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56.html


女友出来时光着脚,身体用浴巾紧紧包裹显出曲线。白了我一眼,她说,干嘛盯着我看?色!放下手里的衣物,又说,别看啦。该你了。

我不想动,但还是起身进入卫生间。

在卫生间里呆了一会儿,我把自己脱得精光打开喷头,温暖的水流呼啦一下冲到身上。我就想,刚才她也这样光溜溜地站在这,不知道她那时都在想什么。


我站在淋浴下面,满脑子都是失败的沮丧。我想,一会儿我还要和房里的女孩ML,也许可以暂时忘掉所有的一切。

水声还在哗哗响着,女友在外边叫我,春宇,干嘛呢这么半天?怎么啦,你没事吧?我说,没事。洗完了。她说,还以为你在里边睡着了呢。真是的。

出来时女友鼓着腮帮对着电视机,看我一眼,说,911可真厉害。叹了口气,又说,人真是,不定什么时候就死翘翘,所以我们都得赶快活。我看着她,说,没想到啊,你还挺有思想的。她笑了下,拍拍床叫我坐,然后问我,春宇我想问你,当初你为什么找我啊?我说,我也不知道。看见你第一眼就觉得你挺好,所以就找你了呗。她说真的?边说边放下头发,长长的黑发一下坠在胸前。我说,当然真的了。她点点头,然后看我。

我们就接吻。她身上的浴巾慢慢散开露出女孩光洁的胴体。我听到她在我下面轻轻喘息,不一会儿就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我们的激情就来了。


完事后她呆望着天花板,忽然问我,你和那个女孩也这样过吗?我说,没有。她说大骗子。我说,骗你干嘛,真没有。她又问,那和别人呢?我说也没有。我跟你是第一次。她的眼圈就红了,她说,赵春宇你就骗我吧。跟着又说,其实那女孩比我好看,我知道。说着眼泪掉下来,她就扭过头去不再理我。

过了好一会儿我去看她她已经睡着了。我坐起来点了根烟自己在那发呆,酒劲就在这时返了上来。

下床跑去卫生间,吐了一下头还是晕。我扶着门框站在那想,要是就这么活那还真得赶快活。活完就他妈拉倒!

房门响了两声,我看着门想能是谁。老高的声音在门外叫我,春宇,春宇……我打开门问他,干嘛?他说赶紧出来。有事。

换了衣服一出房间,老高拉起我就往外走,边走边说林怡云刚才来电话,问你在哪。我说,干嘛,问就问呗……那你怎么说的?我问他。说跟你在一块呢。他说。实话实说啊。接着又说,春宇,我觉着林怡云有点不对劲。我问怎么了?什么不对劲?这时我们到了大厅。老高放慢步子说,肯定有事。她跟我说,说她在你们俩以前吃饭那地方等你,让我告诉你,说你今天要是不去,别后悔。别后悔,知道吗?原话就这么说的,别后悔。我说,什么意思啊?我后什么悔我后悔。她还说什么了?老高摇头,说没了,就是叫你去,就要见你,不去就叫你别后悔。我说我知道别后悔,你老重复干嘛!他说,不是,我看她那意思是喝了,有点高。我想了想说,那我现在也没法回去啊。我怎么回去呀?再说我这还有个人呢。老高说,这么的,我开车送你回去,你那个就让她先睡,回头晚上我返回来,明天早上有啥事到时候再说。我说怎么再说呀?我就这么走了那也说不过去呀。他说,就说你家有事呗,就说你叫她了没叫醒,看不行就先走了。回头明天我跟她说,你就甭管了。明天她要是还想玩我就带她玩,不愿意我就跟她一起回去得了。这还不行?我想一想只好点头,问他,你还能开车吗?他笑笑说操,我你还不知道。我说那行,那就回去。

到了门外我想起来问老高,你那个呢?也不管了?他说那不,跟我一块出来了。我一看,那女孩正在院里仰着脑袋看星星呢。老高又咬我耳朵,说,我他妈刚才挺卖力气,给她爽坏啦!我说行行,上车说吧。

老高叫那女孩留下,那女孩说什么都要跟着。他就说这他妈来回大半宿呢你跟着干嘛呀!添乱是不?再说了你在这还能帮春宇看着点,那屋不还有个人呢吗。这么不懂事呢!我告诉你啊,别惹我生气我跟你说!女孩见他来劲只好别别扭扭勉强答应。老高可能也觉得过意不去,上车前就在她脸上叭叭亲了两大口,说攒足精神等我回来啊!那女孩说,去死吧你!

关上车门老高还说这妞真他妈对脾气!

在路上老高问我,春宇你跟林怡云到底打算怎么地啊?我说,怎么地也不怎么地。我这不是已经有人了嘛。再说了,真要怎么地也轮不着我打算。老高就说,春宇我说你啥好呢,其实我都能看出来,你现在这个也长不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么着也真不行,你这不人为刀什么,你是鱼肉吗。我说刀俎。他说对。是。又说,我也没说别的呀。

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后来老高说到他要换车了。我就说这车不还挺新吗,怎么就要换啦。他说换。又说,车就像女的似的,不对脾气就得马上换。我问他换什么车?他说宝马。那时我就突然想起了什么但没想清楚,我看着他想回忆起来,这时他又说,开宝马坐奔驰嘛。

这之后老高打开音响,放出来的都是他下午唱过的那些歌。我听着歌看着窗外的夜色出了神。那时,老高猛踩油门,现代就飞快地朝沈阳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