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过去 第二章

123*321 收藏 0 4
导读:新的开始 过去 第二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1/


第二章革命的开始

“不要哭了,看你成什么样了,平常叫你好好管教他你不听,现在来哭,”慈祥而带点威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知道这个名叫陈

华的人是我的父亲,是一个非常有名地主和商人,具我的母亲说我们家从明代就开始做商人了,家里曾经历几次大变,但从不衰败,一直

到今天,过了几天我熟悉了家里的环境,知道我回到了过去,也就是清末光绪29年(1903年)时。就开始策划起我的未来,想到了老师给

我们讲的中国的百年之辱,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令我的心里非常不舒服(如《南京条约》,《天津条约》,《瑷珲条约》,《北京条约》

《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中俄伊犁条约》,《中法新约》、《马关条约》、《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中葡北京条约》、《辛丑条约》

不忘国耻,努力学习,发展重工,开发科技啊,团结啊)回顾记忆里的历史,我知道今年将发生一件大事,所以我开始我的计划。

5月7日,19岁的中国留日学生邹容在上海写成《革命军》一书,号召中国四亿同胞起来推翻清朝廷,建立一个独立、民主、自由的

“中华共和国”。这本书畅销100多万册,轰动了知识界和海外华侨。

邹容(1885—1905),原名绍陶,又名桂文,字蔚丹(威丹),留学日本时改名为邹容。重庆巴县(今渝中区)人。6岁入私塾,

12岁育《四书》、《五经》、《史记》、《汉书》及名家传记。其父要他科举高中,他却讨厌经学的陈腐,鄙弃八股功名,喜读《天演论》

、《时务报》等新学书刊,心向维新变革的新思潮,常“非尧舜,薄周礼,无所避”。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他随兄应巴县童子试,

题旨皆《四书》、《五经》,他遂罢考而去,遭父笞责而志不改。当得知谭嗣同等六君子变法遇难的消息,他悲愤不已,作诗曰:“赫赫

谭君故,湘湖士气衰。惟冀后来者,继起志勿灰。”表达了他的惋惜与变革志向。后入重庆经学院读书,仍关心国家大事,立志救国救民,

常侃侃议论政事,以致被除名。

光绪二十七年(1901)夏天,他到成都参加官费留学日本的考试,被录取。临行羊,当局以其平时思想激进,取消了他官费留学日

本的资格。1902年春,他冲破重重阻力,自费东渡日本,进入东京同文书院补习日语,大量接触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与文化,革命倾向

日趋显露,并结识了一些革命志士,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爱国活动。他刚毅勇为,常争先讲演,陈述已见,切齿于满清统治的暗弱腐败,

向往中华民族的新生崛起。其辞犀利悲壮,鲜与伦比,为公认的革命分子。

光绪二十九年(1903)三月,清政府赴日学临、监姚文甫因奸私事败露,邹容同五人直入姚邸,数其罪,剪其发辫,将其痛打一顿。

清政府驻日公使以邹容犯上作乱罪,照会日本外务省索办邹容等人。他在朋友们的劝告下,离开日本,回到上海。

邹容在上海寄居于爱国学社,与章炳麟结为忘年交,互以倡言革命相激励。他发起组织中国学生同盟会,积极参加拒俄爱国运动;奋笔疾

书,完成《革命军》的写作,署名为“革命军中马前卒”。章炳麟为之作序。该书约两万字,分为七章,其中以“绪论”、“革命之原因”

、“革命独立之大义”为全书重点。邹容以西方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提出的“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为指导思想,阐述了反对

封建专制、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必要性,指出了“革命”乃对上下古今、宗教、道德、政治、学术,以及日常事物存善去恶、存美去

丑、存良善而除腐败的过程,故赞美曰:“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他还从满清王朝官制的腐败、刑审、官吏的贪酷,对知

识分子、对农民、对海外华工、对商人、对士兵的政策及对外的一系列政策,揭露了满清政府对国人的压迫和屠戮,分析了革命爆发的必

然性。明确宣布革命独立之大义在于:“永脱满洲之羁绊,尽复所失之权利,而介于地球强国之间”,“全我天赋平等自由之位置”,“

保我独立之大权”,即推翻满清封建专制王朝,建立“中华共和国”!1903年五月,《革命军》在上海出版,《苏报》发表章炳麟的文章

,广为介绍,称赞《革命军》是震撼社会的雷霆之声!

1903年6月,因《苏报》宣传《革命军》,被相互勾结的中外反动派查封。江苏候补道俞明震赴上海查办革命党,章炳麟等人被捕入租

界狱。邹容奋起投狱,与章炳麟共患难。被判刑两年,罚做苦工。因洋人待“犯人”甚虐,麦饭粗劣,邹容被折磨致病,于1905年4月

3日卒于狱中,年仅20岁。上海义士刘三收其遗体安葬在上海华泾乡野。

邹容短暂的一生,是以推翻满清王朝、革新中华为已任的一生,是追求革命的一生。他的《革命军》尽管有一定的时代局限,但它喊

出了中华民族谋求革命独立之呼声,所以问世之后风行海内外,章炳麟称之为“义师先声”,章士钊主笔的《苏报》誉之为“国民教育之

第一教科书”,是中国第一部系统地、旗帜鲜明地鼓吹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宣传资产阶级共和国的不朽之作。1912年2月,孙中山以临时

大总统的名义签署命令,追赠邹容为“大将军”。无产阶级革命家吴玉章题诗赞曰:“少年壮志扫胡尘,叱咤风云‘革命军’。号角一吹

惊睡梦,英雄四起挽沉沦。”这是对邹容及其《革命军》的中肯而确切的评价。

7月8日,晚,租界的牢狱里,邹容、章炳麟等革命者在狱里谈论着中国的革命形式时,一队狱前巡警已经被十几个黑衣人敲晕了,在他们

用同样的方法打晕狱里的狱警后,来到了邹容、章炳麟等人的门前,在他们吃惊的眼光下,打开了他们的狱门,领头人就说了句,更令

他们想不到的话,“邹先生,我等奉命带您们离开,请跟我们走吧”,各位也是革命者吧!邹容快速的问了一句,就拉着章炳麟走出了狱

门,在黑衣人点燃了牢狱后,跟着他们消失在蒙蒙的夜色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