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二部分 23

姜羽 收藏 1 92
导读: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二部分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林怡云说话做事总是没头没尾又像莫测高深似的。

去年年初那时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第一句话问我,听出我是谁没?我当时一下愣住了。那时候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她的消息了,我还以为她从此就消失了,离开我的生活再也不回来了。我当时就说,林怡云!脑子里乱七八糟不知道一下都想起了什么多得搅在一起都成了糨糊。

林怡云那会儿就问我,怎么电话一直占线,跟女朋友聊哪?聊什么啊没完没了,至于那么热乎吗!我说,不是。老高的电话。我又说,哪有女朋友啊。她说不信。骗谁啊。我说,真没有。我骗你干嘛呀!她就不说话了。我们就静静地拿着话机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楚。

其实我那时有女朋友,就是洋洋,而且在她给我换了那张大床以后我们就住在一起了。之前我就是跟她通电话呢,就一点小事说了半个钟头还多。我当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林怡云那么说,为什么说没有,那时候我满脑子就只有林怡云了,就想起大半年的非典让我大学里最后那段日子心里想的全都是她,全都是广州。我那时废寝忘食地上网一遍一遍挨个查阅每一条消息,只想证明她在广州没事。而那以后,我就把她给忘了。

她已经离开了一年零五个月。

林怡云那天告诉我,说她在广州也是做旅游。她说她在同事那见到我的名片马上就给我打电话了,可我一直占线,不知道在干什么。林怡云说她那同事刚从海南回去,那时候我也是刚刚从海南飞回沈阳,那是我到旅行社以后第一次带团,我记得在海南是碰到过一个广州的旅行团,我们在三亚住的同一间酒店。带他们那个团的陪同姓张,叫张蕾,是个南方女孩,长得特别漂亮。

那天说到最后林怡云说春宇,我后天回沈阳。她问我有没有时间。我说有。我去机场接你。她说那行。时间不冲突就行。当时我就觉得她这话有点刺耳,莫名其妙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林怡云回来那天是个周六,从机场接到她直到出租车进了市内我一直处在一种恍恍惚惚的状态里,我当时就想,我的生活可能又要乱套了。

一年多不见,林怡云更漂亮了,不知道怎么说她,无论形象气质她都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沈阳女孩。长发、五官、跌宕的曲线,真的比以前那时她妈妈还要漂亮。她已经是个真真正正的美女。而且从她说话里我能感觉到她的气质也有了很大变化,高瞻远瞩,平易近人,说句大不敬的,像领袖。后来林怡云跟我说半年前她就开始周游世界,已经去过不少地方,当然是跟不同的旅行团一起去的。我就想,怪不得呢。

我用旅行社的名义在凯莱订了间房,车进市内正好午饭时间,我跟林怡云说行李先放酒店吧,先吃饭。林怡云那时一直望着窗外,点头说了句好啊,之后也没转过头,就那么看着外边问我,对了,你现在住家里吗?我说,没有。住宿舍。她就说,其实不用订酒店,宿舍就宿舍嘛。我赶紧说我是和同事一起住。男的。她这才回过头,说,那多不方便啊。怎么不自己租房?我说,想过,过段时间吧。她就笑,说,是不是等女朋友呢?我那时就看着她,说,是。很深情。到现在一想起来我还觉得自己那时候真无耻。

那天在电梯里我就觉得要出事,之后进到房间还没说到两句话我和林怡云就紧紧抱在了一起,不顾一切地接吻。我们那时就好橡一下子回到了一年多以前的北站站台,发车的哨声和火车的汽笛又一起鸣响在了我们耳边。

林怡云哭了,冰凉的眼泪就在我们紧贴的脸颊中间弥漫开来。

我们没下楼吃饭,我们的接吻让我们突然疲倦哪都不想去。我们拥到床上,粗重地喘息着。她的脸涨红着,乳房在我手中胀动,不安分地向四面挤出来,我搂住她的腰接着把住她腰下面的隆挺,她的臀部结实高翘富有弹性,和她的乳房一起激发起我们的情欲。

喘息和呻吟接踵而来。

她突然紧紧抱住我,在我耳边问我,春宇,有没有一点点想我?我说,有。我说,林怡云,我都,我都想死你了!那时我看见她笑了,带着眼泪的笑。她问我,春宇我好吗?我说好。那时我的手在她全身使劲摸索,清晰地感受到了她光洁细腻又柔韧温暖的肌肤。

我跟她的身体分开时她已经凌乱不堪,衬衣和胸罩套在脖颈上,长裤褪到膝下,她一只手拉住惟一还算整齐的墨绿色真丝内裤,四仰八叉地喘息着。一点不淑女。我那时想。林怡云好像本来就不是那种所谓的淑女。

不过,她是美女。胡乱裸露着身体她都那么动人。她歪过一边的侧脸,高挺的乳房,平滑细腻的小腹,修长结实的大腿还有身上神经错乱的衣物,连托着她的床都跟着她一起变得美艳迷人。

那时我吞下口水,说,我洗澡。我爬下床,心里就在怨恨我们祖先干嘛发明洗澡这种活动。都这时候了……

不过林怡云逼迫我说,一定要先洗澡。我当时还说我昨天才洗过啊。她说那也不行。那是昨天。


冲了个热水澡我兴冲冲跑出卫生间,却在出到外面的一刹那突然站住,不知道为什么,我没向房里看就已经知道林怡云走了。那时身上的浴巾突然松脱滑落下去,我下意识一把抓住才没露出自己丑陋的裸体。

我操!我对着已经空荡的房间骂了一句。

床上还是刚才那么乱,被滚皱的床单印花图案扭曲变形,散开的被子半边拖在地上,我的手机打开着摊在床边,屏幕灰暗没有信号闪烁,我在接到林怡云之后早已关机,可它刚才却打开过。

我开了手机,查到刚刚打出的最后一个电话,通话时间只有短短四秒钟,这个号码被我编辑成家储存在爸妈家的后面,我想刚刚接电话的只能是那个家里的洋洋,我都能想象得出洋洋接起电话听不到声音时表现出的疑惑,我好像听到她喂喂的声音,好像看见林怡云关上手机,然后穿好衣服从卫生间门前走过,离开房间。

手机突然响起吓了我一跳,看是老高我接起来。

老高的声音像是经过放大似的一下子冲进耳鼓,春宇啊!我告诉你啊,林怡云回来啦!

我舒口气,问他,你怎么知道?他说,她刚才给我打电话啦!还问你呢。是吗?她问我什么了?我问。问你电话呀!我告诉她你手机号,她说她知道,打过了,关机。后来她问我你还有没有别的电话,我就,我一想今天礼拜六我就把你家——你和洋洋的家——电话,我就告诉她了!我操啊,告诉完我才想起来……我操!……哎你刚才干嘛关机呀?我他妈打半天,急死我了!

我问老高,林怡云还说什么了?老高说,她说要请我吃饭。还说这次回来至少呆半个月。对了,她找着你没?我说没有。他就说,我怎么看你没什么反应呢?是不是被洋洋给洗脑啦?我笑了笑,还是说没有。

和老高通完话没过半分钟洋洋的电话就进来了。她问我干嘛关机,我说没信号,她说什么呀明明说是关机嘛,什么没信号啊。我说刚才一直没信号所以就把手机关了。省点电,电池快没电了。她好一会儿没吭声,然后问我,你往家里打电话怎么不说话呢?我说,就是信号不好嘛,没声音,不知道通了。她又问,那你打电话什么事啊?我说,现在没事了。她就说唉,真是。算了。又说,对了,今天星期六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说,现在就回去。

回家路上我一直给林怡云打电话,她手机始终关机,到家了进门前我又拨了一次还是一样。

洋洋正在看电视,还穿着睡衣,头发蓬松。看我回来了她就抻着懒腰说一个人没意思死了。说着两条胳膊一齐伸给我,说,没饭吃了,快拉我一下。换衣服,去吃饭吧?

我过去抱住她,手贴在她身上感觉她整个人暖乎乎软绵绵的,一下就让我想起林怡云的身体。这时她就问我,你,干嘛呀?我没回答,把她睡衣撩上去从她头上褪下来,接着我就吻她,手在她赤裸的上身胡乱摸索起来。她的喘息越来越重,到我褪尽她下身的衣物抚住她那里的温暖湿润,她已经开始大声呻吟。

我用力亲吻她的身体,嘴唇、脖颈、乳头、小腹,一直到她阴毛下面的湿润处。猛然停止的一刻我看着眼前光洁的胴体突然怀疑自己是否从没爱过这个女孩。她一样美丽,但没那么坚强,她让人真实地觉得其实人,生的很可悲,活的很可怜。而且,所有人都是。

这时她问我,春宇你怎么了?她问我时张大眼睛还在急促喘息。她还在等我。

我,不行。我看着自己那里,说,对不起!洋洋。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