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岁月 第1章 战斗在硝烟未尽时 第2节 罗茜

积谷商人 收藏 8 48
导读:红星岁月 第1章 战斗在硝烟未尽时 第2节 罗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62/


国防军总参谋部大楼很好找,就在莫林斯堡阿尔巴特街的拐角处。秋林少校眼前的总参谋部大楼从外面看上去有六层楼,是一座典型的庞大的建筑,并没有夸张的装饰主义风格,整座建筑简朴而又庄重。大楼看起来大楼选址不错,视野开阔而又交通便利。

虽然大战已经结束,可总参谋部门口沙包垒起的掩体还没有撤除。站岗的哨兵依然用战时审讯似的眼光逼视着秋林少校,丝毫没有因为他无可挑剔的证明文件而放松了警惕。哨兵的警惕让秋林少校很有好感,他们是最好的士兵。

过了好一会儿,哨兵才收回让一般人不怎么舒服的眼光,把证件还给了秋林。

“少校同志,您可以进去了,政治部在第二幢楼的三楼。”哨兵向后退了一步,并向秋林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中士同志,你上过前线是吧?”秋林还礼。

“是的,少校同志,参加过1942年到1943年初的莫林斯堡保卫战。”哨兵的语气显然有一些自豪的意味。

“很好,中士,那么我们曾经是战友咯,呵呵。”秋林很高兴见到曾经一同保卫过莫林斯堡的战友,虽然他们并不认识。这些天,连秋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战打完了,他的笑容开始也露出来了,可惜他已经离开了原来的部队,要不然战友们会很乐意为此好好庆祝一番的。

秋林紧紧地握了一下哨兵的手,便径自进去了,浑然没有觉察到哨兵敬佩而又羡慕的眼光,也没有发现哨兵冲着他的背影又敬了一个军礼。

-

“瓦西里.秋林少校,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参谋部反谍报处副处长。”

“是的,将军同志!”秋林面对总参谋部军事情报局局长姆拉斯基中将依然是一付严谨的军姿。

“我说少校,你能不能不要那么严谨,要知道我这里可不是军事法庭,用不着这么呆板的军姿的。”姆拉斯基中将对秋林少校的严肃似乎有些不感冒。

“请原谅,将军同志,这是军事条令的规定。”秋林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好吧,随你,呵呵!” 姆拉斯基中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习惯地用手中的烟斗轻轻地敲了敲烟缸。

“少校,知道调你来做什么吗?”

“不知道,将军同志。”秋林的心里有些别扭,心说你们总参谋部把自己调来,总不会没事吧,怎么还问我。

秋林有些无奈的感觉。向总参谋部政治部报到,被转到了作战部,本以为会在作战部当参谋什么的秋林,很快又失望了。一位作战部的少将只是在政治部开出的调令上盖了个图章,便让他到了这里。哪有这么麻烦的,这让秋林好生纳闷。

“秋林少校,你是我们国防军的战斗英雄……”

“光荣属于共和国联盟!”秋林打断了姆拉斯基中将的话。

“呵呵!很好,少校。” 姆拉斯基中将伸手摸了摸看起来有些硕大的鼻子。“正如我们都知道的,伟大的卫国战争刚刚结束,我们顽强地战胜了德法里亚法西斯军队,但是……”

姆拉斯基中将站了起来,嘴里叼着烟斗。就像斯大林一样,秋林心想,他见过斯大林的一幅画像就是这个样子。

“但是在战争的初期,我们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和国防军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姆拉斯基中将的脸上浮现了痛苦的表情。“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秋林少校?”

“应该是我们的军事情报工作出现问题,致使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和国防军没有做出充分的战争准备,将军同志。”秋林虽然从军的时间不长,但是频繁的战斗生活,使他积累了相当丰富的战斗经验。

“是的。”姆拉斯基中将点了点头。“战争期间,最高统帅部大本营以及总参谋部认识到了这一点,虽然极力建立和恢复我们的军事情报工作,但说实话,还远远达不到真正的需要。”

秋林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姆拉斯基中将。

“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是我们的国家还面临着巨大的危险,帝国主义是不会放弃因为世界大战而暂时放下扼杀社会主义苏斯特共和国联盟的企图的,因此,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和总参谋部决定在短时间内建立和恢复我们国防军的军事情报组织,就是格鲁萨。”

格鲁萨,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国防军总参谋部情报部的简称,其前身就是1918年11月5日国防军正式组建的进行间谍侦察和协调军队各侦察机构活动的战地司令部注册局,再经国防委员会批准正式成立了共和国野战参谋登记处,后演变成为格鲁萨。可惜的是,大战前的政治斗争使格鲁萨散失了大批优秀的军事情报专家。虽然还有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国家安全委员会,也就是勃格组织,可它并不是专业的军事情报组织,而是趋向于政治、社会和经济情报。大战期间,总参谋部作战部所属的情报部门也涌现了大量优秀的情报员,如在远东地区的佐格小组、在德法里亚的“红色小提琴”小组等。由于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贝亚的强势,格鲁萨一度成为勃格的下属组织,受其控制,失去了作为军事情报组织的独立性。因战争的需要,格鲁萨被配属于总参谋部作战部,曾受华列夫元帅的直接指挥,称为总参谋部作战部军事情报局,最终还是残酷的卫国战争使得最高决策层和总参谋部终于要恢复这一机构。

秋林并不知道这些,但作为在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国防军军官,他知道军事情报工作的重要性,有时候甚至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愿意为共和国联盟服务!”秋林大声地说道。

“很好,少校。”姆拉斯基中将作为格鲁萨的现任首脑,很高兴眼前年轻的战斗英雄的决心,年轻人毕竟是格鲁萨复兴的希望所在。他重重地拍拍秋林少校的肩膀。

“给你一天时间,小伙子,把家里安排一下,等候命令。”姆拉斯基说。

“国防军就是我的家,将军同志,我不需要安排。”秋林在中将差异之中摇了摇头。

-

姆拉斯基中将还是给了秋林一天的时间,可惜秋林不知道怎样安排这难得的清闲。刚刚被波波夫大叔放了三天假,好不容易“熬”过去了,这又来了一天。

秋林把自己简单的行李从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司令部军官宿舍搬到了总参谋部军官宿舍,就在同一条街上离总参谋部大楼不远的地方,可能是战时需要的缘故。按照命令,这次报到的军官都被安排了单人宿舍,所以,秋林并没有见到预期的同室。

闲着无事的秋林少校只好又把闲暇的时间献给了莫林斯堡的大街小巷,好在很多地方他都是第一次去,也算不虚此行。

“阿尔巴特大街……不,司机同志,请把我送到莫林斯堡高等电子专科学校,谢谢。”刚刚坐上出租车的秋林不知怎么地改变了回宿舍的打算,像起了那个大汉姑娘罗茜。说来有意思的是,这位大汉姑娘居然是秋林少校在莫林斯堡所认识的唯一的平民。其实一点也不奇怪,这三年来他一直在参加战斗,难得有机会接触菲军队人员的。

大半天的时间足够光很远的路了,何况像秋林少校这样漫无目的地找个一个方向闲逛。

出租车司机当然没有任何意见,因为莫林斯堡高等电子专科学校就在两天街的距离,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看着司机指点的眼前的学校,秋林点点头,付了车费。

莫林斯堡高等电子专科学校看起来并不像个大学的模样,充其量也就像个高级中学,但令秋林吃惊的是学校门口居然站着卫兵。看过了秋林早上刚刚从总参谋部换领的证件,卫兵才让秋林进去,并告诉了他学生们正在上课,要等一会儿才下课。

卫兵并不知道秋林所说的大汉女孩罗茜是哪个班的学生。看着长相还算英俊的年轻少校,卫兵直觉地认为这位少校在跟那个大汉女学生谈恋爱,所以笑嘻嘻看着秋林少校的眼光似乎有些暧昧。

没打听到罗茜的教室,秋林也没办法,好在还有一会儿才下课,慢慢找吧。

沿着教学楼一路慢慢寻找,秋林渐渐明白了所谓的莫林斯堡高等电子专科学校虽然很小,但其实是一个培养电子通讯技术的专门学校,这是战时最需要的,怪不得门口有卫兵。

咦?这间教室里怎么这么多黄皮肤的大汉人,罗茜不会是在这个班学习吧。

果然,透过玻璃窗,秋林很容易就找到了正坐在第三排埋头记笔记的罗茜,因为她那两条乌黑的大辫子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秋林发现,罗茜学习非常认真,其他的大汉人也一样。秋林数了数,这个班总共有二十三个大汉人。

“少校同志,您有事吗?”冷不丁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原来正在讲课的教师看见窗外的国防军少校,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情呢。要知道真正期间经常有国防军军官来要人的,不是凭一纸命令调人,而是直接拿着命令到学校里拉了人就走,所以这里的教师看见国防军军官一点都不奇怪。

“啊!对不起,没事,我找人。”由于正在上课的学生齐刷刷地回头看他,秋林多少有些不习惯。

“噢,您找谁?”教师来到门口问到。

“咦?秋林少校!”罗茜这时候也发现是在红场上见过的那个秋林少校,惊喜地正要从座位上站起来。

“罗!坐下,现在还没有下课。”听起来,这位教师还是蛮严格的。

“对不起,教师同志,我找罗茜小姐。”秋林想起人家还没下课呢。“打搅您了,我还是在那边等您下课好了。”

教师点点头,继续上课去了。

不过教室里的大汉人正惊异地看看秋林又看看罗茜。在这里学习的大汉人,都是大汉社会工人党派来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学习的,他们一般都是牺牲的烈士子女或者是高级干部的子女,管理比较严格,平时也很少外出。这忽然来了个国防军少校找罗茜,自然让他们很惊讶。

感觉到周围的目光,罗茜的脸有些烫烫的感觉。

-

“你好,秋林少校。”不知不觉罗茜已经下课了。

眼前的大汉少女闪动着明籁眼睛,正看着秋林。秋林被看得有些不自然起来。真是的,莫林斯堡保卫战时面对德法里亚上百辆坦克都不会眼眨一下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嘛。

“秋林少校……”

“啊,噢,罗……罗茜,你好。”秋林感觉自己有些结巴。

“咯咯!”罗茜看着秋林窘迫的样子,笑了起来。

“我……”说真的,罗茜笑起来的样子确实非常吸引人,秋林心想。“我今天休假,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

“噢?”罗茜眨巴着她那双动人的眼睛。

“真……真的,呵呵,路过。”秋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还真不习惯于跟一位姑娘单独说话。

“当军官真好,可以休假的。”罗茜乖巧地转移了话题。

“是啊,呵呵。”秋林搓了搓手。“对了,你这里的大汉学生真多。”

“嗯,我们都是战前从大汉来学习的。”罗茜似乎不愿意对她的同学们的情况多说些什么,秋林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也难怪,虽说是在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必要的保密工作还是要的,秋林自己在莫林斯堡特别军区就做过反谍报工作,自然能够理解。

“听说你们都是烈士的子女,是吗?”秋林故意回避了部分大汉学生是大汉社会工人党高级干部子女的事实。

罗茜点点头,没有说话,眼圈却有一点红了。

“对不起,罗茜,我不是故意的。”秋林叹了口气说。“你也是烈士子女吗?”

“是的,我父亲41年牺牲在太白山。”罗茜的眼睛里起了迷雾。

秋林没有再问。这时候,两人都没了声响,令秋林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

“罗茜,这位军官是谁呀?”这时一个外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了。

秋林转头一看,原来是个大汉的男学生,大概是罗茜的同学吧,秋林猜想着。说话的是莫林斯堡高等电子专科学校大汉社会工人党小组的组长张天云,来了个国防军军官找罗茜,自然要来看看。虽说是在苏斯特共和国联盟,但毕竟还是地处国外,党小组自然要负起安全的责任,这不仅仅是人身安全那么简单,张天云不敢有丝毫放松。

一看张天云的眼神,秋林就明白了。在拥有有丰富实战经验的秋林面前,张天云的身份已经暴露无遗,虽说还没有到被扒得赤裸裸的地步,但也差不了多少。

罗茜虽然不悦于张天云探询的口气,但随之一想,也就释然了,那时他的职责所在,毕竟这批大汉学生回国以后都会被派到各个机要部门的,国内最紧缺的就事电子通讯专业人才。

“你好,我是瓦西里.秋林。”觉察到了罗茜的迟疑,秋林主动站起来和张天云打招呼。

“你好,少校同志,我叫张天云,是罗茜的同学。”

张天云注意到秋林军服上的少校军衔,心里暗暗吃惊,眼前这位少校怎么看都只有二十几岁不到三十的样子。其实,张天云还是看走眼了,实际上秋林只有二十一岁,前几天才刚刚过的生日。张天云的估计错误,是由于秋林历经战火,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一些的缘故。

罗茜见两人已经认识了,笑着说:“瓦西里.秋林少校是我前几天在红场上刚刚认识的,张天云我们的党小组长。”

“噢,原来是领导。”秋林不知怎么地在罗茜面前放得比较开,遂打趣道。

“呵呵,我哪里称得上领导呀,都是上级的信任。”张天云笑道。

秋林听了暗暗摇头,这位小组长还是嫩了一点。按照组织规则,党小组长应该是党员选举的,政党组织都这样,不管是苏斯特共和国联盟社会工人党还是大汉社会工人党,他居然说是上级的信任。表面上,秋林自然要客气一番。

由于张天云的打岔,秋林一看天色也不早了,便向罗茜告辞了。秋林本打算是邀请罗茜一起吃饭的,这还是昨天晚上和波波夫大叔通电话的时候,喜出望外的大叔特意交待的,虽然他很失望女孩是个大汉人而不是莫林斯堡人。

-

按照1945年7月7日四个同盟国在德法里亚首都林德签订的对战后德法里亚首都实行共管的协定,林德这座美丽的城市被划分为四块,其中最大的东林德地区由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军队负责管理。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国防军伟大的战神和东部德法里亚占领区的解放者龙德夫林元帅被最高统帅部大本营任命为驻德法里亚国防军集群的总司令,在这个位置上,龙德夫林元帅的工作不仅是对东部德法里亚的占领,还要与其他三国进行战后的协调。正因为这一点,龙德夫林元帅继续在国防军内部寻找具有军政全面素质的军官来担任他的协调官。按照龙德夫林元帅和总参谋部的要求,这个军官应当具备多个条件。首先必须是校级以上军官,还要直接参加过前线的战斗并有相当的战斗经验,后一点是龙德夫林元帅的个人要求,这位战神特别钟爱经过战火考验的军人。其次是能够熟练掌握英、法、德三国语言。最后,总参谋部要求该军官还应当担任过集团军一级的参谋职务。

“元帅同志,没有,没有符合这样要求的军官。”国防军总参谋部政治部主任肯定地对总参谋长华列夫元帅汇报道。

“噢?”

“是这样的,元帅同志。”站在一旁的姆拉斯基中将接口说。“主要是语言问题不过关,我们找到的军官最多只能说两门外语。”

“是不是再配备一名翻译,元帅同志?”政治部主任迟疑地说。

“不,不行。”

华列夫元帅没有考虑就否定了政治部主任的建议,理由很简单,这位担任协调官的军官实际上关系到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国防军的门面问题。龙德夫林元帅在人选问题上的渴求也正因为这一点,这也是华列夫元帅的意见,无论如何,必须找到这样的军官来担任协调官,否则战无不胜的苏斯特共和国联盟国防军的脸面可就丢大了。根据可靠消息,美利联邦人以及英格王国、法兰共和国也正在寻找这样的军官来担任这个职务,可以说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竞赛。

“呃,元帅同志,倒是有一个人选,不过……”说话的是姆拉斯基中将,这一次参加向总参谋长直接负责的选人小组,是因为这个协调官还有一项担当情报官的任务。

“姆拉斯基,吞吞吐吐干什么,这不像你的作风。”华列夫从姆拉斯基的言语里看到了一丝希望。

“是!元帅同志。”姆拉斯基中将对曾经担任过总参谋部作战部长的老上级华列夫元帅还是很熟悉的,自然清楚他的风格。

姆拉斯基中将提议的人选就是刚刚从莫林斯堡特别军区调来的瓦西里.秋林少校,他对秋林少校还是非常欣赏的,本来是想向选人小组推荐的,一方面是因为秋林少校没有担任过参谋的资历,同时他心里也舍不得放人。

总参谋部军事情报部的重建工作才刚刚起步,把这么优秀的军官往外推,现在各部门纷纷抢人才的时候,实在不是他姆拉斯基中将想要做的。

“太好了,就是他了!”听了姆拉斯基中将的介绍,华列夫元帅的打手使劲地拍在办公桌上。

(下一章预告:林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