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林怡云走的那天只有我送她。

那天下午天气闷热,北站候车大厅里人头攒动更让人心情烦躁。我买了张站台票,进了候车室没说几句话看林怡云嗓子有点哑就去给她买了两瓶雪碧,买回来时已经开始剪票了。

我们随着人流缓缓挪动,林怡云边向前看边拧开雪碧递给我,说今天真热。你也渴了吧?我说,我不渴,你喝吧。那瓶带到车上喝。她说,干嘛呀,叫你喝你就喝呗!说的声音很大。旁边几个人一齐转脸看过来,她尴尬地笑笑,小声说,你快喝吧。

进了站台找到她的车厢,我帮她放好行李她就推着我我们又一起回到车下。那时我们俩就静静地站在那看着面前长长的列车和不断走来登上列车的旅客。

过了好一会儿她看着我问我,春宇,你恨我吗?我笑着看她,说,有点。她就一下靠进我怀里哭了出来。她说,春宇,我现在我又不想走了。我紧紧抱着她,说,那别走了。她的脸贴在我肩头哭得更厉害。她哭着说不行啊。

这时火车发车的哨声响起来,她抬起头说,春宇,我要走了。你好好看看我吧。那时我就看她,她也看我,就在那时她搂着我的脖颈闭上眼睛。我想我该吻她了。

那是我和林怡云的第一个吻,在来往的火车汽笛声中,在催人远行的发车哨声里我们第一次接吻。我们的中学和我们的大学好像在那一刻一股脑地全都回到了我们的心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