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落榜对老高一点影响也没有。那天他跟我说,正常。不落才怪。一副自嘲的嘴脸。

发榜第二天他给我打传呼,说请我吃饭庆祝庆祝,庆祝我上大学了。我当时犹豫了一下,之前我也想过想请老高吃顿饭,我请客,不过不提上大学的事,没想到他倒提起来了。我那时就说,老高,还是我请你吧。他说,春宇你什么意思啊!别跟我扯这个啊。然后一本正经,春宇你放心,在这个问题上我根本没自尊。哈哈。

老高说吃海鲜。我在大可以见到他的时候他正用大哥大打电话。那时候我还管手机叫大哥大呢。老高那时给我纠正过好几回。土土土,手提手提。后来又手机。对,手机,现在都叫手机。那样我才慢慢改过来。

老高在大可以要了间包房,西装革履四脚八叉,旁边站个服务员老老实实在那候着,手上保持写单的姿势。我一坐下就听老高那大哥大嘀嘀一阵响。又讲了几句他突然把大哥大往桌上一扔,说,操!又没电了!

点好菜,老高拍拍桌上的礼盒说,给你的。我问他什么呀?他说脑白金。我说药啊?给我药干嘛?他说,信我,回去吃保准没错。说着又拍两下,告诉我,好东西!那时候脑白金刚出来,还没几个人知道,我听说老高他们家药店卖得也不好,谁都不知道吃了管什么用。后来脑白金席卷全国那恢弘的气势还真不是我们能想象得到的。

那天吃到中场,老高叼着一只螃蟹钳子突然热泪滚滚。我说他,你干嘛呀!这么多人看着,你干嘛呢你!他哽咽着,说,春宇啊,以后就不能在一块了。操他妈的,以后有事打我手机啊,谁敢跟你装逼你告我一声,我他妈整死他!我那时突然就觉得从此以后老高就永远是个高中生了,永远是我弟弟了。我也哭了。


*


老高昨天也哭了。昨天他们送我,我还没怎样他先不行了。

昨天崔贞玉说祝我一路顺风,然后老高率先干了杯中酒,干完他把酒杯顿在桌上,手没离开杯子,眼睛横着我。

赵春宇!他大声叫我。赵春宇你他妈说啥呢你!我就一半了怎么的!咱俩几十年了,你他妈的你挑我礼?啊?你他妈不是我哥们!你他妈的……你他妈的……

他一连说了一串你他妈的,然后突然口水就从嘴角流下来,跟着眼泪也哗哗而下。

赵春宇……他呜呜哭。赵春宇你就不是个男人!你他妈就跟着林怡云屁股后头吧你,跟狗似的!……赵春宇你他妈阳痿!我今天……我今天就说了我,怎么的?没林怡云你他妈一辈子就是个阳痿!操!……酒呢?我酒呢?那谁,酒给我倒上!……小玉,小玉!你给我倒!……赵春宇!我叫你呢!……你不是挑我礼吗?我叫小玉给我倒,倒满!我他妈全干了我!……

看老高这样,那边几个朋友都欠身起来,说老高别喝了……离我们最近的那个示意老高的小姐让一下他要坐老高边上去。

干嘛!老高一抹嘴又横那小子。我的小姐!干嘛你?啊?……你就坐这,往哪去?后面这句是瞪眼冲小姐说的。脸上嘴上还湿漉漉地反着光。

我看着老高,就想明天我就去广州了,以后就真不能在一块了。

我叫他,老高。老高,听我说句话行不?听我说我不是那意思。我知道你是……老高,以后有事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是说了嘛……广州也就三个多小时就到了……老高!……我的眼泪就在这时再也忍不住了,突然间我就什么也看不清了。


其实,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也能堆积一切。当我们发觉时光已经老去,那些过往的记忆突然就模糊得看不清楚,脆弱的也不敢触碰,也许偶然的一不小心我们撞破它才发现它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单薄,反而厚重的恍如昨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