然就找到了老高来了广州的感觉。听我说是沈阳人,又是刚到广州,孙峰也来劲了,久别重逢一样。聊到后来我们差点把公事都给聊忘了。

孙峰是抚顺人,那是离沈阳最近的一座城市。我当时一听抚顺就说小时候没少去你们那。他接口说学雷锋吧。我们俩就一起笑了,然后都说真他妈傻逼。接着又都摇头,很悲哀,说现在哪找雷锋去啊,谁还敢学雷锋啊!后来我们纠正自己,不用学,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孙峰的鞋业公司主要接外贸单,生意小有规模。他跟我说在这最早创业的是他老姐,他来广州也才两年多不到三年。但他也说在他来以前他老姐的生意还只局限于批发,客户以国内为主,公司是他过来以后一年多才成立的,国外的客商也是他一手招徕的。他说这两年多真他妈不容易,起五更爬半夜的,成车皮往俄罗斯倒腾鞋,自己赚的不多都他妈上税了。他这么说着就掰手指头给我算他给咱伟大祖国已经赚了多少枚导弹了。他说行了,对得起国家民族了。我这时就一下想起老高为申奥成功摇旗呐喊那事来,于是就像一下子找到了这座巨大城市的入口似的对广州无比亲切起来。

孙峰这人挺有意思,膀大腰粗却学人戴副做工精细的小眼镜,平光没圈,不过学者派头十足。他比我大几个月,因为跨了年便以老大自居,论完年齿说话就更随便了。

孙峰大外毕业,自诩能讲一口流利的胡话。胡人的话。他说成天跟他泡在一起的都是老外,天天说胡话,正经话都不会说了。他还说,不过老外是老外,没几个有样的,都他妈老毛子,普京的人。我这才知道他在大外学的是俄语。

我们后来才说到旅游。孙峰说他得领那帮老毛子出去玩几天,另外还有几个国内客户,他是要重点扶持扶持的,他现在就想趁着旺季之前赶紧把这事办了。他说前段时间经朋友引见认识了我们公司一个经理,是个女的,叫张蕾,长的特别漂亮。说到这他问我张蕾还在你们公司吗?我说不在了。他点点头,看样子挺惋惜。他说他跟张蕾谈过一次,这回本来还想找她谈,不过给她打电话听她说改行了不做旅游了,当时他还不相信,不过听我现在一说知道是真事了。不是因为对他反感才不来,那就行。

孙峰说到张蕾,我就又想起自己第一次带团在海南见过的那个女孩,林怡云就是在她那看到我的名片才给我打回离开沈阳以后的第一个电话。今天在公司没看到张蕾也没人说到她,我问了下徐璐,是徐璐告诉我她已经不在公司了。之前林怡云都没说过。

跟孙峰聊了快两个小时,到最后他说,你昨天才到,我都来两年多了,我是地主。啥也不用说,晚上喝酒。我赶紧说,孙峰,还是改天得了。我有点事还得回趟公司。他说,几点啦,你还回什么公司啊!不行!不能走。真有事你往你们公司打个电话,就说客户不让走,有啥事明天再说。客户大天哪。这么一说不就得了?我说,打个电话可能还……还不行。他看我半天,突然奸笑着说,啊——女朋友?是不?我说,不是。要是女朋友还说啥,让她自己玩去呗。他就问,那,男的女的?我只好实说,女的。他说奸妇!我赶紧说不是不是。他又说,战友?我说不是啊,老兄。他说,那是好友?我实在没办法,就说,算是吧算是吧。他就说那你给叫来不得了。你这好友不会也是昨天刚到的吧?认识路不?我说,孙峰,真的,改天得了……他看看我,摇摇头又一脸奸笑,说,看出来了,你是个健康男人哪。

2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