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6

姜羽 收藏 1 59
导读:欲望的青春:公园前 第一部分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6/


我十七岁时正上高中。高一。

中考后进入暑假,老高告诉我说那俩小子叫他给摆平了。俩包子,知道我是他哥们以后俩人就剩尿了。派出所那边我爸跑了两趟之后也不了了之。打架那件事就算过去了。

整个暑假我一直没有林怡云的消息,不过中考发榜时知道了她跟我进了同一所高中。那是我们区最重点的重点高中。

开学第一天一进教室老高用胳膊肘碓我,林怡云林怡云。我顺他目光看去,林怡云正好抬头也看过来,当时我的心猛跳一下脑子一下乱了。

干嘛你?想什么呢傻了似的。老高推着我找到座位,说着话还朝林怡云那边瞄了一眼。我说,没有啊。算了吧你。看谁呢吧。他说。看谁呀。没有。我说。我们俩坐下,他又碓我,哎,春宇,我发现林怡云同桌长的挺漂亮啊。我说是吗。他说是啊。你看哪,快快,帮我看看。我又向那边看过去,就看见林怡云的马尾巴黑黑的好像又长长了一点。

跟那次打架一样,英雄救美也不了了之,我做了整个暑假关于以身相许的白日梦被草草划上句号。老高对此忿忿不平,说就,就白打啦。妈的不行,我过去问问她。我说你问什么问,我也没想怎么样啊。他就说,春宇,得了别跟我装了。我知道你看上林怡云了。没事。谁叫你是我哥们呢。再说了,漂亮女孩不有的是嘛。她同桌就比她漂亮。我于是又向那个同桌看了一眼,只看到侧脸,是挺好看的。

高一上学期林怡云和我一句话没说过,像不认识似的。她也不怎么跟别的同学来往,集体活动也不大参加,只有她同桌她们俩天天在一起。林怡云那时住在奶奶家,上学放学跟她同桌一路,后来老高开始跟着她们,我就陪着,就这么我和林怡云也没说过话。我们俩好像都在刻意接近又刻意回避着对方。

高一上学期就要结束的时候,我紧跟班里几个同学后面过了自己十七岁的生日。生日那天我收到林怡云送我的第一份礼物,是本漂亮的日记本,带把小锁头的那种。那之前老高到处咋呼,说过两天春宇生日了,我要送他一部BB机,摩托罗拉的。老高这话把全班都惊动了。本来他就是我们班乃至全校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挎BB机上学的,这回听他说要把我变成第二个,所有同学好像都恨不得一夜之间都成他哥们似的。林怡云同桌就是在我生日的前一天答应了老高,成了老高高中时代的首任女友。那个同桌跟我在同一天拥有了摩托罗拉BB机。那以后老高又给多少个女生配过BB机我有点记不清了。不过后来BB机不叫BB机了,太幼稚,统一都叫传呼了。价格也一直往下掉。

寒假转眼过去,再回到学校我和林怡云还像以前一样,老高跟她同桌却早已热火朝天了。

那年春游,班里组织去棋盘山,林怡云本来说不去,但她同桌离不开老高最后硬拉着她陪着也来了。我们那天爬山,几十号人像放羊似的,后来到底还是走散了。上到上边班主任一脸不耐烦叫我们先到山顶的几个男生赶紧去把同学都找着,我们得令以后撒丫子就把她自己扔那了。

我往山下走,走了一阵遇到几拨同学就叫他们赶紧上去,不过找来找去也没找着老高。后来半道碰到林怡云,我过去,到她跟前,跟她说,林怡云,你快点上去吧。老师在上面等着呢。那你呢?她问我。我说,我,我还得找老高他们呢。不知道跑哪去了。她说她同桌也不见了。我就说那,一起找啊?她点了点头,然后就跟在我后边一点我们就一起朝山腰走下去。

我们俩就那么往前走着,林怡云的脚步声在我旁边响得很轻,一下一下的。我那时候的心情都说不出来,不知道怎么说,脑子里一直想她刚才净跟我说什么了,一句一句地回忆。我还听到不少小鸟在树上唧唧喳喳地叫,格外悦耳,偌大的棋盘山也跟以前几次来不一样了。风景如画。

走了一段,在一个岔路口她忽然停下来,说,我刚才好像看见他们朝那里边走了。她边说边向道边树林里张望,好像她同桌和老高正在那里边她已经看见了似的。我就说要不,进去找一下?她又点头然后又叫我先走。

进树林没走多远,我的注意力还在身后林怡云身上的时候,我们各自的同桌就一起出现在前面。当时我的反应慢了好几拍,刚想得躲一躲林怡云就到了我旁边,我们就一起看见老高他们俩像要死一样玩命地抱在一起,两张嘴叫万能胶粘住了似的堵在一块密不透风。那时候天还凉,可他们两个都像发热了不脱不行似的,衣服搞得七零八落。乱七八糟。

反应过来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把拉起林怡云往回就走,走出树林我才发现我已经第一次拉住了林怡云的手。她的手有点凉,软和和的握在手里很舒服。我偷偷看她一眼,看见她红着脸望着别处,鼻尖上细细的汗珠在阳光里发出柔和的神采。

她的手动了一下,我赶紧使劲握住,然后我们俩就抿嘴笑,谁也不看谁。

这时,一阵山风就吹来了,吹得春天一片清爽。


从棋盘山回来以后,我们班雨后春笋一样冒出不少爱情。老高那对不算,他们俩的破事早没人提了,除了他们,被证实的起码就有七八对,还有好多眉来眼去的大家还在具体分析,不过这里面没有我和林怡云。我们还在棋盘山的时候林怡云就跟我说了,她说赵春宇,我们一起好好学习一起考上大学。我那时说行,然后在没被其他同学看见以前松开了她的手。

我和林怡云还是谁也不跟谁说话,她要找我的时候就很小心地写张纸条偷偷塞给我,像送我日记本那次一样,我也是。所以谁也没发现我们。

那段时间她同桌一心扑在老高身上,除了上课林怡云又变得形单影只,于是每次写过纸条放学后我们俩就跑到离学校挺远的一个小公园一起温习,每次最后我们都拉着手说些话然后回家。

有一次到了小公园,林怡云不知道为什么生气了,不和我说话,手也不让我碰。快出公园的时候我就硬拉住她手问她你怎么了。她说你们男生都那么坏。我说谁呀!她说都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老高给邻班一个女生也配了传呼,还是汉显。我当时心里就埋怨老高,怎么这么快呀,也知道林怡云是为她同桌抱不平。

汉显出现以后同桌的好日子到头了。我那时就想老高怎么没跟我说呢?以前他看上哪个女生都最先告诉我,这回怎么了?过后我就问老高,他说,我要是早跟你说你告诉林怡云怎么办。我说我跟林怡云都不说话……他说得了吧,唬谁呀你。我就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他晃晃脑袋得意洋洋,说,我谁呀,我啥不知道。

上大学以后有一回我跟老高喝酒又提起这事,他跟我说,他那一阵想了好长时间,其实棋盘山那天林怡云早就知道他和她同桌进了树林,之前他们还一起走呢,那时候和她分开的时候她什么也没说,后来却把你给叫来了……我就说你到底想说什么呀?他说,我怀疑林怡云别有用心。得了吧。我说。她别有什么用心哪?老高说你不信哪?你好好想想,春宇,那时侯要是没我……说到这他看看我改口说,要是没有你,林怡云能风平浪静过完高中吗?你知道那时候多少人看上她了。你说,我们那时候有几个漂亮女生轻闲了?没有吧。更别说林怡云了!

老高说,那时候是我跟他们说的,谁撩林怡云就是跟我装逼。跟我装逼都别想好!他又说,我那时候告诉他们,林怡云跟赵春宇了。

赵春宇是我哥们。他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