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11

姜羽 收藏 1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寒假过后天一天天暖和起来,桃花开完很快绿树成荫。操场上做运动的人越来越多,校园里热闹起来。

那天下午林怡云不知道有什么事说没时间,我就跟几个同学去打篮球。正玩着,同寝的老幺走过来叫我,春宇,还玩哪?我把球传给同伴,问他有事啊?他说,可不是。我问什么事?快说。他说,刚才看见你女朋友了。是你女朋友吧?听说是财院院花?我说,什么院花啊,就那么回事。看见她怎么了?他说,刚才我看她被一骑车的小子给撞了,好像去校医院了。我说你可真磨唧!操!

撇下他我就往校医院跑,心里猛骂他。骂完他就骂那个骑车的傻逼。

刚到校医院门口就看见林怡云从里面出来,旁边跟着一个戴眼镜的小子扶着她还挺殷勤。我肚里的火一下冒出来,心想你谁呀你!用着你吗!我冲过去一把接过林怡云,问她怎么了?撞哪了,有事没?林怡云说没事没事。跟着就问我你怎么来了?我没搭茬,冲那个眼镜说,你撞的啊?啊?是你不?眼镜刚说对不起,林怡云就使劲拉住我,说春宇你干嘛呀!他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我说,什么话?车不是他骑的吗?说着我又要上前,是你是不?我操……林怡云猛一摔我胳膊,说赵春宇!……听她声音不对我赶紧又扶住她,冲眼镜点头,说,我记住你了啊。

送林怡云回宿舍时她一脸不高兴,问她什么都爱搭不理,不过她只是脚崴了没什么大事,两三天就能好,算是叫我放心了。

到宿舍楼前林怡云不用我扶了,跟我说,春宇你回去吧。我说,林怡云,其实刚才我也没想怎么样。不过,你让人撞了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她说,生气就那样啊!好啊,那你就跟人家打架,别管我呀!我说,你怎么这么说呢?我就是动手那不也是为你吗?她看着我,一脸无奈。他又不是故意的,我都跟你说了,是我不小心,而且,他也说对不起了……你这还要跟人家动手,打架,你……你这什么素质啊!让人看着得怎么说呀!

一听素质我当时就懵了。我说,林怡云,我……我心想我怎么了我就素质就不行啦?我说,林怡云,我就这素质!你看不上了是不?看不上拉倒啊!我又说,林怡云你认识那小子?啊?你一直帮那小子说话你什么意思啊?我问你,你是不看不上我了?啊?

是又怎么样。林怡云说。

我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直到现在我还一直后悔,我想,当时我要是没那么冲动跟她再说几句话也许后来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


我和崔贞玉讲起这些事的时候她一直那么听着,不怎么说话,偶尔拿起杯啜口酒,完了杯就端在手上。

赵哥,你是真爱那个女孩,是吧?……好像现在没人说爱这个词了。太土了。崔贞玉笑笑,说。是啊。我点头。那你对她,是不是……爱?是吧。我说。……那时候是吧。现在,我也不知道了。……算了,还是唱歌吧。

还唱那个?嗯。点吧。

从崔贞玉第一次陪我,以后每次去我去都叫她唱那首(歌名,韩文),直到现在只要一看到这五个韩国字我就知道它的中文意思是——爱情的迷路。我那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特别喜欢这首歌,后来还上网找了一阵不过没找到,最后我还是在西塔的一家CD店看见了这首歌的CD。

那是韩国一位女歌手的专辑,很老了。看见以后我当时就买了两张,一张自己留着,另外那张我叫老板包得漂亮点想在崔贞玉生日那天送给她。老板叫我选包装纸,我说,生日礼物,送女孩的,你帮我选吧。他就拿了张银光闪闪印满红心的问我这个行吧?我说,行,就这个吧。他点点头开始包装。包到一半我叫他等一下。我从钱包里拿出二百块钱,说把这也包里吧。那老板用很奇怪地眼神看看我,也没说什么就把钱跟CD一起包装好。包好以后看起来特别漂亮。

崔贞玉生日那天老高他们都去了。之前老高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他埋怨我说干嘛不告诉他?说要不是他那小姐给他打电话他还不知道呢。这么有闹的事他不去哪行啊。后来他又说,春宇你太他妈不够意思啦!

那天晚上我们都到了以后一进包房老高就嚷嚷,扎着胳膊拦着我们,谁也不让坐,说,都听着啊……他左右看着,今天谁都不许挑MM啊!今天叫MM挑我们!大伙都说行行!于是我们就在台子前边站成一排,闹哄哄的,后来又叫崔贞玉她们都坐下,坐好。

行。开始!老高收回手,叠在肚子上面。一本正经。

崔贞玉她们从坐在那开始就互相推,谁也不先挑。推了半天,老高不耐烦了,手叉腰上了。你们倒快点啊,别总这么站着啊!

小玉生日,小玉先挑。她们推崔贞玉。

被她们推了两下崔贞玉勉强站起来够住我的手,拉住我,跟着老高他们就哄一下全一起坐到沙发来了。最后我们还跟以前一样自己是自己的小姐,一个个全都人模狗样地坐好了。

那天我们闹到很晚后来又去消夜,最后散了的时候已经下半夜三点多了。

我跟崔贞玉说送她回家,她说不想回去,还去你家吧。之后我们就叫了出租车,在车上她一路都没什么话,到了以后我们上楼梯,正走着她被梯凳绊了一下差点摔倒,我赶紧扶住她,她就突然抱住我哭出声来。她哭着说想回家。我知道她说的回家不是她在这里租的那个家,而是她自己的老家。她家在延吉。

那天我和崔贞玉接了吻。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几乎没有小姐愿意客人碰她们的嘴,接吻更不行。

崔贞玉和我接吻时眼泪流进我嘴里,她的嘴唇温暖柔软,舌尖的味道带点甜又有一点咸涩的苦味。

之后我们做爱,毫不防范彼此,就像在那爱里我们忘记一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