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19

姜羽 收藏 1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林怡云回宿舍去了。女友站在那一直看着她走远,不说话脸上也没表情。有同学经过问我们站这干嘛呢,她拔腿就走,我说没事,跟着追上去。

我当时想,我不能跟她分手。我们好好的干嘛分手啊!

女友突然站住,回头冲我喊,别跟着我!我说,你听我说句话行吗?她说不听!这时她好像才意识到还抱着我的东西,低头看了下一把塞给我,说拿走!滚蛋你!我赶紧接住,西裤的皮带从那堆衣物里脱出来,金属扣的一端坠下去,钱包也掉出来啪一声落到地上。她看一眼下意识托住皮带,眼泪就流了下来。

她把皮带放回来,弯腰捡起钱包也帮我放到上面,然后说,春宇我们分手吧。我说,我不想分手。我就想跟你说这句话。

我和女友是在大三上学期结束前分的手。从她说分手到我们真的成为陌路我们又一起走了两个多月。那两个月我们俩还是吵吵闹闹跟以前一样,只是我们之间越来越有分寸,原来的热闹和开心已经找不见了。后来林怡云跟我说她那时简直恨死我了,她说我要是真喜欢她就不会和那个女孩拖那么久不分手。我想,她说的可能没错。

林怡云可能确实怀恨在心,听说我和女友分手了她那时还问我,你不是挺喜欢她的吗?是不还舍不得啊?我说,是又怎么样?她说,是就是呗,能怎么样。跟我又没关系。又说,舍不得别分哪。

从那开始我和林怡云一直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我们俩还是常去那家小饭馆吃饭,周末我还是回家一天就赶回学校陪她,但我们走在一起时肩膀偶尔的碰触都不能让我们想起拉手或是做出稍稍亲密一点的动作,只有一次是跟老高吃饭,那次我们进包房前林怡云突然挽住我的胳膊,当时还吓了我一跳。

那次吃饭是为老高换车同时又换了个更对脾气的女朋友,不过老高那天带来的女孩我觉得还不如之前一起去大青沟的那个,虽然这个女孩没大青沟那个那么嗲长得也更漂亮,而且还有点淑女气,但我怎么看就是觉得跟老高不配,当时我还有点怀疑,怀疑老高的审美是不是出了问题。难道升华了?不过林怡云却说这女孩不错,比老高以前那些强百倍。后来老高一引见我们才知道原来这女孩跟我们同校,是大一的师妹。

林怡云跟师妹聊开的时候老高偷偷告诉我,说他第一次开宝马去找我那天在我们校门口差点撞上这女孩,他嘿嘿奸笑,说他当时就是故意的。当时这女孩很是气愤,数落老高像训孙子似的,老高说他那时候心里美得不行嘴上就一个劲赔礼道歉,等到第二回去这女孩就上了他的车了。老高跟我显摆,说,怎么样,有道吧?我说,怪不得你那两天说来找我说完人就没影了,原来这样啊。有道有道。我连连点头,不过当时没好意思深说,我当时想,你那车要还是现代她可不一定上那么快。

吃完饭一起出了饭店,老高开着他那辆银灰色宝马唰地停到我们面前,说,上车。饭桌上老高保留矜持没强调车是宝马,他新女朋友我们那师妹也挺矜持也没跟林怡云叫嚣,不过车我见过,那位师妹也坐过大概不止百公里了,所以我们都清楚,就林怡云不知道。之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跟林怡云说老高那车是宝马,我那时总觉得好像不应该跟她说似的。

林怡云正跟师妹聊着,宝马到了跟前,见车停下她说,真换车啦。然后一眼看见宝马的标志脸色一下阴沉下来。冲我说,春宇,我们打车走。

有时候我想,做人挺奇怪的,明明是些不好的记忆偏偏印在脑子里比什么都深刻,而且时不时它还蹦出来提醒你这是你极端厌恶的,或者痛心疾首的过去。林怡云对宝马就是这样。

老高是零二年初换的宝马。那年夏天中国足球队有幸参加了一次世界杯,那帮家伙干完该干的事领了9个鸭蛋回到祖国的时候林怡云大学毕业了。那一阵子老高天天大骂中国队,打电话也不忘提几句那三场丢人现眼的球赛,我却天天在想,林怡云毕业了,不知道我们以后会怎么样。

那天我和林怡云约好一起吃饭,之前她就说要找家好点的饭店,当时我想她毕业了是得庆祝一下,就说那去广州酒家吃海鲜吧。她说好啊。

我们到了广州酒家刚坐下林怡云就说今天她请,想吃什么叫我随便点。我问她为什么,干嘛你请啊?她说,春宇,我一直盼着毕业呢,就想毕了业好好请你吃一顿饭,想到时候你想吃什么都行。她又说,春宇你不用给我省钱,我自己攒的钱请你吃顿饭再买个手机还剩不少呢。她说,春宇你知道吗,以后我就工作了我都高兴死了。她说着把菜谱推到我面前,快呀点菜呀。我那时就说,以前都是你点,还你点吧。那次是林怡云第一次请我吃饭,在那以前每次都是我请她,我都习惯了。

那天林怡云点菜时每点一个都要问我一句,春宇你爱吃吗?我说爱吃她就冲服务员点点头说,要这个吧。点完,她说哎呀,点了这么多,春宇你都得吃了啊。我就笑着说,你不帮忙我自己哪吃得了啊。

那顿饭我们吃得很开心,聊了很多,虽然我们聊天都在刻意回避那些不愉快的细节,但感觉依然温馨。

那天吃到最后林怡云突然对我说,春宇,我买好火车票了。后天去广州。


*


林怡云去广州坐的就是T94次,从沈阳到广州路上要开近三十个小时。我一直在想,一个女孩孤单地在这条漫长的路上越走越远,不知道她都会想些什么。也许她会想起那些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她的那里浅浅地微笑却始终忍耐,就在苦苦等待着她一直憧憬的这样的远行。

我辞职准备去广州的时候我妈问我到广州要多长时间,我说三个半小时,我妈说那还好。然后她就叫我提前买好机票别到时候现着急。我说我这次不坐飞机,坐火车去。我那时就想,也许火车上的这三十个小时能让我距离林怡云真的更近一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