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18

姜羽 收藏 1 29
导读: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车到我们学校的时候差不多十一点。停到小饭馆门口,我们从车窗一起朝外看,老高问我,你和林怡云老在这吃饭哪?我说,也不是。有时候吧。我们向那边看着,小饭馆里还有些客人影影绰绰看不清楚。我叫老高一起进去坐会儿,他说,不了,那边还等着呢。我就回去了。我下车,跟他说小心开车。他说没事啊。又说,你要有什么事就打我手机。我说,行。他就发动了车子,慢慢开走。

进饭馆一眼看见林怡云,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桌上堆着酒菜。

看我来了林怡云没什么表示,眼睛一直盯着我,等我过去坐下了,她说,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说,从大青沟往回来老高开得够快的了。她朝门口看看,问,他呢?回去了?我说啊。她点头,笑着问我,大青沟好玩吗?我说,今天刚去,喝一下午酒还没玩呢。她又问,喝到现在呀?我说,没有。差不多六点多完事的。她看看我,长出口气,说,一个人喝酒真没劲。还能喝不?陪我喝。我问她,你喝多少了?我朝桌下看看,四瓶啤酒瓶子都空着,加上桌上的五瓶了。我说,你喝这么多酒干嘛!别喝了,回去吧。她说,我等你就是想和你喝酒,回去干嘛。说着招手叫服务员,说再拿两瓶。我就问她,你几点来的?喝了这么多。她说,七点多。

七点多,我在干什么?我想。我在洗澡,在准备跟一个女孩做爱,可脑子里都是林怡云,一边想她一边手淫。

我看着林怡云。她原本白皙的脸因为酒精的作用一片酡红,修长的脖颈也像抹上一层红晕似的更加性感诱人。看着她,抑制不住的冲动在我身体里膨胀起来。

舒了口气,我问,林怡云,你是不有什么事啊?什么事啊?她笑了下,说,我能有什么事。我一个人在寝室没意思就出来打电话,打来打去没人理我想想就来这了。我们以前不是总来这吗,在这喝酒挺高兴的。她正说着,服务员拿来啤酒。

小姑娘放下啤酒冲我笑笑,说,大哥才来呀,姐都来半天了。我冲她点头,也带着笑容。

啤酒起开,林怡云把杯子推到一边说,你不在我都不好意思用瓶喝。说着跟我撞了一下举瓶就灌。我也灌自己一大口,放下以后她还没停。看她半瓶都快下去了我赶紧伸手,我说林怡云你干嘛呀!抢下她的酒瓶,她咳了两声,说干嘛不让我喝呀?你来不就是陪我喝酒的吗?我说,林怡云,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啊。你这么喝酒……她拿回酒瓶又灌了两口,然后擎着瓶子看我,问我,春宇,你喜欢过我吗?我说,……喜欢过。爱过吗?爱过。那现在呢?现在,我说。现在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她笑。酒瓶对上嘴又灌自己,跟着眼泪就流下来。

我说,林怡云你别喝了行吗?我现在还喜欢你,还爱你,有用吗?她呛了一口又咳起来。缓了下,她说,有用!她拉住我手说,春宇,我要死你跟不跟我一起死?我心想怎么突然要死啦?心理准备都没有。

突然有点忍不住想笑,我说,林怡云,除了死你看还能不能找点别的乐子?

她看我,抹一下眼泪无所谓地笑笑,说,春宇我知道你现在有女朋友,你刚才就是跟她在一起。是真在一起,对吗?我说,你说什么哪!什么在一起,还真在一起。什么意思啊?我看着她,突然有点后悔刚才说的那句话。我说林怡云,先别说这个了,你有什么事告诉我行吗?她说,春宇,在北京他问我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我说得等我毕业。等我毕业来北京了稳定了再说。春宇你知道他怎么说?她说他是眼镜。他说其实我还爱你,根本不爱他。刚才我跟他通电话,我们分手了。

她站起来咕咚咕咚吹完瓶里的酒,又对我说,赵春宇,现在是你对不起我了。我马上跟着起来,说林怡云,我是跟她一块去大青沟了,但我们什么也没有,真的。你一给老高打电话,我,我不就回来了吗!她说,是吗?说完就往外走。我赶紧掏钱叫服务员结帐。

追出去追上她,我说,林怡云,我刚才,我就是想逗你笑,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她站住,说那又怎么样?我说,过两天,过两天我找你,行吗?她一笑,说,随便。


老高第二天回来了,车上带着两个女孩。女友一见我就问,你家怎么啦?没什么事吧?我按跟老高统一好的口径说家里发水,我爸我妈都不在家,幸亏我及时回去了,要不然邻居都得遭殃还不得骂死我们家,等等,说了一通。她叹口气,说,真倒霉!这十一过的。

十一过后我一直有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找不着机会跟女友开口,而且根本也没有分手的借口。老高他也说,哪能刚跟人那个完了就、就分手啊,啥人哪你!那时候林怡云几次见我虽然绝口不提,但从她看我的眼神里我能感到很强大的压力,我知道这事不能拖,就是拖也拖不了多长时间,但我还是过着一天算一天。

那天打完篮球大家都走了,我自己一个人在球场投篮,女友来找我说怎么还在这啊,不饿呀你?回寝室换衣服吧,吃饭去了。我说,算了,就这么去吧。她说,又去食堂啊?我说不想出去。她一脸不乐意,帮我收拾衣物,收拾好抱在怀里跟在我旁边拖拖拉拉朝食堂走。

快到食堂门口了一眼看见林怡云从食堂里出来,我就跟女友说要不我们还是出去吃吧。女友说,你犯什么病啦,一会一样呢。走吧走吧,先换衣服去。说着话脸上露出笑容。

没走两步,林怡云在后面喊我,赵春宇!声音挺大,不可能听不见。女友先回头,冒出一句怎么又是她呀!她喊你干嘛呀?我说我哪知道。我们俩一起回身。

林怡云走过来,冲我女友点点头说你好。然后跟我说,春宇我找你有点事。我那时就觉得身旁女友的眼神里敌意成倍高涨。我说那……我看看女友,心想,我不能把她一个人放这啊,她还抱着我的衣服呢。突然又想,其实我和她,我们俩除了有时候吵吵架我们在一起其实还挺好的。

可能看出我犹豫,林怡云一笑,语气轻松地说其实也没什么事。春宇,你还记着十一那天晚上你从大青沟回来……你那天给人家饭店有五十块钱是假币,昨天我又去那吃饭,服务员跟我说的。开始我还说不会吧,不过人家说反正当时没发现,现在也过去好多天了,而且我们俩常去就算了,不过叫我回来提醒你一下,以后找钱的时候小心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