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昨天晚上我和老高都哭了,我们都喝多了。崔贞玉抚着我的胳膊,看着我,我跟她说,没事,没事。喝酒,来。

结束以后从包房出来,老高耷拉着脑袋被两个朋友架着往外走,他的小姐跟在他们旁边,别的小姐都回去了就她还跟着。

快到门口时崔贞玉叫住我,赵哥……她用手指指那小姐,小声说,高哥没给她小费呢。

我向前看看,看看老高他们,就喊那小姐回来。她过来我拿了二百块钱给她,收好后她说,赵哥,一路顺风啊。然后跑上去对老高说了句什么又回来跟崔贞玉说先回去了。

哎,老高突然站住,扭过头,小费忘了,我操。赵哥给了。崔贞玉说。老高站在那愣了下,瞪眼看我,半天脑袋一耷拉又往外走。

到了外面,老高回过来找着我,上来死死搂住我,春宇春宇地叫我,手拍打着我的后背。春宇,最后一顿酒……他说。什么最后一顿哪,我还不回来啦?我说他。噢,对对。错了错了。他狠捶脑门。春宇明天我不送你了。行不?啊?他看着我的脸,说。我说,行。

小玉,小玉!他叫,跟着四下找崔贞玉。看见崔贞玉了,他说,小玉听高哥说句话行不?崔贞玉笑笑,来到跟前。小玉啊,是你高哥不?啊?呵。高哥跟你说句话……春宇——他拍我肩头——我哥们。啊。晚上,你那什么,啊。多担待。给高哥个面子。行不?薄面。行不?说好了啊。……就这么地。就这么地了啊。……春宇我走了。走了,啊。

老高他们走后崔贞玉跟我回到我家,一进门看到我的旅行箱立在门边,她回身搂住我的腰,问我,这么少行李啊?我说,该带的都带了。

赵哥你什么时候还回来?她又问。说不好。那,她抬头看我,我就是最后一次陪你了。我想,是吧。

我们拥抱着来到床边,她帮我脱衣服,然后脱她自己的。接着我们赤裸着身体彼此爱抚亲吻。我感觉到她的舌尖在我胸前滚动,手指拂过我腰间握住我那里。我们的身体贴到一起,我无比清楚地感受到了她身上的一切,平坦处的光滑细腻、凸起的结实温暖、深陷之间的吮动湿漉。我听到她的呻吟里充满情欲,发现她正激烈地用身体迎接我。突然间我觉得耳边一下子响起那首爱情的迷路,它的旋律刚一响起就像发疯一样灌进我脑袋里,猛烈地回响,像在跟我说我和林怡云的事。明天我就去广州了,可它却使劲唱:无论山盟海誓多响亮,爱情却变幻无常……

赵哥你怎么了?崔贞玉的声音好像突然回来了似的,我看看她,下意识低头又看自己。我看见自己又不行了。

小玉,对不起!我说。


*


老高以前跟我说过,他说春宇你上辈子肯定欠林怡云不少钱,到死你都没还上。我说可能吧。他说可能个屁。又说,春宇你就是活该。

我想,老高说的对。


那天从校医院回来后,林怡云说我什么素质。我扔下她回到寝室,看见老幺就问他,撞我女朋友那小子你认识不?他说,不认识啊。不过刚才他们撞一起的时候我听旁边人说那小子是计算机系的。你要干嘛呀?他问我。我说,我找他唠唠。

我到计算机系去了两趟,第二趟正好撞见眼镜。他当时正在大教室听课,旁边坐着一个女生,人长得挺漂亮,两人有说有笑态度亲密,一看就是那个。当时我的火气一下就没了。那天我打听出眼镜比我们高两届,上大三。还听说他玩电脑挺厉害的,听说他写的什么程序被中关村一家什么公司看上了,等毕业以后就要去北京高就了。

那时候我就想我得赶紧找林怡云去。我拼命回忆自己刚才都跟林怡云说什么了,怎么好像说到分手了似的?

我在女生楼前等了林怡云快两个小时她也没出来,晚饭时她们寝室一个女生告诉我说林怡云找人帮她打饭打回宿舍吃了。那女生还说赵春宇你别等了,今天肯定没戏了。后来我给她们寝室打电话,几个电话都是别人接的,林怡云一直不听。

第二天早早起来我又去她们宿舍,林怡云出来以后看都不看我像不认识似的,径直往教学楼走。我追上她,跟她说,林怡云,都完事了就算了行吗?我知道,我不对还不行吗?你就别生气了。啊?全都我不对。对不起。啊?你看,那么多人都看着呢……我跟着她往前走,到了教学楼前她才站下说春宇你先上课去吧。我说,那中午还一起吃饭吗?她说吃就吃呗。不过不能就这么完事。我赶紧说,行,怎么都行。

下第一节课我回了趟寝室,把书什么的都扔下,然后出了学校特意跑到北站家乐福买了一大盒金帝巧克力,林怡云最爱吃的那种。回到学校已经差不多中午了。吃午饭的时候在食堂门口等到林怡云,我把包装袋上家乐福三个大字对着她递上去,说,赔礼道歉。她说,什么呀?拉开袋子看看,又说,我都不吃巧克力了。我减肥呢。我说,都买啦!……她说你那么大声干嘛!买了就吃呗。

那时我以为那件事就那么过去了。

我和林怡云一起吃食堂,一起逛街,还跟以前一样。有时候她下午没时间我就跟同学打篮球,周末我还是回家一天就赶回学校陪她消磨时光。那段日子过得还是那么平静又平淡。

后来有一天林怡云突然问我,说春宇,你说我毕业以后去北京好不好?我说去那干嘛?那谁都不认识,什么事都得从头开始。沈阳不是挺好嘛,这么多朋友。她说,你不是知道我早想离开沈阳吗。毕了业我肯定走,不在这呆了。她又说北京不好吗?首都啊。我说,等你毕业不是还两年呢吗,可能到时候你就不这么想了。她说不会。肯定得走。然后她拉起我的手说春宇,你要是不想去我就自己去。

林怡云说要去北京以后我郁闷了好几天,我那时想我和她真不能再这么慢腾腾地下去了,老高说的对,我和林怡云就算不能马上那个也得抓紧向那个发展。大一都下学期了,隔壁寝室已经有带女生回来住的了,听说那女生进来以前举止还像个淑女,第二天早上出来的时候已经粘在老公身上像虫子似的恶心的不行了都。

那天我在校门口买了份沈阳日报,看到光陆正演《卧虎藏龙》就准备和林怡云一起去看,我听说女二号不是女一号在里面挺煽情也挺冲动,就想林怡云最好能看进去,等她投入了到时候从容不迫我就把事做了。其实在那以前我早就想和林怡云接吻了,只是一直没好机会一直没接成。

下午我给林怡云打完电话就过去找她,刚到她们楼前就看见她跟一个女孩站在那说话,我发觉她们两个情绪好像都有点不对,走近才发现和林怡云说话那女孩挺面熟像以前见过。

到跟前时她们说得已经差不多了,我只听到那女孩说了句你别后悔就行,然后她转身离开的时候看了我一眼,这时我一下认出她就是计算机系课堂上和眼镜坐在一起的那个女生。

看着那女生走了,我故意问林怡云,谁呀?以前没见过。好像挺不友好似的。林怡云笑了笑,说,什么不友好啊,没有啊。见我还在看,她又说,走吧春宇。还看?她好看吗?看什么看快走吧,到中街吃完饭电影差不多就开演了。我收回目光,说走啊。我们俩就向校门口走去,快出校门了谁也没再说话。

吃饭时我问林怡云,最近忙什么呢下午总见不着你?她停下筷子,说,学电脑呢。我心里突然一酸,强忍着问她,学怎么样了?她说挺好啊。挺多软件都会用了,总上网。那时候互联网已经开始普及,街上也出现了不少网吧,开始跟游戏厅一样被人深恶痛绝。

我点点头,笑着说,那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