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10

姜羽 收藏 1 15
导读: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老高总爱提起林怡云,有事没事就提起来了。知道他是贼心不死,每到这时我就刻意表示不满提醒他注意点,于是他就赶紧住口顾左右而言他。

那次喝酒我们说起高一春游爬棋盘山的事,说到后来老高陶醉似的说春宇,说真的,林怡云真的,真漂亮啊!绝对美女!说着还叹口气,唉!跟你了……我当时就说,老高,跟我怎么啦?你什么意思啊?他说没有。我能有啥意思。羡慕你,替你高兴!我说不止吧?他说,春宇这你往多想了。我刚不说了嘛,你是我哥们。咱俩做兄弟能跟那个比吗?有今生没来世。你说我说的对不?来,满上。干干。干完他又说,女的算个啥呀!春宇我没说错吧?我说对对。

其实中学那会儿老高就总说林怡云漂亮,漂亮完又说,算啥呀有的是。我听着就别扭。有的是你还老说!

我挺反感老高这点,不过有时候心里也满自豪的,有点沾沾自喜那个劲。我记得我第一次看见林怡云那时候老高就在我旁边,可最后林怡云跟我在一起了。

想想那天真挺有意思的,林怡云从学校里出来,老高就叫我看她,她马尾巴一转我就看见她脸蛋儿上明亮的笑容,心就开始怦怦跳。我当时只顾拽住老高不让他过去,眼里全是林怡云的样子。我使劲从她身上找毛病好告诉老高,于是她的竹竿形象就比什么都深地印在了我脑子里。

我记得初中那时林怡云是全年级个儿最高的女生,初三前她还领过操。不过那时候她特别瘦,看起来细长就像个竹竿。她那时还没发育,光长个儿了,我妈管那个叫贪长。林怡云的贪长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她一直就是个高个儿女孩。我还记得高考过后我妈跟我说,那女生叫什么来着?林怡云,哈?挺漂亮个女孩,个儿也挺高,就是太瘦了。

林怡云现在已经一米七二,不过反倒不怎么显个儿了。

上大学后林怡云开始发育,短短几个月竹竿身材迅速丰盈,无论前边后面,曲线像是一下突兀起来,变得特殊性感。有一次我陪她逛新世界,听她跟内衣柜台的服务员说34D,我当时心想回头找书查查,印象当中这个号码好像挺大。后来一查果不其然。而且从她上中下比例分析,我断定她的臀围绝对只大不小。那时,林怡云的五官线条也越来越成熟柔和,本来就非常漂亮的脸庞更加气质动人。

刚上大学那阵我老陪林怡云逛街,有她在身边我心里总有一股说不出的优越感,就想这街上谁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啊。那时候,刚开始林怡云偶尔会挎上我的胳膊,后来就总那么挎着了,慢慢也不再管我揽在她腰上的手了,开心时她会用头碰下我的肩头,要是吃着东西嘴里的哈气就会突然吹到我脖颈里,我于是就更清楚地感觉到一阵阵羡慕的眼光都向我看过来了。那年冬天雪不多天气比往年冷,可我心里一直温暖到春暖花开。

圣诞节那天林怡云告诉我前几天她肚子疼其实是装的,她说她就是故意整老高,谁叫他对不起她同桌。她又说,不过老高对你挺好的,哦?我说老高是我哥们,我俩从小玩到大,当然好了。接着我就说,那天你是有点过分了。其实老高就那样人,他又不坏……他还不坏呀!林怡云说。那什么叫坏呀?见我看她,又说算了,反正他又不敢惹我。

说过一会儿林怡云提议说要不一起吃饭吧,还叫他请。我说行啊。然后问她想吃什么。她说火锅,皇城老妈。我就给老高打电话。老高一听皇城老妈就问这回你俩真去呀?我说真去。他说,那等你们到了我再点菜。

我和林怡云赶到皇城老妈时老高已经把住一张台子正襟危坐,台面上干干净净,旁边也没有服务员伺候,他也没打手机,就用两只眼睛盯住门口。一见我们进来他就露出满脸笑容,站起来冲我们招手,说这呢这呢。

我坐下后林怡云脱掉羽绒服放到一边说去趟洗手间。她说话时我看见老高的大眼珠子差点没掉到桌子底下去。林怡云刚走开他就说林怡云怎么……变化太大啦!我说老高你有正形没?你要这样我走了啊。老高唉唉叹了两声,说春宇,其实说心里话,是我先看上林怡云的。我立马起身,说老高你没完了是不?

拿过林怡云的羽绒服我要走,老高一把拉住我,哎哎,春宇,我没别的意思。你先坐下先坐下。看我不坐他又说,春宇,其实我就想说,瞅你俩多好啊!……你俩真得好好的。这话他说得挺动情。见他这样我就坐下来,心说,我们当然好好的。

看我坐下了老高叹口气,说春宇,我这辈子是上不了大学了,就这么地了,完蛋了。我说,你又怎么了?他说,春宇我看上一辆车,我跟我爸说要买,我爸就说我现在这个样死都死不到大学门口了。其实我自己也明白,根本学不进去。再说也落太多了。我看他心情郁闷就打岔问他看上的什么车啊?他说,现代。原厂的。我问他颜色,他说银色。然后就说,那车太他妈漂亮了!我第一眼就看上了。又说,春宇,赶明车开回来我先带你们两口子沈阳市兜一圈。又说,对了春宇,学车吱声,当自己车一样。我说行,到时候看看。我们正说着,林怡云回来了,老高就举起一条胳膊,举得老高来回晃,嘴里喊,服务员,点菜。8号桌。

那次是我们三个第一次一起吃饭。那天在饭桌上林怡云老是找茬挖苦老高,老高嘻嘻哈哈一点不在乎,不过只要林怡云不注意他就努着眼睛使劲瞪她,几次差点被发现。

我们边吃边聊,聊的最多的就是老高的补习班。先前我还说些大学生活,老高说没意思,就开始给我们讲他补习班里的事。他那班里老师和挺多同学我和林怡云都认识,加上他添油加醋讲的都是可乐的事,我们俩听得直笑。林怡云一笑就往我身上靠,头就枕到我肩上。她那天里面穿的是件奶白色羊绒衫,套头那种,穿在身上紧绷绷的曲线毕露,挺起的前胸就在我眼皮底下,搞的我浑身燥热。每到这时老高就会表示不满,说哎哎,你俩注意点行不?想想别人哪。你们这不刺激谁吗!……太不像话了也。老高这么说开始林怡云还不吱声,都是我答对他,后来说过几次林怡云就说我和春宇爱这样关你什么事,谁叫你看啦!老高一听咂下嘴冲我说管管你老婆行吗?那时林怡云脸就红了,她看看我就好好地坐正了身子。

吃完饭老高张罗唱卡拉OK,我和林怡云都说不去了,他就恍然大悟似的说噢噢,圣诞节,对了。那行,你俩……那就这么地吧。出门口时老高拉住我问我,春宇,怎么样了你俩?什么程度啦?我说关你屁事。他就说你们还真一对,说话都一样。他这么说却不放手,拽着我还问到底怎么样了,啊?那个没?我说,没有。他说,她都那样了还没有?唬我呢吧?我说你还有完没完?他就看看林怡云那边,说,那你可得抓紧了。就今天得了。我说行了行了,快走吧你。然后他就依依不舍地和我们告别。

走到街上,随着华灯初上,节日气氛更浓了。那是一九九九年圣诞,二十世纪最后一个圣诞节。

那时,我和林怡云就那么不紧不慢地走着,好像没什么特别似的两千年就到了。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对我来说刻骨铭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